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周江]《江波涛从入门到精通》 3.

2015.12.27


*私设满载


3.


    江波涛拖着行李箱来到轮回的那一天天气清朗。

    出租车刚停下,江波涛就瞧见有个高挑有型、气质安静的身影地半遮半掩地站在刻着俱乐部名字的石碑后边儿朝这边张望,和煦的冬阳将他的细软的头发照得暖茸茸的,让人想探手去揉。

    江波涛和他对上视线,降下了车窗笑得眉眼弯弯,向他挥了挥戴着分指手套的手,从裹得层层叠叠的围巾里发出含糊但生气蓬勃的声音:“嗨,队长!”

    周泽楷也挥挥手,虽然没吭声,但脸上的微笑显然透露着开心。他走了过来,趁江波涛还在付车资,帮他把行李从后备箱搬了下来。

    “哎呀,有劳了,谢谢!”江波涛一下车,看见周泽楷扶着大拖箱的把手站在一边,赶紧上去接过自己的箱子。

    周泽楷避了避,但江波涛还是坚决地把箱子“抢”了回来,对他咧出白白糯糯挨个儿挤在一起的整齐牙齿:“我来就好,怎敢劳队长大驾。”

    周泽楷摆摆手,没再在这点小事上争抢。他的轮回队服被一件朴素的纯黑色呢子大衣遮得严实,但人帅起来就是穿什么都惹眼,这么一小会儿江波涛就敏感地发现已经有视线戳了过来,不由暗自嘀咕:怪不得他要躲在石碑后面呢!

    其实为了让选手可以静心训练,俱乐部并未选址在人来人往车马喧嚣的主马路旁,而是选了一条比较宁静、文艺气息十足的支路。只是附近有所大学,时常有玩荣耀的学生非常有空地在轮回俱乐部对面的咖啡店甜品店里蹲点追星。

    这些设定江波涛都还不知道。他的目光跟着思绪看向了那个气派的黑色大理石石碑:上边印刻、凃彩了轮回以无穷符号为底、写着轮回的梵文“Samsara”、并在最前方缀以一枚子弹的队徽,下边则是一排金灿灿的大字——“轮回俱乐部”。

    “一枪穿云,击破困境,超越梦想,勇往直前——”江波涛想起自己看过的介绍,有点感慨:“这个队徽,是在你来轮回之前就定下的吧?”

    周泽楷点头。

    “一枪穿云一直都是轮回的核心呢。”江波涛说。

    “嗯。”

    “不过对我来说,引领前进的人就是你。”事到如今江波涛当然已经充分地领悟轮回的战略意图和对他的定位。他微笑着望向对自己身边、似乎又比上次见面长高了些、但依旧这么帅的男生,向他伸出了手:“靠你了,队长,今后请多多指教!”

    两人并肩驻足在俱乐部的大门口,阳光下还穿着私服的江波涛的每一分神情都纤毫毕现。直到周泽楷花白了头发,他还能清晰地回忆起那双充满了对未来的希望与拼搏奋斗的朝气的棕色眼眸里反射的烨烨金光。

    周泽楷不禁也扬起嘴角——虽然他并未察觉那微笑一直都未被放下,摇了摇头,握住了江波涛的手,说:“靠我们。”

    江波涛笑出声来,想起自己第一次与他见面时说的话:“对,‘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我们一起努力。”

    

    除了队长亲自迎接,一系列准备都极为妥当,足以让江波涛感觉到轮回对自己的重视。没一会儿江波涛就办好了各种手续,领到了一干周边文具、两套轮回队服和自己的宿舍钥匙。经理本打算带江波涛去宿舍,和他介绍一下环境、看看他有没有其他的要求,但见一旁的周泽楷一副自愿全程陪同的架势顿时乐得放他俩去“培养感情”。

    周泽楷带着江波涛从办公楼出来,穿过种了些常青植物、麻雀叽喳的小花园,没多远就走到了轮回五层高的宿舍楼下。轮回一些需要住宿的员工和训练营的小鬼也住在这栋宿舍楼里。

    不过这栋楼不高也就没设电梯,为了方便俱乐部最金贵的职业选手,靠下的楼层优先拨给了他们。江波涛就被安排在二楼左翼背对小花园的房间。

    “203……203……啊,在这儿。队长呢?你住哪儿?”江波涛问。

    周泽楷指了指203斜对门的204。其实这个住哪间也没那么多讲究,毕竟大家有个先来后到,住开了的不好叫人家腾地方。周泽楷住的是上一任队长张益玮的房间,自然是个好位置。而江波涛这个“近水楼台”,是上赛季结束退役的选手给空出来又没人选的,也算是机缘。

