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念念 4.

2015.8.31 于 LFT


*有喻黄


4.


    叶修曾听说有粉丝因为机缘巧合下和偶像有了比较亲密的互动而引起其他粉丝的嫉妒,进而遭到集体围攻终至删博退圈。虽然他不认为事到如今自己还有这么大的魅力,他的粉丝也应该都已经长大了,但他知道若是@了许博远,那么这群伟大而无聊的粉丝们一定能很快地扒出他“蓝桥春雪”的身份。叶修还没摸清楚他为什么明明开诚布公可以托旧却要隐姓埋名,最重要的是也还没享受够逗弄他的乐趣,可不准备这么早就揭穿他。因此在发微博的时候,他特意地没有去@君归日,而许博远也似乎考虑到了这一点,回应得相当路人。

    不过叶修虽然和许博远说会窥屏但实际确实没有玩儿微博的习惯,毕竟不是太关注微博这些网络社交平台的事儿,因而根本没想到他还有个一个漏洞:他关注人数增加了一个。机智地发现了华点、并将之与小粉丝事件联系起来的叶神死忠粉、网络夏洛克们果断地码住了这个在叶修除了兴欣人士全部都是曾称王成圣的职业大神的关注列表中默默无闻到反而超级打眼的博主,兴奋地暗搓搓地汇聚在匿名论坛里开八。

    至于有点儿微博控、差点被@到手机死机的黄少天,在摸清是怎么回事后就顺理成章地炸了。教书生活远不如比赛刺激,精力过剩的黄老师立即就从微博一路轰炸到QQ群、到QQ私聊、到游戏私聊、到公会频道,最终逮到了叶修。

    “你有完没完?”叶修哐当一声用长矛挡住了突如其来的剑气,无奈地看着直接杀进了视野里的“风好喧嚣”。

    而正好就站在他身边的许博远同志完全没有辜负他沉淀多年的黄少天脑残粉素养,几乎在看清那个从天而降、拉风到死的剑客的ID的一瞬间就喊出了内中人的名字:“黄少!”

    “妖孽哪里逃!”剑客跟道长似的用剑酷炫地朝战法比划了几下,然后在下一刻光速出戏,“苏妹子这次终于给力了一次,我就问她你平时几点打日常,她居然没有搪塞骗人。看看她一离开你这个心脏就放下屠刀改过自新从佛向善了,你说你这些年是不是害人匪浅!我告诉你,邪恶是逃不过正义的裁决的,你再怎么拼命装死也是没用的!快认清现实老实交代,那微博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拐带了我的粉丝?我的粉丝是你能拐带的吗?我才不信我的粉丝会被你这样的家伙拐带走呢,你不会打着我的幌子诈骗人家吧?话说回来那粉丝是谁啊?你怎么和人家勾搭上的?”

    黄少天语速极快,听得人脑袋嗡嗡嗡嗡的。叶修想也知道苏沐橙肯定还没刷微博,以为黄少天要一起来玩儿,才告诉他的,倒也不怪她,只是头疼地看向蓝田日暖,说:“亲身感受到你偶像的烦了吧?成功脱粉了没?”

    许博远还来不及回答,就听黄少天“嗯?”了一声,相当敏锐地说道:“这谁?也是我的粉?和你吃饭的人不会就是他吧?”风好喧嚣瞥向蓝田日暖,“你好你好!快醒醒吧!有什么理由粉这个老不修比粉我粉好啊?”

    叶修呼了口烟,淡淡然地说:“我比你安静。”

    “我次奥!”黄少天叫道。

    一直没能插上话的许博远张了张嘴,发现即使是自己这样的脑残粉在这点上也确实无法反驳。他扶了扶额,有点儿虚弱地说道:“咳……那个,黄少,你好,我是你多年的铁杆粉,本命地位无可动摇,绝对一颗红心向着党,求组织明鉴……”

    叶修插嘴:“哦?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不是还说粉斗神的吗?”

    “粉你是顺带。”许博远立刻变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叶修幽幽地叹:“忘恩负义,过河拆桥。吾粉叛逆,伤透我心。”

    许博远笑:“滚你丫的。”

    觉得自己这个正品偶像好像在刚才的一瞬间被彻底隐形了的黄少天微微眯起眼,来回打量了几眼这一对公然打情骂俏的臭不要脸,突然问道:“你们两个今天也不是第一次一起吃饭了吧?”

