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不老歌 4.

2015.4.1 于 LFT


*例行广告,《投之以桃》叶蓝本通贩中,热烈欢迎大家接走解救万千纸张于糊墙的命运>3<   

↓↓↓↓↓↓↓↓

通贩链接


4.


    看够了摘星摸够了鱼,蓝河重新打开word文档继续自己未完成的工作。蓝河家很舒服,倒不是说多干净整洁,就是有点懒洋洋暖乎乎的感觉,让叶修吃完饭还赖着不想回去。

    蓝河没空搭理他,叶修总得给自己找点事儿干。他摸着圆滚滚明显鼓了起来的胃袋用手肘撞了撞隔壁的专心阅读着文件的蓝河。

    思维明显还停在工作上的蓝河迟滞了三秒,才反应过来,说着话眼睛还黏在屏幕上:“你又有什么幺蛾子?”

    “无聊。”

    “回家抱电脑去。”

    “不想回。”

    “安静地在一边装死。”

    “老蓝同志,没想到几天没见你已经对人家丧失耐心与温柔了,人心易变不过如是!”叶修很悲痛。

    “……”蓝河做了个深呼吸,和这家伙呆久了他也不知道该说自己修养是越来越好了还是越来越不好了。他唰地转头,瞪着在一边种蘑菇搞破坏的人,假笑捧读:“请问有什么能帮您的,叶先生?”

    日间熟稔的眉眼猛地撞进眼里,清爽的皮肤上细细的纹路,不算太长却密密的睫毛,干净的棕褐色的眼睛,浅色的唇上因为干燥而微微皱起的、看起来软绵绵的沟回,叶修不由凑近了些,直到对方条件反射地微微后撤才猛地顿住。叶修抿唇,笑:“搞本书来看看呗?”

    拿他没办法。蓝河带叶修往自家书柜去了。蓝河家是典型单身汉居所,一室一厅,书柜不在客厅,那自然是在蓝河的卧室里了。

    虽然叶修造访蓝河家餐桌+客厅多次,但踏足十分隐私的卧室还是头一遭。叶修有点探险般的小兴奋,也不知道在期待着什么。

    蓝河打开房门,点亮顶灯,照亮天蓝色的一套寝具。

    “你真的很喜欢蓝色啊。”叶修感叹,“该不会因为名字才进的蓝雨吧?”

    “当然不可能!”蓝河抛了个卫生眼,走到靠窗的书桌旁,指了指桌下一个颇大的塑料收纳箱——当然也是透明蓝的:“我这边有的都在这里了。”

    “哇,好少。”叶修蹲下来,在蓝河拧开拖过来的台灯灯光里打开箱盖,“蓝河同志,你身为编辑藏书如此之少你好意思吗?说好的职业素养呢?”

    蓝河本来不想多说的,但提到职业素养了,还是必须为自己看重的东西辩解两句:“我不是和你说过是一个月前才搬过来的吗!从G市。剩下的书都在那边。”

    “你在那边还有房子?土豪求包养啊!”叶修在箱子里挑挑拣拣,发现上层比较好拿到的都是些姓黄的话唠的书也是醉醉的。

    “……没……在父母家。”

    蓝河的语气里模糊地压抑着什么,叶修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的目光飘荡在窗外,挑挑眉便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拿开黄少天和喻文州的书,露出来的封面让叶修有些惊喜。说实话他真不该惊喜的,毕竟,以他粉丝的基数和写作的水准,蓝河家里会有一两本他写的书真是一点也不奇怪。可是,这毕竟是蓝河山长水远,跨过半个中国,特意从G市带来H市的。

    “一叶之秋……”叶修的指尖划过封面上做了钢印效果微微凸起的名字,“你喜欢他?”

    “哦,还蛮喜欢的啊。”蓝河很快回了神,承认得很坦然,“他是大神嘛。故事写得很好。没有可以用特殊的形容词像文艺啊黑暗啊之类的来形容的风格,却什么风格都能驾驭,所以才能在最适合的地方用最适合的字句吧。当然最让人佩服的就是那不知道怎么开的黑洞级脑洞了。”蓝河耸了耸肩,“不过你‘身为编辑’‘经常看书’的话,应该也已经看过他的作品了吧。”

    叶修低低地笑了一声。蓝河大大,你这样当面赞得人都不好意思了你家里知道嘛?

