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进击的巨人][团兵]风花 5-6.

2013.05.25-26 始发于 36

 

5.

    天际泛起鱼肚白的时候埃尔文的小队终于抵达了巍峨的罗塞墙脚下。
    巨人大概忙于吃人,前线尚未推进到这里。绘着端庄的女人头像的门被高高吊起,自玛利亚墙失守到现在经过这么多个小时仍源源不断地有搭不上救援船的人惊惶地冲进门洞,在跨入墙内的一刹脱力地跪倒在地,失声痛哭,然而过不了多久就会被士兵粗鲁地从门口拖开,以免造成交通堵塞。
    除了在墙内疏散安排逃入罗塞的人群,驻屯兵团还分派了兵力在墙外不远的距离巡逻,以便在见到巨人的第一时间落下墙门。
    埃尔文和现场的宪兵团头领接洽上,被告知调查兵团在事发之后就已赶往最前线,试图救下更多的人——虽然谁都知道这不过是杯水车薪,然而这就是士兵的价值和任务。
    彻夜赶路让五个人的体能和精神都消耗很大,埃尔文观察了下众人的状态,迅速下达了指示,“现在你们都去休息,一个小时后在门口集合。要记着,你们活着才能救更多的人!解散!”
    “是!”
    队员们拉着同样显得疲惫的马匹散开,有的去找当地的驻屯兵团补充水分,有的准备先去喂马,有的则干脆直接找了个靠墙的阴处,席地坐下来闭目就睡。
    只有利威尔还站在原地看着埃尔文。
    “你不能出罗塞墙。”埃尔文对上他的目光,又重申了一次,“你不是说要看看?那便先好好看看这些流离失所的人们吧。”
    利威尔看了眼周围的流民,又看了看埃尔文坚定的眼神,终于点了点头,“好吧,我暂时不会出去。”
    虽然注意到他用了“暂时”还是松了一口气的埃尔文向他招了招手,“跟我来。”
    无可无不可的利威尔跟着他来到了附近驻屯兵团借用民房开设的医疗点。常人一旦被巨人捉住几乎就等于失去了活路,因此来这里诊治伤口的难民并不多,大部分也只是领些处理亡命时磕伤碰伤的药便离开了。目前只有一个因太久没操纵过装置、技艺不精摔成重伤的士兵静悄悄地躺在内里的床上。
    两人将马拴在门前。埃尔文向驻守的医生要了一支治擦伤的药膏,看着他不知该说一丝不苟还是斤斤计较地记在了调查兵团名下。
    埃尔文将膏药递给利威尔,向用帘子围出来的小隔间昂了昂下巴。虽然对方看起来并无异样,但有着丰厚的经验的埃尔文知道普通人连续骑马六个小时是什么概念——恐怕这小子大腿内侧的皮肉已经很难看了。
    利威尔接了过来,没有被发现的尴尬犹豫也没有说感激。
    埃尔文知道他个性乖僻,但是心里有自己的一套,因此并不按凡俗规矩去要求他。
    从善如流地用了膏药,从围帘后出来的利威尔就将它递还给埃尔文。或许别人会觉得难以接近,埃尔文却认为这个举止很是乖巧。
    “你拿着,早晚各用一次。”埃尔文想起他并不习惯和人碰触,生生打住了去拍他肩膀的想法,“好好休息。”
    埃尔文说完,便径自牵了他的马往驻屯兵团的补给处去了,他还要向他们“借”几罐气体。  
    这次利威尔没有跟上去。

    利威尔顺着人流走十来分钟,和一条长而曲折的队伍狭路相逢。队伍前方是派放物资的仓库,而在仓库的不远处就有一条筑有石凳围栏的走廊。他果断找了个人少的位置坐了下来。
    尽管一时逃离了巨人的血盆大口,人们的脸上仍流露出一种不可遏制的惶惶不安和沉重,光是想想下一顿饭在哪里,下一夜又将眠在何处就让人对未来失去方向,根本没有余力去注意他人——即使利威尔牵着一匹神骏昂贵的马。
    同样连续工作了很多个小时的驻屯士兵态度非常恶劣,但几乎所有人都一脸麻木地忍受,或许这点屈辱对刚失去家园甚至失去亲朋好友的人来说根本不痛不痒。
    这样哀云密布的光景越发让人打不起精神,太久没熬过通宵的利威尔没有多做挣扎,将缰绳圈在手上,斜坐着背靠廊柱睡了过去。

