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投之以桃 番外3. 生生不息 4.

2015.2.16 于 LFT

 

*例行广告,《投之以桃》本子通贩中,热烈欢迎大家接走解救万千纸张于糊墙的命运>3<   

↓↓↓↓↓↓↓↓

通贩链接

 

4.  

    集训按部就班地在比赛正式开始前一周结束,结束后的第二天联盟、体育局、游戏公司就联合召开了面向粉丝、媒体的国家队出战前夕公开见面会兼表演赛。

    黄少天组织的“退役盟友(老人家の)会(下午茶)”也定在这天。参会人员都是些曾经的大神,在联盟里多多少少还残留着人脉,搞个门票溜进见面会也不是什么难事。就算真的自己搞不到,也可以委托本赛季末退役后直接进入联盟任职、并负责国家队事宜的喻文州搞票,反正组织者是他们家剑圣,他这个老队长可不能“见死不救”。

    说是这么说,但结果还是喻文州像当年第十赛季掏钱包给跑腿买饮料的刘小别说我请大家那样淡定又霸气地直接给众人弄了个包厢。黄少天知道后在群里一阵嗷嗷嗷地刷屏狗腿,一直从我队(长)吹嘘到我(大蓝雨)寺,烦得叶修直接屏蔽了他——当然是背着蓝河干的。

    且说蓝河。

    蓝河顶着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在离场馆五十米远处和叶修分道扬镳,独自融入了观众的海洋。他拿着内部包厢票轻舟简行地从VIP通道入场,循着编号进入包厢时几乎被里边儿的阵容闪得睁不开眼。

    他来的不算迟,可急着和老朋友见面的大神们却到得更早。叶修告诉他的出席名单上的人物,除开呆在后台工作的喻文州、等待出场的叶修之外,几乎都到齐了:主办方黄少天,当年拥有霸图F4美名的韩文清、林敬言、张佳乐三位缺在国外念书的张新杰,果然还是被张佳乐一起拖来了的孙哲平,因为还在联盟活动所以还偶尔能在媒体上见到的王杰希,以及真的神隐了好久好久好久的治疗之神方士谦。当然,黄少天的退役群里并不止这些个人,只不过其他人都因为这样那样的缘故不能来参加罢了。

    里边的人陡然见到打开的门后边站着个陌生人也愣了一瞬,然后被黄少天“蓝桥你来啦!快过来坐!诶,给你们介绍一下啊——”的连珠炮给唤回神来。

    “哦,叶神那位嘛!”林敬言是最快反应过来的,毕竟他在兴欣可是有“内线”的。林敬言朝蓝河亲善而礼貌地笑了笑,浑身散发的气质和他的荣耀职业、风格截然相反:“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你好!进来坐。”

    蓝河一口气憋得不能再憋了才记起要呼吸,赶紧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实在不怪他明明天天和叶修这样大神厮混,心理素质还这么差,谁让叶修除了手上的技术就实在没有大神范儿呢?蓝河有些拘谨地进了包厢,反手带上了门:“大家好,我叫许博远,大号叫蓝桥春雪,目前就职于蓝雨俱乐部的公会。”

    其实蓝河是多虑了,没退役前这帮子人在私底下就没什么正行,退役了更没啥架子可端。眼前是多年损友的家属,虽是初见却也感觉亲近,众人很给面子地接二连三地回了好,让就算叶修再三强调大家都已经接受了他们的事却仍止不住忐忑的蓝河真正放心了不少。

    “哎呀,不用那么正经。”黄少天走过来拉了站在座位前两步远的地方就不动了的蓝河往人堆里钻,直直走到视线最佳的首排中间清场。霸图霸图,很好地人如其名一溜儿全霸占在了这块好地图,韩文清气势太凶残黄少天是不敢推,但是推推张佳乐他可没有任何心理障碍。

    “喂!”张佳乐被攘得直往隔壁孙哲平身上倒,被后者眼捷手快地托住了胳膊扶正,“黄少天!”

    “让让!让让!尊老爱幼的美德你们BT前一半发扬过度了,现在要学会体现后一半后知道吗!再说你们这群老油条这类表演赛自己打都打过N次了还有什么好看的,赶紧自觉让位给我们蓝溪阁的小鲜肉仔细围观!”黄少天一边推搡一边还要嚷嚷。

    蓝河给他说得脸色瞬间爆红,在两个大神——其中一个还是自己多年的偶像——的战斗中耻得舌头快打结地弱声申辩:“黄、黄少……我三十了……”

    韩文清依然不动如山地板着个晚娘脸以一副嫌弃的眼神围观着他们。坐他旁边的林敬言倒是听见了蓝河的话,噗嗤地笑了出来,却是一点儿也没有上来解围的意思。

    反而是当事人黄少天和张佳乐对于蓝河的反应完全没注意到。张佳乐一手推开黄少天,一手抓住了蓝河另一只手腕:“来来来!小许是吧!坐这儿来!我有几个关于叶不修的长年的疑问要请教你!”说着语调陡然一转,斜了眼黄少天:“话唠老油条!一边儿凉快去!”指指自己又指指蓝河,“尊老、爱幼,你刚才说完呢,挤伤我们是很不道德的。”

