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投之以桃 2.

2014.3.25 于 LFT


2.


    叶修看得出来,这并不是脑残粉鸡血上头,站在他对面的男人有着几经思量三思熟虑之后的认真。正是因为这份认真,才让叶修万分难得地在一时间瞠目结舌无所适从。

    反倒是因为最艰难的一句话都已经说出了口而已释重负的蓝河看着他可谓之“惊呆了”的表情,不适时地扑哧笑了出来。当年这尊神让他们演出了多少次这样的表情啊,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让他呈现。

    蓝河的面色已是分外的疲倦,然而他笑弯了的眼中泛出的烨烨神采和率直爽朗的笑容却又显得他极度精神。

    “请一定不要急着给我答复。”蓝河的声音已经恢复了稳定。他仍不闪不避地望进叶修的眼中,目光并不火热痴缠,只是透着一点坦率而温和的眷恋。他娓娓说道,“我见到附近就有房子出租,我会在这边住下,等你的回答——无论是什么样的回答。”

    终于有点回过味来的叶修,静静地又看了蓝河几秒,问了自己一个问题,然后轻笑了起来,“我说,小蓝啊,你不先自我介绍一下吗?”

    明明方才还镇定得一派任你雷霆雨露我自岿然不动的青年脸上砰地一下炸开了一团暖烘烘的绯色,略显手足无措地语速飞快地说道, “那个,抱歉。我叫许博远,今年二十七,G市人——”他瞧着叶修脸上越来越张扬的笑意,总算发觉自己的行为与报户口非常地类似,忽然间脑子里灵光一闪,“那什么,这是我可以追你的意思吗?”

    叶修侧头瞅他,轻声笑道,“你不是都已经追到这里来了吗?”

    蓝河微微一愣,同样轻声地回答,“是啊。这已经是我能想象到的最好的结果了。谢谢你。”

    或许是因为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又意外得了个如此和善的答复,蓝河的神经一松,克制不住地打了个哈欠。叶修忍俊不禁。蓝河很是有点尴尬,讷讷地辩解道,“赶飞机太早起了……”

    恐怕是昨晚也没怎么睡吧。叶修也不戳破,只道,“看你这样,还是先到我宿舍睡一会,再起来找住处吧。”毕竟蓝河是别家俱乐部的人,长期住在兴欣的宿舍瓜田李下的到底不方便。再说他又是为了某个目的而来,若是叶修请他留宿,难免惹人遐思。而叶修目前尚未确定要和蓝河“在一起”。

    蓝河确实困顿,也打着抓紧机会接近叶修的注意,于是并不客气推脱,“麻烦你了。”


    叶修领着蓝河回到上林苑的时候,刚悠悠然吃完饭的一群人还围在一块儿听知情人士声情并茂地讲述着叶修与蓝河不得不说的二三事。听得叶修用钥匙开门的声音都不由停了下来,面面相觑——既然叶修没有和蓝河出门去,也没有直接往训练室里蹲,这会回来了,十有八九是带着人回来的啊。

    叶修一推门,身上便扎满了探寻的视线。他巡视一周,见他们都可劲儿伸着脖子往他身后猛瞧,自然明白其所思所想,便往旁边挪了挪,遮住了身后的蓝河,淡淡然说道,“怎么着,今天早上不是复盘吗?怎么都还坐着不动,都打算翘训练了?”

    队长大人一声令下,尽管还没到定好的训练时间,小年轻们也不好意思再干坐着听八卦了,三三两两收拾起桌子,准备往训练室去。还坐着不动坚持围观的也就魏琛这个非战斗人士、方锐老油条和完全不怵叶修的、闲闲地磕着瓜子的苏沐橙。而方才讲八卦讲得最是投入的陈老板则迎了上来,完全不见背后说人差点被抓包的尴尬,“要我帮忙吗?”

    叶修摇摇头,“就让他在我那儿歇一上午就成。”说完也不理会厅中此起彼伏耐人寻味的“哦”与“呵呵”,带着人就回房了。

    蓝河自然也察觉到了气氛的微妙诡谲,却有些不明所以,只得保持着礼貌的微笑朝看过来的众人点了点头,跟着叶修走。

    叶修把门一关,蓝河便不着痕迹地呼出一口气,“他们……我在这儿不方便吗?”

    “没事儿,他们闲的。”叶修说着走到靠左的那张床,拾起权当睡衣的t恤和短裤随手扔到一旁的椅子上,“这床我的,不介意就将就睡吧。”叶修没有叠被子的习惯,但好在睡觉老实,此时空调被正以掀开一角的架势不算太凌乱地摊在单人床上。

    蓝河可从来没认为叶修是什么爱整洁勤打扫的居家好男人,看到这样的场面也并不觉得失望,反而因为窥见心上人私密的一面而颇觉有趣。他明白叶修这样不加修饰的态度的意思。叶修不需要也不想浪费时间在被长纱华服钻石玫瑰琳琅装点的恋爱游戏,他能接受的交往只有一种,那便是最朴素最真实的分享生活。而叶修的坚定自我让他无惧于展露他生活中的真实。他将这份既不浪漫也不漂亮的真实直白而磊落地摆在不辞奔走千里追求一个并未在现实中接触过的人的蓝河面前,无声地考问他,“我其实是这样一个人,你还要爱吗?”

    而蓝河只将唇角勾起,将行李箱归置在墙边,“谢谢。不过我刚下飞机身上脏,可以借浴室换洗一下吗?”

    叶修点头,“浴室出门左转,里面有洗发水和沐浴露。”他回身看向蓝河,撞上对方一直放在他身上不舍得挪开的目光。顶灯未亮,窗帘未开,只有穿过布匹透出的黯淡柔光将房间点缀得暧昧不明。然而细瘦青年清澈的眼中平淡地流露出的细如涓流却源源不息的情意却如此清晰地映在了叶修的眼中心上,唤起一刹难以言喻而不可捉摸的触动。

    相视片刻,叶修终归只是若无其事地牵了牵嘴角,“那我去训练了,你自便。”

    “好。”

   叶修顶着和煦日光如常一般往训练室一步一步地走,而蓝河坐在床沿轻抚薄被若有所思。两人不约而同的平和面容与浅淡微笑悄然无声地融化在初夏尚未变得炎热潮湿的温和的空气中。

    ——不急,不急。人已在身旁,只待花时间慢慢了解靠近。

    

tbc.



2014.3.25

……忽然发现,这其实是相亲吧(。很难把握,对笔下人物的合适度完全没感觉了,whatever= =……

 
评论(6)
热度(170)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