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念念 9.

2015.9.12 于 LFT


*涉及到不科学的专业知识的,请当他们在平行世界(X


9.


    彭晓刚正要撕康师傅经典牛肉味方便面的盖儿,就被叶修一句话拦住了:“别拆了,待会有人送夜宵来。”

    除了叶修外,房里的其他几个技术部的程序猿都相当年轻,此时听了他的话,手头打游戏不停,嘴巴却皆嘻嘻笑、没大没小地揶揄。这个说:“叶神,女票啊?”那个说:“没想到圣诞躲公司加班都要被虐!这世间还有没有狗权了?!”

    在竞技场被这群“幕后”很厉害、“幕前”就有点儿惨不忍睹的小年轻缠着“排队求被虐”的叶修一个龙牙把呼喊着没狗权的家伙挑飞,淡定地“呵呵”:“是啊,我在联盟的爱妃,性别男。”

    嘘声顿起。彭晓刚把泡面一推,总结:“搞了半天,还是好基友,一被子!”

    “好基友怎么了?靠得住就行。嫌弃好基友的待会儿都别吃啊。”叶修说。

    彭晓刚立刻挤出一脸狗腿的笑,贫道:“不不不!皇上,娘娘深夜十一点多还专程来送爱心便当,这行为是何等感天动地、充满人文关怀,咱这是在嫉妒羡慕恨呢!”

    “真乖,这么上道,朕赏你个大内总管做做?”

    众人一边打游戏一边嘻嘻哈哈,十来分钟很快就过去了。叶修接了个电话,说了句“哦,你等下”,就在同事们“夜宵!夜宵!夜宵!”的雄壮的欢呼中下楼去接人了。


    “恭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许博远跟着叶修,后脚还没进门,一句威武的齐声合奏就吓得他虎躯一震,要不是有几分职业素养,一句“卧槽”就要面朝兄弟公司的一干陌生同侪们脱口而出了。他侧头避过叶修后脑勺,从后边探出视线,看着叶修身前那整齐的一排弯到腰间的脑袋也是囧囧有神,张口就问:“叶修,你委身给哪位陛下了?”

    叶修完全没想到他们会来这么一招,也是颇受冲击地无语了好一下,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和这帮逗比在同一个单位工作。听到许博远的话,叶修并没有直接反驳,而是朝这群已经鞠躬完毕直起身来的逗比们挥了挥手:“贱婢还不退下,都吓着朕爱妃了。”

    “嗻。”四个“贱婢”非常入戏,立刻积极地让出道路。

    许博远被这一声“爱妃”给惊得思考都停了摆,一直跟叶修走进了技术部的休息室才反应过来,拔高声调、不可思议地问道:“我什么时候成你爱妃了?我怎么不知道?”

    荣耀公司在这栋大楼里占了三层,而技术部就占掉了其中的大半层,从内到外分为“领导办公室”、“码农作业区”和“休息会客区”三大块。这样一个重要且人多的部门休息室也是相当的宽敞豪华,用玻璃辟出的房间有五十来个平方,涵盖了谈天、阅读、餐饮、器材锻炼等多个功能。

    叶修虽然不是技术部的人,但对他们这里显然熟悉得很,一边从餐桌下方的架子上抽出了一张旧报纸,垫在玻璃桌上,一边有口无心地回道:“嗯?你想当皇后娘娘?也可以啊。”

    “不是这个问题好不好!”许博远吼道。他十分庆幸自己在冬天里头发会稍微留得长一点,给发烫的耳朵多少打了个掩护。

    叶修耸耸肩,指了指桌上的报纸:“那,梓童,东西放这儿就行。”

    “呜喔……”尾随两人——或者说食物——进来的罪魁祸首们发出跌宕起伏、一波三折的起哄声。

    这下许博远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红了。他赶紧把手中提的、途经肯德基时买的外卖放到桌上,低头把它们从塑料袋里取出来,企图掩盖自己的脸色,一边发挥黄少天死忠粉有样学样的素养,叽里呱啦地一串吐槽:“我看你根本不是要吃饭,是要吃药!话说回来你这样的死游戏宅怎么会知道‘梓童’这种言情高级词汇?不会又是从苏沐橙那儿学来的吧?就不能学点好么?”