    而等利威尔醒来的时早已日上三竿。
    灿烂的阳光刺痛眼皮,刚睡醒的口渴感让他探手去摸挂在马匹上的行囊,让他意外又仿佛理所当然的是,他的行李已经消失了。
    利威尔瞪着空空如也的地方为自己的大意啧了一声。这并不是在没人敢惹他的王都地下街,而是在为了一壶水一个面包就要排上半天的难民区——他们不知道利威尔是谁,利威尔也找不出他们来算账。
    他抬头看了眼高升的日头,肚子配合他这个“文艺而忧伤”的姿势咕噜噜地奏响了哀鸣。利威尔想他确实流着双亲疯狂的血液,因为即使沦落到现在这样窘迫的境地,他也没有感到丝毫的悔意。
    然后他听见不远处不知何时坐过来的小姑娘扑哧地笑了一声,这样清脆悦耳的笑声在这个弥漫着悲伤茫然的场景中是如此的突兀。
    利威尔自睡醒便感觉到她在看他,但直到此时才终于不再对她采取无视。
    “你叫什么?”少女向他搭话,见他不开口,又继续说道,“我叫玛利亚,和墙一样的名字。”
    在利威尔准备将视线调回碧蓝如洗的天空时,少女掰下了手中面包的三分之一,凑过去递给了利威尔,“别生气,因为你长得帅才看你的嘛!”
    他需要它,利威尔没有推拒地拿了过来,忽然发现自己这一天在频繁地接受别人的好意。
    “和我说说话吧,我是从最南边的希干希纳坐船来的,一个人,所以已经很久没和人好好说过话了。”她见利威尔咬了口面包,便好像得到了允许一样开始倒豆子般地自顾自地说了起来,“我跟你说,我们家原本有四口人:我、父母和奶奶住在一起。巨人来的时候父母架着奶奶逃跑,我跑在前面,他们在后面一直喊‘快跑快跑’。我听见巨人轰隆轰隆的脚步声和大家的尖叫本就十分的害怕,听见他们嘶声裂肺一样的催促就更怕了,于是撒丫子跑得飞快……然后,”她顿了顿,“然后我听见爸爸妈妈叫救命的声音,但是一次也没敢回头。”
    利威尔瞥了她一眼。她抬起双脚踩上凳子,抱着膝盖将脑袋放在其上,侧头微笑着看着利威尔,“所以我最后活了下来。”
    她的微笑有一种神经质般的微妙扭曲。
    “你后悔了?”利威尔开口问。面包很小,他很快就吃完了,只剩下两小撮刚才被少女捏过的面包皮被他没有任何修饰遮掩地抛弃在两人之间的石凳上。
    “不。”她有力地给予了否认,依然勾着嘴角盯着利威尔,“所以我觉得自己很可怕,就偷了你的东西拿去卖光了,还把钱都派了出去,看看你能不能解决了我。”
    利威尔二话不说一个勾拳揍在了少女的脸上,将她打翻在地。她拿着没吃的那三分之二的面包脱手而出,掉在肮脏的地面上翻滚了一周。
   大概在这里为了粮食斗殴已算不得稀罕事,没有人去扶起女孩或是斥责利威尔,谁也不愿意惹事。反倒有一个秃头大叔反应敏捷地冲了过来,企图抢走落在地面上的面包。
    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看清利威尔是怎么移动的,看清的时候他已经一脚踩在了大叔握住面包的手的前臂上。
    本来只是弯腰捡物的大叔因为被强力压制住手臂而跪趴在地。他抬头撞见利威尔狠戾的目光,冷汗顿时唰唰地流了下来,“对不起对不起!请饶了我吧!我不要面包了!看在我是为了我挨饿的女儿份上请饶了我吧!”