    “哈哈,那敢情好,方便。”江波涛一边说一边掏钥匙打开了宿舍的门,“哇——条件真不错。”

    轮回的单人间宿舍整得像模像样,二十平米自带卫浴,黑白灰色调简练时尚的装修,桌椅床柜一应俱全。什么空调、小冰箱、台式机等等都是现成的,需要自行配备的都是些不方便共用的东西。

    现在还是战队的日常训练时间,江波涛也不收拾,把箱子往房间一扔,打算换上队服就去训练室。

    江波涛是个超级南方人,贺武所在地也比S市更南,因而感觉S市特别的冷,一看S市的天气预报立刻跟千层饼似的一件一件裹成个球,手套围巾毛线帽,恨不得武装到牙齿。亏得江波涛本人苗条、风度翩翩、搭配得宜,不留心还不太察觉他的臃肿。

    不过进了办公楼,江波涛就发现自己这衣服厚度对于室内是有些过了。虽然S市刚好不供暖,但架不住轮回有钱任性,连走廊都开着中央空调,更别提一些重点房间如经理办公室,还多带一台柜式空调,想看花开就烘成春暖。

    江波涛已经脱下了羽绒外套和围巾,周泽楷观察细致地数着他领口处暴露出来的衣服件数,不禁暗自咋舌。周泽楷自己是个地道的S市人,很习惯这边的气候。他自己就是保暖内衣、羊绒衣、队服外套加一件厚大衣,平时呆在暖气房里就把大衣脱掉,穿得很轻松,因而瞧着包得圆滚滚的江波涛怕冷得夸张的样子觉得好玩又可爱。

    江波涛不忌讳也没那么讲究,直接当着周泽楷的面扒了靠外的两件,再套上轮回不算厚的冬季外套,羽绒服一裹,虽还没进入暖气的天堂有点冷,但直感觉自己好像一口气瘦了十斤,那叫一个身轻如燕。他满意地一笑,带好自己用惯的键鼠,望向一旁耐心等候的周泽楷:“走。去训练室看看?”

    

    在江波涛转会的事被敲定后,周泽楷就没少组织轮回的主力队员在线上和江波涛一起练习、磨合,相互之间已变得熟稔起来。训练室这伙人知道他们队长下去接这名或许会给轮回带来一番巨大提升的新成员之后就有点儿蠢蠢欲动。尤其是和江波涛的关系很好的几个同期和“媒人”方明华,,对他更是翘首以盼。

    “来啦来啦!”不是打水就是跑厕所、三番五次找借口在门外窗口晃荡的杜明眼尖地瞄见走廊尽头转出的身影,兴奋又偷摸地低声叫唤。

    “瞅瞅!”座位离窗户很近的吴启反应迅猛地蹦起身扑了过来,手臂压着杜明的脑袋,从窗口探出半只眼睛,“啧啧啧,瞧这身高差,我这‘媳妇’的雅号起得真是……perfect!”

    被他压得整个人都弯了的杜明懒得吐槽他这个不知哪个乡下旮旯出来的鸟语了,手在自己脑袋上乱拨:“靠,重死了!起开起开!老子长不高算你的啊!”又说,“我劝你悠着点,这雅号别让正主给听见了,不然你就玩完了!”

    “嘁,你以为我是你啊杜二明!”吴启话音刚落,就正正好地和望过来的周泽楷撞上视线,嘶地倒抽一口凉气,嗖地把脑袋缩了回来,碎碎念着“队长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看到”端端正正地坐回了自己位置,装模作样地继续练习。

    这一角落的打闹虽然压着声音,但显然已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方明华听着训练室里的键盘敲击声明显地慢了下来。果然,训练室的门刚一有了动静,大家便集体向门口行了个整齐的注目礼。

    一开门就对上N双眼睛的周泽楷因为事先看到了张望的吴启非常地淡定,进门后利索地往旁边侧开一步,让出了他身后真正的“注目礼”接收者的江波涛。

    江波涛倒是被吓了一跳,但面上还很端得住,只眨了眨眼,就朝大家挥挥手,泰然自若地也迈进了门里,说:“哈啰大家好,打扰了,我是新来的队员江波涛。经常有人问我:‘波涛’是‘浪’的那个‘波涛’吗?嗯……我想说,虽然某种意义上正确,但‘波涛’里面是没有‘浪’的,所以我给自己的魔剑士起了个名叫‘无浪’。”