    两人静了两秒。叶修笑了一下:“我发现你跟着文州学坏了,会讹人了啊。”

    黄少天默默呵呵,才不说刚洗完碗的喻文州现在就站在他后面并指挥着他问话呢。而膝盖上中了一箭的喻文州倒真的轻笑了两声。黄少天立刻说道:“滚滚滚!我队长叫机智造么!机智!”

    许博远不想跟偶像撒谎,琢磨着反正黄少天根本也不知道他微博上叫什么,只是游戏里的交流的话,因为他根本没把新号告诉过从前认识的人,黄少天也无从得知他久远的马甲。便道:“嗯……我和叶神是因为工作认识的——我在联盟上班。” 

    黄少天尾音上扬意味深长地发了个长长的鼻音,末了用“我的大恩大德你们一定要铭感五内”的语气说道:“好吧!”又道,“对了,你们副本还没打吧?苏沐橙说她今晚要陪客户吃饭,没空上游戏了让我和你们说一声。刚好你们就组我和队长吧,他就来了。”

    “队长是……喻队吗?喻队也来?”许博远有些小激动,虽说喻文州退役后因为留在蓝雨俱乐部工作所以偶尔还是会在媒体中露个脸,但与这种私下里的近距离接触完全不可相提并论。

    “嗯。”风好喧嚣说着从背包里摸出了一个蓝色妖姬造型的花灯。这玩意儿许博远认识,叫“千里一线牵”,是去年情人节特别活动出的成对的一对一召唤道具,可以将既定人物无视地图距离立即召唤、传送到道具使用人的身边,24小时的CD,只限在非战斗状态下使用。作为定情信物、秀恩爱大杀器来设计的橙字道具里还分别刻有召唤双方的名字,一旦刻上名字就不得更改。

    风好喧嚣似乎催动了什么魔法,花灯的颜色和光芒开始发生绚丽的变幻,大概六七秒过后一片耀眼光华闪过,穿着华丽气派的深紫色术士外观的“鱼香肉丝”就面朝召唤者、背对夜光和蓝田日暖凭空出现了。

    术士转过身来,对夜光他们轻轻一笑,似乎颇为愉悦。他先向叶修打了个招呼:“叶神。”又转向许博远,“蓝田你好,我是喻文州。突然这么说可能有点冒昧,不过既然你是叶神的亲……友,要不要来我们公会玩玩?”

    许博远大吃一惊,也顾不得思考他那个微妙的停顿、原来是想表达什么:“诶?可以吗?”

    许博远还以为是黄少天手速太快噼里啪啦地现场直播给了喻文州,但叶修却清楚事实并非如此。他私踢鱼香肉丝:“又窥屏了?你想干嘛?公会里还有老张他们呢……”

    “当然可以,只是不知你舍不舍得离开现在的公会。”喻文州一边说一边打字回复叶修:“日行一善,看你挺在意他的[/微笑]我想公会里的其他人也不会介意,能被你看中,人品应该过关。而且他是联盟的人,也算是内部人员。”

    叶修默了一秒:“他们当然是不会介意,他们只会很开心的看戏。”

    喻文州回:“^^大家都很关心你。”

    “……我真是谢谢你们了。”

    叶修和喻文州这厢你来我往地水下交锋着,那厢对此毫无所知的许博远也在继续回话:“啊……太好了,不过要等我和我们会长还有几个朋友打个招呼先。”

    许博远虽然还挂在蓝雨的公会,但其实已经完全不管事了,对于公会事务参与度也不高,基本处于游离状态。一是他自己懒得管,可以做个想玩儿就凑上去打、不想玩就撤、纵情肆意的普通粉丝多么好,另一个也是因为他的工作。身在一个对外交流频繁、需要公平公正形象的岗位,偏心还要高调容易遭人口水。兼之像千度阁这样的最底级支会人员流动的速度相当快,许博远这么久下来也就和会长在内的两三个人交情还不错,因而面对喻文州的邀请,是否要跳槽到颐养天年去他也不用怎么纠结。

