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念念 3.

2015.8.25 于 LFT


*再次重申,很多私设


3.


    “姓名?”

    “……许博远。”

    “年龄?”

    “……30。”

    “工作?”

    “……荣耀职业联盟公关部副经理。”

    “荣耀职业联盟?”

    “……电子竞技。”

    “哦。”

    不自觉跟着气氛正襟危坐起来的许博远注意到茶几对面一直板着脸的年轻男人微微松开了紧蹙的眉头,似是对自己目前获得的答案还算比较满意。若不是对方穿着一身松散的休闲服,地点是住宅而非公司的话,许博远真会以为自己正在面试。

    迎客进门后不是带着人参观、介绍房子的情况,而是指着沙发让人一坐,连水都没给上就开始一板一眼地一问一答,这屋主也算个奇葩,怪不得在这个地段、这样的房租还能挂了3个多月剩给许博远捡漏。

    然而只是如此必然还不足以制止租客们保卫钱包的决心,房东先生果然开始更进一步地展现他的“奇葩”。屋主用中指从侧方推了推线条颇具时髦感的塑胶黑框眼镜,顶着一张面瘫脸平淡如水地陈述:“我,陈致,28岁,顾问公司的精算师,单身,同性恋。”

    完全没想到会听到这种隐私的许博远心中浮上一丝尴尬,他不着痕迹地顿了顿,点点头,微笑道:“我不介意这些,你喜欢就好。”

    陈致非常麦格老师地点了点头表示许博远PASS了这关,面不改色地继续扔炸弹:“我不缺钱,找人合租只是因为无聊。”

    大概到这个地步,将“无聊”理解为“寂寞”,“合租”理解为“床伴”的众多大脑洞直男们已经火烧火燎自觉速度退散了。但许博远实在是想要搬过来,而负担得起租金的房子这小区里也就这一家,就算真开了脑洞也不得不耐下心来确认。毕竟是职业和人打交道的,许博远面上还能保持着完美的亲切从容,笑眯眯地半开玩笑:“无聊啊……妾身可只陪聊,不陪睡。”

    陈致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当然。我是零,上床要你何用。”

    许博远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陈致才不管被直接钉上“受,别挣扎”TAG的他有多么呕心,接着说道:“所以若你能每天提供五到三十分钟的陪聊业务,房租可再减免五百。”

    “行。”穷人许博远答得非常痛快,“请问现在可以去看下房间了吗?”

    

    房子以惊喜优惠价定了下来,了却了许博远的一大烦恼,现在的问题不过是怎样搬过去能显得自然而然、符合逻辑、并非变态。

    “哟,今儿挺晚的啊。”

    有点儿沙哑的声音懒洋洋地响起,蓝田日暖回头,果然是一身红黑色系顶级装备、还抓着把通体黝黑哑光的银武、酷帅狂霸拽的夜光。

    “叶神。”许博远反射性地笑了笑,“睡到中午,下午又出去了一趟,刚回来。”

    “嗯。待会儿沐橙和莫凡会来,等下他们。”叶修说。

    “好。”许博远卷了一筷子DIY西红柿鸡蛋面往嘴里塞,“吃晚饭了么?”

    叶修似乎叼着烟,说话有些含糊:“全家猪排盖饭,你值得拥有。”

    “……心疼你的胃,一直经受微波炉、外卖、方便面三部曲的折磨……”

    叶修坦然:“懒得搞。有钱,任性。”

    经过一周多的线上相处,兼之叶修相当熟稔的口吻,让许博远也不由放松了许多,不太讲究地吐槽:“我看你是‘懒死,玩命’。”

    叶修带着点笑意说道:“是啊是啊,蓝大大,求拯救——都听见你吸面条的声音了,吃这么香,手艺很好吧?”

    “呃……还行吧。”许博远灵机一动,“对了!我今天在你小区租了房。”

    “咋?要过来给我做饭?”

    “行啊,”做一辈子都行,“给钱!”钱债肉偿最好。

    “切,小气。”

    没再接吃饭的茬儿,许博远拨弄着鼠标线,放慢语速,一边反复斟酌确认一边解说道:“我上次送你回去,看见你们那小区环境挺好的。刚好我现在的房东打算卖掉房子举家移民,我要另外找过住处,就在网上搜了搜,没想到你们小区里还真有个蛮合适的。今天下午就是去看了房子。”

    “哇,蓝大大土豪,这小区房价很贵吧?”

