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投之以桃 3.

2014.3.25 于 LFT


3.


    叶修回来的时候,蓝河正端端正正地坐在床上用手机刷新闻,听见开门声一抬头,便见着吵得翻天覆地天崩地裂的新闻中的主角叼着根烟,仍是一副不知该叫漫不经心还是淡定自若胸有成竹的样子晃荡了进来。蓝河并没有在他脸上发现任何勉强的神色,安心地将手机收了起来。

    蓝河是个颇有礼数的人,自然不会霸占着别人的床昏天地暗地睡一整天,叶修见他醒了也不惊讶,“吃饭吗?”

    蓝河点头,“你们呢?还没吃的话我请你们吃顿饭?总归是打扰了。”

    叶修将手里拿着的资料扔在床头柜上,别有深意地勾起嘴角觑了他一眼,“你请他们做什么,请我一顿才是真的。”

    蓝河本是考虑着往后可能会时常打扰,不求神助攻,但求别是拦路虎,说不得要先和战队的人拉好关系,才提议请客吃饭。只是现下见叶修如此说道,知道一般推论应是与队友一起吃饭的叶修是推了那边特意过来找他,蓝河自然也不愿再拉上那么多高瓦数的电灯泡。他想着想着就将稍偏细长的眼睛笑成弯弯的两瓣月牙,“好啊。不过我对附近不熟,你想去哪儿吃?”

    “米线你吃吗?附近有家过桥米线做的不错。”

    “吃的。”

    叶修从桌上捏起一副看起来像十元店里出售的金鱼眼墨镜往鼻梁上一架,顿时遮住了小半个脸。也不再多作乔装,冲津津有味地等着看他“美少女变身”的蓝河抬了抬下巴,“那走吧。”说完率先往外走去。

    蓝河急忙站起来跟在他后面,“这样就可以了?”

    “不然?像黄少天那样裹得跟个木乃伊似的偷偷摸摸才更加行迹可疑惹人注目吧?”

    提到荣耀相关的名词便好像重新回到了熟悉的网游世界中,死忠粉敏感的触角被戳的蓝河不自觉地就忘记了三次元的栅栏,条件反射地反喷,“滚!!我家黄少比你帅N倍,裹紧点出门才安全!”

    叶修也不恼,反而优哉游哉地用漂亮之极的黑色眼睛笑意盈盈地看向他,长叹,“哎,对象诚可贵,偶像价更高……人心不古啊!”

    ——我、靠!

    感觉被那眼神狠狠地勾引了一把的蓝河的脸哗地一下蒸熟了,脑子不带转地用力过度地吼了句“不古你妹啊!”然后觉得,面对面地亲口吼大神比在网游中吼还要爽。


    直到在米线店角落的桌子旁落座,两人都没怎么说话。时间正好是餐点,不大的店里熙熙攘攘,十分热闹。然而正如叶修所言,完全没有人注意到这个戴着残次墨镜、穿着普通、气质懒散的男人是无数荣耀加身、所谓一场比赛身价六位数的电竞大神。

    叶修熟门熟路地喊来服务员,给自己点了一碗普通的过桥米线,然后将菜单转过来递给蓝河,“要什么?”

    蓝河接过扫了一眼,又看了看周围,指着隔壁桌一个四十来岁的大叔前的海碗,说,“要那个吧。”

    叶修挑了挑眉。服务员写好单子就走了,剩下两人在那儿大眼瞪小眼。

    蓝河被盯得毛毛的,撇了撇嘴,“干嘛呢,我买单,又吃不穷你。”

    “在看你吃下去的东西都长哪儿了。”

    蓝河得意地笑,露出一点尖尖的虎牙,“小爷再怎么吃都不长胖,吃货的理想体质!”

    叶修不由跟着他笑了笑,随便挑了个话题,“你人过来了,工作呢?”

    “申请好外调过来的。反正我只要管好自己手中这张账号卡就行,地域限制不大。再说H市里其实有不少蓝溪阁的职业玩家,万一有事联系起来也方便。”因为不是什么机密的内容,蓝河没有掖藏。

    叶修点头。

    蓝河犹豫了一下,终是委婉地提道,“昨天的比赛,我也看了。”

    “肖时钦确实越来越大胆了啊,做得不错。”叶修淡淡然说着,将烧得只剩下屁股的烟捻在桌上的烟灰缸里,看他,“你就是因为这个才这么急着过来?”

    蓝河沉默了一会,却说起老远的事,“记得第十赛季的时候,大部分人都不看好你们,黑也数不胜数,但是结果兴欣却打败了二连冠的轮回拿下了冠军。”

    “嗯。”

    “上一届最终让霸图夺得第一,老将功成身退。而这一届蓝雨、轮回、微草这些冠军队的劲头依然十足,兴欣却有些后继无力。”蓝河不急不缓地说,“说实话,对于兴欣这支队伍来说,根本没有人可以代替你,就算你的状态下滑,仍是兴欣的主心骨,尤其是精神上。”

    叶修的状态从第十一届后期开始下滑,却下滑得相当缓慢,或者说他自己在极力地控制,可仍能从他越来越少的出场次数和下降的手速中窥得一二。对战成绩到底保持住了赢多输少,但当年连胜三十七场的风光已然不再。叶修不是个逃避现实的人,还是个超级大心脏,他或许会退,却绝不会垮,蓝河并不担心这样没有恶意的直话直说会戳伤他。

    “所以只要你还能打,兴欣还需要你,你就会打到不能打为止吧。”就算媒体又开始吵个不停,就算已经打得不再漂亮,就算已经有对手将你视为兴欣的弱点,就算已经不能再创造奇迹——蓝河的语气意外的肯定。

    “可是——或许确实是直到昨天我才真正面对了这件事吧——”蓝河继续说着,笑一笑眼睛还是弯成浅浅的弧,却有点说不出来的复杂滋味,“你看,与你同期的韩文清和比你小一届的张佳乐都退役了,我实在不知道你还能再坚持多久。而一旦你退役,我甚至不知该到哪儿去找你。一想到那样的情景,我就觉得,不甘心。”蓝河微微抿唇,他的唇很薄,色泽很浅,抿起来显得特别倔强,“连‘被拒绝’都没有,我会不甘心一辈子。”

    这时服务员唱着名端来两碗米线搁在桌上,白色的热气蒸腾起来,又迅速地消散不见。一直支着下巴耐心听着、不置一词的叶修将特别大的那碗推给蓝河,伸长手臂在桌子另一端挨着墙的筒子里抽了两双筷子,递了一双给他。

    “我不会退役的。”叶修在蓝河道谢接过筷子、埋头准备开吃时忽然说道,“在找到合适的苗子补充人员空缺前,我都不会退役。就算退役,也已经协商好了会留在兴欣做指导工作。”

    蓝河猛地抬起头来看他。

    叶修觉得这样的蓝河看起来特别神似嗅到他手中的吃食而兴奋地奔过来扒住他裤腿的小点,不由好笑地用筷子敲了敲他的碗,“吃饭啊。”



tbc.

 
评论(2)
热度(158)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