    “好,你OK了就和叶修说一声,让他叫管理开放申请。”喻文州说。

    “嗯?我还以为叶神就是管理……”有些奇怪的许博远脱口而出,毕竟叶修也是蛮有辈分的。

    黄少天闻言在一旁哈哈大笑,说:“会长是张佳乐,你觉得他会让叶修做管理吗?副会长当然是他姘头孙哲平和我家靠谱又勤劳的好队长啦。”

    喻文州谦虚道:“我只是在线的时间相对比较多,方便起见所以才给了我权限。”

    喻文州有管理经验,人缘据说也一贯的好,倒不奇怪,就是黄少天“姘头”这个说法实在是……完全不知道怎么反应的许博远只好对叶修笑道:“看来叶神你的人缘不怎么好啊?”

    叶修相当不屑地嘁了一声:“一群权限狗。”

    喻文州眼都不眨,毫不在意且特别诚恳地回了句:“为人民服务。”

    黄少天笑得快打跌。

    叶许两人是在快到常用的副本门口时被黄少天截住的,这会儿他们说着话就进了副本,虽是不一样的配方,还是同样的弃疗滋味。

    虽然在上周等级提升的大更新中推出了新副本,不过今天的日常本还是旧玩意儿,这水平的队伍下老副本实在无甚可说的。黄少天打着打着就掐了麦,一边输出一边开小差。他歪着身子往和他几乎肩擦着肩坐着的喻文州那边倒:“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你觉得他们是那种关系?老叶看上人家了?真是铁树开花陨石来袭世界末日啊!他不是声称此生非荣耀女神不娶吗?”

    喻文州手指不乱,非常习惯地肩膀微抬,使力架住了黄少天,摇了摇头,也关了麦,说:“倒还未到这个程度,只是感觉有些不寻常。”他慢条斯理地分析给黄少天听:“本命你很多年,却能为和叶修说话而忽视你。这说明了什么?“

    黄少天懒得动脑子,只是为了接喻文州的话而随便胡扯:“他骗人,他其实更粉叶修?”

    喻文州说:“我看不出他说谎的必要。更可能是,你确实是他的本命,但因为偶像崇拜以外的原因,在他心中叶修仍比你重要。”

    黄少天挑眉,又问:“那叶修呢?”

    喻文州有条不紊地说道:“你要知道他开始用微博这么多年,除了职业圈的热闹、兴欣的资讯、荣耀游戏的吐槽以外,就没有别的更私人的内容了。你见过他秀吃饭吗?和苏沐橙?没有。兴欣集体聚餐?没有。和你这样的圈内好友?没有。和家里人?也没有。”

    “我看到有人说是为了特意嘲讽我。”黄少天愤愤不平。

    “那他就会AT你了。既然没有AT你,说明这条微博,很可能,其实是为了和他吃饭的对象而发的。”喻文州顿了下,“你再注意他的用词,非常有趣。‘从黄少天家拐来的小粉丝’——首先‘拐来’是一个意志动作,反映了他有一种主动交好的心态;其次这是一个完成时,说明这个人已经被他纳入自己家了;最后是这个称呼,‘小粉丝’,如果不是轻蔑,那就是亲昵了——对方实际年龄越大越显得亲昵。”喻文州笑了声,“他打字的时候可能并没有想那么多,但没有多想的情况更说明了这是他的真实心理。”

    黄少天长唔一声,似乎在思考。

    喻文州补充说:“其实还有一点,不过猜测的成分很大。叶修的这种说法,有一种他刚刚将人‘拐来’的语感,所以蓝田日暖很可能是他新‘到手’的人,并且蓝田也确实才刚刚进入我们的视野。而蓝田又在联盟工作,并表示是在工作中结识了叶修。就我们所能获知的信息来说,叶修最近一次和联盟联系应该就是最高等级提升的事吧?两人或许就是因此结识的。等级提升的发布会是在三周前举行,如果以上猜测正确,那么他们认识的时间不超过三周,却散发着这种仿若交往了三年的腻死人的现充气味,岂不是很不寻常?”

