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喻黄]破晓边缘 fin.

2015.10.9 于 LFT



破晓边缘


    “呜噢嗷嗷嗷嗷嗷嗷!”一群凑在平板前的小鬼头们跟着视频里席卷天地呼啸而过的龙卷风发出一长串诡异的呐喊。小朋友们一时还想不起那些实际困扰,只觉得这完全就是电影动画中才有的特效场面,酷帅狂霸拽到没有朋友。

    他们得以聚在一起刷视频而不是乖乖坐在各自的位子上重复千遍一律的基础练习,也正是因为造成这一袭龙卷风、名为“卡农”的强力深秋台风,今天在离G市不远处登陆了。

    狂风大作、暴雨倾洒自不必说,只要在G市呆个一两年,对这样灰蒙蒙的巨大雨幕、轰隆雷电必不陌生,更不至惊惶。若不是雷声振聋发聩,戴着耳机、拉着窗帘、窝室内敲键盘的少年们压根儿就没发现外边正下着大雨。这个下午的不同不是由雨,而是由头顶骤然闪烁起来的照明灯开启的。

    灯闪的第一下就惹来了一阵骂声:“我靠!晃得老子看差了一点距离打歪了!我的两百连击啊啊啊!这灯搞毛呢!”

    还没等谁回应,顶灯就又用闹鬼的节奏闪了好几下,终于惹起了全体人员的注意。就跟水滴进了油锅炸起一片,原本只有噼里啪啦的键盘鼠标声和某个非要一边打游戏一边说话的家伙绵延不绝的噪音的训练室内顿时哗然。

    过三关斩六将进入了蓝雨战队正式选手预备役、相互已变得非常熟稔的少年们叽里呱啦地大声说笑闲聊起来,毕竟都是十来岁的年纪,正是青春无限活力四射的时候,却要耐着性子长时间进行单调的训练,谁都希望有点趣事调剂调剂。只有坐在右边最角落的少年静静地没有参与,也没有人与他搭话希望他参与,似乎“相熟”这件事唯独不属于他,也只有他因为这突发事件微微蹙起了眉头。

    果然热闹还维持不到半分钟,整个训练室就陡然一暗,灯管连带电脑屏幕黑成一片。几乎在同一瞬间,人声鼎沸房间就像被按了暂停一样失了声,旋即在下一瞬间陷入更大的暴动,“我擦”、“我操”、“我靠”经典三部曲及各种打出来会被系统屏蔽成“XXXX”的国骂不绝于耳。

    训练营的老师不一会儿就开了门伸个头进来宣布整个俱乐部都停了电,可能是片区电缆因为雷雨狂风出了问题,具体情况还在排查,让大家暂时都老实呆着不要乱跑,说完就忙着干什么似的缩头走了。

    角落里那个安静的少年反倒因为预料落实、接受现状而松开了眉宇,淡定地收回了键盘上原本就够敲得“优哉游哉”的手,交叉着手指做起小手操。

    坐他对面的比他大上两个月的少年正站起身来准备向其他小伙伴汇合,瞥见他一丝不苟、堪称教学模板的动作不由笑了一下,倒也不是故意讥讽挖苦,但语气中还是难免暴露了些他心底的轻视:“你这个手速根本没什么消耗可言,有必要做手操吗?”

    “有啊。”那被看轻的少年用温和的语气简单地回了一句,不过多申辩解释也不生气,还是认认真真地继续他的手操。

    挑起话题的少年顿时觉得好没意思,不以为然地耸耸肩,果断抛下对方奔向人群聚集处:“都干嘛呢?”


