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古剑奇谭1][越/苏]有何不可 7-8. fin.

2012.06.01 发于 苍云白雪

 

7.

    百里屠苏得以重新回到学校时日子已渐渐滑向了十月中旬。一有教科书在手,二有方兰生整洁详细得让人咋舌的笔记,自学能力不错的百里屠苏的学习进度倒没有落下太多。真正让他有些困惑棘手的是到底该怎样和自家师兄告白。
    对,告白。无论这份感情意味着什么,它都已经真实地出现在他心底了,百里屠苏不会逃避。既然有第一个英语节女生,那么就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他绝不会就这么眼睁睁地等到最后成为他嫂子那个出现再来演出伤感。
   向来不屑迎合他人而动所以也无需揣摩别人心意的百里屠苏在凝望陵越的眼睛时也会不由心中一动,如果这样的深沉而专注的眼神不是爱,那爱也不值一提——可那真的不是相亲而是相恋吗?似乎这悬浮于心中的字句在说出口前他终归只能在后面踌躇地轻轻地打个问号。
    于是百里屠苏决定了他要告白,掀开自己这边的面纱等待对方选择才是坦诚做法。
    问题在于,告白的实现途径委实太过千奇百怪光怪陆离,到底哪条大路才能抵达罗马?百里屠苏思索地十分用力。

    这天作为男生代表把收齐的男生的论文统一交给女性学习委员的百里屠苏踩着对角线穿过整个学校抵达女生宿舍楼下,恰好撞见了女生楼常见的各式告白事件。这次不是摆成心形的蜡烛也不是整个班的男生帮忙起哄高吼xxx我爱你,而是一位穿着绿色军装的国防生,手捧一束红玫瑰,笔挺而肃穆地在告白对象的宿舍楼前站军姿站成一尊望妻石,对来来往往百花齐放的视线熟视无睹。
    校园告白现场目前也是百里屠苏的观察对象之一,就在他讷讷地看着国防生纹丝不动的背影时,肩膀被人轻快地拍了一下。百里屠苏转身去看,正是他此行的目标人物——学习委员同志。
    学委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嘿嘿地笑,“他已经在那儿站了十几分钟啦!军姿可帅!”
    百里屠苏侧了侧头,“帅?”
    学委眯起她本就十分细长的缝眼上下打量了会百里屠苏,稍嫌圆润的脸上露出奸诈的笑意,“怎么,我们班的班草也要死会了么!”一副老哥们儿地用手肘碰了碰他,“想和哪个女生告白啊?”
    明显被调戏了的百里屠苏斜了她一眼,“胡闹。”
    他把一沓文件递给了学委,在后者接过的同时挥手告别转身就走。
    “诶~屠苏同学~~制服诱惑真的不错啊!不来一发吗亲~呵呵呵呵~”
    百里屠苏脚下一顿,用加速度冲出了学委的视线范围。

    
    周五下午上完课的百里屠苏塞着播放英语听力的耳机难得地独自搭乘令人昏昏欲睡百无聊赖的公交车回到了家。
    紫胤与云天河大抵要下周才回来,家中此时只有在案头敲打着键盘、不时翻翻硕大的英语辞海的陵越。大四在读基本没有课的陵越在在家照看患水痘的百里屠苏期间在网上找了一份翻译的兼职,至今仍在处理这份工作。
    “回来了?”一直留心开门声的陵越伸头和百里屠苏打了声招呼,“冰箱里冰着银耳汤。”又趴回了电脑前面。
    专心是效率和质量的保证,秉持此信条的陵越工作学习时基本两耳不闻窗外事。讨厌在自己干正经事时被打断思维的百里屠苏十分理解而体贴地没有制造出更多的动静。他打开冰箱拿出一碗陵越特意为他备下的银耳汤,放空视线半倚在冰箱上轻啜了一小口,冰冰甜甜的,清爽利落地抹去公交系统带来的烦躁。
    就是这样,相处得太过自然亲切,反而不知该如何开口,好像任何“非日常”的插入都是一种毁灭性的突兀。百里屠苏有些懊恼地咬了咬瓷碗,一鼓作气地将浓淡得宜的汤水喝掉。
    ……要么……试试制服诱惑……?
    百里屠苏用力摇了摇头,默默在心中朝学委同学翻了个桌,给这条略奔放的建议打了个大大的红叉——思维不是这样发散的啊!他一定要回到正轨上去!
    百里屠苏把空碗泡在厨房水槽里,敲门给陵越知会了一声“去书店”便抄起钥匙钱包再次出了门。

