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古剑奇谭1][越/苏]有何不可 7-8. fin.

2012.06.01 发于 苍云白雪


7.

    百里屠苏得以重新回到学校时日子已渐渐滑向了十月中旬。一有教科书在手,二有方兰生整洁详细得让人咋舌的笔记,自学能力不错的百里屠苏的学习进度倒没有落下太多。真正让他有些困惑棘手的是到底该怎样和自家师兄告白。
    对,告白。无论这份感情意味着什么,它都已经真实地出现在他心底了,百里屠苏不会逃避。既然有第一个英语节女生,那么就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他绝不会就这么眼睁睁地等到最后成为他嫂子那个出现再来演出伤感。
   ...

 

[古剑奇谭1][越/苏]有何不可 5-6.

2012.05.23-27 发于 苍云白雪


5.

    “木头脸!”方兰生气喘吁吁地从后面奔过来一把勾住了百里屠苏的脖子,“怎么,呼,你一个人?”
    虽然方兰生是个子小,好歹也是个奔二的男生,百里屠苏被他勒得往后一仰,皱眉用力掰开了他的手臂拯救出自己惨遭剥夺的呼吸。
    百里屠苏艰苦地作了个吞咽通顺喉咙,看着他知错地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头,并未没多加责怪,“你也一个人。”
    “别提。”方兰生没好气地翻了...

 

[古剑奇谭1][越/苏]有何不可 3-4.

2012.05.16-21 发于 苍云白雪


3.

    为了感谢陵越的鼎力相助,作为现任学生会主席的林端特意在两周后的英语节汇报晚会上留了两个前排座位给他,并一撩刘海展露出陵越将装有小黄片的U盘还给他时相仿的猥琐淫笑,请他自由地携带家属出席观看。
    陵越无语地看着他意气风发高调过头地转身走出自己宿舍,想了想,翻出手机拨了住在隔壁栋的百里屠苏的号码。

    英语节的最后一天恰逢校运会首日。
    百里屠苏所...

 

[古剑奇谭1][越/苏]有何不可 2.

2012.05.13 发于 苍云白雪


2.

   陵越打起最后一碟菜、熄灭炉火的时候,百里屠苏接起了去接机的紫胤的来电。
   百里屠苏在电话里“嗯”了几声,便挂上了电话。把菜从厨房端至餐厅的陵越瞧了他一眼,问,“接到人了?”
    “嗯。”百里屠苏点点头,“飞机晚点了一个半小时,等他们到家至少过八点。老师说让我们先吃。”
    “我等老师和爸爸回来,你饿了就先吃吧。”陵越放下菜,反手去扯系在身后的活结,解下了蓝白小格子的围裙。
  ...

 

[古剑奇谭1][越/苏]有何不可 1.

2012.05.07 发于 苍云白雪 (占花名活动文)


*涉挚/尊or云/紫

*现代背景

*各种捏造设定


  1.


    那么一段白净的脖颈——

    陵越在他短短的廿数年人生中忽如其来地第一次萌生出如此不可捉摸的蠢蠢欲动。

    干燥清凉的风吹扬起细碎柔软的发梢,轻挠的仿佛不是那片白净的肌肤,而是他砰然鼓动的胸膛,所以才会掀起那样奇妙而无法平复的悸动。...


 

[古剑奇谭1][越/苏]婵娟 fin.

2011 苍云白雪 中秋活动文


    台风夜,风雨如晦。
    沿海小镇的破巷酒馆客栈中零零碎碎坐了几桌旅客,在隆隆涛声中或是三三两两地低声交谈,或是沉默地一杯一杯独酌着烈酒,以驱逐从门窗缝隙里泄漏进来的寒冷。陈旧的木地板已经被凌乱的脚印和滴水的蓑衣彻底打湿了,散发着淡淡的霉味,与浓烈的热食气味搅在一处让人有些作呕。几盏昏暗灯火在发黄的粗糙纸罩中瑟瑟颤抖,愈发衬托出这着实不是个足以舒适度过今夜的地方。
    坐在窗边的年轻女子扭头...

 

[古剑奇谭1][越/苏]细雨无声 番外二 8-9. fin.

2011.09.11 发于 苍云白雪


8.

如果要陵越用一个词来概括百里屠苏这个人的话,他会用“犯规”。
    从“犯规,怎么可以扎麻花辫”、“犯规,怎么可以没道号”、“犯规,怎么可以由执剑长老手把手教导”、“犯规,怎么可以养宠物”,到“犯规,眉心的红痣怎么可以长得那么准”、“犯规,怎么可以这么好看”、“犯规,怎么可以这么厉害”……与其说百里屠苏“离经叛道”,陵越觉得不如说他本身就是“规格外”。
    他与他们是不同的。
  ...

 

[古剑奇谭1][越/苏]细雨无声 番外二 6-7.

2011.03-09 发于 古剑基坛/苍云白雪


6.

    虽然在初来乍到的时候并不受人待见,但时间长了了,又没有更新鲜的八卦刺激,大多数其实本就与百里屠苏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也就丧失了对他的种种好奇心,习惯了他的存在。绊手绊脚的东西少了很多,百里屠苏日子也就好过起来,天墉岁月毕竟还是平凡而平淡的。
    尽管一直将仇恨与往事铭记心中,百里屠苏却没有长成一个阴鸷乖僻的人,反而随着时光的冲刷渐渐回归了些平常少年的朝气,这让紫胤和陵越都甚为欣慰。
    十...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