    他吐槽人家腻死人的口吻倒是寻常极了,黄少天忍不住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说:“李菊福!喻文州你这人真是太恐怖了!”然后趁着一个后跳等BOSS大招过去的空隙稍稍踮起身子飞快地凑过去,响亮地在人家脸上亲了一口,“干得漂亮!”

    喻文州让鱼香肉丝放了个超长读条的死亡之门,空出手来掰过偷袭者的脑袋,咬着他的唇,舌头伸进去和另一块软肉迅猛火辣地过了两招,然后干净利落地撤退,若无其事地继续操作起术士,技能衔接流畅,毫无裂痕。

    倒是黄少天给他扰乱了一下,剑客输出到一半挥空了招式,在原地不知所谓地扑腾了两下,方才恢复了正常。

    叶修知道黄少天一开打就习惯性地唧唧喳喳已经非常有先见之明地早早摘下了耳机,并十分暖心地将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许博远。许博远看着叶修发过来的私聊无语了好一会,但在坚持了五分钟之后就实在受不了地把耳机摘掉了。因此喻黄两人闭了麦八卦、黄少天好久都没吭声叶修和许博远居然也没发现。就是这会儿风好喧嚣在那喝醉酒似的抽筋乱舞,叶修也没去拿耳麦,只打字吐槽道:“黄少天你干嘛呢,脸滚键盘很开心?能不能有点前职业选手的素养!”

    黄少天给了喻文州一眼刀,喻文州侧头平和又无辜地微笑,黄少天又忍不住冲他示威一般咧了咧牙。这回喻文州耸了耸肩,把头摆正来淡定地继续输出。

    那边叶修还在继续打字:“还有你,喻文州,别以为放个死亡之门没有中断技能就能糊弄过去。这地方你放个毛线的死亡之门?一点效率都没有!我说你俩不会是在真人PK吧?还能好好地打游戏吗?小蓝都比你们靠谱你们好意思?”

    虽然前职业选手比自己靠谱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事,但看到这句话的瞬间躺着都中枪的许博远还是忍不住靠了一声。

    黄少天也是大靠一声,雄纠纠气昂昂满身斗志地重新打开了耳麦。

    在他聒噪的叽里呱啦中,喻文州不动声色地扫了他一眼,发现他似乎骂得非常开怀,于是同样十分暖心没有提醒他叶修会打字来交流十有八九是把耳机摘了下来的事。


    就算蓝雨的前队长有推理神功,当信息量不足的时候,在发掘真相上还是比不上具有群众优势的粉丝们。在黄少天打完游戏滚上床睡前一刷的时候,他的微博下已经有人@着君归日告诉他“这孩子当年可是你家蓝溪阁的高管兼剑圣脑残粉哦”了。至于叶修和许博远的微博下诸如此类的八卦信息更是泛滥成灾。

    因为黄少天都追过来问微博上的事而特意登陆了下微博探查实况的叶修自然也发现了这情形,难得被杀了个措手不及。他心不在焉地随意刷着大家的评论,偶然瞧见许博远微博下居然真的有粉丝留言指摘博主喜新厌旧、墙头草、人尽可夫什么的也是醉得厉害。不过这类评论毕竟是很少数,很快就被其他理智的粉丝的口水给淹没了。

    忽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唤回了叶修快跑得没影儿了的思路,他拿过来一看,果然是许博远打来的。叶修心情复杂却也没有犹疑地接了起来:“喂?”

    发现东窗事发后几乎是什么也没想、本能地抓起手机打给叶修的许博远在电话被接起的一瞬间反而骤然失语。他半张着口,各种借口、解释、心声蜂拥而至却乱七八糟地卡在喉咙中发不出丁点儿声音来。直到此刻他才察觉到了某种让他手都不自觉发抖的恐惧和紧张,心脏剧烈搏动的声响几乎将他淹没。

    两厢沉默了好半晌,反而是叶修先开了口,语气颇为无奈:“不好意思啊,我也没想到会闹成这样。总有些人脑子有坑,你别理会。”他记得“蓝河”这人是有点儿爱面子,大概蛮在乎形象这种东西。而且好端端的被人指着脊梁骂,有火也正常。

    许博远愣了好几秒,僵硬的大脑才慢慢反应过来他说的可能是个什么事儿,但他其实根本还没有余力去注意那些,此刻也只是混乱地“嗯”了一声。

    感觉自己这边的责任交代完了,叶修立即抛开了那点儿拘谨,调侃道:“小蓝,蓝河,你没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吗?”