    
    “你看的雷电文库也是我掏钱买,所以你只是来监工的是吗?”方兰生一边翻钱包看自己的钞票够不够用,一边没好气地瞪了一眼跟在他身边优哉游哉暂时接手方兰生新买的酱油的晋磊。
    “我没带钱。”晋磊晃了晃他手中显示着“愤怒的小鸟”的界面的手机,“快点,还差一点就通关了。”
    方兰生翻了个白眼,掏出相应数目的钱后把钱包塞回裤子口袋里,正要拿着书去收银台结账,哄成一堆的小女生兴奋的叽叽喳喳重重叠叠的高音却冷不防地涌进耳里。
    “——好帅!”
    “真的好帅!”
    “这样的冷面帅哥居然在看小言!”
    “看小言不是说明内心挺多情善感嘛!怎样阿苒,要不要上去搭个讪试试?”
    “咦!讨厌啦!”
    八卦之火瞬间被点燃的方兰生就这么多事地踮起脚尖一伸脖子一瞪眼,一个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熟悉身影就这样印进眼里。
    “咦咦咦!!!木头脸?!”


    一行三人在奶茶店的橱窗外并排站成一溜靓丽的风景线。
    方兰生一脸严肃悲痛地将冒着热气的奶茶递给了百里屠苏,语重心长,“这世上没有解不开的结,你有什么想不通的,尽情说吧……”
    百里屠苏沉默了三秒,最终还是接过了方兰生主动请他喝的“治愈心灵”的浓香奶茶道了谢。本就是为了不撞见熟人免得尴尬才没去学校图书馆查阅“参考文献”的百里屠苏确实不小心漏算了和他家住很近并共享了一个街头书店的方兰生。不过“撞破”了就被“撞破”了,百里屠苏还不至于为了解释就把这些私情私事告诉他。
    “你下楼做什么?”百里屠苏反客为主。
    “嗷——”方兰生仰天长啸,“别提了,为我姐买烹饪书呢,还要帮她打酱油——就她那个两天打渔三天筛网的劲头嫁出去前就没有成功学习的机会!最后肯定还是要我来煮饭!这个保姆打杂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一直低头继续他的游戏攻关伟业的晋磊在方兰生大吐苦水中忽然插了进来,“贤惠的方兰生同学,你被转移话题了。”
    “啊对,木头脸,你到底怎么了?”
    “……”为什么今天晋磊在呢!百里屠苏扼腕。
    感觉站着打机略辛苦有点想回家的晋磊按了暂停决定速战速决,光靠方兰生自己还不知得耗到什么时候,“言情小说——如果不是脑袋中了乾坤大挪移,那就是……恋爱了吧?”
    “……”百里屠苏金口免开消极抵抗沉默到底。
    “木头脸还没有女朋友吧?”方兰生瞧了一眼晋磊又瞧了瞧百里屠苏,“所以是没告白?还是被拒绝了?你家应该没有会阻拦你恋爱的恶势力吧?”
    “……”还恶势力咧,方兰生同学你脑中放着梁祝还是罗朱呢……
    面对这样一张话比大旱时的米还歉收的木头脸,方兰生怒了,“你对着我省略号有什么用!这句话还给你,你有啥心里话就直接去对人家说啊!说话!你还有这个功能吗!”
    百里屠苏眨了下眼睛,“……是你在问。”
    “……臭木头脸!!!!我这是关心你!!!!不对,是我太善良大方善解人意了!!不要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那么谢谢你的奶茶,再见。”
    “你——给我站住!”
    觉得已经充分满足了方兰生的八卦欲和好人欲的晋磊把手机滑进裤袋,时机准确地一把擒住了手舞足蹈的方兰生,淡定地将人往回家的方向拖,“好了兰生,你一点也不善解人衣……”


8.