    叶修的语气听起来完全真心实意,听得许博远有些雾水:“早就住在那里的你有什么资格叫别人土豪?再说我也是合租的,不过房东挺有趣的,价格给得比平常低很多。”

    “房东是老头子吧,肯定是看中了你的美色。”叶修一副煞有其事的口吻。

    “……人房东左手青春年华,右手天生丽质,额头上还书有大字‘我真是炒鸡有钱’——瞧你思想龌龊的。”满头黑线的许博远唾弃他。

    “别说,我这个房子也不是我自己想要,是我那真·土豪娘把首付甩了我一脸,然后拿菜刀逼着我贷款买的。哥现在就是一可怜的房奴啊。”叶修特别的无奈,“而且我一个人住她非要我买三房两厅,这是隐性催婚你懂这酸爽吗?”

    叶修这人太荣耀也太传奇了,突然杀出这种普通人的烦恼真不是一般的惊悚。不过就叶修的性格来说,能聊到这种这么私人的话题,证明两人的关系确实还挺不错的吧?整张脸扭着不知是惊是喜的许博远眨了眨眼,消化了几秒,试探着回道:“……房子就算了,反正也是要住的。不过我可不信你是那种被催催婚就结的人。”在许博远看来,这个人的自主性不是一般的强,想要什么、要做什么自己都有一个比较清醒、清楚的认知和思路,总之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跟着别人要求走了的家伙。

    “小蓝果真懂我。”叶修厚颜说,“所以要是你没签合同,我可以分一个房间给你啊,免房租,负责投喂就行。”

    听这语气并不像单纯的开玩笑。许博远一愣,脑袋还在混乱中,就听见一把清甜的女声由远及近而来:“嗨嗨!叶修小蓝,我们来啦!”

    两人循声转去视角,果然是端着巨大手炮、清秀少年体型的“无口少年”和跟在他后面线条玲珑、看起来高冷无比的“新奇士香橙”。两人默契地打住了话题,向刚来的队友打起了招呼。

    招呼归招呼,事实上直到进了本,许博远也还在思考叶修的提议。他的确已经与陈致签了合同,但合同要等他付款后才生效,所以只要和房主说一声,现在解约也不是不可以。

     不过他并没有因此一口答应叶修的邀请,反而颇为犹豫。在许博远看来,太远固然让人不安,但太近也同样潜藏着危机——太近,意味着所有的缺点、不匹配都将无从遮掩无处可逃,而一旦有什么剧烈的摩擦,反而容易导致关系的彻底崩盘。

     维稳至上的许博远踌躇了两个BOSS,终于还是遗憾又松了一口气地私聊了叶修:“叶神,不好意思,房子我已经签好合同了。不过如果房主同意的话,恩准你来蹭饭[/酷][/酷]”

    叶修没在房子上再多说什么,看不出是个什么态度,只道:“这可是你说的啊[/大兵]”

    “当然,爷向来说话算话[/酷]”

    “呵呵,这个我相信。”

    许博远看着那行字愣了愣。虽然这话来得有些前文不明,但他还是忍不住缓缓地弯出了一个大弧度的笑。


    叶修虽然看起来懒懒散散,但对朋友确实不错,还主动问了问许博远什么时候搬家、需不需要帮忙。这种增加互动值和亲密度的事许博远自然不会客气,况且他的东西虽然不算很多,但有两大箱转职后买的公关处理方面的书籍一个人确实不太好搬。

    选了两人都有空的周末,许博远九点多开车把叶修接了过来,两人合力很快就搬掉了一半许博远提前打包好的行李。不过许博远的车子是从朋友那儿友情二手价接收的大龄SMART系列两座车,放不了太多的东西。许博远便把自己应该没什么危险内容的工作用笔电和蓝田日暖的卡留给了叶修,让他呆在旧家这边玩会游戏,自己先把行李送过去一趟。

    门板一合,室内顿时安静了下来。这套房子没有外飘的阳台,但客厅一边有一排窗户。此时嫩黄色欧式花纹的窗帘大开,没有了晾晒的衣物的遮挡,夏日放肆的阳光得以全军入侵。因为搬家而被掀起的众多尘埃在光线里现出自己起起伏伏的身影,杂物被整装成箱,让周遭显得有些空荡。叶修慢悠悠地迎着光走到窗边,没多久就见到许博远被太阳照得毛茸茸的脑袋出现在楼下。他走得很快,怕被烤焦似用手遮了遮头顶的太阳,很快就钻进车厢,消失在叶修视野里。叶修目送那辆小甲虫一样的车子慢慢提速走远,笑了一下,莫名觉得平和宁静。

