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投之以桃 4.

2014.3.28 于 LFT


4.


    因为工作生活中频繁地出于各种缘由需要“赶着回去打游戏”,两人练就了一身以风卷残云之势扫荡餐桌的本领。尤其两人都不是特别热衷于与人闲磕牙的类型,没有多余的对白的干扰,叶修与蓝河很快就各自解决了自己的午餐。只是当叶修亲眼目睹了蓝河面不改色雷厉风行地清空了他面前那个脸大的碗的时候,还是在内心止不住地有点惊叹:这才叫做人不可貌相。

    蓝河主动去结了两个人的帐,叶修也没和他客套。

    常规赛比完赛的第二天下午一般就是自由活动,而叶修这样的荣耀骨灰级沉迷者的自由活动自然还是打荣耀,吃了饭便打算回训练室去上机。蓝河则计划去联系住处。

    上林苑和兴欣网吧是一个方向,只不过网吧离餐馆更近些。两人肩并着肩,穿过人行道上稀疏错落的树荫,慢慢地朝网吧散步而去。不必没话找话,也不会觉得尴尬。

    叶修叼着饭后一支烟,烟尘袅袅地散开,看不见的细小颗粒带着烟草的苦涩气味轻轻地飘落在蓝河的衣裳发梢。多少次蓝河隔着耳机和网线听见从君莫笑身上传来抽烟时特殊的呼吸声想象对方的神态模样,而如今这些凌乱细碎的想象突然都已化作了触手可及的温热真实。

    到了网吧后门,叶修才开口嘱咐蓝河若要回兴欣宿舍拿行李,先到训练室来找他——毕竟宿舍很可能没有人给他开门。至于蓝河的找房子的事,他不主动提,叶修就不插手。

    蓝河应下。叶修随意地挥挥手就上楼去了。蓝河静静地站在原地目送,心跳却不知所以地越跳越快,直到那个身影将将消失在楼梯转角,终于化作急促而慌张的一声,“叶修!”

    被唤的人停步挑眉,挂在扶手上俯身向外望去。璀璨阳光下的细瘦青年张了张口,又紧紧抿起了唇,脸上泄露出几分对自己莫名其妙就突然喊住了对方的懊恼。

    叶修习惯性就想嘲讽两句,可看到他努力驱动仿佛中了混乱之雨的脑子苦思冥想的纠结模样,又忽然有些不舍。

    ——他是真的很喜欢我啊……

    ——所以才会如此的手足无措。

    叶修无声而轻缓地勾起嘴角。

    “怎么?晚上还想继续请哥吃饭?”像是一句再普通不过的调笑。

    蓝河一下子就愣住了。只不过是,他简单地帮他找了一个简单的借口而已。可如此爱慕着的人,只要这样稍微地对他好,就已让人过分地甘于沦陷。

    紧绷的身体仿佛缴械投降一般骤然放松了,蓝河的唇角如枝头抽芽的绿叶一样缓缓地舒展开来,透着一丝甘甜的无奈,“是啊,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请动大神?”

    “看在爱卿如此诚恳的份上,朕就准了,免你跪谢。”

    “滚你丫的!”

    叶修在他自然亲切的笑骂声中摆了摆手,直起身子继续向楼上走去,莫名有点开心。

    

    蓝河看了房,协商好价格,当天就签了半年的合约。屋主是一个刚结婚买了新房的男性白领,因为不想卖掉单属自己名下的旧房,索性整顿了一下,以租养房。一房一厅的大小对蓝河来说正合适,还附带必须的家私,着实省了好大工夫。虽然房租有些小贵,不过胜在离叶修的两点一线特别特别特别的近,反正蓝河这样的宅男除了买点蓝雨的周边基本没什么别的花费,咬咬牙也就定了下来。

    房子上周才被清理出来,此时看着也还干净。水电都是入户可用,网络却已早早被停了。蓝河联系了宽带公司,可对方说最早也要第二天早上才能来。在几乎空空荡荡的屋中游魂似的逛了两圈,闲得发慌的蓝河一抬手,表中指针才指向三点四十,索性锁上门就往兴欣网吧去了。

    到了网吧也不上去打扰叶修,蓝河直接管前台要了一台电脑,麻溜地刷卡上了荣耀。前台已经换了班,那小姑娘不认识他,将人领到座位上给解了密码开了机就走了,否则以蓝桥春雪的名声也免不了被小小地围观。

    笔言飞几个都是蓝雨网游部门的老员工,相互之间熟得很,知道他调往H市似乎是为了“终身大事”,此时见他上线都特八卦地发来慰问:“到底是怎样的妹子将我们的可爱的蓝桥勾走了?腿长吗!胸大吗!求果照!”、“人见到了吗!拿出你吃奶的力气告白吧!精神上支持你!”、“没脱团成功的话我们以后还是好基友”、“如果妹子拒绝了你,不要灰心,不要丧气,你还有借你内裤穿的好基友”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如果真的被彻底拒绝,蓝河看到这群插科打诨的可能还有点被关心的小感动,可现下蓝河只觉得这恋爱副本的进度意外好得能让他飞起来,哪能由得他们这样“诅咒”,抽着嘴角如数分别回了五个“滚”字,叉掉了这帮损友的信息框。

    帮会的普通会员不清楚他们的排班,自然也不知道蓝河此时仍在假中,见他人在便如常找了过来:攀关系的、求教技巧的、求调解纠纷的、求带队刷本的。虽然都是熟悉的工作,一一处理完仍花了蓝河不少时间。这时见没有新信息进来,总算得闲地打开了人物属性面板。没法直观地在游戏场景里见到自己操纵的角色算是第一人称视角的一个大缺憾了,想要观赏自己的号只能通过别人的视角、录像或者打开自己的属性面板来实现。

