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投之以桃 17.

2014.7.8 于 LFT

 

17.

    “……咳,来啦?都进来吧。”扶着门把手的许爸爸上下打量着站在儿子旁边、看起来特别成功人士、礼貌微笑一脸诚恳的男人,又看了眼儿子明显带点讨好、紧张不安意味的表情,侧身招呼两人进门。
    叶修将手中的袋子递向了面前这个架着一副斯文眼镜、和蓝河有三分相像、发鬓斑驳年近耳顺的老爷子,彬彬有礼不卑不亢地说道:“打扰了。这是我给二老的见面礼,希望你们能够喜欢。”那温文尔雅的劲儿,让蓝河忍不住侧头瞥了他一眼,看是不是牵错了他们蓝雨战队的大神喻队上门了……
    叶修察觉到他的视线,无辜地用特别真诚的双眼回望着他,露出一个略带疑惑的笑容。
    蓝河不忍直视地撇过头去,勉力控制着幅度抽了抽嘴角。
    “谢谢,破费了。”将两人的眉来眼去纳入眼底的许爸爸淡定而了然地接过袋子,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凑到他耳边用粤语小声说道:“待会在你妈面前还是收敛一点,顺着她来,没事的。”
    蓝河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他尴尬而感激地看向在调侃中鼓励自己的父亲,用粤语回道:“谢啦,老爸。”
    许父呵呵笑着,拍了下蓝河的后脑勺,一如他还是个丁点大的破小孩那会调皮捣乱将家里搞得一团糟被愤怒的老妈揪着耳朵骂时看似斥责实则维护地象征性拍他脑袋数落他淘气一样。
    蓝河一直高吊着的心忽而就落到了实处,紧接着鼻子就酸了。但自己都奔三的人了,这样就哭出来未免太丢人,他低头皱了皱鼻梁将泪意压了下去,抬头却迎上身旁两个男人温柔的目光,不由掩饰性地屈指蹭了蹭鼻子,冲叶修说道:“走着啊……”
    已经换上许家准备好的拖鞋的叶修也不揭穿他,从善如流地率先向客厅沙发组步去。许母果然已站在茶几旁等着了。
    儿子长得像妈妈。从眼前十分正式地穿着职业正装,甚至施了淡妆的女人的脸上找到了更多恋人的踪影的叶修顿时对这位妇人升起了好感,尽管对方对他施以的微笑客气而生硬。
    “我去给你们倒水,你们随便坐。”关好门随后而来的许父招呼着打破有些停滞的空气。
    “麻烦您了。”叶修朝他点点头,才重新转向许母,“您好,我是叶修。”
    蓝河推了推叶修的背,向用特别犀利的眼光审评着叶修的母上大人说道:“妈,这就是我和你说的,嗯,我对象。”
    许母瞪了蓝河一眼,顿了顿,方才对叶修说:“你好,坐吧。”许母是语文老师,和杂有粤语口音的许父不同,普通话十分标准。叶修想,蓝河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除了多年在网游中的实战积累外,应该就是来自她在他幼年时的悉心教导。
    蓝河拉着叶修在沙发上坐下。许父也端着两杯水坐了过来,给蓝河的那杯用的还是他在家里的专用杯子,上面印着一张硕大的夜雨声烦的脸,让蓝河倍感温暖,让叶修倍感心烦。
    电视机开着,正在放TBB的古装剧,许母假装看电视不说话,许父便主导了话题,态度和蔼地向叶修了解了一下他的基本情况和家庭背景。
    谈好一会,水都添了一次,许母忽然转过头来冲蓝河扬了扬下巴,“去,阿远去广百的超市买瓶酱油,走路去,锻炼身体。”
    家里最近的广百走路来回要近半个小时呢,而且明明楼下就有卖酱油的小超市——这不是明摆着要支开自己嘛。不放心扔下叶修独自面对大技能读条即将完毕的母上BOSS的蓝河挣扎着企图打断:“可是天好热啊……”他望向许父求助,“家里一点酱油都没剩了?”
    “你也和他一起去。”许母乾纲独断雷厉风行地在许父开口前撵走了他。
    而作为他们的大靠山的许父此时却没有奉上蓝河心中的最佳回答,只是顺从地站起来朝蓝河招手,“来吧来吧。”又挤了挤眼,做了个“没事”的口型。
    蓝河仍有些犹豫。
    叶修安抚地拍了拍他的手背,对他笑了笑,也道:“去吧去吧。”其实当他见到许父比想象中亲切许多的态度和许母维持笑脸起身迎客——尽管那可能是她的教养使然,便已做出情况乐观的判断。再说人已至此,江舟已沉,一切都只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勇往直前。
    蓝河定定地看了会叶修,见他肯定的点头,这才起身随许父去了,“……那我走啦……”人都走到大门口了,还不放心地回头又瞅了一眼。目送他的叶修朝他挥了挥手,既为恋人爱操心的性子觉得好笑,又为他对自己的关心和维护而觉得暖洋洋的。
    