    许博远住的这个地方离联盟总部也不算近,在五环开外,也完全不是什么繁华区域,各种高层民宿建筑密密麻麻,就算是整租,想来价格也比他将要搬去的地方便宜许多。电竞圈虽说现在已经今非昔比,但作为非顶层的幕后人员,单纯只靠基本工资的话,那点收入在B市还真算不上什么。叶修支在窗口抽了根烟,反身回到了茶几旁。

    他从电脑包里摸出许博远留给他的笔电,试了试和笔电一袋儿装的无线鼠标,又看了眼为了缩减笔记本体积而显然比正常尺寸小了一码的键盘,果断放弃了打游戏,改开了浏览器。

    许博远设定的主页是不带网址的新标签页,页面上的九宫格里排列着程序自动检测的最常用的网页。叶修本想输入荣耀论坛的地址,眼角瞄见九宫格的第一格里的“微博”二字,想起自己好像是蛮久没上了。也不知道许博远的微博叫什么,应该不叫“蓝桥春雪”吧?毕竟卡都交给俱乐部换人了。念头飞转间光标一动,叶修就点了进去。

    网页刷开一看,果然是自动登录的许博远的微博首页。叶修去看页面的右上角:头像是落在深海中、微微散发着浅蓝色光芒的冰雨,ID则居然简单省事地改叫了“君归日”。叶修有些好笑,也不知这孩子是有多喜欢这诗。

    他虽然只有中学学历、小学文凭,但架不住还有个爱好文艺的妹子。觉得“蓝桥春雪”名字甚美的联盟前女神沐橙小姐就曾百度过这诗并八卦给了他听。不过他当时也没什么特别的感想,就是觉得对方如果不是绞尽脑汁在古诗文网淘到这ID的,那语文考试应该挺高分的吧,反正自己是最讨厌这个科目了。

    叶修正准备退出他的账号登录自己的,他太过好使的眼神就不小心扫见被窗口半遮半掩的第一条微博貌似仿佛和自己有关。叶修不由顿住了上一个动作,往下拨动了两格鼠标滚轮。

    那是一条安卓客户端新发的“仅自己可见”的微博,上面简单写着:“没想到有一天这个人不但回来了,还走进了现实。不但走进了现实,还自愿给我做苦力。嘿(●´∀`●)”配图是一张从侧后方偷拍的、一个穿着白T恤、黑色七分裤的男人提着一只28寸拉杆箱的照片。正是这张照片未被窗口遮挡的上半部分中露出的四分之一个侧脸吸引了叶修的注意——尽管只有四分之一,就算叶修再怎么不爱照镜子也能分辨出那就是他自己的脸无误。

    叶修盯着那个不得不说是有点可爱过头了的颜文字心情复杂地放空了一会儿。这样的文字搭配着刚刚知晓的ID来看难免让人浮想联翩,自意识过剩地怀疑这个微博名字是不是还蕴含了在等谁回来的意义。

    虽然觉得在其他“仅自己可见”微博中或许能寻到更多的线索,但出于尊重,叶修还是没有擅自偷偷地翻来看。毕竟不小心看到对方藏起来的秘密已经很失礼了,那么至少不要让对方知道自己已经看到了而陷入尴尬和困窘。叶修默默地关闭了微博界面,清掉了历史记录,按原计划打开了荣耀论坛。


    来回跑了两趟,总算在下午一点前全部搬迁完毕。陈致加班没在,许博远把东西往自己的新房间一扔也来不及整理,叫上叶修一起下楼吃饭。

    叶修搬东西搬得一身汗,放下东西就找洗手间洗脸。一颗浑圆的水珠从眉骨上滑落滴在睫毛上,砸得那排不密但长的毛刷子扑棱了一下。叶修好不容易眨开水珠睁开眼,就恰恰好和找过来的许博远在镜中撞上了视线。

