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K][双王/尊礼]白沙 2.

2013.01 发于 36

 

2.

 

    “啧,室长,你不觉得你越来越无聊了吗?” 
    不幸同感的淡岛瞄了眼稍稍侧头做了个“受不了”表情的伏见,难得地没有吭声。 
    “是吗,我可不想被长到十九岁却只对着纯情小男生才有干劲的你这样说。”尽管被属下如此直白地指摘,依旧维持着外交家式慢条斯理起伏有致的优雅语调的宗像趁着终端读取新着信的空隙将手中的拼图嵌进了半成品里。 
    “别说的好像只对烟草中毒的颓废大叔感兴趣是多么高尚的品味一样——我说看之前那个忘年会就知道了吧?不想再享受一个人的盛宴的话,新年会什么的就请住手吧。”伏见有点烦躁地把脑袋换了一边歪——虽然新年会没定在自己轮休的日子,但下班后美好的夜晚里不管是宅在床上翻阅最新的geek月刊还是外出捕捉那只可爱的蝴蝶来场火花四射的邂逅都是非常棒的选择,总之无论如何都不想浪费在无聊的老板身上。 
    “淡岛君也这样想吗?” 
    “诶?”被突然抛来问题的淡岛有些吃惊地抬了抬眉,有些支吾着犹豫要怎样回答。她不是擅长骗人的类型,尤其不擅长骗自家上司——直接说比起看室长空虚寂寞冷地虐属下取乐更想和已经约好的草薙去看电影会不会太伤人了些? 
    “好吧,我明白了。”宗像叹了口气,“我还以为这次至少能收获大家为了不来而苦思冥想地找借口的乐趣的。” 
    虽然很对不起草薙,但和大部分赤族不一样的他是将青王当做自己老板的故交来看待的,应该不至于生气吧——这么想着的淡岛不那么确定地向看起来有点失望的王做出了提案,“那个……室长……既然不开新年会的话,不如那天去和我与草薙一起看电影怎么样?” 
    伏见噗地笑了出来。 
    淡岛瞪了他一眼。 
    宗像动作缓慢地扶了扶眼镜,无声牵起唇角,“没想到在淡岛君眼中我是如此不会读空气之人。”他顿了顿,在淡岛辩解前抢先说道,“真抱歉,那天我有一个不得不出席的晚宴,即使想去看电影也分身乏术呢。” 
    ……那你干嘛还提出要开新年会啊!——差点这样吼出来的淡岛顿时觉得感情被欺骗的自己心好累——看着学院岛一役后这类恶趣味爆发频率直线上升的老板就更累了。 
    “没事的话我就回去了。”伏见耐不住地插话,在宗像点头后就转身向门口步去。他扶住被按下的门把顿住身影,忽然说道,“实在无聊的话,找黄金之王试试如何?” 
    “你在胡说什么呢,伏见!”在宗像回话前淡岛就意外激动的发了飙,“那位可已经是九十五岁的高龄了啊!” 
    伏见耸了耸肩,出去带上了门。 
    立刻把头转回来的淡岛向前逼近了几步,双手着陆有声地支在了宗像的办公桌上,迎着宗像的视线毫不讳避铿锵有力不加句读用拼死谏言的口吻说道,“虽然白银之王看起来像个中学生一样但是黄金之王的写真我看过确实是一位老人家无误室长还这么年轻千万不要想不开啊!” 
    宗像静静地看了她数秒,直到对方察觉到自己过分激动的失态不太好意思地后退了一步垂手站好。他轻微地苦笑了一下,“你想太多了淡岛君,我觉得你和伏见君对我似乎有什么误解。” 
    因为从来都没法理解所以也谈不上什么误解了。淡岛缄默。 
    “……我和赤之王并不是那种和谐的关系。我不希望过多的不必要的忧心影响了我的副手的工作效率。” 
    目光猛然凝聚成锐利的剑,淡岛瞬间挺直了腰板,那是身为青之王左右手的骄傲。她坚定而干脆地即答。 
    “是!” 
    宗像点了点头,“这就够了。”