    “看过啊。”叶修像翻过旧一页一般把一叶之秋的三本经典之作拨开,又起开别家大师的几本著作,终于在箱底发现了他感兴趣的读物。叶修翘起唇角。

    蓝河还在说着什么:“真好奇一叶之秋长什么形状。说起来这点也很佩服他,毕竟这个时代还见蛋不见鸡这么低调的热门作者很少了。他甚至几乎没接受过采——”访字还没说完,瞥见叶修伸出漂亮得惨绝人寰的两根手指将那本封面上绘着骑士与国王在暗夜繁花丛中背对而立的书拈了起来的动作的蓝河的表情在一瞬间就扭曲了。他近乎反射性地扑过去压住了叶修的魔爪——嗯,还挺皮滑肉嫩的。

    叶修可不管他的反抗,遥观封面念到:“《沉默星轨》、莱艾、蓝桥春雪——”

    蓝河的表情很是纠结:“这个……就算了吧?我想……应该不适合你看……”

    “哦?有啥不适合的?”叶修明知故问。

    “……幼稚,而且,估计不合你口味,怕你接受不了。”蓝河一脸严肃。

    叶修暗道那是你不知道摘星的作者是我。“没关系,我涉猎广泛着呢。”叶修说着灵活地绕过了蓝河压制住自己的手,翻开了书本。

    蓝河一脸惨不忍堵,捂住了半边脸。

    但是蓝河想象中被怒骂“恶心”“变态”“绝交”之类的悲剧并没有发生,发生的是另一件同样级别的悲剧:叶修竟然对着随便翻到的字句声情并茂到虚伪地朗读了起来:

    “‘艾文站在台阶上踮起脚尖,说:“我现在和你一样高了。誓约于我吧,骑士。”莱斯诺德被他小大人的模样逗笑了,却真的跪了下来,一辈子再没这么认真过地虔诚地吻他的指尖、他的手背:“我,莱斯诺德,现誓约于艾文陛下,愿为我至高无上的主奉上我的命,我的力,我的名,我矢志不渝的忠诚与爱。”’

    红色高温警报从颈脖子上升至没顶满格,羞耻到极点的蓝河也管不上穿帮与否了,正准备启动暴走模式,就被叶修忽然的转头和满面的肃穆镇住了。

    “确实就那样,但也没有那么差。”叶修说,“我想看,不行吗?”

    面对如此认真的请求,蓝河顿时就有些动摇了。

    叶修趁热打铁:“BL小说嘛,这也没什么,搅基又不犯法。重点是,我是一个有着宽广眼界博大胸襟的开明的人!”

    蓝河的脸颊跳了跳,实在忍不住推了他一把:“滚你的吧。”


    事件最后以叶修坐没坐姿地歪在沙发上,脑袋顶靠着蓝河胳膊安安静静地看蓝桥春雪大大著作的《沉默星轨》作为结束。是的,叶修又靠着他的真(厚)诚与坚(颜)持胜利了!

    一厘米多的书本不快不慢地翻了一大半,最终反而是早先强烈要求人家安静、此刻却集中不了注意力地时不时偷瞄一下对方脸色和进度的蓝河没沉住气:“这都看得下去?”

    叶修从鼻腔里闷出个“嗯”音:“比外面卖的那些明显面向中二阶层少男少女的三流破小说能看多了。”

    这算赞扬吗?!虽然他也觉得写得就那样了但这比较对象也太掉价了吧?!蓝河情不自禁地拔高音调,表达了自己的看法:“靠!”

    “嗯?”鉴于姿势,叶修斜上地瞅了蓝河一眼,“怎么?你很喜欢这个作者吗?”