    叶修轻松的口吻让许博远的心稍定了定,他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轻声问道:“你不讨厌吗?”

    叶修不明所以地怔了一下:“讨厌什么?”

    许博远似乎有些犹豫要怎么措辞:“……我?”

    叶修还是没懂这回路,笑道:“讨厌你被我抢了那么多BOSS还粉我粉得要死?”

    “……”虽然某种层面上说这也算是事实,可是听这人这样自己说出来怎么就这么让人火大呢……许博远默了两秒,确认叶修确实是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狠狠地松了口气之余又有点儿感情并未被对方知晓的失落,但想想叶修知道后直接绝交的可能性,那点儿失落就迅速烟消云散,只留下浓浓的庆幸了。他含糊地应了声,声音变得轻快:“而且我也不能确定大神你还记不记得有个叫蓝河的家伙啊。”

    “难道我看起来像年纪轻轻就老年痴呆的吗?”叶修无语。

    许博远笑。

    “再说当年你为兴欣做出了那么大的贡献,我怎么也不能忘了你啊不是。”叶修补充。

    “啊……就是啊——叶神你说好的后补工资呢?”

    叶修完全能想象如果此时是线上聊天,对面那人必然已经在文末配上一个斜眼的表情了。他干咳一声,无视道:“是啊,多亏了蓝溪阁给了好多材料,银装才能顺利升级,兴欣才能拿下首冠。蓝河你着实是一大功臣啊!”

    许博远抽了下眼角,板着脸部肌肉却微微勾着嘴角:“别装傻!不出工资可以,那就改请吃饭。你现在欠我五顿饭了,记着。”

    “好好好好,哎,斤斤计较的小气包,哥作为前队长就替兴欣请你了。”叶修一副“你真不懂事[邓摇.gif]”的语气。

    许博远冷笑一声:“这叫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无耻的企图剥削人民的资本家。”

    可话还没说到尾巴,两个人都再绷不住地齐齐笑了起来。


    因为许博远提到的工资的事,唤起了叶修许多往昔记忆,意外发现就连当时一些不太紧要的细枝末节都模样清晰,对方那似乎很老道、又似乎有些傻愣愣咋呼呼的反应到现在回想起来仍让人会心一笑。叶修拉住了撒蹄子野马般的回忆,将早已挂断的电话扔到一边。

    虽然说不上具体的推证,不过他总感觉许博远的回答有点儿含糊其辞,似乎有什么未尽之言。想了想,叶修还是登陆了自己在十区兴欣公会的小号。其实也不是真觉得在这边有线索,只是因为毫无头绪,又被勾起回忆,才突发奇想地过来看看。

    叶修这小号叫“星星之火”,是陈果在他十赛季悄悄退役后托苏沐橙特意转给他的战法满级号,希望他偶尔能回兴欣玩玩。叶修觉得退役了就该有退役了的样子,就好像当年张佳乐故意向于锋开枪一样,不能抢了现任队长在粉丝里的风头,让后辈难做,因此尽管明白也感谢陈果的心意,仍然很少经营这个小号。

    叶修刚一登录,陈果就敲了过来。现在大家都知道逐烟霞是兴欣的老板,一出现就被各种围观。陈果觉得按兴欣的嘲讽程度十分非常甚有可能被“敌对”战队的激进粉丝花样殴打,她的水平又很一般,因而基本不太敢登录大号了。这会儿她给叶修发信息用的也是一个常用小号,叫“霞蔚云蒸”,请她女神沐沐给起的。

    “叶修?”陈果问。

    “嗯。”叶修回。

    “你怎么突然上了这个号?有事?需要帮忙吗?”陈果和叶修的联系因为工作生活不再重叠而少了,但对他的上心却没有少,此刻也是很热心地询问。她有加夜光的好友,因此知道对方一般都在玩那个号。