    自从在观看百花对蓝雨的常规赛时被对方意外“教育”了一顿,黄少天就不自觉地注意起喻文州。

    作为未来之星加入蓝雨、几乎板上钉钉能成为职业选手甚至蓝雨主力的黄少天在蓝雨训练营固然是个传奇,但喻文州在某种意义上也是训练营里的另一个传奇。黄少天知道他不算早,但也不晚。他听过他许许多多的“传说”。

    然而向黄少天讲述“传说”的孩子大都已陆陆续续地抱着各自的灰心、沮丧、不甘和泪水离开,这个打进训练营就站在悬崖边上、让看着的人都战战兢兢替他捏一把冷汗的“传说中的吊尾车”却就这么在一次又一次的筛选中一次又一次地挂在晋级名单的尾巴上,一路向前迈进。即使到现在,大家也仍觉得他不过是在挣扎。他只是安静地、埋着头、顽强地、不断地挣扎。

    但在竞技、甚至是大部分的社会舞台上,到底实力才是最基本的通用语言。有了一定的语言水平,才谈得上讲怎么样的故事,也才有人会去听、能听懂你的故事。

    没有人相信喻文州真能成为职业选手,因此也没有人看重他每一点一滴的进步,没人发现他正悄然成长、崭露头角的出色才能。

    黄少天也是如此。喻文州那在两百上下飘荡的手速不说他这种爆发时刻分分钟飙五百的天才,就按职业圈的平均标准来说也完全称得上“惨不忍睹”。手速或许并不是最重要的,但没有足够手速就无法完成必要的实际操作,这是极为直观的现实道理。即使黄少天忍不住观察起喻文州,也并不是因为他认为他能留到最后,只是因为这个人确实有某种吸引人的气质,让他在他们这群吵吵闹闹咋咋呼呼的小毛头中显得格外不同。让人意识到之后就很难忘怀。

    表面上仍和小伙伴们滔滔不绝,但惯于心分两用的黄少天的眼角已瞄向了喻文州所在的角落,只见做着手操的人短短地说了什么,和他谈话的男生便甩下他走掉了。黄少天不禁撇了撇嘴,嫌弃又带点不自知的怒其不争地暗自吐槽起对方的人缘和交际能力——怪不得在“手残传说”里就没他几句好话。

    一个家境很不错的男生从包包里摸出了新近才出的、配置最高、屏幕最大的水果牌平板,用自带流量刷起微博,很快就刷到了那个网民自行拍摄上传的龙卷风袭击视频,看了两秒就兴奋地呼朋引伴。

    大家拢在他身边看完一个还不过瘾,又嚷着快找找看有没有其他角度拍摄的录像。这时,做完一套手操的喻文州也从包包里摸出了一个比大家在看的这个要小一号、档次中流的平板,只简单地用一个黑色磨砂质地的胶套包了起来,非常地朴素低调。

    “老土。”眼神时不时就“不经意地”打那边扫过的黄少天忍不住又暗地吐槽,“自己过来不就好了吗?!高贵冷艳个屁啊!太不合群了!活该孤零零!”

    “高贵冷艳”的喻文州插上耳机,怡然自得地用他“老土”的平板看起东西来,右手还抓着一支笔搁在本上,以备在需要的时候快速记录。

    看到这,黄少天又开始在心里嘀嘀咕咕:“……不知道这吊尾车一个人偷偷在看什么?应该不是些需要马赛克的东西吧?不然还记什么笔记?哪个姿势要怎么动作吗?话说既然是记笔记,十有八九还是谁谁谁的比赛吧?他好像一天到晚都在看那些啊?不知道这家伙又有什么高谈阔论?”

    新挑的视频加载好了,嘈杂的呼呼的风声从公放音响中传了出来,挤在最前线的训练营公认超级低音炮、歌王小胖墩突然跟着节奏哼哼了几个音,用一种特别豪迈的风格大声唱了起来:“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离不开暴风圈来不及逃……”

    一干男生哄笑,会唱的立刻跟着鬼哭狼嚎起来。

    黄少天也笑得响亮,但真正的注意力却没放在这边。心中拉锯了好一会的黄少天,终于因为大家的注意力全被小胖子拉走、产生了一个绝佳的机会,没抵抗住好奇心,不动声色地在大家说说笑笑的推推攘攘中移形换位,晃出了人群,摸到了喻文州那边。

