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 投之以桃 1.

2014.3.24 于 LFT

*太饥渴所以自己随便写写泄欲(。写到哪儿算哪儿。

*因为太随意了肯定会有BUG(你


1.

    叶修一边拖沓着人字拖、懒懒散散地往客厅里走,一边抬手毫不讲究地揉了把脸,将洗漱时凉水都未能浇熄的睡意抹去。老远就闻见放了姜丝的皮蛋瘦肉粥的浓香,勾得空空如也的肚皮兴奋地咕哝响应。

    听见那颇具特色的脚步声的乔一帆回头瞅了一眼,温和腼腆的微笑自然而然得绵延开来,礼貌地打了个招呼,“叶神早上好。”带得围在桌边的几个小年轻一起向叶修问了个好。    

    这会正值第十二届常规赛尾声,战队成员全部就位,一般便是以贴心善良地替大家买好早饭的乔一帆和自觉肩负照顾选手重任的陈果起得最早。而叶修则起得不早不晚,此时罗辑、安文逸和唐柔都已然在座了。

    叶修“嗯”、“好”、“早”地回应了,一个屁股墩坐在了空位上,身子看起来还是软绵绵没有气力,手已敏捷地从塑料袋里捉了一个肉包子。

    叶修接过乔一帆递来的粥喝了没两口,剩下的几人也陆陆续续地出来觅食了,大厅一下子热闹起来。

    魏琛在第十届拿了个冠军后就退了下来,本是打算衣锦还乡回去继续带领他那班小弟随便玩玩,卖技能点的钱和冠军奖金倒也可以让他不务正业衣食无忧很久。然而这个拖了八年仍止不住回来一拼的人到底还是舍不得离开这个圈子,在陈老板代表全员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和一干小年轻可耻卖萌的星星眼中留在了战队,给他们讲讲战术、当当陪练、管管公会。

    虽然魏琛已不再是职业选手,陈果也不给他安排别的住处,只让他尽管在原处住着。于是保全了兴欣战队每日早上以叶修、方锐和魏琛构成的猥琐三人组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地相互冷嘲热讽的戏码。小年轻们都指着这些精彩的段子去去缠绵不已的瞌睡、给自己单调的训练生活增添滋味。

    众人正吐槽着昨儿对雷霆的比赛中方锐那猥琐的身姿呢,大厅中的固话便响了起来。陈果自觉地跑去接了,不一会回来,盯着叶修好一顿地打量,眼神相当的古怪。

    如果陈果的目光是啄木鸟的喙,那叶修这块木头估计已经被她给叮穿了。但叶修毕竟是修行了千年的神棍,此时仍端住了那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只嚼着包子随口似的问了一句,“怎么了?”

    陈果眼珠子一转,搬着听来的原句似是吊人胃口又似是为了观察什么地慢慢回答道,“‘有个自称蓝溪阁的蓝河的小青年拖着行李在网吧求见叶修大神,气色似乎不太好’。”

    信息量有点大。

    叶修咬包子的动作微微一顿,瞬间收集到战队全员各式各样的眼神。叶修不动声色地思索着来龙去脉,扫了他们一眼,“干嘛呢你们,没见过帅哥啊。”

    魏琛端出恶狠狠的庭审架势,“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你对我们蓝溪阁的人做了什么?!这会人家捧着大肚子找上门来了?”

    “让敌人发胖是什么新战术?”包荣兴的乱入被众人默契地果断无视了。

    叶修唾弃地斜了魏琛一眼,“就是不用打比赛了无所事事也少看点脑残片!还你们蓝溪阁的人呢,蓝河是蓝桥春雪你不知道啊,给他一吨的牛奶也生不了崽的纯爷们儿。”

    就和他隔一人的陈果相当顺手地一掌拍上了叶修的后背,“大清早的口味清淡点!小孩子面前注意素质!”陈老板近年来在兴欣战队弥漫的欠踹氛围的熏陶下铁砂掌练得是越发炉火纯青了,一巴掌差点没把叶修嘴里的包子给拍出来。

    方锐舀着粥一口一口闲闲地喝着,一脸真诚纯良,“老魏呀,你要相信我们叶神在这方面还是很有节操的!是吧,叶大魔法师?”