    “啊?……还、还好吧?”蓝河含糊。

    叶修晃了晃手上的书:“我还挺喜欢的,看起来挺舒服。”

    蓝河心中窃窃地小喜。

    叶修紧接着就补充:“虽然故事没什么稀奇的——毕竟喜欢和写得好是两码事嘛,喜欢也不能歪曲事实啊。”慨叹。

    蓝河刚有点愉悦的表情顿时来了个急刹车,末了叹口气耸耸肩:“我不是早说了很幼稚。”他伸出食指戳了戳被叶修拿在手间的书:“这本……是这个作者最早出的一本书了。”

    “哦?”叶修看过来的眼睛亮亮的。

    蓝河对他这么感兴趣感觉有点奇怪,不过倒也没在意:“嗯,这是五六年前的书吧。不太高产也没什么天赋的一个作者。不过好歹写了这么多年,现在多少也比这个长进一些了。”

    他的声音中有着低落无奈,但也有着自信、希望与坚定。

    叶修捏着书页的拇指指腹不自觉地摩挲了一下虽然看得出有仔细保存但依然已经显得老旧了的纸张:“你有他现在的书?”

    蓝河有些好笑,他动了动胳膊,震了震枕在其上的叶修的脑袋:“你真喜欢他啊?”

    “是啊。”被震得有些摇晃的叶修趁机蹭动着将身子滑落些,脑袋从蓝河胳膊掉到了他大腿上,还把放在其上的笔记本电脑给撞出去了些,换来对方一声抗议的“喂”。书本摊开倒扣在胸口,顶端搁在下巴上,叶修用这个很方便的姿势微微笑着看进蓝河的眼睛,又重复了一遍:“喜欢啊。你不是也很喜欢?”

    蓝河和他对视着愣了三秒,飘忽地游移开视线,挠了挠发热的脸:“哪有啊?只是,知道的比较多而已。”

    叶修长长地哦了一声:“那你知道他出过商业志吗?”他用手指敲了敲随着自己呼吸起伏的书本:“这个,是个人定制的吧。”

    蓝河顿了下,才点点头:“嗯。没有。”

    “为什么?”

    “脸丑。运气差。圈子黑——”蓝河煞有其事地掰着手指数,数到这儿忽然想起自己就是编辑,如果真有什么“黑幕”大概也就是他们这等人编织的,不由噗嗤地笑了场,笑完之后摇摇头:“前边是实力不够吧,后来,后来他忙于其他的工作了。而且同人志也是书,也是故事,带给人的东西是一样的,也不是非得商业志不可吧?”

    叶修眨了眨眼,逗他:“看来你确实很知道他嘛。”

    蓝河愣了下,反应过来,打了个哈哈:“是、是啊,他也是编辑所以还蛮熟的,呵呵。”

    叶修装模作样地颔首:“原来如此。那你知不知道他怎么做了编辑?毕竟听你这么说,这人还是挺喜欢写故事的吧?就算一时实力不够,现在也该够了。”

    “没有钱。”蓝河摊了摊手,“听说他父母不太支持他当个听起来很玄乎的作家,所以断了供粮,没有饭吃又出不了书,就只好另找工作了。”

    “然后就找了编辑的工作。”

    “嗯,其实也是机缘巧合。然后做着做着也发现即使不是出自自己的作品,能够把更多更好的故事推给大家看,也是很有趣很有意义的一件事。可以说是在编辑中找到了想在理想中获得的相似的价值吧。”

    “父母呢?现在理解了吗?”

    蓝河支吾了一下,道:“编辑是比较稳定的‘正常’工作。”

    “……好吧。”觉得在这条线上能挖掘的已经挖掘得差不多了的叶修一咕噜从蓝河大腿上爬了起来。虽然他有点舍不得触感厚度刚好的蓝氏大腿枕,但还是满足自己膨胀得厉害的求知欲比较重要,反正大腿枕嘛,以后想要多少有多少。他记好阅读到的页数,拎着书站了起来,非常有始有终地旧话重提:“你还有蓝桥春雪的其他书吧?都借来看看呗?全部。”


tbc.


2015.4.1

真更新,不湖绿。愚人傻福大智若愚各位都快乐w

 
评论(3)
热度(58)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