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周江]《江波涛从入门到精通》 1.

2015.12.21 于 LFT


《江波涛从入门到精通》


*别理这个不保证切题的冷标题好吗……它的存在只是因为文章需要一个标题(



1.


    新赛季过去了五分之一,轮回的势头很是不错,还打出个漂亮的全胜来。虽然这是因为奇葩的赛程安排导致一支豪门都没遇上,但这种打弱队必胜的气概,也得是能拼进季后赛的队伍才有。而轮回,在引进周泽楷之前,也不过就是打弱队也不一定能胜的弱队而已。

    有了成绩的加持,本就有着一张老少咸宜的男神脸的周泽楷的人气更是不断走高。嗅到商机的某大款当机立断地找上门来表示可以增强合作力度。战队经理自然欢天喜地,立刻找时间和对方拉了个餐桌会议,还拖了周泽楷来作陪以示重视。

    这位老板也算是轮回的老牌合作伙伴,多少晓得轮回战队的新(摇)队(钱)长(树)是个什么性格,并不勉强他加入谈话,开头客气几句后便转火经理去了。于是非常开心地被搁置在一旁、只要负责埋头苦吃的周泽楷得以走神发呆,一个不经意就隔着两道珠帘、一条走廊注意到了斜前方的某个有点眼熟的背影。

    按说以这位老板的身份和周泽楷在本地颇有辨识度的脸,接待是不该连个包厢都没有,只能危险地坐大厅的。奈何这老板是个老餮,点名要来这家新开不久、压根就没设包厢的私房餐厅,尝尝他们口碑极佳的特色菜。

    不过也正是因此,周泽楷才得以有了这么一次遇见,可见一事的好坏之难说。

    单说人与人的交情,周泽楷与对方完全不熟,所有接触也就是比赛时上场下场两面之缘——没错,连比赛都只打过一场。能认出来最主要还是因为这一场比赛恰好就在前一天举行,周泽楷对这人的记忆尚很清晰。

    贺武这赛季出道的新人,江波涛。

    一个在赛场上并不太引人注意的年轻选手。不算特别强,但也不弱。目前也未看出有什么旗帜鲜明、个性十足的战斗风格。

    不太引人注意,但让周泽楷有点在意。


    联盟每个转会窗都人来人往,尤其是底层选手,流动非常迅速。除非是什么直接入驻豪门主力的耀眼新人,大家也不会在在赛场上狭路相逢前过多地关注这一期都来了些什么家伙。

    江波涛对于周泽楷来说也是如此。周泽楷第一次知道江波涛这个人并不是在什么正经研究时候,而是在职业选手的QQ群里。

    即使再默默无闻,当你得以正式迈入职业圈时,你就有了进入这个QQ群的资格。加群仿佛就是一个加入组织的象征。周泽楷一注册成功就被战队的前辈们扔了群号,开始了他的窥屏生涯。江波涛也是如此,只是他不窥屏,他说话,而且是与周泽楷完全相反地极其顺溜地和谐地时不时地说。

    周泽楷第一次在群里注意到江波涛冒泡时,新赛季刚开始不久。包含黄少天在内的几个联盟里玩剑士系玩得比较犀利或者资历比较老的选手在讨论新近的满级提升对剑系职业的影响。

    虽然群里绝对没有什么谁们说话的时候谁不许插嘴这样的硬性规定,但“大手们”研讨时,“小透明”通常都有种难以插话的感觉,因此偌大的群也就那几个家伙在说。这些人聊得热乎也没太留意,直到有人被不熟悉的称呼刺激了一下,才一个哆嗦地骤然发觉对话里不知不觉地多了一个不认识的人,聊天记录往上一拉,这人还已经和众人一来一往说了足足五六句话。

    周泽楷正独自猫在房间里捧着杯热茶静静地窥屏。虽然他不玩剑士,但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再没有比直接听这样的专业总结更能快速了解升级带来的非本职业的变化。

    瞅见吴羽策突然冒出的“江波涛?贺武的新选手吗?”,只顾着看内容的周泽楷也是微微一愣,这才注意到部分内容上方那个陌生的“贺武_江波涛”的ID。他滚着鼠标滚轮回头看,发现这新人蛮有想法的,不过具体操作水平,还是要实际打过才知道。

    被点名的人很快回复:“是啊,吴前辈好,我是贺武新来的魔剑士江波涛[/嘻嘻]”一点都没有“被揪出来了”的尴尬。

    其实“大手们”一般也不会摆那么大的架子,见江波涛言语亲和自然,自己自然也能自然而然地和对方交流谈话。而且江波涛说话确实是颇具艺术水平,意义不变的一句话换上他的表达就变成了真诚又亲切的好话,讨人喜欢之余也不跌自己的份儿。