    然则明明被“教训”了还贴过去实在太没面子了,黄少天周到地摆了一脸“我路过”,却是白费了心思——塞着俩耳机的喻文州专注于视频,就跟没发现他的到来似的岿然不动,更别说抬头欣赏他的演技了。

    黄少天简直不知道该喜该愁,咬牙切齿了几秒,很快就被喻文州手中的平板里的内容吸引过去。喻文州在放的果然是比赛视频,而且是这赛季一出道就炒了个大热的百花在团队赛绞杀了皇风治疗的片段。虽然早已看过这场比赛的黄少天还是跟着他用二分之一的慢速分别从繁花血景和皇风治疗的视角看了三遍。

    不得不承认喻文州那句“应该在场上的是你”是正确的、而且确实受到一些启发的黄少天开始更多地将自己带入到场上各个位置去设想由自己来应对的情形,因此这一小段反复连看三回也没觉得无聊沉闷,只是有了些想法,又刚好有个人在这儿,话唠属性就憋得难受了。

    在喻文州播放起扫地焚香的视角的时候,黄少天终于忍不住在某个时间点伸手指了指视野里的皇风的守护天使,说:“这里是关键,这奶吃了个减速动作慢了一拍被繁花血景捉住了。”

    喻文州似乎因为突然出现的手愣了一下,抬头一看,发现是黄少天后露出些许惊讶。

    黄少天瞪了他一眼:“看什么看看什么看?没看过帅哥啊?”

    喻文州的耳机隔音一般般,先前只是太全神贯注了没留心,这回就非常清晰地听见了他的话,不由笑了一下,拽下一只耳机,打招呼:“少天。”

    “你叫我什么?”黄少天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似乎对这个突如其来的、略显亲昵的称呼颇为不满,当然更多的是掩藏起来的别扭和不好意思——这人不带姓喊人名字的时候简直有毒,中毒者会出现脊骨酥麻的可怖症状。

    喻文州非常识时务地改正:“黄少。”

    黄少天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指使喻文州把径自播放的视频倒回去,在方才那个时机喊了停,继续把话补充完整:“这里其实是有一线生机的。用逆风刺劈掉僵直弹,接地裂波动剑可以避开落花狼藉的攻击,同时剑招带来的扬沙会阻碍冰弹让它减速,抢出一点时间来躲避它。”

    喻文州看着他说到兴起、晶晶亮得好似恨不得马上上场实践一下的眼睛,也没有问他能不能捕捉得到那样细微的一瞬。黄少天不了解他,但他可对黄少天却有不少的了解——毕竟如果他在蓝雨出道,这个聒噪的天才少年不但将成为他的队友,也必然最终代替魏琛,成为蓝雨最锋利的尖刃——包括他在单挑、团战中屡次转逆境危机为胜利机会的出彩表现。黄少天似乎天生就有这样的敏锐触觉,并享受那种逆转的快感。

    喻文州在评价他的想法前展臂拖过了墙角堆放的备用塑料凳,放在自己旁边,没有对黄少天莫名其妙突然凑过来的行为嘲讽,也没有因为对方尖子生的身份谄媚,很普通很自然地问站在一旁看他动作的黄少天:“坐?”

    坐就坐,谁怕谁!黄少天雄纠纠气昂昂地一屁墩坐了下来。

    喻文州完全不在乎他到底是岔开腿螃蟹坐、还是并着腿淑女坐、还是二郎腿大爷坐,一手把摘下来得耳机递给他,一手自顾自地把视频重新倒了回去,比划着说起自己发现的问题:“你说的方法可以一试。但守护天使比不上剑客在这一刻有利。如果还是原来的配置、原来的局面,皇风的弹药专家在设法救治疗前可以先在这里给被流氓纠缠的扫地焚香这边放个烟雾弹。”

