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念念 番外.片段 fin.

2015.9.29 于 LFT


片段


1.

    其实叶修刚从媒体的眼皮底子玩消失的时候,许博远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毕竟这家伙曾有过在嘉世呆了八年没接受过任何采访的历史。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终于渐渐察觉了一丝不对味。并非是叶修,而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不对味。

    恍恍惚惚,神思不属。

    笔言飞直接就问:“老蓝你失恋了啊?”连春意老都甩了一个问号过来。

    许博远愣了半晌,苦笑:“……是失联才对……”

    明明生活事业上并没有任何不顺,少了姓叶名修的家伙,许博远的世界也依然照常运转,可这样的情况却愈演愈烈。似乎是,人生散发着璀璨光华的高潮在他经过生命中那些年岁就已经达到,以至于任往后如何铺展,也总像少了一味最紧要的调料般贫乏而清淡。不自觉地念念难忘。

    在因为突然的发呆而不小心烫到手、失手打碎了自己用了好几年、爱惜不已的印着夜雨声烦的限量版马克杯后,许博远不得不承认罪魁祸首确确实实对于他有非一般的意义。

    而这个罪魁祸首可能以后都不会再出现了。

    “呀!没烫到手吧?”同来茶水间打水的曙光旋冰被瓷器落地的声音一惊,视线快速飘过地上的碎片又飘过他的脸,旋即又不可置信地把视线又扯了回来,愣了片刻,手忙脚乱地说:“……蓝、蓝桥……我那个杯子给你啊,多大点事儿,别哭啊……”

    许博远一副“你在说啥子呢”地抬眼看他,呆呆地抹了把脸,居然真的摸到了一手湿润,觉得真是丢死个人了。


2.

    “蓝桥春雪:叶修我喜欢你”

    “蓝桥春雪:我喜欢你”

    “蓝桥春雪:我喜欢你”

    “蓝桥春雪:我喜欢你”

    孤注一掷抛出告白后的第一个月,失联后的第三个月,连被拒绝都成了奢侈的期待。


3.

    “做得好好的,怎么突然想着换工作……还是那么远的地方……”李映华胡乱地翻着儿子递来的、与联盟总部签署的新合同,根本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因为……我喜欢的人在B市。”许博远抿了抿唇,有些艰涩地补充,“反正,我觉得,我可能,也不会喜欢上别人了。”

    李映华顿住了翻页的动作,沉默下来。

    半晌,还是许宁搂住了妻子的肩膀,低声劝慰:“这是干嘛呢,儿子又不是永远不回来了。他也有他自己的追求和生活的嘛。难道你想看他一辈子打光棍?”

    好一会儿,李映华才深吸了一口气,朝许博远不太耐烦似的挥挥手:“走吧走吧,当初你要去干那什么网游公会的,最后不是也依你了吗……更别说现在你这么大了,爸妈能做的,也就是这样支持你的选择罢了……”

    许博远忍不住上前抱住了早已有了皱纹的母亲在妥协后松弛下来甚至有些许佝偻的脊背,带点哽咽地说:“……对不起,妈,爸,我会经常回来的。”

    李映华也用力回抱着他,好一会儿才平复了情绪,笑着拍拍他的后肩盘问:“我媳妇叫什么?人怎么样啊?多大了?你们怎么认识的?”

    许博远对她这称谓感想微妙一言难尽,顿了会儿,才回忆着慢慢道:“是个……很厉害,很出色,会发光一样的人。”他轻轻地笑了起来,含着几分只自知的甘苦,一缕挣扎于黯淡绝望之中的、微幽的希望。

    李映华轻柔地摸了摸他的头发,没有再问,但那个笑容却一直印刻在了她心上,以至于在很久以后,许博远带叶修回来时,她也只是给予了一个轻轻的叹息,像是终告极刑的死心放弃,又像是,得偿所愿的宽慰满足。


4.

    虽然两人的事并没有特意公开过,但八卦在内部总是流传得特别快。过了好一段时间,许博远才察觉颐养天年的人似乎默认了“夜光和蓝田日暖有奸情”这种设定,所以才会三不五时、见缝插针地向他吐槽叶修的“黑历史”。

    许博远一边哈哈哈哈地和被叶修欺负的大神们心有戚戚焉,一边在大神们的叙述中别有用心地反复确认、挖掘出了一堆他知道、不知道的关于他的恋人的小细节,然后无可救药地感到了骄傲——骄傲于他看人的眼光、从未将此心错付,骄傲于在喜欢这样好的人的同时,也被这样好的人喜欢。

    “今天怎么这么热情?”叶修伴随着加重的呼吸,笑着看向只剩了一件半解的衬衫、跪坐在自己身上,沿着胸膛一路向下舔吻的爱人。

    许博远并不吝于赞美,但也非常了解叶修的回应十分具备破坏气氛的可能性,索性没有解释,只说不出是挑衅还是挑逗地勾起一边唇角,暑热难耐般扯了扯已经十分松垮的衬衫,露出更大片的胸口肌肤,问:“不好?”

    “……好得很。”叶修一个翻身把他压在了沙发上,“让热情来得更猛烈些吧!”


5.