    咬着杯沿看着新消息一条一条往上跳,虽然内敛但并不孤僻的周泽楷忽然有点羡慕江波涛的这个显然拨了很多点数的社交技能。他觉得他一辈子也干不来这个事——当然这个时候的他绝对不知道,即使他一辈子干不来这个也没关系,因为有人会心甘情愿地帮他干一辈子。

    就是这么一点羡慕,将江波涛与他自己关联了起来,让周泽楷对江波涛有了一个比较深刻的初印象。以至于在对战贺武前的对手分析上,从来除了荣耀目不斜视的周泽楷下意识地在后勤部门搜集来的贺武选手基础资料里多看了两眼江波涛的脸。

    男生正处于少年与青年的分界线上,轮廓尚带着学生的青涩,神情却已有了社会人的成熟感——当然这不是说他沧桑,实际上照片上的他表情相当轻快。江波涛长得很顺眼,端正的五官配上那亲和的神情有着非常耐看的舒适,但也称不上让人惊艳——不过这点周泽楷完全不放在心上,毕竟如果只是想看宇宙无敌霹雳大帅哥,他只需要掏出镜子。

    “好看。”周泽楷利落地在心里落下的评语,然后同样利落地将视线往下边的比赛数据统计移去。


    再然后便是在赛场上首次相见。

    赛前双方排队握手,周泽楷和贺武的人没什么交情,也就是秉着礼貌的微笑,以点头代替招呼一路握过去。直到那个眉眼弯弯笑容一团和气、眼睛却闪烁着兴味与战意的青年来到自己面前,周泽楷在赛前尽力保持冷静淡定的心才倏然一动。

    “周队,技术很帅哦——哈哈,当然人也很帅。不过我们可不会就这么被帅倒,毕竟,像叶神说的,荣耀可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啊。”江波涛一边热情地放着垃圾话,一边若无其事地朝他伸出了手。

    这种程度的嘲讽对周泽楷来说实在不痛不痒,只是措不及防地被年纪相近的男孩子夸赞人很帅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但周泽楷心中更多的,还是“应战”的念头。

    按说他原本不是如此被轻易挑动的人。况且轮回的团队赛的弱点也不是什么秘密,这点曾多次成为对手计划中的突破点,然而成功的也不过是豪门那几个少数。

    贺武……或者江波涛,也会是成功的一个吗?

    周泽楷对胜利的争取从不动摇,但他也不禁对这个像只小狐狸一样笑眯眯地对他亮爪子的男生产生了期待。他握住江波涛的手,坚定地说:“好。”

    就让我们战战看吧。 


    贺武和江波涛的答卷如何,周泽楷应酬完之后还要回到俱乐部和队友们一起好好分析。

    还是先回到他正在陪经理应酬的现在。

    虽是大厅,但每一桌之间都设置了间隔物且保持了一定距离,除非高声说话,并不能叫旁人轻易听清自己桌的对谈。周泽楷的人不算特别八卦,此时也没打算真地听墙角,只是对于江波涛,他还是好奇的,便一边吃饭一边有些无聊地时不时地往他那边瞄一两眼。

    尽管隔着珠帘有些朦胧,周泽楷仍能辨别出坐在江波涛对面、面对自己的人是一个玲珑有致、长相甜美、好生打扮了一番的女生,再看看江波涛,也是一身整齐干净、搭配得宜的休闲服,举止从容亲切,可谓郎才女貌。

    该不会是和女朋友约会吧?感觉自己似乎撞破了别人的隐私的周泽楷有点尴尬地用筷子顶端挠了挠脸。联盟中有对象的人屈指可数,不过江波涛这样长袖善舞、外貌得体的,真有女朋友也不奇怪。

    那一厢,江波涛和那女生看起来果然相谈甚欢,至少周泽楷偶尔从两串七彩串珠间瞥见的女方表情是相当的春风得意。这让周泽楷莫名地顿觉索然无味,便也放缓了对那边的注意。

    好巧不巧就是这么一缓,那边却突然出了事故。

    椅子霍地在地上拖拉而过,发出嘈杂的噪音,紧接着又是水花和“砰”的一声什么东西砸在木桌上的声响,女生尖细而恼怒的嗓音随之而来:“臭流氓!负心渣男!别再让我见到你!”