    叶修一眼就看穿了他的不好意思,好笑之余看着他在眼前轻轻晃动的刘海又有点莫名的手痒心痒,终是忍住了没伸手去拨弄:“怎么没有?温柔体贴不算吗?”

    “……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敢不敢要点脸?”

    四个小伙子站一旁看他们打情骂俏都感觉插不进话,还是许博远终于注意到了他们的境况,不再和叶修扯皮,招呼道:“来吃啊。别客气。”

    一声令下,男生们皆蜂拥而上,饿狼抢食,手持战利品朝许博远特别真心地道了谢。

    许博远和他们客气了两句,眼角瞄见叶修正伸手去抓红纸盒子里的鸡翅,赶紧把他的手给拍了下来:“昨天叫喉咙痒的人,还吃油炸?”说着把剩的最后一袋东西推到他面前,“喏,这里有馄饨面。”

    叶修也不觉得被他管着很烦,立即从善如流,转攻面前的保温饭盒。盖子一打开,一阵浓郁的鸡汤香汹涌而出,迅速逸散开来,惹得一干啃着干巴巴的炸鸡的汉子们嗷嗷直叫。

    “皇后娘娘!我也想吃馄饨面,太香了,还有吗!”吃得满嘴流油的彭晓刚嚷道。

    许博远抱歉地朝他笑了笑:“因为不知道你们吃不吃得惯我做的口味,所以只做了这一煲,不好意思啊。”

    彭晓刚呜呜呜地假哭,不堪重负般“娇弱地”扑倒在旁边的汉子的大腿上:“居然还是手作的!果然只有陛下才是娘娘的真爱!”被扑的汉子赶紧用没抓鸡腿的手推他的脑袋:“起开!别把油弄我裤子上!”

    彭晓刚是个一米八的大胖子,这场景要多诡异有多诡异。叶修着实恶寒了一下,懒得再看“柔弱佳人”彭晓刚,取出配套的筷子、勺子,一屁墩儿坐下,美滋滋地就着鲜汤一口吞了个馄饨:“那必须的,不然他怎么是朕的梓童呢?”说着还抬头往上得意洋洋地睨了眼站他旁边的许博远。

    和他将将好对上视线的许博远抽了抽脸部肌肉,又雷又窘,死命瞪他:“吃你的吧!这么一大碗面还堵不上你的嘴?”

    众人边吃边笑闹,许博远也补上了因为开头的恶搞事件而落下的自我介绍,大家火速熟络起来。等一大袋肯德基见了底,四个小伙子们才稍微捡了下手尾,心满意足地拿着各自的可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叶修早就吃完了那碗暖乎乎香喷喷的鸡汤馄饨面,一直呆那儿和大家闲扯,此时也没有跟众人一起回到原来的座位上,而是取了自己的笔电过来,往许博远身边一坐:“还五分钟活动就开始了,别收拾了,明天会有专业人士过来搞卫生的。”

    “哦。”应是这么应,许博远还是匆匆忙忙地擦完了玻璃桌面,确保上面没有被渗透了报纸的油腻沾染,才从自己的斜背包里取了笔电出来,刷卡上线。

    圣诞活动的数据包早已上传到服务器供玩家终端在后台下载,只待一到设定时间自动启动。叶修所在的这个活动监测小组的任务是及时修正GM提交上来的各种BUG,保证玩家有流畅舒适的游戏体验。叶修作为策划部最了解企划的人参与其中,但数值和规则设定经过万千推敲,基本不会出现问题,他留在这里也只是观察一阵情况、以防万一,因此只需待到凌晨两点就可以回家了。而剩下的四个技术部的小伙子就需要轮班守着直到大家周一回来。