    利威尔根本不打算拿他怎么样。他抬脚踹在大叔肩上将对方掀坐在地,无声地示意其滚蛋,在大叔屁滚尿流地跑走的同时用两根指头拈起地上的面包,扔在了保持被揍翻的原状躺在地上的少女身上。利威尔一边从衣服口袋里取了一方手帕仔细地擦拭指尖一边冷冷地说道,“我不杀人。”
    她透过散落的头发盯着利威尔嗤嗤地笑,“你不杀我,我就赢了,恶魔会活下来。”
    “你救不了他们。”利威尔毫无可比性地想起了自己的父亲,“你只能自己活下来。”
    她猛地坐了起来,三下五除二地就将脏兮兮地面包塞进嘴里吃了个一干二净,然后舔干净了自己的手指,“没错,反正我回去也只能抱着他们一起死,我才不是恶魔,我充其量只是有点奇怪!”
    患有洁癖、为了不坐地上都要拖着疲倦的身体四处找座位的利威尔看着她那糟糕的吃相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他从没觉得自己如此之正常。
    他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你为何选我?”
    “因为你帅啊!”
    “作为自杀工具。”
    “因为你帅啊!”她望见利威尔写着再胡扯就上暴力的眼神,嘿嘿地赶紧补充道,“因为我的父亲曾经是调查兵团的,他为了结婚退伍了,但一直有教我格斗——虽然我自己不能打,但我看得出来。”
    作为常被人评为奇葩的人,利威尔难得地觉得别人特别奇葩,他继续探问,“你准备如何?”
    她想了想,很快就回答道,“我回头就去加入调查兵团。”
    利威尔因为这显得太过有正常逻辑的答案而惊异,“为什么?”
    她理所当然地说道,“因为调查兵团被叫做‘怪人的巢窟’,你不觉得特别地适合我吗?”
    利威尔为自己的多嘴反省。然后他霍然想起了昨天埃尔文说他适合调查兵团的事——虽然他对自己是怪人这个事实无可否认,但总隐隐觉得和少女站在一队很有些莫名的悲哀。
    看在那三分之一的面包份上,利威尔没有再向少女索要赔偿。他折好手帕放进口袋里,重新牵起了马匹。
    少女见他要走,连忙站了起来伸手想去扯他的衣服,被利威尔避了开来, “你要走了?去哪里?还能见面吗?真的不告诉我叫什么?”
    利威尔拉开步子往外走,少女追了他整整一条街,才听见他不耐烦地说道,“如果你能从训练兵团活下来的话。”
    少女终于不再追了,“嘿嘿,那你等着我!训练兵团总不可能比巨人可怕吧!”
    她朝利威尔的背影用力地挥手。虽然连肚子该怎么填饱都还没着落,然而有了要做的事就好像整个未来都在闪闪发亮一样充满了期待。
    利威尔听着她和烫在头顶的阳光一样火辣灼热的声音,终于明白自己缺的或许就是这样东西。
    他能做到的事情很多,甚至某些别人不能做到的他也能做到,然而他自己想要去做的,又是什么?
    这或许也是他被埃尔文吸引,来到这里的最大原因。
    ——一群为了某个不知道有多远的目标前仆后继地牺牲自己本就短暂的性命的人,一群执着地怀抱着人们不能理解的梦想而被视为怪胎的人——
    他将马换成了金币,这里的马匹因为战争供不应求得夸张甚至卖出了比买入时更高的价钱。然后他来到了罗塞门口。
    即使下面仍不断地穿梭着流离的人们,啜泣的哭声从未停歇,门上的少女的侧脸轮廓依然美丽如昔。
    利威尔抬头看了看,视线下滑,定定地停在了路与地平线交接的远方。
    
