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进击的巨人][团兵]Eternity (fin.)

2013.09.08 发于lft

*只是自己想写而已,很无聊的。

*真的很无聊的,我是认真说的囧。

 


Eternity

 

    埃尔文的手被从树丛背后突然窜出来的巨人咬住,连手带人地整个从马背上带到了半空。
    咬住他的巨人的列齿并不尖锐,然而却因为庞大的牙齿和对人类肉体的承受力来说过分强悍的咬肌蛮力让埃尔文在嘈杂的马匹奔腾、人叫怪吼、刀击风翔以及咬住自己的巨人喉间发出的咕噜咕噜的口水声中清晰地听见右臂肌肉割裂骨头碾断的声响。
    生理上的剧烈疼痛让冷汗顿时从他额头上冒出的同时也使他更加瞠大了眼睛,双目如炬如箭地直直盯着艾伦所在方向的战况。
    几乎是立刻就有人发现了领军人物的消失,随着头顶急速掠过的巨大阴影回首寻找埃尔文。
    “团长!”
    埃尔文听见有很人这么叫他,从那些饱含着心惊肉跳的叫声中可以听出他对于他们的重要性。然而正是因为他是肩负着指引军团走向作战成功的责任的团长,这一秒他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命令他的部下继续前进。
    “艾伦已经近在眼前了!前进!”
    在广袤混乱的战场上他声嘶力竭地大吼,心满意足地看见最前排的几个重要战斗力转回头去策马向他们的目标狂奔。
    队伍后方位于捕获了埃尔文的巨人足下的几个士兵默契地切断了巨人腿部的肌腱将它阻拦了下来,随之各自从马上飞向巨人的弱点,在敌人失去反击能力时削去了它的后颈给予致命一击。
    失去生命的巨大肉块在重力的牵引下向前倾倒,被吞噬人类的本能欲望所控制的巨人至死仍紧闭牙关牢牢地扣住了猎物。
    右手臂除了疼痛已不再有任何知觉,尝试驱动手指与前臂而不能的埃尔文在观察到巨人染上自己的血液的紧密闭合的牙缝中露出的筋肉时当机立断地在与巨人一起砸地前挥刀贴着巨人的牙齿削去了大概只剩下几条快断裂的韧带连系着的右臂。足以削断巨人骨头的超硬质刀片在对付脆弱的人类时根本轻松得不值一提。埃尔文二十年的调查兵团士兵生涯中遭遇过的差点丢掉性命的境况已经数不胜数,因而此时他甚至没有花上一秒去庆幸被咬住的是手臂而不是脑袋,否则他不可能也没必要切掉自己的头颅。
    好在无论是当初艰苦刻薄的学习使用装置的训练还是这些年来太过丰富的实战都让他有过只能使用一边绳索移动的经验,在舍去已经无用的残肢保全个体的活动能力后埃尔文不太习惯地单手驱动单边的绳索踉跄落地,立刻便有士兵取出了随身携带的止血带过来替跪倒在地上的他包扎伤口。而为了使他们在其间不被吃掉,又需要另外的士兵在周围防守保卫。
    在这里浪费的人力和时间都太多了——咬紧牙关急促地喘着粗气抵御疼痛的埃尔文向周围扫视了一圈,确认状况并作出这样的判断后阻止了士兵再包多一层纱布的意图。他立起刀刃将因为大量失血而一时有些晕眩的自己支了起来。
    “追上去!”
    替他处理伤口的是跟了他多年的老兵,听见他冷静迅速咬字清晰的命令后没有任何犹豫地将纱布揣回兜里,反身奔上马匹,在路过埃尔文时将他一同捞了上马。
    宛如地狱一样的光景。
    曾一起嬉笑怒骂、挥洒血汗的人们在成群的巨人中就像大象脚下的蝼蚁一样微不足道的渺小。仿佛进行着一场盛宴狂欢的巨人们手舞足蹈地捉起唾手可得的人类撕咬杀虐,血液和器脏从破裂的身体中溅出从高空洒落有如一场壮观的红雨。刺鼻的腥味弥漫,惨叫声不绝于耳。
    而埃尔文的目光四处搜罗了一遍信息后笔直地剖开这个画面,锁住了他即将前往的目的地。
    只能不方便地单手策动装置的他要尽量减少移换牵连绳索的铁爪的落点的次数,两人一马堪堪擦过好几个巨人的捞抓和踩踏一路奔到了铠之巨人的脚下。
    埃尔文从马背上一跃而起。
    控制着马的老兵抬头仰望他的团长,印着黑白双翅徽章的绿色斗篷在风中猎猎飞扬。

    埃尔文一行带着艾伦最终返回到墙内时,一条腿受伤而行动不便的利威尔已经带着准备使其与104期的贵族私生女对质讯问情报的Wall教祭司从特罗斯特赶到了艾伦被劫走的位点。由于特罗斯特的门被艾伦用巨石堵住后丧失了开闭功能,朝南方向的最快出入方法只有使用马匹升降机,因此众人的折返入墙的地点也必然是他们出墙时布置好升降机的位置。
    利威尔站在高墙上远远地就捕捉到了他太过熟悉的埃尔文的身影。
    为了可能突发的巨人来袭干扰士兵返回而需要指挥作战的情况,埃尔文是乘搭最后一班升降机登上城墙的。没有了长袖的遮掩,右臂的失踪一目了然。大出血后毫不停歇的剧烈运动和高度紧张让他的脸色十分的惨淡,眼神却晶亮得吓人。
    埃尔文转头对上了站在升降机装置旁等候的利威尔的目光,却一掠而过地寻找到仍趴在地上养伤却明显精神还算可以的韩吉,见到对方明了地向他比了一个“没问题,交给我”的手势后,闭上了双眼。
    即使少掉了半边承重的腿,有着重度洁癖的利威尔仍展臂稳稳地接住了比自己高上接近三十厘米的男人,仿佛没看到他身上的尘土血痕是怎样地沾染了自己洁净的衣。
    “我不在一次就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了啊,埃尔文。”
    利威尔身上肥皂和阳光的干净温暖的味道让埃尔文过度紧绷的神经暂时彻底地放松了下来,连哼唧一声聊作回答的力气都一并丧失。放心地彻底昏迷前,在方才那么多个生死一刹都没有空怀念这个作为”埃尔文“最留恋的气息和体温的他迷迷糊糊地想,如果能喝上一碗他的小个子兵长做的蛤蜊清汤就好了。
    
    

 

fin.

 

 

2013.09.08

不和不知道会不会让埃尔文在后几话回来的丧心病狂的作者玩了╭(╯^╰)╮心满意足地去背单词♪

 
评论(5)
热度(7)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