    许博远这天也是被拖去帮公关部的其他小组进行圣诞活动的线下预热去了,直到十点多才回到家,洗漱打理了一下,知道叶修的情况后想着反正他也是要熬夜等活动刷新的,便说干脆去给你们送夜宵吧。有人送吃的叶修自然高兴,说既然这样你干脆把电脑也带过来,到时候一起回去。于是就有了现在两人一起窝在休息室打游戏的一幕。

    许博远一上线就点开了闪个不停、特别有存在感的公会频道,聊天记录在窗口里跟跑代码似的哗啦啦往上刷。他扫了几眼,很快发现这速度这数量并不止是因为他偶像黄少天的存在,也是今天公会在线的人数特别多的缘故。

    “好热闹……”许博远不由感叹。

    “是啊,这些家伙居然都出动了,看来这次活动确实很吸引人嘛。”叶修嘚瑟。

    这个程度的槽许博远已经懒得吐了,直接无视过去:“哎呀,他们说要在全明星日搞聚会呢。”

    “你想去?”

    “当然想!”许博远兴奋地秒答,“黄少、喻队、郑轩都说去呢!”

    叶修很看不惯他这副脑残粉的样子似的啧了一声,然后许博远就见到公会里弹出了一条夜光的发言:“今年全明星是在Q市来着?霸图必须请客啊!我和蓝河先报名为敬!”

    黄少天在许博远勉强读完前一句的时候已献上了回复:“居然使出这样的场下手段消耗对手!叶修卑鄙啊!带队长报名+2”转眼大家就复制黏贴,有带老婆的、带儿子的、带基友的、带邻居家的小狗的,直接“报名+”到了“64”。

    许博远也不是第一次见识他们的刷屏功力了,他的手速想及时插话进去比较艰难,但不妨碍他在三次元里拍桌狂笑:“我从来不知道我们帮会居然有这么多活人……”

    公会频道里还是黄少天眼捷手快地抓住了华点,打断了排队:“那谁你哪儿来的儿子?!”

    “那谁”也光速回答:“回黄少,儿子我随时揣着呐!”

    一群人立即转火吐槽他猥琐,而没明白的人在这吐槽后也明白了过来,加入了围攻大军。

    这围攻又很快被张新杰发的一长串详细记录了“谁将带什么人物/动物与会”的名单给转移了。张新杰退役后留在了霸图训练营工作,也算在Q市落地生根,非常自觉地担起了东道主的职责。一开始,他还是很认真地开着word做记录的,但到有人说带腿毛报名的时候,已经彻底明白这群人根本就是在胡闹了。不过他还是严谨地记录下了完整的名单,并发到了公会上,推了下眼镜,补上说明:“已报名出席的名单见上,我会根据该名单确定包厢大小,并在现场核实人数。因虚报产生的无效浪费由责任人自行承担。”

    虚报了的一干人等一片哀嚎,疯狂呼唤霸图其余成员:“新杰这个把玩笑当真的毛病还有没有人管管了?!韩文清呢?!张佳乐呢?!林敬言呢?!”

    张佳乐作为老老实实地只带了孙哲平报名的人非常地幸灾乐祸:“韩文清不在[/蜡烛]窝是百花的啊[/发呆]”

    而被方锐带着报了名并没有排队的林敬言也很是淡定:“韩文清不在[/蜡烛]窝是呼啸的啊[/发呆]”

    黄少天带头发表情:“[/笑cry][/笑cry][/笑cry][/笑cry][/笑cry]”又引来一堆的复制黏贴。

    围观得真快笑出泪来的许博远喘了口气,用胳膊肘戳了戳身边的叶修:“你真的去吗?不过全明星这种联盟举办的大型活动,我是百分之九十要出现场的。”

    叶修瞧他满脸期待,顿了顿,说:“去呗,也好久没见这群人了。”

    果然许博远松了口气,笑道:“太好了,要你不去光我去了也挺尴尬。”

    完全是把他归入了己方的发言让叶修很有那么点开心,顿时嘿笑一声,说:“没哥不行了吧?看哥带你横扫千军,笑傲群雄!”