    
6.

    下午三时,阳光璀璨,苍穹高远,流云如纱。
    在吆喝着宗教性的诗意台词的WALL教教徒第四次企图将传单塞进利威尔怀里的时候,不知是负责侦察的士兵还是满身大汗逃入墙内的难民的惊呼摧毁了这份勉强的平静——
    “巨、巨人来了——!”
   人们条件反射地转头向门外眺望。
    先是一个圆滚滚的脑袋,然后是宽阔的双肩、袒露的胸乳、如鼓的腰腹、空荡荡的下体——一直在等调查兵团——准确说是埃尔文回来的利威尔是第一批目睹巨人突破地平线出现在视界里的人之一。
    ——太巨大了!
    这是所有目击者的第一感想。路边的房屋和它比起来简直就像小儿的玩具。光是视觉上就给渺小的人类产生了强烈的压迫感,造成某种越惊悚便越是无法挪开视线、越看便越惊悚的恶性循环。百年的安宁已经让人类几乎忘记了他们还有这样一个可怕的天敌。
    巨人用一种诡异奇谲的姿势向罗塞急速奔跑。
    现场的时间好像被卡住般停顿了一瞬,然后惊恐慌张像被抽掉堤板的洪流一样冲刷过人群。手足无措的人们毫无意义地攒动起来。
    “关门!快关门!”
    相处得非常糟糕的难民和驻屯士兵此时非常有默契地此起彼伏呐喊着这句话语。
    庞大而有着压倒性力量的巨人所造成的恐惧几乎吸引了被捕食者所有的注意力——如果不是利威尔一直在等人的话,他或许也不会立即注意到巨人脚下前方那一群散开耸动的墨绿色块。
    门旁的机关室里驻屯士兵已经抖着手开始结系着开关门机括的粗大麻绳,太久没有战斗的他们只剩下倚赖墙壁的惯性。
    没有人注意到利威尔动了。他宛如一支百步穿杨的利箭向操纵机括的士兵疾射而去,在移动中拔出了别在腰间的匕首。刀背砍在士兵伸开的肘弯上,在对方随力道躬身时利威尔抬膝撞上了他的腰腹,挥臂一个手刀砍在其颈间。
    整个过程没有超过三秒。
    利威尔将昏迷而失去战力的士兵推开扔到一边。守在机关室门外探出头关注巨人行止的士兵抖着身子正准备进去帮忙关门,这才注意到了房间里多出来的不明人物。利威尔的目光如惊雷闪电般将对方喉头的惊呼直逼了回去,刀尖出鞘直指对方鼻尖,他很久没这么大声地说过话了,“你们要放弃调查兵团吗!接应啊!”
    疾厉的呵斥回荡在冷暗阴森的砖室,交叠着传向室外。
    驻屯士兵这才注意到那片越来越近的自由之翼。 
    只想快点放下墙保住自己的几个士兵丧失理智一般咕哝着意味不明的话语,接二连三地冲向机关,却被利威尔在眨眼间轻松撂倒。阴沉着脸的瘦小青年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地气势守在机关室门口,没有人能够成功闯进。
    现场的驻屯兵团指挥官很清楚调查兵团是为了履行他们无能力履行的职责才会出现在那里,并不是真的想不管不顾地将都已经赶回城下的调查兵团拒之门外。然而他也不能为了调查兵团将第二层人类领域置于岌岌可危的境地。
    就在他牙齿咬得死紧、额头渗出一滴汗水、犹豫着该用火铳强行攻破利威尔的防线关门还是如他所言尝试接应调查兵团时,他的眼睛骤然一亮,拔出刀刃高呼,“驻屯士兵听令!准备大炮,接应调查兵团!”
    面向墙内的利威尔看不见他身后隔着砖墙的远方数个调查兵团的士兵是怎样默契配合着割伤了巨人的脚筋,在跪倒的它复原之前由嵌入巨人肩膀的铁缆带动、宛如张扬着翅膀飞翔一样在空中旋转着割下了它的后颈。
    巨大的身躯轰然倒地,高温蒸汽混在尘埃中沸沸扬扬。
    利威尔看不见,那是多么振奋人心的画面。人们似乎这才想起,人类面对巨人并不是只有绝望的穷途末路——因为他们是会思考、会用双手制作工具、四两可拨千斤的人类,是痛哭着哀嚎着“想要活下去”的人类。弱小又顽强的种族的濒死挣扎,也能在强者身上留下伤疤。
    “只有一头!只有一头巨人!已经被解决掉了!” 守在门前的驻屯士兵欢呼。
    驻屯兵团的指挥官紧张的肌肉咧出奇怪的笑脸,他以刀指天再一次发号施令,“驻屯士兵听令!准备大炮,接应调查兵团!”
    架在木车上、连一个月才一次的检修都被随便应付过去的大炮被推了出来。填充进去的弹药被木杵用力捣实。没有精准度可言的大炮蓄势待发地对着除了越来越近的调查兵团外再没有其他活物的空荡荡的大街——住在附近的居民早早就已全部逃入了墙内。
    在指挥官下达命令、确认现状后让出了机关室重新来到室外的利威尔望着雀跃地操弄着大炮似乎准备大干一场的驻屯士兵觉得有种难言的可笑。 
    繁杂错叠、清脆响亮的马蹄声越来越近。
    调查兵团队伍的领头人是一个留着小黑胡子有些年纪的男人,离罗塞还有百余米便扯着嗓门大喊,“撤进去!准备关门!大批巨人要过来了!准备关门!”嘴部迅速翕动的脸上横跨着一条长长的半干枯的血痕,配上怒睁的双目显得分外狰狞。
    他的话仿佛一大盆凉水浇在了驻屯士兵的头上,利威尔甚至觉得能看见他们头顶冒出的蒸汽。
    刚刚才下令移出大炮的驻屯兵团指挥官很是尴尬地抽动了下脸颊,反应过来“大批巨人要过来了”是什么意思后还是立即发布了撤退命令。