    好些人噗嗤地笑出声来。

    江波涛继续他的言笑晏晏:“非常荣幸能加入轮回,以后就要一同训练、比赛,为了方便,大家可以叫我小江。但请不要叫我工皮寿或者九点水,也不要叫我波涛,更因为那个经常被用来形容很污的东西。”

    青春骚动的小伙子们又是一阵心照不宣的笑。

    等笑声过去,江波涛才笑意盈盈地进行了最后的总结,“以后就请大家多多关照啦!”

    有了江波涛这么一段自嘲俏皮的自我介绍,气氛顿时热络了起来。众人纷纷起身招呼,很是和谐友好。

    等大家寒暄过了一轮,一直表情柔和地望着江波涛袖手旁观的周泽楷才敲了敲身后的门板,等大家看过来后,说:“训练。”

    他语气温和,但队员可不敢不当回事儿,还想和江波涛扯几句的杜明都只对他笑了笑表示回头聊,快速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江波涛朝他侧后方的周泽楷歪过身子,略带嘚瑟地眨了眨眼似乎在问着“表现得还行吧?”地讨赏,直把周泽楷逗笑轻轻点头了,方才悄声问:“队长我坐哪儿呀?”

    周泽楷摆了摆脑袋,示意他跟过来。

    江波涛一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训练室和训练室里的人,一边跟着他一直往里,直走到了靠窗的那一排才停了下来。

    周泽楷在那一排的第一个位置旁站住,冲江波涛指了指自己隔壁的那个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座位。

    江波涛有些惊讶地挑眉。从桌面的物品判断,第一个位置应该就是周泽楷的座位,而空位再过去则坐着轮回的副队,周围也都是轮回的主力,显然这里的座位和宿舍不一样,或许是为了方便工作,顺序是有一定的意味的。他要坐进这一堆并不奇怪,可直接做了正副队之间的电灯泡就惊人了些,看这架势说不定还是副队特意给他腾出来的位置。

    轮回的现任副队还是前任队长张益玮留下来的副队,叫程汇,年纪也不小了,状态马马虎虎。轮回现在除了周泽楷有点青黄不接,程汇在队里还能排个二三号。上次对贺武擂台打败了江波涛的就是他。

    程汇听见动静抬头看了眼他们,朝似乎有些踌躇的江波涛微微一笑,说不上十分热情,但也还算友善。

    江波涛的心定了定。他沉默而稳健地走到了那个意喻深厚、饱含着轮回人的期待的座位,坐了下来。他一边利索地接驳键鼠,一边郑重地告诉自己,既然今时今日获得了这样的便利和优待,就一定要更快更好更充分地了解这支队伍最锋利的武器,早日达成目标,绝不辜负这些看重和期望。

    江波涛的左手习惯性地放上了键盘,转头看向旁边随他一起落座的周泽楷,唇角勾出一个轻快的弧度:“好!我们从哪里开始呢——”


    为了留出时间给江波涛整理内务,轮回给他的接风宴安排在了第二天中午。于是下午训练结束后大家便一起热热闹闹地去了饭堂。一来就坐上那个特殊位置的新人江波涛,自然是这一行的主角了。

    对于自家朝夕相对的队员,虽然人稍多些,和江波涛走在一起而同样陷入了群众的包围的周泽楷也不会觉得特别局促,不过他还是准备把江波涛身边的位置让给显然对江波涛很好奇的队员们。

    谁成想周泽楷才稍稍慢下一步,江波涛询问的目光就递了过来。他刚要和江波涛打个手势表示自己“殿后”,江波涛却仿佛知道了他的想法,赶在他前边自然而然、却暗含一股不容拒绝的气势地轻拽了他的胳膊一把,把他拖回了自己身边。