    许博远变脸似的把表情一瘫,眼角却按捺不住地泄露出星星点点的笑意:“是啊,有你作为主题,就可以毫无压力地和黄少搭上话了。”

    叶修刚想痛斥这孩子卸磨杀驴其心可诛,休息室里造型特别后现代、看不出是个什么玩意儿的挂钟就叮咚叮咚地响了四下,提醒听众又到了整点时间、圣诞任务已然降临。叶修身为活动企划之一对接下来的流程自然了若指掌,也没空掐他了,正准备告诉许博远第一个任务点让他别看任务介绍了、赶紧在人潮来袭前过来,就被他带着温暖笑意的话语又堵了回去:“生蛋快乐,叶修!”

    “……生蛋快乐——说起来,这蛋哪来的啊?皇后娘娘给朕生的么?”

    “……这梗你还没玩够么你!”


    生蛋,不,圣诞任务果然如叶修所说,在俱乐部公会拼得硝烟四起、血流成河中圆满落幕。颐养天年的前职业选手们虽然也有所参与,但毕竟比不得人家在职的部队人多力量大,且也没有时间、精力再去那样搏命玩,因此最后竟没一个进得了排行榜前50。

    随之而来的元旦活动比较小型,以休闲娱乐为主,没什么PVP实用的奖品,但叶修还是要稍微坐镇,目送活动安全上线正常运营。

    不过这次他倒没有一直呆在公司等十二点,而是被许博远叫了去陈致家一起吃了顿丰盛的晚饭,小小地庆祝一下公历新年的到来。

    陈致这天也难得地在家。虽然他表面上比较冷淡,性格也有些古怪,但实际上并不难相处。有许博远居中主持话题,虽然陈致和叶修也就见过两面,一顿饭吃得也算宾主尽欢。

    陈致大概经常赶着干活,吃饭非常快,他也没有等人待客的习惯,吃完就把碗筷一撂,起身路过许博远时拍了拍他的脑袋:“宝贝儿,你们慢慢玩,我先回房了。”说完就真飘飘然回了自己房间,把许博远那句“宝个毛啊!”给关在了门外。

    虽然陈致的语调算不上很亲热,但叶修还是觉得很别扭。

    许博远吼完陈致,一边理着自己被陈致拨乱的头发,一边回过头来有点尴尬地看了眼叶修,说:“这家伙是不是好不容易准点下班、开心到疯魔了,平时不这样的……”

    叶修觉得自己应该趁机取笑他一下,但最终却只是干巴巴地应了声:“哦。”

    两人还算和平友好地解决了晚餐。叶修本就打算吃完直接回公司,因此啥也没带来。许博远把碗筷收拾进厨房,叶修叼着牙签走到茶几旁抽纸擦嘴,却见茶几上的报纸下方半遮半掩地压着几张DVD。最上面的DVD的名字被遮住了,但从露出的那一半能看出,封面上印的是一对即使拍得十分艺术也掩盖不了本质是纠缠在一起的果男。而再下面的那张玉体横陈的DVD的封面图被上面挡住了,只看见标题是《自然欲求》,其上还有一行小字:“大学教授与最出色学生的激情渴望痛苦焦灼,同性欲求既是天生,为何竟不自然?”