    两人皆是一怔。

    虽然比不上退役后不知去向的前联盟脸面花样美男周泽楷,但打理得有个人样之后还是能看出叶修确实长得挺帅,尤其这会儿一副湿身play的样子,效果颇为可观。许博远的喉头微微动了动,旋即反应过来,强迫自己别开了目光,一边从一旁的纸巾盒里抽了几张纸给叶修递过去,一边若无其事地问道:“这附近有什么好吃的?你推荐一个。我请客,谢谢你今天的帮忙。”


    这一带高级住宅区临近商业区,各种价位的餐馆很多,叶修常年叫外卖,对于吃东西的地方还是有些子研究。他带着许博远进了一家价位中等的广式茶餐厅:“这家拉肠和牛腩粉做得还挺正宗的,至少和黄少天带我在G市吃的味道差不多。”因为许博远自暴过是G市人,叶修这么做也并不突兀。

    许博远来了兴趣:“是吗,真难得。来B市几年最不习惯的大概就是天气和饮食了。就算说是什么港式、广式,大部分也还是北方化了的口味。”

    此时已经过了用餐高峰,店里的人不多,许博远和叶修轻松找到了个靠内避阳的卡座。尾随而至的服务员递上菜单,两人很快就点好了餐。许博远是因为对这些菜式都很熟悉,叶修的话……

    “你经常来这儿吃?”许博远问。

    “这家店有外送。”叶修语带赞扬,“而且送货速度很快。”

    许博远哈哈一笑:“果然。”他顿了顿,话头一转,“说到黄少,从微薄来看他现在好像在大学教书?电脑方面的专业吧。你和他还有联系吗?”

    “看!你接近我的目的暴露了!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这不好吧?”叶修瞧着他提到黄少天就发亮、清清楚楚写着“让黄少的八卦来得更猛烈些吧”的眼睛,有一丝拉酸地揶揄了他几句,但还是答道,“真不想说有啊……你偶像每天都在公会里吵吵嚷嚷,手速、反应速度什么都降了,就烦人指数没降。”

    许博远被叶修前半段话勾起的愧疚心完全湮灭在了后半段里,他瞪了叶修一眼,字正腔圆一字一字地说道:“圆润地走你。”又十分好奇地问,“什么公会?你、苏女神和莫凡都在的那个‘颐养天年’?”

    “是啊。这玩意儿其实是张佳乐建的,拉了大家都比较熟的几个还在玩荣耀的退役人士。黄少天后来也加了进来。以前天天就见他在职业群刷屏,现在改到公会频道了。”叶修一脸受不了地摊了摊手。

    “哈哈哈哈!”许博远站着说话不腰疼,一想那情景就乐得慌,他一边笑一边回想,“颐养天年的会长是‘月夜花朝’吧?所以他真是张佳乐?我在论坛看过有人猜他和那个经常和他一起玩儿的‘雪满弓刀’是繁花血景……不过他们通常是野外相遇出一个人就碾压全场了,所以基本没录到过他们打配合。”

    “嗯,‘雪满弓刀’是孙哲平。他们也不太常玩,都各有其他工作了。不过2v2竞技场的时候,两个还是经常打配合,漏洞百出的。不过,换黄少天来也未必抓得住,毕竟大家就算眼力在,手也跟不上了。一群老人家一起玩玩,刚好。”

    叶修说得很平常,不过许博远知道这对每一个对这个赛场还有梦想、有热爱的职业选手来说绝不是那么轻轻松松就能一笔带过的事。但时光匆匆、韶华易逝,毕竟无可奈何,在大家都努力开展着自己的新生活的时候,他也没有必要对着人特意点出、故作感慨来抒发自己除了揭伤疤外并没有什么卵用的惋惜与同情。许博远抿唇笑了笑,还是把话题回到公会上,饶有兴味地推测:“如果颐养天年里的都是前职业选手,那么大家猜‘风好喧嚣’是黄少也是真的咯?术士有两个啊,‘鱼香肉丝’是喻队,‘帅裂苍穹’是魏队吧?好像没有人见到你们公会有拳法家……韩队没玩了?”

    叶修见他如数家珍也不觉得奇怪,毕竟这些八卦在论坛上也是热门话题。公会里的人时常也被问及身份,只不过大家都一致决定执行不否定、不肯定、不回应三不政策,抛弃偶像包袱,单纯做一个随心所欲的荣耀玩家。

    叶修点点头:“那家伙改行当兽医去了,还有一两年才毕业。他做什么都习惯全力以赴,自然没空再上游戏。”

    许博远含着刚上的鸳鸯奶茶差点没喷出来:“兽医?!?!韩文清?!”