    总结起来,方才翻的那几本小说里男主给女主告白的情节不是强吻就是强抢了吧?现在的小年轻手段都这么激进自私、连自己看上的对象都不尊重么?
    毫无所得的百里屠苏踏着渐渐染上金澄的夕阳漫步回家,打开家门后果然见到陵越已经在厨房里忙了起来。尽管抽油烟机的声音有些嘈杂,陵越仍在他开门那一刹回过头来,扫了一眼他空空荡荡的双手,“没买到想要的书?”
    百里屠苏含糊“嗯”了一声,换好鞋子脱了外套走到作为开放式厨房与餐厅的分水岭的细长吧台处看他。别光说方兰生贤惠,虽然身量不止高了一点点,他家师兄穿着围裙做饭的娴熟模样也足够贤惠得让人想从身后拥抱。
    “对了,你们班班长刚才打电话过来。”
    “风晴雪?”
    “嗯。”陵越利用等待着锅里肉食焖煮的时间切着黄瓜片,零碎的刘海随着他漂亮的刀工有规律地轻轻颤动,“说想喊我们明天一起去滑雪。”
    “不是还没下雪吗?”
    “她说学校那边已经在下了。”城市太大就是这样,东边日出西边雨的,“不过L市的滑雪场,多半还是靠人工降雪来运营吧。”
    “班级活动?”
    “不,大概只是几个朋友间的聚会。如果她叫得齐的话,大概有她兄妹俩、你、我、方兰生、晋磊、襄铃还有欧阳老师。”
    “欧阳老师?”
    “嗯,听她口吻,似乎与欧阳老师私交不错。”
    “……师兄去吗?”百里屠苏想到什么似的摇了摇头,改正道,“师兄一起去吧?”
    陵越把切好的黄瓜片从砧板上铲进碟子里,回身瞅了他一眼,真难得自家小师弟这么积极呢。他勾起一个静静地埋藏了太多宠爱的微笑,眉眼温柔得让人心软。那一刻百里屠苏觉得无论自己说的是什么,他都会答应。
    “好。”

    虽然是匆忙的临时邀约,不过在滑雪场门口聚头时人却到得很齐,这让这次活动的组织者风晴雪愈发兴奋雀跃——虽然她名字里带个雪字,却是个地地道道的南方人,打生下来就没见过雪呢。而让陵越和百里屠苏真正意外、大感世界很小的却是“初次见面”的风晴雪的大哥尹千觞,此人竟是英语节那天转瞬被炒得火热的欧阳老师的强力外援。据称风晴雪的这位义兄还是欧阳少恭的房客,倒不怪得她与欧阳少恭颇有交情。
    “课上我是你们的老师,下了课我就是你们的朋友,今天大家尽兴游玩,莫要拘谨。”欧阳少恭言笑晏晏,厚重的呢绒长衣反而显得他身材修长风度翩翩。
    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的风晴雪回头朝众人灿烂一笑,“欧阳老师人很好的,大家放开来玩吧!”
    