    不太HOLD得住“文艺范”的叶修被这广告词雷了一下,旋即意识到这玩意除了同志艺术片,还很可能是传说中解决生理欲望用的丐片,也不知到底是许博远的还是陈致的。

    不过就算真是许博远的东西,叶修也完全没有感到恶心,只是一时之间各种念头跟杂草逢春风一样乱糟糟蓬勃冒出,塞在他的脑袋里,让他很有些混乱。他在原地僵立了会,虽然心不在焉但到底还记得先和厨房里的许博远打了个招呼,速度离开了陈致家。


    许博远觉得叶修自陈致离席就好像有些不对劲,但叶修连“陛下”、“梓童”这种玩笑都跟他开过,陈致一句“宝贝儿”算个什么。许博远实在想不到他不对劲的原因。

    就这么一边琢磨着一边收拾好桌子、洗完了碗,许博远神游天外地荡到茶几旁拿纸擦手,一低头,就被桌上那躺得欲说还休的DVD给彻底吓回了神。也顾不上擦手了,他拿了那几张DVD就直奔陈致房间,踢馆一样砰砰砰地拍他门板:“陈致你给我出来!”

    陈致大概早就在等这刻了,打开了门,看了眼快要甩到他脸上的DVD,露出一张非常淡定的面瘫脸。

    他这样许博远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当即头疼地扶住额头:“你平时从不乱放东西,用过也一定会收拾好。所以这个,你是故意的。”

    陈致点了点头。

    “‘宝贝儿’也是?”许博远咬牙切齿。

    陈致又点了点头,不太理解他为什么这么抓狂:“帮你试探一下,不好?”

    陈致看出来许博远对叶修的箭头之后,曾在“每日谈心”中向许博远征询。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许博远对他的为人还是比较信任的,而且陈致和叶修也基本没有交集,于是也没有避讳地承认了,谁成想他不但没有泄露秘密、没有以此要挟许博远,还想当个神助攻呢!许博远快暴走了,真想扑过去掐死他:“万一他很排斥同性恋,还要误会我和你是一对、没事儿就一起开心地看丐片就死定了!”

    陈致不以为然:“那更好。反正既然是‘误会’,一旦风向不对就可以立即澄清,你把责任推给我,我不介意别人知道我的性向。一次机会同时试探他对同性恋和你的态度,允许你给爷跪下唱super star。”

    “嗯?super star?”

    “我主宰,你崇拜。”

    “……再见。”

    许博远这边在陈致的解说下到底渐渐冷静下来,总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都还不能确定叶修是不是真注意到这玩意儿了呢。


    而确实注意到这玩意儿了的叶修在慢慢走回公司的路上也渐渐地理清了思路,回过味来:综合来看,陈致的那声“宝贝儿”实在略像自己男票在元旦这个重要的日子里请别的男人来自己家里吃饭所以非常不爽于是在别的男人面前秀恩爱刷存在感好叫对方知难而退啊!

    于是叶修也非常不爽了起来,那不爽几乎要将他淹没,以至于根本没空去自我剖析到底在不爽些什么。他条件反射地摸出手机、调出联系人许博远、选择发送短信,看着一闪一闪的光标,却又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该问“你和陈致是情人关系?”,还是说“茶几上的GV是你的还是陈致的?下次记得收好啊”?前者他好像无从置喙,后者又完全找不到发送的意义——难不成为了炫耀自己发现了别人的秘密么?

    不知不觉停住了脚步的叶修心烦地抓了抓头发,最后打字道:“如果你觉得和陈致住有什么不方便的话,可以随时搬到我这里来。之前说过免你房租,一直都算数。”

    叶修捏着发送成功的手机站在原地出了会神,正准备提步往前走,掌中被紧握的手机就猛地震了一下,震得他心跳都快了起来。叶修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期望看见什么样的回复,只觉得满心忐忑得莫名其妙,稳健的手却相当称职地快速解开锁屏打开了新短信:

    “许博远:……你看到桌子上陈致的DVD了?你讨厌同性恋吗?”

    这回答模棱两可得非常高明,基本没有透出己方的意见,而是抛出事实反客为主地询问对方,无论叶修说讨厌还是不讨厌,他都有完美的退路——至少在这次谈话中。

    叶修读出了其中什么也没有承认的含糊,顿了顿,回道:“不。你还没发现吗?你偶像和喻文州就是一对。”

    “许博远:!!!!!!我以为是我的错觉!他们只是恰好住一起而已!反正我蓝雨正副队不是联盟出了名的感情好、一直秀吗!”

