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不老歌 1.

2015.3.24 于 LFT


*例行广告,《投之以桃》叶蓝本通贩中,热烈欢迎大家接走解救万千纸张于糊墙的命运>3<   

↓↓↓↓↓↓↓↓

通贩链接


不老歌


*我也试试大纲灭文_(:з」∠)_


1.

    叶修和蓝河相遇的时候,蓝河三十一岁,叶修二十八岁,在风景人文名城之一的H市。

    那天叶修刚被炒鱿鱼,从公司提供的宿舍被赶了出来,于是卷铺盖滚回了当年还只是个默默无名的混小子的时候住的破烂房子。

    虽说是个破烂房子,但地段其实相当不错。当然房子买来的时候还没有这么烂,也没有这么好的地段,这些都是时过境迁所来带来、改变的东西。但也总有些没怎么变的东西,比如说房主一家和叶修的情谊。房主是叶修的已故好友,姓苏,好友死后,房子留给了他唯一的小妹,叶修在征得小妹同意后,搬回了房子。

    自从叶修和苏家小妹各自的工作步上正轨,两人便没有再住在这里了,但还是会每年从百忙之中约好时间,回来一两次一起打扫卫生。这是好友、亲人留下的宝贵记忆,两人都舍不得任由它荒废。

    叶修搬回去的时间离上一次的打扫有点远,因此不得不一个人拾起扫帚拖把,和洋洋洒洒、数量惊人的灰尘大军开战。

    扫帚是个好扫帚,拖把却是个坏拖把。叶修一个不注意,便把拖把上不知是因为脱线还是被扒拉得长长的破布条甩上了低矮的二手现代风格皮沙发的小短腿。叶修东扯扯,西扯扯,没扯出来,低头一瞅,这可好嘞,现在是好几条布缠一块儿打结了。

    无奈,叶修只好弯下他僵硬的老腰开始解结。

    恰恰好这个时候,拎着菜市场买来的几袋肉菜下班回家的蓝河锵锵锵地登场了。他从楼梯走到自家门前,就见着隔壁、也是走道最里边的那间没人住的空房子居然敞开了大门!蓝河好奇地往门洞里瞅了一眼,便撞见了叶修撅得老高的、裹着红色运动裤的、圆润的屁股,和衣服裤子之间露出来的、一小节白花花的皮肤。蓝河一瞬间有些尴尬,愣怔着看多了两秒,发现对方在干嘛后又不太好意思真的直接装路过了——虽然他真的是路过——毕竟他的眼睛不小心吃了人家的豆腐不是?

    “请问,那个,需要帮忙吗?”蓝河开口了。

    叶修从腿侧伸出一只眼睛,倒着瞧了他一眼,杵着拖把杆儿扶着老腰直起身来,相当灿烂相当真诚地朝他展颜一笑:“非常需要!”


    短期来说,蓝河对自己的“乐于助人”是颇有些小后悔的。现在这个世道,也要看清是什么人才能助啊,遇上个碰瓷的、无耻赖上你的可不得哭死。不过就帮忙解了个破布条的结,就被新邻居毫不客气地以“专业级清扫人才,浪费才能是何其深大的罪过”、“邻里之间就该团结友爱相互帮助”为由莫名其妙地被拖来“搭把手”搞清洁的蓝河一边擦着玻璃窗一边这么痛地领悟着。

    不过叶修显然不这么想。他对于这样的发展十分满意。当然这满意并不局限于有个熟工帮忙干活,更是因为他对蓝河的兴趣得到了满足。

    当然并不是XXOO那方面的兴趣,否则发展也未免太快了些。叶修是个作家,不是“作死的砖家”,是“小说创作的砖家”,不过因为某些不想告人的事情和某些不可告人的兴趣,他隐瞒了自己的职业。

    他在观察蓝河。

    刚结束了一本书、正处于休息期的叶修在看到他的新邻居的第一眼就来了兴致,有种文思如尿涌的感觉。

    ——一个漂亮地融合了单纯感与圆滑感的普通男人,莫名其妙地忽然与非日常的事件擦肩而过,管中窥豹一般窥伺到其中的隐秘。并不是事件主角、也非常有自知之明、很可能并无力去承受背后真相的他打算囫囵忘记,企图若无其事地回归自己平凡的日常。然而那真实就像一只潜伏在心中的蛊虫,平日里悄无声息,却总在遇见任何蛛丝马迹时被触发,在自己察觉到之前已忍不住地去关心去探询,终至越陷越深。没有外界的命运的推手,一切都是自己的人心与人性在驱使在作祟。

    ——一个no zuo no die,no try no high的适合各种装深沉故事。

    叶修看着因为专注于扒出落在柜子底下的未知物什而砰地把脑袋磕柜沿上的蓝河露出了迷の微笑。

    话说回来,礼尚往来,要套出更多的信息,总要提供相应的反赠,叶修也不可能真的对于自己的职业闭口不谈。他便是以“失业前在某网站编辑文字”的说法换得了“蓝河是个就职于名为蓝雨的大型出版社的编辑、带着好几个有前途的二线和一个一线新晋小说作者”的信息。