    “这可真是够了。” 
    宗像终于从充斥着轮番上阵想要拉关系的政客商人和艳妆浓抹软声娇笑的小姐的会场溜了出来。他端着红酒杯缓慢地侧倚上了偏僻走廊的护栏,仿佛轻吐烟雾一样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对自己身上沾染的浓郁的胭脂水粉味非常不满。 
    像大多数的夜晚一样,大城市的月色并不那么的皎洁无暇,但那清冷的月光漫照在枯枝蔓草上模样依然十分迷人。宗像难得的有点出神。 
    向来用以娱乐的观察他人的看戏行为也有让他觉得乏味的时候。宗像近乎无意识地含了一口酒,舌尖抵舐着气味醇香口感馥郁的液体,充分品尝后咽入喉中。 
    他想起往时周防偶尔在这样的月夜里造访的事。其实并没有什么非常具体的内容,无非是他无声地吸他的烟,有时拉着宗像喝上一杯,仅有的对白大概都在空费口舌地夹枪带棒刀光剑影硝烟暗藏。 
    宗像不拒绝回忆,他并不觉得回忆能让自己软弱——事实上,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变得软弱了。然而当他一再去思索挖掘,却发现他和周防之间确实没有什么特别的浪漫煞费思量,除了对方决意走向终局而他因为了解所以别无办法只能靠言语企图侥幸转动他的心坚如石时说过寥寥几句“友人”、“想救你”之外,便连一声温和善言都没有,更别提什么海誓山盟缠绵悱恻。 
    就像他和淡岛说的那样,他与周防,并不是那样和谐的关系。 
    只是没有人能代替。 
    亲手将刀刃送进对方胸膛后的好一段时间里,为了反省总结宗像还会思考那时那地那种情境能让周防活下来的办法。但是最后他发现,如果还是这见鬼的设定,还是他和他的话,大概无论走多少次都会走向那样的终局。被命运所眷顾的王同样被命运所控制。肩负着爆烈力量的同时心中也寄宿着暴虐的恶魔,本身却不想破坏什么的赤之王并不能自由地弃权死去。与共同毁灭的命运相抗争所引发的剧烈动荡的后果就是马鬃断裂利剑坠落。在周防接受命运的制裁之前,阻止不了的宗像给了他渴望的解脱。 
    宗像想起周防临死前搭在自己肩上手,还很温暖。他在他耳边说着无关紧要的话,他的声音低沉而性感,气息呵在颈项上,如果不是在那样的光景下说不定还有几分撩人。那姿势远远看去就像情人的拥抱,也确实是他们之间第一个似是而非的拥抱,只不过中间隔着沥沥的血。 
    弑王导致的偏差值升高出现的理所当然,这意味着死神之镰又与他近了一寸。但宗像并不在乎。即使在他身处无限辽阔的时间中的有限的人生里居然遇上了周防,他仍笔直地走在了自己信仰的大义的路上。能量崩毁王剑陨落前善条会像杀死上一任青王一样将他击杀,这是他在成为王或者成为人时就已经写好了的结局,没有什么值得惊惶。他只需在此之前做自己必须做的事。 
    “……孤独……吗?” 
    宗像嘲讽地笑了笑。他的酒量并不差,只是和周防一起喝酒的时候特别容易醉。但正是因为周防不在这里,也不在任何的哪里了,在感到酒意微微熏得脸颊发热的时候他就随手将剩下的酒泼进了楼下的灌木丛中。 
    打湿的叶在微风中摇曳,泛起亮丽的水泽。 
    走廊远端的转角逸出一抹白纱,来者见到宗像后顿了顿,袅袅款步至他身侧,一同栖息在了栏杆上。 
    “Scepter4的宗像礼司先生,”穿着简约飘逸的晚礼服的她身上有清雅的花香,小波浪卷的长发向后束成团,只留耳边两撮垂在胸前,发髻上别了两朵纯白的百合。她的嗓音并不清脆明媚,反而带着一点模糊的沙哑,此时说话更含着些许笑意,孕生出一股暧昧的朦胧,“参加家父主办的晚宴让您觉得孤独了吗?” 
    宗像轻描淡写地瞥了她一眼,而她正凝视着他手中的空酒杯。她算不得特别好看,只是浅笑时会露出一个有点可爱的小酒窝,眼中的波光分外的明亮。宗像统共见过她不超过三次,但对于她会上来搭话并不惊讶。 
    “失礼了,就算我说出来透个气您也不会相信是吗?” 
    她笑了起来,“我可是衷心希望您能给予否定呢。您若真是在望月怀人,我岂非一点机会也没有了吗?” 
    她父亲赞助了三分之一的异能研究机构,因此她对能力者的事并不感到陌生。她知道王很强大,但却从未体会过王究竟强大到一种什么样的地步,更不知道强大的王是一种什么样的生物。她对宗像礼司感到好奇。 
    宗像侧了侧头微笑,镜片后的眸中如深渊一样幽邃无涯,饱含着什么,却又让人捉摸不透。他像唱诗一般说着惋惜的话语,姿态无懈可击。 
    “我很遗憾,已经没有可以与您碰杯的酒了。” 
    “不,遗憾的是我,没能成为与您共饮之人。” 
    她笑了笑,识趣地不再说话。 

 

tbc.

 

 

2013.09.04

 

这篇算是修得比较认真次数比较多才发出来的了,尽管如此还是在好几个地方做出了修正,果然文是不厌其修,该一遍一遍地修整啊= =b

还是要说,写白沙真的很愉快>w<对这样的独角戏和没有油盐的相互吐槽情有独钟呢(*´艸`*) (喂

我真的觉得伏见很GEEK,并且觉得GEEK这个属性,真的很萌= =青组的吐槽役和GEEK是我在猴子身上发掘到的我自己喜欢的唯二萌点(

复制黏贴一段当时关于伏见君和两位王的关系的个人看法,现在看起来还颇有点YY的,虽然还是这么觉*得(嗯,是个人觉得,所以才说有点YY):

与其说是关照,不如说其实他(室长)和尊一样并不真的在乎伏见究竟对他们本人有什么看法,或者伏见本人有什么想法或愿望。尊觉得无所谓,是因为拥有那么强大力量的他,给伏见力量也无所谓,伏见拿到青色力量也无所谓,都不影响他。而且他肯定看穿了伏见孩子气的叛逆想法,就更加觉得没必要和小孩子计较了。而宗像觉得伏见和属下们有趣的同时也是一种冷眼旁观的态度吧。尊是无意识地高高在上,但宗像根本不介意显露那种居高临下。 
我觉得伏见是因为本能地觉得太过强大的两人很恐怖而变得讨厌弱小的自己和两位王呢,但是与此同时他对尊和赤族还是不自觉地有点感情吧(当然不是→→↑那种疯狂的执着和强烈的占有欲)(我觉得因为他对宗像无感+无语的关系,反而使他能和宗像“好好”相处)


2016.2.28

想想后来的LSM,后来的第二季,关于伏见真是打脸打得好痛啊23333333他是,真的青之氏族。不过即使如此,回头看这玩意儿,居然互动上也没有非常惨烈,真是侥幸……

 
评论(3)
热度(7)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