    “许多人也是这样以为的。”叶修回到正题,试探道,“所以你早知道你房东是gay?”

    “许博远:嗯,入住的时候他就开诚布公地告诉过我。”

    叶修还是忍不住问:“他在追你么?”

    “许博远:……别说笑了,人家第一天就明确表示不要我这型,不然我怎么会住进来。”

    叶修绷紧神经读完,轻呼出一口气,才发现自己方才居然一直屏着呼吸。他不自觉地微微勾着嘴角回道:“那他可真没眼光,蓝大大出得厅堂下得厨房,简直是居家旅行必备贤惠小能手。

    “许博远:……圆润地滚你好吗谢谢不客气。”


    两人本是转移到了客厅聊天,许博远却半路被手机抓了去。陈致看他窝沙发上发短信发得眉开眼笑,蹭蹭蹭地凑过来八卦:“你干脆就趁机住到他那边去,反正刨开睡觉,你在那边的时间比在这边多。”

    许博远瞄了眼他嫌弃的样子,噗嗤一笑:“别傲娇,我走了谁陪你说话?”

    陈致翻个白眼:“我可以找过个房客,这罪名我不背。我说你不会是因为怕自己搬过去忍不住禽兽了,所以不敢搬吧?不过我觉得他很喜欢你,就算真被你奸了或许也不会介意。”

    许博远对自己的自控力和道德感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再说他要禽兽早禽兽了,机会大把地有——他能很清晰地感觉到叶修对他的不设防。但他还是沉默了一会,不知是回答陈致还是其他的什么地轻轻说道:“怕。很怕。所以这样就好。”



    日复一日,全明星如期在新年假后的第一个周末举行。许博远在周四就已经奔赴Q市协助主办方工作,而叶修慢悠悠地直到周六下午才到,一个人自行先和颐养天年的那群家伙汇合,顺带找张新杰领票。

    虽然当时叶修一句话引起的报名很疯狂,但最终能够前来的人也就十来个。许久没有这样聚集起来的前职业选手得见老朋友、老对手们都十分开心。两天活动下来,张新杰给定的包厢里一直欢声不断笑语不停。

    全明星的第一天晚上,大家都各自去见自己战队的后辈去了,到了第二天全明星日彻底结束,才迎来了真正的颐养天年聚会活动,许博远也这才有空加入到队伍之中。说是没了叶修这中介会尴尬,但其实大家对蓝田日暖都已经比较熟了,见到许博远本尊也不觉得陌生疏离,非常友善活跃的气氛让他得以快速地融入。

    说到电竞选手的聚会,无非吃饭、唱K、打机。张新杰非常贴心地订了个WIFI很好、夜宵丰盛的KTV。一群人浩浩荡荡地杀了过去,还不小心被粉丝发现拍照,好在各位大神经验丰富走位风骚,好歹没有被群众围追堵截得出不来。

    到了KTV包厢没了外人,一众年纪其实也没有非常大的男男女女们更是放开手脚各种疯。好不容易把麦让出来、啃水果喘口气的黄少天眼尖地发现了静静坐在叶修旁边灯下黑地躲懒的许博远,立刻就道:“诶,蓝河也去点歌啊,每人至少唱一首,别想逃!算了,你想唱啥,我来点!”就因为叶修总在网上叫他蓝河蓝河,结果好多人一开始都以为“蓝河”就是许博远的真名,即使后来发现了真相,也懒得改口了。