    门被关上,徒留一室静谧。
    叶修扶膝端坐着任许母观察施压了一分多钟,方才哂然一笑,“您有什么想问的,请尽管问。不然待会小蓝——我是说,”惯于沿用初识时的网游昵称的叶修顿了一下,决定采用许母的称法,“阿远——他们就回来了。”
    许母沉吟了会,开口却并非叶修意料中咄咄逼人的拷问,“阿远去H市的时候,我们都以为只是寻常的工作上的调动。可是第二天他就在视频通话中告诉我们,他在追求自己喜欢的人,而那个人,是个男人。”
    叶修为这个突如其来的故事不着痕迹地愣了一下,认真地听着,没有插话。
    “我当时既不解又担忧,也很恼火。我问他是谁,也是……同性恋吗?他说大概有可能吧,不过这还只是他单方面的追求,不愿意暴露对方身份,因为这一切都还和对方没有关系,那人不应该平白地受到我们的敌视。”许母娓娓说道。
    “我更生气了,他为了一个未必对他有意甚至性向不明的人,这样对待我们,让我们承受愤怒和痛苦。我质问他。
    “他说:‘对不起,阿妈,这大概是我身为男人的一点虚荣和担当吧。我娶媳妇是拿来疼的,而不是受罪——至少在我家。’
    “我问如果对方最后还是不喜欢你呢?他沉默了,表情让我很难过,甚至一时之间,后悔问了这个问题,毕竟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疼爱了那么多年的孩子。过了一会他才说:‘那也没有办法呀,您的儿子已经是个会喜欢男人的人了。’”
    “我挂断了通话。”许母低头摸了摸自己左手上款式朴素却成分纯粹的结婚金戒,“当晚我就查阅了很多资料。可是理智上再明白,感情上也需要时间去慢慢消化,所以我一直都没有接他的电话。直到后来他告诉他爸你们成了,我才真正认命地接受这个事实,才知道他喜欢的那个人,就是荣耀圈里赫赫有名的叶修。”
    许母看向叶修,“他身为爱人,不想让你知道这些事,所以让我们不要提。”
    许母还记得叶蓝两人到访前、蓝河出柜后母子间的第一场通话。面对儿子的请求,她说:“他不知道你为他付出了什么,自然也不会回报你。”而电流近乎即时地传来这样的略带腼腆的回复:“我已经拿到回报了啊,为喜欢的人付出的某种自我满足吧。其实有机会为他这样付出,本身就很值得我高兴了。”那种洋溢而出的幸福感如海啸的巨浪一瞬间摧毁击碎了她心中负隅顽抗的残破堡垒。
    许母盯着叶修漆黑而坦然的眼睛,“但我身为他的母亲,却要让你知道。”
    叶修不偏不倚地迎视着她的目光,郑重地颔首,“我知道了。您放心。”
    许母目光如炬地审视了他片刻,长叹着松了口气,方才展露了叶修进门后第一个真正算得上友善的浅笑。
    “身为母亲,他对我来说当然是千千万万个好,但我想知道,你为什么喜欢他?毕竟,以你的身份来看,拥趸粉丝很多吧?赚的也很多。”许母这时说话的态度,已比较接近闲谈了。
    他到底喜欢蓝河哪里呢?这个问题陈果也问过他。他固然可以举出蓝河一二三四五个优点,可真要说一个确切的在一起的缘由,“因为和他相处起来,很舒服吧。”叶修笑了笑,其实从相识起,抛开立场看,两人本身就挺合得来的,“和他在一起很容易放松,很开心。可能如您所说,我还有更多更好的其他的‘选择’,但这事儿又不是去市场挑拣买菜,明码标价、按斤称量就完了,总要讲点缘分、讲点感觉吧?”
    许母被这个比方逗笑了。