    基本只把自己带来了的一众都不是滑雪的忠实粉丝,全部器材都只好从设施齐全的场地租借。正如陵越所言,昨日的第一场雪并不是很大,但滑雪场的积雪已厚到摔倒也不会疼的程度,看来确实是使用了人工造雪,如此倒也算对得起偏贵的票价。
    除了教两个没玩过的妹子滑雪之外,男生们间的打打闹闹也并不可少。
    搭缆车上山的欧阳少恭与尹千觞从山顶相互比拼着冲下来时,山脚下努力学步的女孩子身旁的四个男生已经开始了有雪就必然发生的雪仗。
    从方兰生朝百里屠苏后脑勺扔了第一个雪球开始就自然而然地分成了两组,师兄弟自然是要站在同一阵营的,好歹也是哥哥的晋磊也不至于让方兰生孤身奋战。没想到平日严肃端正的陵越和在不知情的群众心中衣冠楚楚温和有礼的晋磊玩起这等小孩子游戏来居然如此全情投入不亦乐乎。
    被意外砸到的襄铃晃着脑袋抹掉脸上的雪花,小脸颊被冰霜冻得微微发红。她瞪着雪球的来源叉腰怒指,“你多大了呆瓜!幼稚不!”
    “我不小心的嘛!”方兰生不服气地撇嘴,“我幼稚?哼,那你的屠苏哥哥不也幼稚了?”
    晋磊趁着他们说话引人注意,一个球咻地朝陵越的背影扔去,饶是陵越机警敏捷地错开身体,仍被雪球打中了肩膀。
    晋磊在众人的视线中潇洒地滑动着弯腰又舀了一手雪,满脸认真继续搓弹,“严肃!这是打仗!声东击西,兵不厌诈。”
    陵越淡定地拂去肩上冰雪,“除小时的师弟之外,打雪仗我从未输给第二人。”
    “希望你统计的总人数不是一。”
    见男生们打得欢乐,风晴雪也有些按捺不住,弯腰抄起一捧雪就往襄铃洒了过去,“小狐狸,我们也来玩呀。”
    “你、你!”襄铃立即就回泼了她一身雪,做了个俏皮的大鬼脸,“你等着瞧吧。”
    于是两个女生也笨拙地指使着她们的滑雪器材在高低起伏的学场上嘻嘻呵呵奔跑起来。
    相对于女生十步一停的速度,皆是玩雪玩大的男生们的战况就激烈多了。
    倒不是说方兰生组的战斗力真有那么差,只是他与晋磊平日便性格不合,思路不一样打起仗来自然也不懂配合,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与默契如一人的师兄弟组相比,差距便渐渐拉得有些大了。
    战局一面倒的话就没意思了,方兰生喘着气比了个暂停的手势,“不行,不公平,我们交换搭档,把你师兄给我!”
    ……神马叫把师兄给你啊……我的师兄凭什么给你啊……
    感觉十分违和的百里屠苏蹙眉。陵越想了想,却拍了拍他的肩膀,爽快地滑到方兰生身边,朗声道,“师弟,来战!我可不会放水的!”
    百里屠苏与他相视挑眉,旋而就将手中的球砸向方兰生的脸,“我赢了师兄可要请客!”
    “小子,你赢赢看?!”
    在一边儿歇气听他们说话的晋磊见此也不得不滑动开来,以减少被击中的几率,“喂,你们好像没问过我的意见啊?……”
    傍晚离开滑雪场时,一干人等皆是精疲力尽,眼神却仍兴奋得发亮。欧阳少恭作为唯二有收入的人阔气地请小孩子们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之后众人便入住了滑雪场的附属宾馆,准备明天早上再把滑雪场所在的四星级国家景区给逛了。
    陵越与百里屠苏去房间放了行李便一起下楼散步消食,虽说是消食,百里屠苏仍从陵越那里拿到了一盒千层雪作为雪仗的战利品。
    百里屠苏扔掉吃空的塑料盒,张嘴轻呵出一口雪糕带来的凉气,内内外外都凉得通透舒爽。
    陵越看着他满足的模样轻笑,“撑么?”
    百里屠苏摸了摸微鼓的肚皮,“还好。”
    两人并肩慢慢地走上雪地场,高悬的探照灯的昏黄光芒安静地流进两人身后一脚深一脚浅的足迹里。早上人声沸腾的地方此时已悄然无声杳无人迹,庞大的娱乐设施在黯淡的灯光中像黑夜里蛰伏的怪兽,似乎即使发生了什么灵异的事也不足为奇。
    百里屠苏刚想说是不是和某鬼片的场景很像时感觉到一瓣雪轻悄地落在了鼻尖上,如蜉蝣一生般迅速地消融成水。
    他微微一愣,近乎鬼使神差地猛然捉住了身旁陵越的手腕。
    惯性向前的陵越有些惊讶地停步回望,“怎么了?”
    “……下雪了。”
    大片大片的雪花随着他的尾音纷纷扬扬地落下。那样晦暗的光线将陵越的五官勾勒得离奇的英俊温柔。明明是很普通的惊讶表情而已,百里屠苏想,一定是这个场景被加持了什么魔法,他才会有这样美丽的幻觉,才会这样毫无根据地觉得的确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足为奇。
    “……师兄。”百里屠苏轻唤着,走近了一步,又一步,直到可以毫无障碍地将他眸中的每一丝微光囊进眼里。
    陵越的瞳中的光彩因为两人距离的过分拉近像神奇而深邃的海水一样发生了瑰丽而绚烂的变化。百里屠苏忽然觉得之前苦思冥想汲汲营营的自己是那么的无谓而可笑,他想要的微妙气氛不过就是这样勇敢地上前一步,不过就是毫无保留不避不让地展现出那一瞬的你有情、我有意。
    两两相望间心跳上涨瞳孔扩张,加速鼓动的血脉如此不容错认,稍显紊乱的呼吸已将心中那些幽深之意娓娓道来细细述说。
    总替对方顾虑太多而沉默不语的陵越在这一刻发现或许一切都是庸人自扰——只要他们牵起手。
    所有的台词在这一刻都太过冗长,在陵越用他微微沙哑的低沉嗓音坚持而坚定地抢先完成“我爱你。可以吻你吗?”的告白的同时,百里屠苏已倾身覆上了他的唇。
    唇上的柔软温暖得人想落泪,陵越紧紧地抱住百里屠苏的脊背,贪心的紧。
    人一生中来来往往的人那样的多,便是多年同窗好友也往往在毕业那天再见再也不见。他们是何其有幸,能找到那个特殊的人,并成为他那个特殊的人,能破开这川流不息的人群一直相守相伴,一起遇见、承担余生的好事坏事欢乐痛苦。
    在不断交融的体温中他们忘情地拥吻,天地一白,雪落无声。


fin.

 

2013.11.03

为了赶在活动结束前完结便匆匆的结尾了……不过也确实没有留下其他未写的梗。

虽然水平就那样,但有生之年能够写出越/苏的傻白甜,当浮一大白啊TwT……

 
评论(2)
热度(15)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