    叶修呵呵两声,淡定,“哥床上的人确实是没有冠军多。”

    此句一出当属因为叶修丢过冠军,也因为叶修得过冠军的魏琛膝盖最痛。

    经过这几年磨砺已变得比较沉得住气的陈果眼瞅话题快跑得没边了,不得不开口向叶修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终于将人给挖过来了?”蓝河陈果是知道的:虽然已经不怎么上线,但仍有仅次于会长的管理权限的蓝溪阁会长卧底兴欣保姆绝色嘛;现在很活跃的几个兴欣老人、粉丝玩家在初期都受过他的指点,帮会频道聊起“遥想当年”的话题时必然会出场的一个人物。在陈果的印象中,无论是蓝河还是叶修与蓝河的关系都算是相当不错的,叶修最终没将人挖来专职兴欣,她还很有些遗憾,现在又是怎么峰回路转了?

    晚些才加入也没插手过公会的方锐却不知这内中的道道,只听着字面用分外意味深长的语调揶揄,“哦,‘终于’……”

    叶修却煞有其事地摆了摆手,表示此中另有内情。他在众人等待八卦投喂的炽热目光中一口饮尽剩下的粥水,抽了张纸擦了擦嘴,站了起来。

    叶修居高临下地望着围观群众微微一笑,“去看看不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说罢扔下一干在内心咆哮着“你不知道还摆什么运筹帷幄从容不迫的脸啊”的小伙伴们施施然走了。


    毕竟不能让叶修这尊大神明晃晃地跑到网吧正门去寻人,前台很有眼色地将来人引去了仅供战队人员出入的后门等待。

    此时已迈入了初夏,暑气早早地蔓延开了。日常中的叶修穿得很是简单不考究,即使去见个“熟悉的陌生人”也只是一身T恤运动裤,蹬着人字拖便去了。

    “熟悉的陌生人”——这是叶修经过迅速回忆后在关系方面对蓝河此人的总结。在他短短一年却内容丰厚的退役生活中,和这个曾经的蓝溪阁第十区会长打过不少交道。后来君莫笑进入神之领域,蓝河回来操纵蓝桥春雪,两人也时不时有所接触。即使直到叶修重返职业赛场,休息期间偶尔回到网游搅风搅雨打材料也还是会与他莫名其妙地频繁遇上。叶修对于蓝河的秉性和能力算有相当程度的了解,可称为熟悉。可两人之间却从未有过什么特别私人的交流,更毋论见面。总而言之,他想不出蓝河会在这个时间点突然以这样的形象独自来找他的理由。但如果蓝河是遇到什么困境不得已向他求助,在他能力范围内,叶修都很愿意去帮这个忙。

    叶修一边考量一边不急不缓地往训练室走,远远地便瞧见一个细细瘦瘦的青年穿着普普通通的浅色休闲衬衫和深色长裤,扶着行李箱静静地站在门边垂首等待。他的头发短而柔软,鼻梁上架着一副斯文的无框眼镜,侧脸线条看起来清爽而干净,只是如电话里形容的那般,脸色有点惨白。八点半的早晨里阳光暖洋洋地铺洒下来,照得人骨子都发懒。而他却站在这样的阳光里,将脊梁挺得几近僵直。

    比起是什么事让他如此,叶修的第一反应却是——原来蓝河长得是这样。是该这样啊。他从未想象过、却在见到一瞬觉得无一不贴合他想象的模样。十分顺眼、合他胃口的模样。

    叶修不自觉地止步端详了他好一会,直到对方不经意抬起头来张望见到了他,方才抬步走了过去。

    叶修能感受到随着自己的靠近青年越加散发出的那种犹如剑拔弓张、心惊胆战似的紧张,衬着他憔悴的面色颇有些骇人。这是来报仇还是怕我报仇啊——叶修心里不着调地嘀咕着,在他面前两步远站定,随性地笑了笑试图缓解他的情绪,“蓝河?”

    和叶修差不多高的青年点了点头,他闭眼深吸了一口气,骤然睁开时瞳中惶惶不再唯余一点犀利的清亮,像是无星之夜无澜寒潭中倒映的一枚透彻逼人的朗月。他死死地盯住叶修的眼睛,不嘹亮也不柔弱的男中音咬字清晰却明显有些不稳,“叶修,我喜欢你。可以试着和我交往吗?”


tbc.

 
评论(23)
热度(420)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