    江波涛周围的好几桌都被惊动了,周泽楷也吃惊地循声望去,只见已然站了起来的姑娘原本还是暖春三月的脸一眨眼已变成了寒冬腊月,话一扔下就踩着高跟噔噔噔地走了。被吸引过去的人们都跟着那声音目送姑娘窈窕的身影远去,只有周泽楷瞥了她一眼之后就去看江波涛。

    被公然冠以“流氓”、“渣男”之称的男生已经和他的名字一样被橙汁染得湿漉漉的,背影看过去虽然狼狈但还算冷静。他默默地拈起自己的衣襟瞧了瞧,又大致向四周还在张望的被惊扰的客人抱以歉意的微笑,方才饱含无奈和困扰、但依然好声好气地询问察觉动静过来探问的服务员:“不好意思,我想先去洗手间打理一下,待会再来付账可以吗?”

    “当然可以。如果您还有其他需求请告诉我们,我们会尽量满足您的需要。”服务员还算训练有素,闻言马上收敛了自己诧异而八卦的神情,替江波涛指明了洗手间的位置。

    江波涛向他致谢后快而不乱地离开了餐桌。

    经理和赞助商没把江波涛给认出来,提都没提这插曲就重新继续自己的话题。周泽楷却瞅着那个背影动了动手指,有点纠结要不要跟上去。他想江波涛大抵是不想被相识者目睹他这副模样的,而且周泽楷也不知该如何向一个只有两面之缘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妥善地搭话。然而在条件允许、且自己有能力帮助别人的时候,也实在比较难装作没看见、不知情,尤其是,这个“别人”还是自己挺有好感的人。

    周泽楷下定决心,咬咬牙豁出去般霍然站起身来,在经理和赞助商投射过来的疑问目光中扔下一句“不好意思,洗手间”,便快步追着那背影往洗手间走去。

    若说一个地方考究与否,还要看它的洗手间。这家私房菜馆就十分考究。随着质感十足的厚重木门被推开,一间带着田园式的温馨而不失古典雅致的洗手间渐渐展现。不过周泽楷是完全没空注意这等装修问题,甫一推门,他便在镜子里和此行的目标撞上了视线。

    “呃……”周泽楷扶着门把维持着一个要进不进的姿势,尴尬中透着扑面而来的欲说难说的着急。

    江波涛瞧见周泽楷时着实愣了一下,表情同样泄漏出几分尴尬,然而旋即便换成了自然和气的笑容。他用捏着擦衣服的纸的惯用手朝镜中的周泽楷挥了挥:“周队,好巧,你也来这儿吃饭?”

    “啊……嗯。”周泽楷听见身后的脚步声,赶紧大步迈进了洗手间,让出了入口,走到江波涛侧后方离他还有足足一米五远的地方停住。

    新进来的地中海大叔虽然觉得这俩年轻人的气氛有点奇怪,但尿催得急,只匆忙瞥了他们一眼,便冲到尿池边解放去了。

    在稀里哗啦的放水声和大叔纾解的欷歔声中,周泽楷脸上的尴尬更浓了,他试探着说:“你……好?”

    江波涛就显然自在多了,还笑了两声,似乎被周泽楷这样害羞而手忙脚乱的样子逗乐了。他飒爽地回答:“你好啊!不过我就不太很好啦。真不好意思,让你看了这么糟糕的样子。”说着江波涛比划了下自己叠加了橙汁后显得斑驳肮脏的衣服。

    周泽楷直视着他说着说着又不高兴起来的眼睛摇了摇头,抿了抿唇,没吭声。不单止是因为不知道这事到底因何而起,在一时之间组织出流畅的语言自然地进行安慰对周泽楷来说也着实是个艰巨的任务。最终他只是朝江波涛递出了自己在进洗手间前就脱下、挽在手臂上的外套:“借你。”

    江波涛又是一愣,脑袋一转就全部明白了——谁会上个厕所还提溜件不用打理也不穿的外套?

    周泽楷也不是没想过这样可能会穿煲。但非紧急情况下,让一个交情还没到那份儿上的人穿上自己当面脱下还带着体温的外套,稍嫌逾越了些。况且他也担心自己当面脱下外套,江波涛会因为觉得他需要外套保暖而拒绝。林林总总解释起来很是麻烦,他又不善言辞,说多了一样容易穿煲。

    江波涛叹了口气,果然说道:“看来真是好巧。你都看到啦。”确实有所需求的江波涛也不矫情,伸手接过了那件看起来比自己大上了一号的运动外套,“谢谢你特意为我送过来。等我回酒店洗干净再还你。不过我傍晚的飞机,若是没来得及,就让酒店洗好了给你快递过去。”

    外套被拿走那一瞬周泽楷好像完成了一件重大的任务般不着痕迹地舒了口气,压力消散,交流也变得容易了许多。他朝江波涛笑笑,说:“不急。”