    虽然陈果念旧重情,但经过许多历练也拎得清、懂得替人避嫌,给叶修的这个号并没有加特别的权限。星星之火只能像一般会员那样查看其他会员的名字、等级和职业,进一步的信息则无法获取。他在会员列表里搜索了一下,简单发现了“绝色”的名字,居然还是个差5级就满级的号,也就是说,很可能在大更新前他是满级的。

    “[绝色]这人最后一次上线是什么时候?”叶修问。

    “你等我开大号看看。”陈果说着就不见了,不一会儿回来说道,“8月17号。怎么了?我记得这个好像是蓝溪阁的卧底号吧?是蓝桥春雪在用?当年你还把人家当保姆使来着。不过他似乎一直什么都没做,虽然上线挺频繁的,但不太活跃,上来就挂在那儿的样子,所以我只让伍晨注意着,没有踢他出去。”

    叶修回忆了会,说:“我记得后来我上线看他还在52级,什么时候满级了?你确定还是蓝河在用?不是的话就把他踢了吧。”在他心里“蓝河”就指代那一个人,而不是第十区蓝溪阁会长号,消息顺手发了出去才察觉可能会产生误会,随即又发了条补充强调:“我是说第一代蓝河、第一代蓝桥春雪。”

    “噗,我知道……”陈果看他郑重其事的强调有些好笑,“应该是吧……他在早期粉丝里还蛮有人气的,所以很久没上又突然上线还引起了一些注意。大概是三?四?年前的事吧……记不太清了……我问他是不是蓝桥春雪,他倒很爽快地说是。号也是那之后慢慢继续练起来的……”虽然进入了职业圈,但对“老家”网游圈还是经常混很熟悉的陈老板末了又感慨道,“不过没想到绝色还在,蓝桥春雪却换人了啊……知道这事后我又去问了绝色一次,他说还是他,可能是把这号从俱乐部黑走了吧。”

    离开了蓝雨,还要带走个兴欣的卧底号,这在陈果看来只是有些奇怪罢了,但在早就“YY”过“君归日”的叶修看来,联系那两个时间点,就难免发散思维了。若是四年前,绝色突然登录,是不是有可能是上来问他的消息的?8月17日没过几天就是新闻发布会,那之后许博远一直在用蓝田日暖和夜光一起玩,所以才没有再登录绝色?叶修推测着一时竟愣怔起来。

    “怎么了?怎么突然问起他啊?你收到他要反水的风声了?其实他是假装退出蓝溪阁的?卧底了这么多年就为了这一天??”陈果见他没反应,接二连三地发了一堆问号。

    “没有……”叶修对她黑洞级别的脑洞也是很佩服的,知道不给个理由她肯定没完,于是又说道,“我最近遇到了他,所以过来问问。”

    “哦哦……”陈果非常自觉地理解为“遇到此人,想起故事,查探敌情”,简单地就接纳了这个理由,“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要不我帮你问问伍晨他们?”

    “不了。”叶修想想大概伍晨他们也就只注意绝色的动向,有没有不合适行为,甚至不会像陈果这样稍微有点交情的,去问背后的人有没有更换,“不过他确实离开了蓝雨,所以现在也不算卧底了,可以叫伍晨不用管他。谢了啊。”

    “哦好的!谢啥!有事再找我啊!”陈果十分爽朗地发了个龇牙笑的表情,遁去继续玩儿了。

    知道星星之火是叶修的人也不多,就兴欣的职业选手和公会管理层,因此除了收到了在线高管的几个问好,也没什么其他人来骚扰。叶修随意地围观了一下公会频道的聊天,心思乱着也没什么别的事做,和陈果打声招呼就下了线。


tbc.


2015.8.31

被公司拖去听倒退到反人类的封建道德讲座三天,HP跌过冰点,回到家也没力气写orzzz连续上10天班,休3天,再上7天也是醉了Orzzzzzzz

看了下这章似乎有8K+字o(╯□╰)o我还是放弃说这是个短篇吧……好想快点写完,这样我就可以专心上课了Orzzzz又不想那么快写完,会舍不得_(:з」∠)_||||||||||||||||

啊,好喜欢喻黄(。相性真好~~~

 
评论(7)
热度(142)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