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K][双王/尊礼]白沙 番外 (fin.)

2013.01.21 发于 36


    周防在成为王不算久的时间里,见过一次宗像礼司。 

   “虽然我知道你也不可能继续去读大学,但是一天到晚宅在我这里也不是个事儿吧?”周防被略带头疼地这么说着的草薙用一种温和而坚决的态度扔出了吠舞罗,“再不出去晒晒太阳,过两天就可以在你身上摘蘑菇了。” 
    吠舞罗自动关上的门的摇晃趋于平静。周防轻轻地啧了一声,昂起头颅眯眼看了看顶上光芒四射的恒星,有些烦躁地抓了下头发,最终还是驱动还对酒吧里柔软深厚的沙发恋恋不舍着的身体漫无目的地向前。 
    这几天十束不知道在忙什么,反正没在吠舞罗出现,否则周防现在应该在忍受他的唧唧喳喳,但同时也不用这么枯索而费劲地考虑自己要去什么地方了——因为会拖着他走的十束总有冒不完的念头和数不清的趣味。 
    秋日里下午的太阳依旧猛烈,完全只挑弯度最小的线路而无视树荫或者檐下的周防的发顶很快就传来一种淡淡的烧灼的刺痛。但是他浑不在意,好像就是为了应和草薙所说的那样,为了避免在身上发现菌丝而努力地尽情地沐浴阳光。 
    他从口袋中掏出一包烟,软包装里只上下了一支。他将烟抽了出来,把空荡的包装塞回了口袋里——作为意识正常智商达标、在文明大城市中长大的现代社会人一般情况下还是懂得遵守“不能随地乱扔垃圾”这种基本规范的。 
    吸完一根烟的周防晃进了小路,在路旁的自动贩卖机用从草薙那儿拿到的“成年身份认证卡”和零花钱又买了一包,以一种懒骨头的气概一屁股摊坐在了旁边的街心公园的木制长椅上。 
    因为正处于上班上课的时间,小公园里的大象滑梯和跷跷板上只有静悄悄地躺着的枯黄落叶,即使偶尔有三两路人两三车辆也只是匆匆而过。缺乏人声笑语的空气反而让周防更加自在。 
    从吠舞罗起就一直不紧不慢地跟在他身后的宗像礼司终于走了近来。 
    周防坐下来并不是为了等他。他只是纯粹地不愿走了。如果没有宗像在,他说不定会在这梧桐树下睡个小觉。 
    跟踪得跟顺路似的正大光明的人在周防面前站定。周防抬头看了他一眼。和他惯性下拉的嘴角所彰显的生人勿近的阴鸷不同,那一眼并不狠戾,反而透着些淡漠的味道。 
    仿佛洞穿一切的一眼,那样沉默寡言冷静强大的气场——然而其实周防除了来人手上抱着的笔记本参考书和唇边嚼着的莫名微笑外什么也没看清——对方的眼镜反光实在太刺眼…… 
    “下午好。”看起来和周防差不多大的男生的声音是一种柔韧饱和的低沉,显然没被唬住,悠扬而从容的节奏让周防想起曾经给自己上过古文课的老教授,“请问我可以坐下吗?” 
    周防收起了展开搭在椅背上的手臂,做了个请随意的手势。 
    “谢谢。” 
    典范式的礼貌道谢,但是周防愣是感受不到一点谢意。木椅因为又承受多了一个人的重量而轻微晃动。周防又点了一支烟。 
    宗像因为拂过来的烟味蹙了蹙眉。 
    “非常抱歉打扰您的‘雅兴’,不过我还是必须说我国法律禁止未成年人吸烟,请您将烟掐了可以吗。” 
    真是让人讨厌的冗长说教——这么腹诽着的周防再次微微侧头瞅他。这回他终于看清楚了对方的模样,和自己糙汉子的风格不同,那是个长相很精致的男生,格子衬衫和牛仔裤的穿着非常斯文,只是他端正优雅得疑似造作的坐姿、让周防感到他十分欠扁的气质以及嘴边自信到自负的笑容都毫无悬念地碾压了给人产生瘦弱纤细印象的可能性。     
    啊啊,他简直记不起上一次遇到这么一眼就让他不爽的人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周防勾起了唇角,尽可能清晰地回道,“不、可、以。”说完他还特意地缓缓地冲宗像轻呼出了一口烟。 
    宗像皱眉,随即哈地轻笑了声,推了推眼镜,“看来我果断放弃赤之王这个课题是正确的。再怎么有毅力的人,面对这么讨厌的研究对象也不一定能坚持下去啊。” 
    周防对宗像知道自己的身份并不感到惊讶。不过虽说他从不觉得被选为王是多了不起的事,也从不打着赤之王的旗号行动,但被知道王是什么的人这样当面嫌弃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 
    周防弹了弹烟灰,“跟着讨厌的对象走了三条街,还特意坐到他旁边来,你是受虐狂吗?” 
    “您的脑容量居然收纳进了‘受虐狂’这种词汇真是让我惊讶。” 
    “这就让你惊讶了看来你还需要多拓展下视野才是。” 
    “‘讨厌’就是走了三条街的结果。坐下来是因为自己讨厌的人却不讨厌自己的感觉会很恶心吧?” 
    总之就是你害我很不爽为了也让你也不爽所以特意过来被讨厌这种程度的理由吧? 
    “哦。”周防拖长音调,顿了顿,“不能让你继续体会这种恶心,我很遗憾。”他站了起来,转身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宗像,“研究异能者的学生——你是黄金的族人吗?” 
    “不。” 
    “那么我揍你一顿也没问题咯?” 
    话音落地时那条无辜的木椅已经爆成了碎片,而原本坐在上面的宗像已经闪到了五米开外,脸上留下了一条指长的血痕,镜片咯啦一声碎了。 
    一位买菜回家路过的欧巴桑被椅子突然爆破的声音吓了一跳,在看到剑拔弓张地对峙着的两人以及宗像涂上红色的脸时本能而慌乱地高分贝惊叫起来,一边迈开她的小短腿反身就跑一边掏出携带来报警。 
    周防没有去管她,只是转过头去像一匹捕猎的野兽一样锁定着宗像。能躲过这一击,对手不是普通的异能者。 
    被突然袭击的人相当淡定地伸手抹去了鲜血,有些烦恼地摘下了眼镜看了看破损程度,放进了口袋。 
    “やれやれ,真是野蛮。只懂得暴力的人才会什么都用暴力解决。先说清楚,王是怪物,我是不会和你打架的。” 
    周防眯眼,“要逃吗?” 
    “这种战斗是无意义的。”他将之前拿着记录关于周防的相关采访资料和观察数据的本子和书放回斜肩包里,“再说待会警察可就来了,你是有很能干的那位帮你收手尾没关系,但如果我被不知道的人误认为破坏公物的元凶而要求索赔的话可是会困扰的。” 
    完全不打算乖乖跟警察回去等着草薙拿赔款来赎人的周防很快做出了尽快溜号的判断。虽说他确实根本不会真的弄出达摩克利斯之剑来欺负面前这个目高于顶却满嘴敬语的家伙,但不能殴上一拳还是让他很不痛快。 
    周防冷哼了一声。 
    “巡逻车的警笛靠近了。那么我先失礼了。” 
    宗像的话语里有种故作调皮的大概可以称为可爱的存在。那一瞬,连周防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事实上那时他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可他看着宗像因为让他不爽而得意的样子,就忽然张口道,“我说——” 
    “嗯?”已经抬起一条腿却被喊住宗像有点意外。他回头看周防,在没有眼镜的他的眼中,周防只是一片被重度高斯模糊后的色块。 
    “——想研究王的话,那就成为王吧——因为只有王才能明白。” 
    周防难得说得这么认真,顿了一下的宗像却笑了起来,那是周防回想起来,几乎要用开朗去形容的笑。 
    “我说过我已经放弃这个课题了。不过为了揍你一顿,如果被选上的话我会试着欣然接受。” 
    “喂!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身后传来警察的吼声,目送宗像在几个起落间淹没在建筑物的海洋里的周防轻轻地“呵”了一声,微微用力一蹬,跃上了附近的住宅楼顶,消失在从马路边奔来的警察眼中。 