    这下好办了,关于写字出版什么的,混这行十余年的叶修就没什么不懂的,共同话题是大大的有呀。

    蓝河和叶修聊着聊着吧,也觉得这人还真是挺不错的聊天对象,学识渊博啊——虽然经常气死你,又能说会道——虽然经常气死你,对职场和圈子里的门门道道也非常清楚有见地——虽然经常气死你,能提出相应的意见和建议——虽然经常气死你,于是交往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变得心甘情愿,窜门搭伙、扯皮打屁变成了常事。

    总而言之,两人关系的进度就像脱肛的野马一样甚至超出叶修预期地从陌生人奔向了好盆(ji)友一去不返。


    这天蓝河见完来H市旅游的大学同学后捎回来一袋同学给带的家乡土特产——真空袋盐水鸭一包,寻思着好像有两天没见到好盆(ji)友叶修了,便秉着分享更美味的精神敲敲隔壁门叫上对方,顺带八卦八卦他在家闭关锁国倒腾了些什么。

    毫不客气地率先扯下一根鸭腿,狗腿地放进了蓝河的碗里的叶修十分地反对、强烈抗议“闭关锁国”这种说法:“昨天中午十一点的时候,我可是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挣扎,最终跋山涉水翻山越岭爬下五楼、长征过正反四车道的斑马线,在那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买了烟呢!”

    蓝河掰下了另一根鸭腿,翻了个白眼恶狠狠地作势要塞到叶修嘴里:“吃你的吧,死宅!”

    宅王叶修临机辄断地就这蓝河的手张口咬住了鸭腿。

    好吧,重点不是他们在吃饭的时候怎样毫无自觉地打情骂俏向周围的O2分子秀恩爱,而是吃完饭后两人一起窝在沙发上上网时叶修意外GET到的一件对情节发展很重要的信息。

    他有心无心地窥屏时发现了蓝河在网上的马甲。

    “‘蓝桥春雪’……”叶修在心里琢磨着,手上半点不耽搁地在蓝河打开着的荣耀轻博客网登录了自己很久前注册、在出道后基本没怎么用过的小马甲“君莫笑”,“‘君归日’啊,啧啧啧,挺有缘嘛。”

    叶修轻松找到蓝河的博客,找到归档迅速地扫了一遍TAG和文章标题,基本是原创或同人的小说创作,没多少个人日志,最早一篇发自七年前,题目是“试一试”。

    七年前还和鲜葱一样水嫩嫩的蓝河!——不管写作与私人兴趣的原因各占多少比例、蓝河观察计划持续进行中的叶修暗搓搓地把光标点了上去。

    内容很简短,尽管文字显示区的排版狭窄,也只有三行:“不论如何,即使以后会后悔,现在也还是想试一试。年轻是过时不候的资本,兄弟你大胆地向前走呀![大兵]”后边附一条罗小佑《只得一生》的音乐。

    叶修插着耳机,所以可以毫不避嫌毫不犹豫地点开播放,一边悠悠然地问道:“你干编辑几年了?”

    蓝河还沉浸在阅读之中,突然被搭话后很傻地“啊?”了一声,顿了两秒,脑子才转过来地回答:“四五年了吧,怎么?”

    “关心关心你,表达表达邻里间的和谐友爱。”叶修十分诚恳地说。

    蓝河投来惊悚的眼神,夸张地嘶嘶地倒抽着冷气,哆嗦着搓了搓自己的胳膊。    

    叶修对他的嫌弃不以为然,又问:“那之前呢?读研?”

    蓝河似是回忆起什么有趣而值得怀念的事情:“哈哈,是啊,读研,我可是一本学校中文系毕业的高材生。大学读的是国际经济与贸易呢,自学转行,牛逼吧!”他朝叶修抛了个得意的小眼神,神色又渐渐染上些许感慨,“可惜讲故事这种东西,不是你懂某个字怎么衍变、某个句子用了什么语法、会多少修辞,懂考试写论文,就能够做好的啊。”

    所以这篇日志大概就是“转行”的时间点了。叶修的手指无意识的点了点键盘。“后悔转行吗?”

    蓝河大概不是第一次被问起,或者,自问这种问题,答得很有条理:“有时候确实会觉得在做的工作真的很烦,又不是自己理想中的职业,简直想炒老板鱿鱼。不过真的回头想想,也不后悔那样做。”他嘚瑟地朝叶修咧了咧牙齿,“你看起码现在还可以拿来吹水装逼!”

    那真是太好了。

    叶修看着他因笑而皱起的轻微鱼尾纹和眼中清晰而安稳的热情,模模糊糊地听到胸腔中搏动的那一团血肉震出了像是胖嘟嘟的小天使们一起挥着翅膀拨着竖琴合奏的来自天堂的乐音。

    叶修想了想,说:“没事,炒吧,跟我混,哥带你飞。”

    “……待就业人员请圆润地滚,谢谢。”


tbc.


2015.3.24

不明白为什么大纲也还要TBC……Orz

已连续加班十八日(手黄再)近日终于有空摸鱼一二,然后发现,已不会写字= =||||||||在填坑和开坑间犹豫了一下,堕落地选择了后者……我真是没什么脑洞的无聊的人呢……越大越是如此了Orz


 
评论(10)
热度(92)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