    蓝河愉悦地将面板中一身精致的银铁色轻甲、扎着高马尾的帅气剑客放大缩小转圈圈地欣赏了好一会,又看了看自己前几天换上的新挂件和在网游中领跑的装备属性,这才心满意足地关掉了面板。

    屏幕中心占据着一半视角的面板消失,蓝河才注意到面前不知何时悄无声息地站了个战斗法师,那波涛汹涌的胸部几乎快贴到了蓝桥春雪身上。蓝河条件反射地拉高视角看她头顶,见是个不见经传不甚熟悉的公会已松了半口气,再看看名字——“黄蜂尾后针”——真特么霸气啊,但是完全不认识,于是将另外那半口气也松了。是个路人甲吧,蓝河心里咕哝了一下,总之先撤到安全距离再说。

    蓝河上一回是在副本门口下的线,这次上线后一直在处理消息也没挪窝。虽然因着蓝河背后的蓝溪阁和其本身的能力,胆敢来挑事的不多,蓝河仍习惯将号背靠着树或墙之类的站,以防背后偷袭。因而此时这个战斗法师这么往前一堵,蓝河不得不向旁边侧挪绕出去。

    可他稍稍一动,那个法师便也紧跟着一动,还是刚刚好拦住他去路。

    这么两步间蓝河便反应了过来,看来对方是来找他的。手指不假思索搁上技能的快捷键,蓝河警惕地打量着法师的举动,尽量友善地笑了声,“妹子,有事吗?”

    没想到对方居然也笑了笑,“‘妹子’想打个本,大哥陪不陪啊?”

    ——卧槽!

    这样的环境这样的笑法这样的声音,历史在上,蓝河不得不诚实地在心中做出如上的第一反应。他手指一抖,蓝桥春雪向前一个踉跄,恰好顶住了战斗法师伟岸的胸器。

    “哟,这是投怀送抱呢,见到哥这么激动。”

    连那嗓音底下沉积的粗粝烟味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窈窕女郎的背后铁定就是叶修没跑。

    蓝河定了定神,心里飞速地琢磨了一圈大神在此的前因后果,随即哂然一笑——管他三七二十一,就算大神有什么阴谋阳谋自己这等凡人还不是只能见招拆招;再说自己现在手头又没有公会任务,纯然就是个还在考核期的求爱者,理应做点对得起这身份的事儿。

    蓝河鼓着一股说干就干的劲儿当即操纵着蓝桥春雪往前又逼近了一步。这时真不得不称赞荣耀建模设定的精细,战法柔软浑圆的胸脯随着两人之间变得狭窄的空间被煽情地挤扁,但两边的男性操作者却注定没有女朋友地没有分神去在意。蓝河盯着女战法那双被描绘得炯炯有神的桃花眸,仿佛看见叶修倒映着蓝桥春雪的面容的黑色眼睛一样。他顶着有些发热的脸,故作镇定地说道,“打本是吧,好说。占了‘妹子’的这么大的便宜,哥肯定会负起责任的。”

    叶修扑哧一声,毫不客气地笑场了。

    这一笑,蓝河就跟被针戳了的气球似的漏了气,旋即又挺了挺腰杆,梗着脖子忿忿不平地指挥着蓝桥春雪用剑去戳他,“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脸上却已热得不行了。没办法,调戏人的业务他实在不熟啊,对象还是这么尊神,就跟一打开刚入手的新游戏就要你刷终极BOSS一样惨无人道。

    两人还没组上队伍呢,神之领域又是个自由PK的地方,蓝桥春雪这几击虽是最普通的武器伤害物理攻击,但架不住装备太好,叶修一身破烂的小战法开始噌噌地掉血。

    叶修立刻敏捷地给蓝河扔了个组队请求,含着浓浓的笑意打趣道,“哎,谁让调戏良家妇女的街头纨绔形象和你的画风实在严重不符呢!”

    我不流氓还怪我咯?蓝河翻了个白眼,点了接受,装作不经意地问道,“那你说我的画风符合什么?”

    叶修顿了一下,将蓝河被自己欺负过的零零总总回顾了一边,抿唇而笑,“被调戏的良家妇女?”

    “你滚滚滚滚滚!”蓝河利落地祭出了五字连滚大法,深知在扯皮方面赢不过叶修,索性转移了话题,“你一个人?怎么在这儿?”

    “嗯。刷副本啊。出来就见到有个小剑客蹲旮旯里发呆。”

    “你才蹲旮旯里呢。这本也不出什么特别的材料啊?”值得大神这么特意去刷?

    “随便玩儿嘛,放松一下。”

    “……”穿着一穷二白的装备单刷满级五人副本还真是够休闲放松的啊,对大神的境界高山仰止的蓝河在心中小小地吐了个槽,“那就我俩打?”

    就在叶修准备给予肯定回答的时候,一道纤细的声音弱弱地插了进来:

    “那个……”


tbc.


2014.3.28

艾玛,差点就坑了(你

画风坑爹了真的不是我的错,看我真诚的眼0-0

话说觉得叫《褰裳》也挺有趣的,所谓子思我,当褰裳来,嗜山不顾高,嗜桃不顾毛。于是顿时脑补了小剑客拴着剑扛着行李吭哧吭哧跋山涉水翻山越岭最后风尘仆仆地来到桃源胜地踮起脚尖屏起呼吸枝头攀花的景象=﹃=不,应该说是折了一片叶子才对233

 
评论(4)
热度(144)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