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不老歌 6. fin

2015.4.21 于 LFT


*例行广告,《投之以桃》叶蓝本通贩中,热烈欢迎大家接走解救万千纸张于糊墙的命运>3<   

↓↓↓↓↓↓↓↓

通贩链接



*出版部分和三次元实际情况没有关系,请不要信。

*BUG大概很多


6.


    “一叶之秋?!”蓝河几乎是尖叫了出来。

    叶修点头。

    “……怪不得怪不得……”蓝河嘀咕了两句,垂着的眼睛漂亮地反映出他高速运转的思绪频繁地眨啊眨的,又突然抓住了叶修的胳膊,“你不是说你‘被炒了’?嘉世和你解约了?怎么回事?你这样子有什么导致不能写书了的‘个人问题’?不会是他们为了捧孙翔把你踢走了吧?”说到后面已经有些愤愤然了。

    排在对隐瞒真实身份的不高兴前的赫然是对叶修的遭遇的关心,不过话说回来,会因为隐瞒而不高兴,不正是因为在意吗?叶修笑了笑,握住蓝河的手腕,将人带回客厅沙发:“坐下说。”

    剑拔弩张的气氛一缓解,这样杵在门口聊天确实是挺傻的。蓝河讷讷地被拖着落座在叶修旁边,想把手抽回来,却被强硬地拽住。刚张了张口打算叫他放开,就听叶修说起他与嘉世的纠葛,蓝河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牵了过去。

    “嘉世在右文上说的没有错,一叶之秋确实是一个合写号。但并不是我与孙翔的合写号,而是我与我另外一个朋友的,他也是我现在住的房子的主人,叫苏沐秋。可惜,他在嘉世正式为一叶之秋出版书籍之前便意外去世了。除了第一本书是我们合写的,之后一叶之秋出的书,都是我一个人写的。”

    蓝河一下就反应过来:“所以今天嘉世才对孙翔参加过哪些作品这么含糊其辞!这么说,如果不是嘉世违约,那就是嘉世和你们签的是人号分离的合同……”蓝河有些囧地怒其不争地瞪向叶修,“你又不是什么熬不出头的小写手,一叶之秋在出书前在网上已经颇有名声了吧?那个号本来就是你们的吧?当时怎么会答应签这种霸王条款!”

    叶修扇了扇手:“我、沐秋和嘉世的老板陶轩是很好的朋友。那会嘉世刚起步,陶轩也没那么有钱那么高。我和沐秋很穷,虽然在网上有一点知名度,但也不赚钱。陶轩就接济了我们,并主动提出和我们签约。不过——他说——嘉世也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嘉世的其他势力要求人号分离地签,这样出版社才能放心地倾斜资源去推这个号。但是陶轩保证,这个号只要我们表现好就一直都只有我们两个用。写故事嘛,我和沐秋还是很有自信的。而且,那个时候,我们相信他。”

    蓝河肯定地说:“一叶之秋的每一本书的销量和评价都足以让你……们自信。”

    叶修笑了下,看着他诚恳的眼神,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被一爪子打了下来。

    蓝河外强中干地瞪了他一眼:“所、所以,嘉世为什么要和你解约?”

    “因为我拒绝露脸、拒绝炒作。现在出版书的情况你也清楚,光书本有什么噱头可言,恨不得拉上作者全家一起卖。陶轩忍到现在也已经不错了。今年孙翔出现了,陶轩相中了孙翔的脸、年纪还有才华,要借一叶之秋让他一炮而红。他和我说一叶之秋以后主要就是由孙翔使用,出面也由孙翔,‘不麻烦’我,但我还是可以用一叶之秋写作和出版,吧啦吧啦。翻译成人话,就是即使只有我一个人写的,著作权还是要分孙翔一半。我没有同意。”

    “卧槽,这都行!”蓝河怒拍大腿。

    见他这么生气,叶修反而高兴轻松起来。他微带笑意地将故事结尾:“我能够理解陶轩的做法,他现在是个彻底的商人。我这么和他说,他就指着门口说:‘看不惯商人的作风你就滚’,于是我就滚了。”

    蓝河翻了个白眼。涉及到合同问题,事情肯定不是那么随意的。他问:“你人和出版社的合同是怎么签的?嘉世每年至少要帮你出几本书?你的稿件是优先给嘉世还是全部都要给嘉世?合同什么时候到期?”

    叶修摇头,露出点无奈:“没规定。全部都要。还有一年。”

    蓝河直接就无语了。他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盯着叶修:“这就是嘉世和自家当家大神签的合同?我读书少你别骗我!”

    叶修被他夸张的语气逗乐了,也板着脸严肃道:“这就是真爱。”

    “……所以对方现在并没有和你解约?”

    “没有。”

    “靠!那倒是把你从宿舍里踢出来了?”

    叶修耸耸肩。

    “那之前出版的书?”