    然而两人互不相让地互殴一顿的愿望直到很多年后才得以实现。 
    周防看着宗像掩饰不住的动摇的眼神,张开双臂朝他抬了抬下巴,笑得十分满足。 
    他想起他们当初的对白。他想他大概一直在等这样的结局。 
    宗像的刀快狠准。

    “那就成为王吧——” 
    秋季明媚的阳光下,年轻的王这么邀请他这辈子最讨厌的人一起步上宿命。 
    就好像邀请最心爱的人跳一曲轻快优美的舞一样。

fin. 

 

 

2013.09.02

 

正文有可能需要整理一下,所以今天发一篇小番外吧=w=说是番外,其实根本就是突发了一小段,然后又不觉得有必要另外开一篇什么的,就归于白沙了……然后白沙这个名字也是,我到底为什么要取这个名字呢?现在已经记不得缘由了,虽然当时大概就真的没什么缘由吧(喂

觉得如果王真的有这么幼稚的时代的话也挺不错呢……好吧,虽然我觉得他们两个的相处到后来也只是将话语包装得更好了,本质还是维持在这个水平而已→ →bb(

对于宗像的过去无论是小说、动画还是漫画(没追到最新呢)都没有提及呢。我和世理酱一样对青王的过去无比的好奇啊><……

 
评论(1)
热度(9)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