    叶修似乎非常理解许博远这种无法将韩文清那张钱包脸和可爱的毛茸茸的小动物们联想在一块儿的心情,他贴心地再次爆料:“以前霸图有一二货去老韩家——就是他爸妈家——玩,发现他家养了一只猫三条狗,并且韩队长对带毛的动物比对人友好得多。那二货在群里现场直播不说还花式哀嚎三观受到冲击,一回头就被韩队长二话不说地禁言了一个月。”

    许博远哈哈哈毫不客气地笑话完这个勇于作死的霸图队员,不可思议地瞪大着眼歪了下脑袋,长舒了一口气:“这就是……所谓的铁汉柔情吧……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感觉还挺萌的。”

    叶修嫌弃地瞥了他一眼:“啧啧啧,见异思迁。”

    许博远不知怎的就想起了当年还是个百分百黄少天铁杆粉的他刚知道君莫笑就是叶秋的时候揣着一颗鸡冻的小心肝纠结要不要去拿签名的事,也不反驳叶修,就自个儿一劲地在那笑。

    两人接着话题一边吃一边聊,末了叶修摸出手机,说:“对了,之前提到微博,你微博叫什么?”

    许博远花了好一会追溯这个“之前”是在什么时候发生的,长长地“啊”了一声,刚想报出自己的ID,就骤然想起自己虽然换了名字,但翻看4年前的微博的话还是能轻易发现他就是初代的蓝桥春雪。可要说没有微博的话,又显然与自己先前说看黄少天微博的话矛盾。话语在舌尖打了个弯儿,最后变成了搪塞:“叶神你根本不怎么玩微博吧?4年加起来也只发了23条!”

    “呵呵,你计得很清楚嘛。不发不代表不窥屏啊。”叶修用他真诚又无辜的双眼望着许博远,“你是不是发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才不想告诉我?”

    许博远一咽,没法儿,只得翻了个白眼,支颐棒读:“是啊是啊,我转了你和一众联盟选手的高爱趣小黄文。我叫‘君归日’,快来看吧,呵呵哒。”一边暗搓搓地侥幸想着这人顶多就关注一下,肯定不会翻到那么前,待会儿趁他不注意就批量操作把四年前的微博全部“仅自己可见”掉。

    许博远也摸出手机打开微博,果然见到在@和评论之余有一条关于新粉丝的提醒,点开一看,正是“叶修”——自从他从兴欣退下来,因为懒得再去做身份认证,索性就把V给去掉了。

    不论如何,到底完成了“和男(暗恋)神(对象)相互关注”这一人生壮举的许博远的内心还是开心得要疯狂跑圈的。他还没来得及抒发下应有的感想,就见叶修举起手机朝桌上的残羹剩饭咔嚓了一张,手指在屏幕上飞快地点来点去,不一会儿许博远的手机就发出叮一声,提示有一条新微薄。

    叶修淡定地放下了手机。

    许博远瞅了他一眼,内心几乎要开唱忐忑,食指小心翼翼地戳开提示,一刷新,第一条赫然就是叶修发的:“从黄少天家拐来的小粉丝请吃饭。呵。[空盘照片]”

    现在也依然坚挺在黄少天家好不好!许博远暗自咆哮,用眼神恶狠狠地谴责造谣者,对方却岿然不动淡定喝茶。五秒后许博远败下阵来,重新低头点开就那么一会儿已经飚到十几的评论,果然除了“心疼,帮@黄少天”,就是“小粉丝自动对号入座”。正牌小粉丝许博远想了想,最后还是低调地打了一整排省略号,按下转发。

    却不知他在手机上戳啊戳,嘴角勾起、眉眼弯弯却毫无自觉的傻乐模样一丝不落地落入了对面男人的眼里,让人打心眼儿里跟着欢喜,也让人不由自主地心软:这傻孩子,真好哄啊……

    

tbc.


2015.8.25

啊,办公室如果没有同事在后面走来走去,还真是一个让人思路清晰的好地方啊= =bbbb

有点儿长,懒得分开发了,就这样吧_(:з」∠)_回到家脑子不转修不过来了……

大神们凑在一起真是一台戏,超热闹,老有趣了,怪不得有那么多写全员的(X

 
评论(3)
热度(208)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