    他的语速不紧不慢,语气温和而自信,就像森林间一湾面上被太阳晒得暖意洋洋、底下仍不失清冽的小河,或冷或暖都恰到好处,不知不觉就流进人的心里。黄少天不自觉就听入了神,变得分外投入。

    两人你一段我一段(喻文州的段短,黄少天的段长)地讨论了起来,时而争吵(争是双方的争,吵是黄少天的吵),直到复盘至整场比赛接近尾声,头顶的灯骤然亮起,微微刺痛习惯了阴暗的眼睛,黄少天下意识抬头看墙上的挂钟,才发现居然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

    黄少天把目光重新放下,不经意扫见一两根好奇到接近猎奇地探过来的视线。基本没无甚交集、仅有的交流也够不上美好的“全班第一”和“全班倒数第一”突然挤一块煞有其事地“研究作业”——而且似乎是“全班第一”主动特意凑过去的,确实会叫人怀疑自己的打开方式。

    反应过来自己干了啥的黄少天倏地站了起来,还差点从平板上扯掉了耳机。他手快地拽住了自己这边快落地的耳机,有些尴尬、略带僵硬地搁回平板上,在喻文州看过来的目光中干咳了一声:“总算来电了,抢修工有没有在认真工作啊?怎么这么慢!练习去练习去,老鬼布置的地狱三十关还没打完呢。不赶在食堂开放前做完的话就悲剧了,今天有菠萝咕噜肉啊,晚一分钟都秒空!我说食堂就不能参考一下群众意见做多一屉吗?真是的……”碎碎念着若无其事地转身走向了自己的座位。

    喻文州看着过于宽大的运动外套架在他突然拔高了不少的细瘦身影上晃晃荡荡、就像一只聪明俊俏、活泼好动的顽劣皮猴,笑了笑没说话,低头自己看完了比赛的尾声。


    不得不说这半个小时的交流让黄少天对喻文州改观了不少,是不是打破了“手残技术不行还装模作样、冷冷淡淡”的传闻先不说,至少,从喻文州的评论来看,能肯定的是,这个家伙的眼力还是很不错的,脑袋瓜子也非常灵光——不过细思起来也不奇怪:能以如此惨烈的手速在训练营大军中留到现在,总得有一些其他的可取之处。

    黄少天对于这人的好奇心在暗搓搓地日复一日的观察中愈加燃烧。这样总结乍看起来有点变态,事实上黄少天的重心当然还是放在了自己的日常练习、水平提升上,观察喻文州,那只是他“有空看一眼,没空抛脑后”的课余活动。

    时光匆匆,冬去春来。春节翻开又一年的新篇,假期后本届热门百花在赛季中终于首次对上了上届霸主嘉世。如此惹人注目、爆点十足的重要赛事,蓝雨战队索性把根本坐不住的预备役小鬼们一起提溜来了现场。

    “你们先走,我绑个鞋带。”“不小心”踩松了自己的鞋带的黄少天从队伍中脱离出来,迅速地走到一边重新系好,也没追上原本勾肩搭背一起扯皮的小伙伴,而是轻巧地缀在了队伍尾端的喻文州身后。

    喻文州回头看他。

    黄少天挑眉。

    喻文州和气一笑,转了回去。

    黄少天冲他后脑勺做了个大鬼脸。

    然后,他们理所当然地坐在了一起。

    比赛很快开始了。

    黄少天的嘴跟着赛情说个不停,也不在乎有没有人搭理。不过他还是注意到,惯来会有的、来自小伙伴的“黄少你好吵”并没有出现,原因自然是身边座位上的人换了。

    喻文州比他安静上好几个数量级地坐在他身边,还是上次黄少天见过的、蓝雨统一发放的硬壳儿本和黑色水笔,一边看比赛一边时不时写点什么。

    他在进入观众席前的小动作不正是为了此刻吗!黄少天一边激动地观看着比赛、为老鬼最讨厌的一叶之秋的对手摇旗呐喊,一边冷静地偷偷关注着喻文州的动作,终于在嘉世突然发力、“莫名其妙”地一口气弄掉了百花狼藉时,忍不住凑过去看看这个似乎早有预料的家伙到底在硬皮本上记了什么。

    喻文州的笔悬空顿了一会儿,最终在自己之前的笔记下方补上了两个名字——“叶秋”,“一叶之秋”。

    不想这一举动却惹来了未来“宿敌”的注意,引发了前途无量却尚未完全成熟的少年们的一番讨论。

    突然搭话、有着奇异面相、自称王杰希的少年在收获了两个需要注意的未来对手的名字后说:“那么,下个赛季,场上见?”