    非常不习惯和人有肢体接触的周泽楷木愣愣地觉得被他碰过的地方热辣辣地余温难散——天知道大冬天哪能隔着层层衣物感觉到体温——可,并不让人反感。

    周泽楷瞄了眼表情丝毫未被这些小动作扰乱、仍和队友们谈笑自若的江波涛的侧脸,摸了摸鼻子,乖乖地留下了。


    轮回的餐厅布置得和大学的餐厅类似,都是各类菜式分窗口加玻璃钢四人桌,但菜肴可就精致多了。

    周泽楷、江波涛、方明华和吕泊远这一桌被夹在中间,一边是五赛季后的小年轻,一边是五赛季前的老骨干。

    众人一边吃一边聊天,队友们热情地给江波涛灌输在轮回生活的一二三要点、讲讲轮回有名的八卦笑料、介绍周围的饭店小吃店、S市哪儿哪儿好玩值得一去。当然“队友们”里安定地不包括周泽楷,他坐在江波涛旁边吃得文雅安静,只时不时跟着谈话内容变换表情。

    “对了,你是不是还要买一些生活用品?这儿不远有个超市,走路十五到二十分钟吧,不算特别大,但东西还挺齐的。”方明华本想说自己可以带他去,但瞅见周泽楷抬眼看了过来,心中一动,临时改变了方向,“可惜刚好我女朋友今晚约我有事,真是不好意思,要不晚饭后就让小周带你去一趟吧?小周有空吗?”

    周泽楷点了点头。

    江波涛却笑道:“谢谢前辈关心。其实队长早先已经说了带我去了。”他冲周泽楷挤挤眼,“咱队长可体贴了,是吧?”

    周泽楷微微张了张口,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搛了块肉嚼嚼嚼,耳根子默默地红了。

    方明华打量他俩抚额而笑,敢情周泽楷抬眼看过来的意思不是对话题感兴趣,而是要告诉自己他已经“先下手为强”了呢!不过看着江波涛第一天来就敢逗周泽楷了、两人处得出乎预计的好,坚决不承认自己是“媒婆”的方明华也不由自主地有了跟“爹妈看着眼瞅要注孤生的儿子突然间娶到了完美的媳妇”似的那种老怀大慰的惊喜感满足感,然后在察觉到这种感觉后森森地蛋疼了一下,决定要离六期那几个逗逼远一点。


    时过境迁,生活越来越多元化,两个帅哥一起逛超市早不算什么奇怪事。除了江波涛一路上不厌其烦、自得其乐地引导着话量还不足他十分之一的周泽楷聊天,零零碎碎地斩获了一些周泽楷对这些那些事物的私人偏好和相关的小故事外,也没什么特别可说的。

    倒是两人拎着大包小包回轮回的路上,意外在某小区门口遇到了个骑着三轮车还在摆摊的卖花的大婶。江波涛是个挺爱生活、爱热闹的人,这点从他喜欢和人有事没事聊两句也能看出点端倪。这会儿见到有卖花的,立刻就动了念头。

    “诶,其实我在贺武也有养仙人掌。因为长得很有范,还起了个名字叫葫芦娃。养的挺好的——虽然仙人掌都养不好那实在只能说没用心养。因为要来S市,我就把葫芦娃送人了。”江波涛远远见着那摊档,就和周泽楷闲扯了起来。

    周泽楷倒不是江波涛那种闻弦歌而知雅意、擅揣人心,不过就是人比较温柔,听他语带感怀也不是想着“他或许想买”,而是“他喜欢,可以买给他”,走到那摊档就率先停下脚步,转头问江波涛:“要哪个?”

    “你要送我吗?”江波涛瞠大双目。

    周泽楷点头,眼神真诚而无辜。他喜欢江波涛这个人,自觉和他关系好、也必须要关系好,对着江波涛没什么防备,心思自然简单,就是想着送朋友,也没去琢磨男人给男人送花会不会被误会。

    “哈哈……”江波涛笑着把自己面上的大惊小怪给糊弄了过,却不得不为方才心中那一丝隐隐约约的危险的期待而惊心动魄。他劝诫自己一定要摒除杂念摆平心态,千万不要被那张男女老少通杀的脸和这人软软好戳、对谁都很温柔的性格给迷惑了。“好啊,谢谢,那我就却之不恭咯。”江波涛说着不着痕迹地撇开了和周泽楷对望的视线,打量起三轮车上摆着的花卉盆栽。

    那大婶原本坐在三轮车的坐凳上,见两人停下赶忙下了车招呼:“靓仔,我仄都要搜摊啦,想要森摸便宜给李们!”