    江波涛把衣服像周泽楷那样搭在手臂上,扔掉吸饱了水的纸,又重新抽了一张继续打理:“既然你看到了,为了不让我在朋友心中的形象丧失——我可以把你当朋友吗?”他眼睛亮亮地、笑呵呵地抬头看周泽楷,直把他看得窘迫地点头,方才悠悠然继续说道,“——所以虽然是一堆无聊事,但还是请容许我解释一下。那姑娘是我妈闺蜜的女儿,和我也算是青梅竹马。她在S市读书,知道我来这里比赛,就约我出来吃个饭。不过我对她是没有分毫意思,自觉没做任何撩拨人家的事,也不知怎的还是被误会了。刚刚察觉了这点后我就稍微暗示了一下,结果就成‘负心渣男’了咯。”江波涛特别无奈地耸了耸肩。

    他这说法委实是替那姑娘遮掩过了,周泽楷许久以后“有幸”接触过她,那叫一个“刁蛮小公主”。无非是因为周围的男生都不太受得了她,就江波涛耐性好脾气也佳,看在自家老妈的份上长年艰苦地忍着她客客气气,相衬之下倒显得热情非凡起来,从而闹了这么个乌龙。

    虽然这些周泽楷现在还不知道,但江波涛目前的样子已足够叫他同情。“嗯……”他首先表达了一下自己对江波涛的说辞的相信,然后又表达了下他心中的公道,“不该泼人。”

    “是啊,有话好好说不行吗?女子也需动口不动手。”江波涛十分赞同。

    谈话间他衣服上的液体已被擦得七七八八,剩下的痕渍就只能靠周泽楷外套遮掩了。江波涛把那件胸前绣了个著名的对勾商标、有着炫目时尚的荧光橙拉链的浅灰色轻薄外套抖开,潇洒地向后一甩,穿在了身上。不出所料地,搁虽瘦但比江波涛高了足足半个头的周泽楷身上大概只到臀上的衣摆直接垂到了江波涛臀下。男人对身高和长度总是比较在意,江波涛心里不服气地咕哝了一下,随即被对衣服主人的感激遮盖过去。

    他拍了拍身上的外套,仰头对周泽楷灿烂非常地展颜一笑:“感谢你的雪中送炭!这样至少,我不会被酒店门口的保安给拦住了。”

    周泽楷有点体会到常有人看见他笑后对他嚎啕“被闪到”的那种感觉,脸上微微发热,不由自主地换了个站姿,讷讷地说:“不客气。”

    江波涛没再回座位,准备直接去收银台结账。在江波涛“方便还衣服”这样正大光明的理由之下,两人交换了手机号码,然后在路线岔口道了别。

    周泽楷回到桌旁时经理和赞助商还在其乐融融地讲话,完全没在意他的重新入席。周泽楷是由衷地佩服这些这么能侃的人——当然能侃到黄少天那种程度的就不必了,像江波涛这样的就好。完全没发觉自己的思维又绕回到刚才离去那人身上的周泽楷就这么有一岔没一岔地琢磨着江波涛,熬完了整场饭局。

    而直到车子往轮回俱乐部开去,握着方向盘的轮回经理才豁然想起般惊讶地看向副驾驶位上的周泽楷:“小周,你的外套呢?”

    想想江波涛那不想被发现的样子,周泽楷支吾了几声,然后瞪着一双无辜明亮的大眼睛看向经理,理直气壮得有些过头地说:“借给老爷爷了。认识的。”

   “哦……”到底是别人的东西,一知半解的经理并未深究,总之不是落在餐馆就好。

   蒙混过关的周泽楷不动声色地放松了下来,随之又忍不住微微地勾起点嘴角,就像是,仅仅只是这样背地里偷偷地“欺负”了一下对方,仅仅只是与对方分享这样说是秘密都显得浮夸的秘密,都那么地有趣。


tbc.


2015.12.21

终于还是……鼓起勇气把魔爪伸向了周江……都怪九水大大的官方人设意外戳人!(X翻了遍周江摘录有点想法,就说要不搞个两千字的小短篇满足一下吧什么的,万万没想到……[手黄再]虽然标了1,但是说不定到3就能结束了呢?!_(:з」∠)_||||||

以及我感觉到了……周江真是比喻黄叶蓝什么的都难写!真的超难写![手黄再]虽然另两个也写不好[手黄再]……总之没抓准的地方欢迎皮鞭orzzzz


 
评论(16)
热度(387)
  1. 微波倦海长铗已古 转载了此文字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