   一直乐呵呵地围观各大神掉节操兼围攻叶修的许博远没想到自己突然就被点了名,着实愣了一下。中学时代,不定期和同学去唱K几乎是一项青春必备的活动,为了装逼也好、合群也罢,没什么唱歌天赋又好面子的许博远私下很是苦练过几首。这几首歌在同学们心中甚至已经成为了他的保留曲目。当年的同学早已不知散落何地,但他当时喜欢到去练对方的歌的歌星却直到现在也仍是他的心头好。此时被自家偶像问起,许博远在愣过之后几乎是没怎么思考就报上歌名:“那就《心如刀割》吧。”

    黄少天果真一窜而起,挤开在点歌台前的李轩,熟练地点上歌不说,还把歌调到了最前。许博远没来得及后悔自己嘴快,黄少天就已经跑回来抓过另一个麦塞给了他,又把他从沙发上拽了起来:“云秀这首完就到你了!准备准备!”

    楚云秀见后面跟着今晚唯一还没开过口的许博远,也没心思唱下去了,笑呵呵地自己切了歌,把中间的位置让了出来。黄少天冲她竖了个大拇指,把许博远往她原先站的地方一推,就这么麻利地赶鸭子上架了。

    悠扬的提琴声已然响起,许博远这时再逃就太不给面子了,只好拿起了麦。

    “我的天是灰色

      我的心是蓝色

      触摸着你的心

      竟是透明的”

     他的嗓音不似原唱磁性浓厚,让人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但也清润得别有滋味。伤感悠长的旋律和意外出色的歌喉让大家都不自觉地安静下来默默倾听。

    “你的悠然自得

      我却束手无策

      我的心痛竟是你的快乐

      其实我不想对你恋恋不舍

      但什么让我辗转反侧

      不觉我说着说着天就亮了

      我的唇角尝到一种苦涩”

    小时候唱这种歌,都是在“为赋新词强说愁”,扮一扮深情嘴脸也不算太难,但长大了、经历过,才知道将曾有的伤、心底的情如此公然示人并不容易。许博远有意识地压制着感情,不想被谁看出破绽,但那连串的音符却将他的防守越扯越松、越撕越碎。情绪像海啸来前平静撤退的海水,所有的汹涌都蠢蠢欲动。

    “能给的我全都给了

      我都舍得

      除了让你知道——”

     ——我心如刀割。

    剩下的半句噎在喉中,在躯壳中荡出幽咽的回响。许博远终于唱不出来了,他怕哪怕再蹦出一个字,这阵线这堤防都将一溃到底。

    无人唱和的伴奏径自播放,仅剩白色字幕被渐渐涂蓝,一曲终了,跳出了下一首歌轻快的节拍。许博远这才反应过来似的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若无其事地说:“哎呀,没气儿了,唱不下去。谁的歌啊?”见到苏沐橙在一旁举手,便将话筒递了过去。

    几乎所有人都关注着电视里的MV、沉醉在歌声里,叶修却从头到尾都凝视着许博远的侧脸,因而并没有遗漏他脸上那一瞬异样的神情,就像是空茫茫的绝望,也没有错过他在暗弱光线下几不可察的微红眼角。叶修盯着他,有片刻竟觉得难以呼吸,随之难以遏制地疯狂地嫉妒起那个让他露出这般神色的人物。

    许博远交接了话筒,自然而然般看向了自己的座位,就在捕捉到叶修的瞬间,就在两人视线交汇的瞬间,他好像对什么沉重的东西终于释然了一样,松弛了僵硬的肩线,向叶修露出一个特别好看的、开怀的微笑。

    叶修被攻击得猝不及防,怔了片刻,一个念头无比清晰地从心底浮了上来。他想,无论之前是谁让他这么难过,但我要让他以后都能这样地笑,一定。


tbc.




2015.9.12

我仿佛

看见了

胜利的

曙光

!!!

话说真是有一天不写,就很容易从“开电脑就开文档”变成“死活就不开文档”的状态= =bbbb

《心如刀割》的话,推荐听张学友2012、12世纪演唱会那版的_(:зゝ∠)_超赞。个人觉得比他最初专辑录的好听很多bbbb

 
评论(11)
热度(169)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