    叶修补完,“至于赚多少的问题,收入的差异来源于工作的稀罕程度,但工作本身是平等的。其实我们各自的经济收入就已经能满足我们各自的物质需求了。阿远为他的工作自豪,也不是奔着我的钱和名声来的,这我们都很清楚,就行了。”
    许母点头,又道,“你既然已经决定和阿远在一起,那么想必也知道、并做好他不能为你生儿育女的准备了?”
    叶修说,“嗯……这方面我们是平等的吧,我也不能为他生小孩啊。如果您顾虑到养老上的问题,我们可以考虑领养一个。”
    许母从茶几下方的抽屉里取出了一叠资料,跨过桌面递给了叶修,“我认为,你们还是要一个小孩比较好,我是指,亲生的。”
    叶修挑眉,接过纸张一看,发现是一些关于将精子转换成卵子的科学报道和应用这门技术成功孕育新生儿的中内外新闻,以及能够实现这一做法的机构的介绍。叶修定睛一看,那机构还是在他老家B市。资料约摸有三毫米厚,分门别类订好,用透明的塑料文件夹整整齐齐地装着,用心可见。
    “价格当然比普通的代孕要高上很多。不过这样一来孩子将拥有你们两个人的基因,他会和你们两人都长得像。这其实很重要。”许母说,“我和阿远他爸爸这么多年,生活中哪里没有摩擦,大吵小吵吵得再凶,看见阿远,我就能想起很多开心的事,想起当初两个人在一起的感觉,情绪渐渐平复下来,也不想分开了。他是我们的见证,是将我们联系起来的锁链,就像一份有缓冲作用的粘合剂。”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把荣耀打,专注游戏三十年的叶修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种技术。他翻看着资料,老实说孩子这个话题在他看来相当的遥远而陌生,毕竟在蓝河之前,他连“要找个对象啦”的想法都没有,更无法想象自己给小屁孩喂奶把屎换尿布的情境。可是当他在心里捏了个一半像蓝河一半像自己的小娃娃,便立刻接受了这个设定,手速爆起秒按十二个赞。但他还是没有一口答应下来,“我会与阿远说这事。如果他同意,我没有问题。”
    “好!”许母对他这个凡事与蓝河商量的态度十分满意,补充道,“这或许也可以缓解你家那边的压力。一旦你退役,你和家里的矛盾就不在了。你不可能一辈子都不回家。如果你们有小孩,那么他们总不能对孙子孙女的另一个父亲怎么样。”
    叶修笑了,“这您放心,不论有没有这个孩子,我都会保护好他的。”
    许母又就叶修是个媒体聚焦的公众人物,要多加注意等等问题和叶修进行了磋商研讨,蓝河和许父才终于拎着一瓶孤零零的蒸鱼酱油身水身汗地从超市回来了。

 

tbc.

 

2014.7.8

咳我才木有弃坑!其实情节啥的早想好了= =……只是毕业季而已_(:з」∠)_||||||如果如果如果万一真有人蹲着等……(土下座

话说那个将精子变成卵子的技术,还真不是我编的= =b我记得好像见过十一区?实验成功的报道嘛……至于何时才能临床应用,我就不知道了|||因为全职设定在未来,所以就当有钱人已经有门路可以使用了吧XD|||

其实还有个小蓝爸妈年纪和上班与否的问题,请当做因为未来人类寿命增加所以退休年龄杯具地推后了或者返聘之类的吧,反正无关紧要(喂

被感冒折磨得各种累感不爱TwT

 

 
评论(6)
热度(108)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