    黄少天自不让锋芒,立刻铿锵回道:“场上见!”

    “你呢?”王杰希转问最先引他关注的喻文州,暗含期许。

    这问题也问进了黄少天心里,他忽然有点难过。

    清晰的是对这个人的惋惜,懵懂的是对这个人的不舍。

    “我觉得我还没有准备好。”最后喻文州这样回答。

    王杰希并不清楚他的情况,因而并未多虑。可黄少天对他拖后腿的手速却非常清楚,这几个月来他就没少见喻文州练习手速,但成绩始终岌岌可危,显然那不是靠“准备”就能“准备”出来的东西。这样天生的缺陷叫人无奈。

    百花惨败,蓝雨的比赛业已结束,蓝雨的后备役们收到正式选手的召唤从观众席退场。走到一半,自与王杰希谈话后便一直沉默的黄少天突然回身看向与入场相反、变成跟在他身后的喻文州,问:“你觉得你最后能签约注册吗?”

    与惯常总带一点骄傲的尖刺的口吻不同,那是一个听起来更接近于平板僵硬的语气,还带了点不易察觉的忧心。

    喻文州为这突如其来的停步和问题微微瞠目,但还是很快平静而笃定地说:“能。”

    尽管现实的成绩单看起来毫无说服力,但这个人嘴里说出来的话却奇妙地让人信服。黄少天莫名安心了下来。可转念一想这家伙练的好像是术士,说到蓝雨的术士,自然就是索克萨尔了,而魏琛在这个赛季状态下滑并不是藏得起来的秘密,黄少天很快产生了喻文州加入战队等于魏琛退役的联想,顿时又不高兴起来。

    眼见黄少天在这片刻间脸色一松,又一紧,生气地“哼”了一声,干净利落地掉头走人,即使是喻文州也只能满头雾水。

    不过——喻文州回想起那潜藏关心的一问和他这几月来别别扭扭偷偷摸摸的小模样,不由低头垂眸无声笑了一下——还挺可爱的。


fin.



2015.10.9

最近很萌年少轻狂的烦烦www虽然写不好w(X他真有点熊孩子哈哈哈哈!但其实也很暖w看到他注视着离场的魏琛“泪流满面”,真是又萌又虐w这次重温摘录和番外,甚觉得烦烦和老魏真是一脉相承的嘴硬2333

写到一半发现这玩意儿可以总结成两句:

黄总:很好,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喻总:呵。

(自觉吃药0<-<)

这梗一半来自彩虹,好像第一次在G市听说台风生成了这么大的龙卷风。一半是因为番外。除了开头,显然“关系不太好”的两人为什么每次集体活动,看比赛什么的都坐在一起啦www明明还有其他预备役的小伙伴啊wwww又还没到喻队三战魏队大显身手的时刻www

可能是我粗心看漏了?忘了?不是很懂初期的联赛设定,常规赛也8个队伍挤在一个场馆里,那场馆是固定的吗?还是各个主办方轮办的?应该是轮办的吧?不然大家都固定住一个城市就好了啊_(:з」∠)_(就这样飞来飞去的,还带着后备役的小鬼们到处观战,豪门战队就是有钱ww

最后再吼一句,番外的大人小鬼们都好萌啊啊啊啊啊啊!!!!!!!(╯°Д°)╯︵ ┻━┻ 

 
评论(8)
热度(112)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