    叶修反复地探索许博远炽热滚烫的身体,盯着他垂下的、因内部顶撞的快感而止不住打颤的睫毛下方那颗有如细小的尘埃一样的黑痣。反射着小夜灯朦胧昏黄的光线的剔透汗珠覆盖其上,不一会儿就被纠缠着的两人激烈的肢体动作而晃落。

    叶修忍不住伸出舌尖,赶在它从下颚滑落前,于许博远唇角旁接住了那颗汗珠,几乎于无的微咸滋味。

    感觉到脸上湿滑的触感的许博远并没有察觉出什么不对,只缓慢张开了荡漾着莹润光泽的眼,用忠实传达着主人的心驰神迷的目光爱抚过正拥抱着自己的男人的脸,被蒸腾的情<>欲逼红的眼角更显得那颗黑痣莫名的妩媚动人。他跟随着叶修插入退出的节奏吐纳着轻碎的呻吟,像什么小动物寻找温暖似的窸窸窣窣地依恋地转头凑上自己的唇索吻。

    叶修亲吻着他的唇舌,瞥见又一颗汗珠划过了那颗泪痣,突然特别地想看看当真正的眼泪划过它时又该是怎样一副模样。

    于是叶修想方设法地操哭了他。

    ——确实效果非凡。

    叶修听着他从喉咙中溢出的几近幽咽的细弱啜泣,如愿以偿地用吻碾碎那精致黑痣上的泪珠,在控制不住地彻底释放在他身体深处的一瞬前想。

    ——叫人沉迷。


6.

    许博远的爱骑布置得比较成熟文雅,只有在主副驾中间的后视镜上吊着一个约半个巴掌大的Q版夜雨声烦立体挂件和一个显然是同一系列的君莫笑。

    叶修原本并没怎么在意,直到两人成为恋人后,这事才又重新回到他心上。

    这个版本的车载挂件是叶修退役、带领国家队获得世邀赛冠军后出的典藏纪念版,前五百个只在网上通贩,全部按拍下顺序发货。许博远的君莫笑编号是NO.A00234,而夜雨声烦是NO.A00146。

    说实话,两者在不同时间点发售,竞争又相当的激烈,谁先谁后这点微小的差异许博远并不能控制,也说明不了什么。但生活十分悠闲安稳的叶修还是觉得微妙地不爽,需要一点小醋怡情。

    叶修利索地找来了一个崭新的、一模一样的君莫笑替换上了许博远原先的那个。

    许博远一头雾水地任他施为,等他挂好了,才抓过新·君莫笑检查到底有什么特别,一看编号居然是“NO.A00002”,差点没喷:“你哪儿来得?找陈老板拿的?”许博远捉着挂件的手都快抖了起来,只觉得哪是捧着个挂件,简直是捧着个金块儿,要知道“NO.A00001”锁在联盟的展柜里,而“NO.A00002”则给了角色账号所在的队伍,前十里剩下的八个编号的挂件都已经抄到天价了。

    叶修甩了他一个“别在意这种小细节”的眼神,只一指夜雨声烦上那个“NO.A00146”,嘚瑟地笑:“赢了。”

    许博远飞快地眨了好几下眼才反应过来,随之噗嗤一声,捧腹大笑起来。

    太可爱了。

    他忍不住掰过叶修的脸,在他颊上狠狠地来了一个响亮地亲吻,瞪着闪亮的黑眼睛铿锵有力地评价:“幼稚!”

    这有什么好比的?

    你在我心里本就无可比拟。


7.

    许总出差,叶总独守空房,长夜漫漫,略感无聊,突然想起两人总在蓝田日暖和夜光上乐不思蜀,好久没登录过兴欣十区的号,便吭哧吭哧地换了星星之火,又开了在同居后替换了原先叶修给他用的笔电的、许博远自己的台式,登录了绝色。绝色和蓝田日暖的登录密码都是叶修生日与许博远生日的有机组合,不管许博远在告诉他时怎么红着脸强调是为了让别人猜不到,叶修在每次输入那行数字时仍感觉到相当的愉悦。

    绝色还差一级才满级,叶修琢磨着带他去刷个怪。他打开绝色的好友,里边只设置了“某某人”和“我的好友”两个分组。叶修心思一动,点开了“某某人”,果然在其下见到了“君莫笑”、“夜光”和“星星之火”,对自己独占了一个分组颇为得意。

    他用绝色向星星之火发送了组队邀请,检查起绝色的仓库和包包还有多少蓝药。在仓库的一角,叶修突然瞥见了那个据许博远曾经说要挂出去卖掉的、自己送给他的[千里姻缘一线牵·花灯]正安安静静妥妥当当地躺着。

    叶修微微一愣,旋即将花灯转移到了包包。

    两个号在游荡着密密麻麻的红名怪的旷野里集合,却因为叶修精细的计算而未惊动任何一只,他指使着蓝发小剑客取出了花灯,点选了星星之火。

    “绝色:[星星之火],天地虽广,千里虽远,你我终究相遇,情既已生,不愿亦不可逃。不知我是否有幸,能与你执手余生,共此烛光?”

    叶修心满意足、真心诚意地、郑重地按下了“愿意”。

    “星星之火:得君垂青,亦是我幸。惟愿此灯不灭,此情不移。”


fin.



2015.9.29

就是一些有的没的小片段啦,作为正文的一点补充……

前几日去旅游了,没赶上,这里补一个,祝大家中秋快乐^^

 
评论(9)
热度(206)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