    江波涛莞尔一笑,听这称呼以及翘舌、后鼻音都死光了的口音,这大婶还是打G市那边来的,要不是周泽楷就在身边,他一瞬间都要以为自己是转会到蓝雨去了。不过现在的大城市基本都是各地人口大杂居,贺武所在的C市也不例外。

    “是吗?那我看看……啊,这个,这是文竹吧?多少钱啊?”江波涛问。

    “辣个,30。仄花盆好看啊,摆喇里都合似,送吕盆友也好!现在小怜轻都喜翻仄种简洁存色的,我今天都卖掉好几个啦。”大婶张口就来。

    江波涛一脸惊讶,作势要走:“30?姐姐你可不能这样欺负我这个初来乍到的,别地儿也不是没文竹买啊。走吧,队长。”

    大婶还没急呢,这种桥段她一天能玩儿好多把,周泽楷倒先急了。他把袋子都换到一个手上,拽住了江波涛的衣袖。江波涛猛一回头,就看见他一副想说又不知道怎么说的表情,连这样纠结的模样都漂亮得叫人心惊肉跳;一双黑得纯正却清澈明亮的眼睛专注非常地望过来,似乎很希望通过这两扇“心灵的窗户”把自己的意念传递过去。

    江波涛一瞬之间把自己几句话前才搭好的心理建设抛到爪哇国去了,非常没骨气地满胸腔都是拍下信用卡说“买买买!”的冲动,完了才想起这事并不是周泽楷要买花来着。

    那大婶打蛇随棍上,老练地跟着周泽楷的动作说:“哎呀,靓仔不要辣摸急嘛,看仄边仄个靓仔仄么想买给李,便宜点25啦。”

    她这么一打岔,江波涛可从周泽楷的美色中回神了。他一边在心里悲哀万分地把自己又训诫了遍,一边借着大婶没看过来的片刻拍了拍周泽楷的手臂,示意他稍安勿躁。

    其实江波涛也不是差那么几块钱,他就是喜欢这种和人讨价还价的过程:“15,多一块都不要啦。姐姐你也看到我们这儿拎着多少东西,也不爱再加重负担啊。”

    “行行行!看仄个靓仔仄么suai的份上,15就15啦。”大婶收了周泽楷的钱,开始打包江波涛看中的那盆文竹,还边和周泽楷搭起讪来,眼睛不住地往他脸上瞄,“港曾,刚刚才看清,靓仔李你仄么suai,似不似森么明星啊?”

    江波涛也是哭笑不得。他们今晚出来也没做什么伪装,一个是天黑了看不清,一个是超市多是大妈大婶顾着挑商品,少有人会相互打量。没想到在超市没惹来的探寻倒在这个昏黄的路灯下给遇着了。

    周泽楷已经不自在起来。江波涛赶紧向前一步拎过文竹,恰恰好地挡住大婶火热的目光:“不是。我们还是学生呐。谢了啊,姐姐。”说罢立刻转身朝周泽楷使了个快走的眼色。

    两人仪态万方地落荒而逃,快步走出了五十来米,方才双双慢了下来,然后默契地相视一笑,开心得莫名其妙。

    之后谁也没说话,两人享受着这份夜的恬静与祥和,肩并肩地散着步。待到江波涛雀跃了一整天的心渐渐地真正平静下来,轮回俱乐部已近在眼前了。

    “文竹,养在训练室可以吗?”江波涛突然问。

    “嗯。”

    “呵呵。虽然不是真的竹子,但好歹长得像,就取个节节高的意味吧。希望我们的战队越来越好、越来越好。”

    周泽楷喜欢“我们的战队”这个说法。他看向江波涛,笃定得像是已经看见了事实:“会的。”


tbc.


*BUG说明:

其实原文里有提到过轮回的经理办公室和训练室在同一层的,我写完才想起来(。所以大家就请当第7赛季后轮回因为成绩好整修了办公楼吧……望天……或者,经理其实有每年换一次办公室、打一枪换一炮、誓要坐遍轮回的怪癖这个设定怎么样?(X


2015.12.27

完全是超出计划的剧情,写着写着就自己冒出来了[手黄再]反正这个题目本什么也没什么主旨可言,文章也没什么精巧的架构可言,算了,想写就写吧,裹脚布就裹脚布吧(自暴自弃脸)

我的狗,每次更新打题目打到”精通“,出来的都是”经痛“,江副队你的画风是肿么了啊?!(不

赶在考长途前更个新,修的次数不多,有BUG请告诉我orz紧接下来还要去旅行,不知有木有空码字,总之我会尽力的_(:з」∠)_

 
评论(9)
热度(221)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