    “本人与出版社解约前,出版社独家出版,且可自由加印,只需按合同签订比例给予稿费。”

    “……可不可以问问,比例是多少?”

    “我说过,只要你想知道,就可以。”叶修用手指比了个数字。

    “……我现在相信你确实对嘉世是真爱了。”

    叶修说:“这些事过去就过去吧,我也不想追究,也不打算曝所谓的黑幕。所以,在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不熟,我并没有打算暴露身份。只是没想到,会发展成现在这样的关系。”

    突然话题有牵回了叶修的隐瞒,蓝河脑子没完全跟上,只嘴快地反问:“什么关系?”

    叶修举起一直抓着没放的蓝河的手,目光烁烁坦荡荡地盯着蓝河的眼睛,说:“想追你的关系。”

    蓝河整个儿就呆住了,脸一点点地变红。他觉得今晚的叶修真是特别的可恶,连环炸弹的投放完全不给喘息的。

    “怎么样?小蓝同志,做我的男朋友不?”叶修见他傻愣愣的,还催上了。

    “等、等等?!”蓝河在被拉住手腕的情况下努力比了个暂定的手势,杵在叶修脸前。他神色纠结地吞咽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你是……那个……同性恋吗?”

    “现在是。”

    “……以前不是?那能不能回档?”

    “没存,回不了。”

    “……”

    “怎么样?还是说,你不是?”

    蓝河沉默了两秒,叹气:“我是。”他抬眼看叶修:“所以希望你不是。”

    “为什么?”

    “我之所以会到H市来,就是因为我出柜了,在家里呆不下去。”蓝河苦笑。其实倒不是说儿子是个同性恋所以被扫地出门,可蓝河却感觉更糟糕。

    随着年纪的增长,父母催婚的压力越来越大。有一天母亲发现了他藏起来的耽美漫画,向他质问的时候,非常想从无谓的相亲中解放出来的蓝河便顺势出柜了。但比起不能理解或者雷霆震怒,家长直接就替他安排了从前好几倍人数的相亲,简直防不胜防。

   “年纪轻的时候折腾一下也没什么,年纪大了就该定下来结婚生孩子,就算喜欢男人,也要和女人结婚,有一个家庭,才是正常的。别那么多挑剔那么多要求,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忍忍就好了,即使是你爹妈,也不是因为相爱才在一起,如果我们也这么多事,哪里还有你?”——蓝河听完母亲的话,实在不知道该从哪一点反驳起,只觉得心里无比憋屈出离愤怒,扔下一句“我对女人硬不起来”就走了,之后更雷厉风行地申请调动搬离了G市。

    虽然平时相处并不觉得,但蓝河确实比叶修年长,他觉得自己有义务保持清醒,并提醒对方。“这不是一条轻松的路。”蓝河看着叶修,说。

    “不需要你告诉我要走哪一条,我是个成熟的成年人,可以为自己负责。”叶修说,“你只要回答我,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蓝河还想垂死挣扎地劝说,叶修抢先开口:“别废话,给你三个数,要么就直接拒绝我:‘滚你妈蛋的我不喜欢你’,要么,我就要吻你了。”

    “啥?”蓝河瞠大了眼睛,叶修这边已经数了起来。

    “一。”

    “二。”

    “等、等下?!喂?!”

    “三。”

    叶修倾身撞上了蓝河的唇。

    蓝河的牙板被磕得老疼,嘶嘶地直抽气。但在这过度的力量中,他忽然GET到了叶修游刃有余的表面下掩藏的不安和躁动,然后就……心软了。毕竟,不是不喜欢的人啊。

    两人嘴唇挨着嘴唇,眼睛看着眼睛。叶修感觉到蓝河突然放松的身体和轻微的叹息,微热的呼吸吹了过来,然后是搭上肩膀的胳膊,和更深地贴合过来的柔软的唇舌。

    叶修的眼睛陡然地亮了一倍。虽然没有实战经验,但他理论丰富,在本能的助攻下一把抱住了蓝河的腰和脊背,将人牢牢地按在自己身前,伸出舌头攻城略地。

    三分钟后,两人气喘吁吁地分开。叶修还有一下没一下地在蓝河身上乱摸,在意图探进对方衣物时被捉住了手。

    蓝河给了叶修一眼刀。

    叶修做了个无辜的表情。

    “你打算怎么办?”蓝河问。

    “当然是搬到你家来。”

    “靠,我问你工作!”

    “哦。书先写着,一年后换个笔名换家出版社出版呗。我打算用以前在网上注册的一个小号,叫‘君莫笑’。对了,要出这本书还得要征得你的同意才行呢,因为,男主角是你啊。”

    “啥?!!!!!!!!!”


fin.


2015.4.21

就这样吧,大纲掉,我尽力了O<—<…………

持续上班第45天O<—<………………

 
评论(8)
热度(81)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