    调查兵团的马非常快,十秒内就到了门前。
    “让开道路!”小黑胡子的男人骑着马冲进了门洞,他紧勒住缰绳,仍生生向前冲了五六米才停住。幸好门前的小广场上聚集的人们在之前的骚动中早已四散逃窜,并没有人因此受伤。
    调查兵团的士兵们鱼贯而入,等全部聚集在广场上,人们才注意到他们的人数比想象中少得多。
    驻屯兵团的士兵推着大炮紧随调查兵团全数进入了墙内。
    “关门!”驻屯兵团指挥眦目欲裂地大吼,他已经见到四五个巨人的脑袋从地平线那头的房屋间冒了出来。
    人们静静地听着机关转动时发出的一声一声粗嘎刺耳的声响,目睹那沉重的石门像投降时被降下的旗帜一样逐渐下落,最终随着巨响严丝密缝地砸在了地面上。 
    内外的世界被隔绝开来。 
    或是唏嘘或是放松或是沉默地告别,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滋味。
    小广场上的空气没有被凝住太久,又重获流动。
    利威尔在调查兵团进门后就溜到了小广场另一边的深处,靠在别人家的外墙上远远地搜寻埃尔文。以他应付王都宪兵队的经验,自然不会一直傻傻地站在驻屯士兵堆里提醒他们要事后追究。
    光看调查兵团狼狈而沮丧的样子就知道,如果埃尔文没有回来,也是正常的事情。然而幸运的是利威尔很快就找到了他。金发的青年的着装已经失去了整洁,微微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情绪似乎还很稳定。
    墙门关闭后,陆陆续续地有获救的人过来向调查兵团致谢。一直以来只遭受到白眼的他们低调地受了,或许是因为失去的太多,并没有显出英雄的骄傲和欢欣。
    小黑胡子给大家说了什么就宣布了解散,但大多数人还是跟着他顺着主街道往更深处走去。
    利威尔实在不知道埃尔文是怎么发现他的,或许是这个男人对别人不怀好意的目光特别敏感,总之现在将马交给了同伴脱离了队伍的埃尔文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你有事找我?”虽说动机不纯,埃尔文看见他等候的模样还是有种奇特而温馨的错觉,甚至为此向利威尔友善地笑了下——虽然因为刚经历完的事那个笑容并不那么好看。
    “你们缺人手吧,最多两个月我就能派上用场。我要直接加入调查兵团。”利威尔说得直截了当。
    埃尔文倒还不至于自作多情到认为利威尔是因为他们缺人所以才来帮把手。这场交易非常简单明了,后面是利威尔的条件,而前面是埃尔文可以从利威尔身上获得的利益。
    埃尔文注视着那双黑色的眼瞳,并没有考虑很久。“可以。”他点了点头,“不过这两个月你必须把自己鞭策到极致,最大程度地磨练你的技术。两个月后就算你飞得可以跌断自己的腿我也会将你派上战场——当诱饵总该勉强合格。”
    利威尔微微吊起眼角,好似视线从下面投射上来也照样“俯视”他一般,特别不屑地嘁了一声,“不可能。”
    ——真可爱啊……
    埃尔文之前便觉得他像一头豹子,而刚才的反应就像被小虫轻轻地撩了下胡须后烦躁而随意地挥爪子拨开。品味独特得不愧他调查兵团出身的史密斯先生心情变得放松起来,微笑中的僵硬也无声融化。
    “这只是丑话必须说在前头,我和兵团当然十分愿意相信你的能力。”埃尔文在明知他不习惯或者不喜欢与人碰触的情况下仍向他伸出了手,“欢迎。”
    利威尔试图用眼光射烂那只手,然而被仇视的对象只是稳定地停在空中,我自岿然不动。
    埃尔文勾了勾嘴角,平淡地陈述道,“士兵必须学会协调和服从命令。”
    利威尔的脸抽了抽,不可思议地瞪他,“这是命令?史密斯长官?”他故意将称谓念得七拐八弯。
    然而埃尔文轻松地化解了他的攻势,他保持着优雅的微笑,“是的,利威尔部下。”
    利威尔紧抿了会唇,终于以英勇就义的气势握住了埃尔文的手。
    虽然早有觉悟,埃尔文仍不禁嘶地倒抽了口凉气。他觉得自己的手骨脱臼了好几节也说不定。
      

 

tbc.

 

 

2013.09.20

今天依然摸鱼修了一段~\(≧▽≦)/~b这个周末不带老板玩儿太棒了!虽然取而代之的是要复习_(:з」∠)_……

脑洞了一个团兵现代梗炒鸡想码= =但是写文又实在太耗时《——爬字速度太慢、真心每次要考试了神马的就脑洞如尿涌啊→ →……

其实我自己反而相当喜欢写这个世界里团兵以外的东西啊||||所以这篇文里出现了非常多的原创人物……可以展示一些用团兵不能够或者不方便表现的东西=X=// 也或许是因为我对写纯爱情戏非常的不拿手的缘故(笑

哎,被官方打脸打的啪啪啪的比把青梅吵醒的楼上的MORNING SEX还响亮→ →bbb……

 
评论
热度(7)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