    “呃……”蓝河被张佳乐扯了一把,直接一屁股跌坐在他和韩文清之间,包厢的条形长椅之间还没有分隔单个座位的扶手,顿时觉得比郑轩还要鸭梨山大,“要不还是黄少你来坐这儿吧……”

    黄少天大手一挥,打回提案,顺带表示表示对张佳乐的不屑:“你坐吧,我到后边去会会大小眼。”

    默默和方士谦坐在第二排嗑瓜子说悄悄话的王杰希听到以聒噪闻名的死敌点名要和他聊天,顿时有种森森的躺着也中枪的蛋碎感。

    

    蓝河只坐了三分钟,那些个对于神秘的大神们的憧憬感就烟消云散了。说实话,面对一个一上来就眼睛发亮地问你“听说吸烟会阳痿,老叶(你对象)到底行不行的啊?”的人,你也很难保持严肃的敬意……

    蓝河大汗、瀑布汗、成吉思汗,虽然不是没有跟小伙伴们开过黄色玩笑,但黄到自己头上来又是另一回事。他“呃”了半天,才红着脸挤出一句:“他很正常。而且,他戒烟了……”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张佳乐大惊,连韩文清都望了过来。

    蓝河的鸭梨都繁衍成三座大山了,他在韩文清即使八卦也依然这么犀利威严的目光中开口道:“……最近的事……”

    张佳乐仍然不可置信地长吁短叹。韩文清哼了一声:“早该戒了。”

    蓝河微怔,紧张的脸部肌肉缓缓地松弛了下来。这一刻,他忽然真正有了面对“亲友”的感觉。这些人是叶修的亲友,所以现在也是他的亲友。蓝河“呵呵”地轻声笑了一下,热乎乎的心里突然就蒸馏出了一股勇气,扭头迎视韩文清其实毫无恶意的目光:“谢谢韩队关心。”

    若对面是自带嘲讽渲染效果的叶修,恐怕韩文清一句“自作多情”就甩他脸上了,可面对这样坦率真诚的道谢,还是给不出冷脸的,但要他也坦率真诚地承认在私人方面关心“死敌”也很别扭,索性不可置否地把头摆正。

    张佳乐消化完后继续回来八卦:“他怎么会突然想到戒烟?你让他戒的?”

    蓝河摇摇头:“我倒是想让他戒,不过之前提过很多次,也只能让他少抽几根。”蓝河多少能猜到叶修此举的真正原因,但他不欲说自己车祸的事儿徒惹唏嘘,也不想真提供恋爱私密素材,于是只含糊地说笑道,“大概是某天佛光普照,顿悟了吧……”

    众人一直这么闲聊到见面会开场。国家队队员的出场音乐和联盟赛事中战队出场时一样,用的是恢宏澎湃的荣耀主题曲。在座诸人都是死忠荣耀迷,更不用说这些大神在往昔的流金岁月中曾多少次踏着那个熟悉的节奏昂首阔步走进观众的欢呼之中、走上争夺至高荣耀的战场,音乐前奏一响,所有人都精神一凛,打住了在聊的闲话,将注意力转到了舞台上。

    一半都是包厢众人的后辈的国家队队员们穿着新设计的红白黑三色的中国国家队队服鱼贯登场,体育馆中掀起一波又一波的声浪。队列打头的是叶修,队服外套前襟上用金线绣了个大大的“1”,在舞台灯光中反射着耀眼夺目的光芒。虽然蓝河总称赞他穿西装帅,但还是打心底觉得这样的“战袍”才是真正能彰显他的魅力的服饰。奈何他现在身陷在大神们一片“老叶穿了金装倒也人模狗样”的淡定吐槽中,就算再怎么为恋人心笙摇曳,也实在没那个脸跟个脑残粉一样摇旗呐喊。

    主持人捏着台本向在沙发上坐下的队员们询问了诸如进入国家队有什么感受、和往常是对手的队友相处如何、队伍磨合状况、对战获胜的把握等问题。包厢里的大神们一边听一边有一茬没一茬吐槽,又或讨论这些个选手在上赛季的发挥,很是其乐融融。

    整个访谈约摸花了四十分钟,现场又进行了赠送联盟出的国际赛特制周边的抽奖活动,随之进入表演赛环节。

    13个正式队员除开一位治疗刚好抽签分成六六两组,用游戏公司为国际赛特别制作的统一账号卡、装备和地图进行团队比赛。这些人还是对手的时候就是各自队伍的研究重点,彼此都很熟悉,更不用说现在开地狱模式练了一个月的团队配合,相互知根知底得很,要真认真打起来,估计够磨的。不过这到底只是联盟和游戏公司特意搞的、主要目的是广告的表演赛,因而两队选手都打得十分豪迈,基本怎么好看怎么来。虽然没什么精彩的战术和深刻的内涵,荣耀水平普遍低下、爱看热闹多过门道的观众们却相当买账,体育馆一片沸反盈天。

    当一方的所有角色倒下,硕大的“荣耀”被全息投影在舞台上时,场馆的灯光忽然次第熄灭了。本在为胜利方尖叫的观众们不约而同地发出疑惑或期待的声响。

    放置在体育馆各个角落的音箱在全场只剩下那“荣耀”两字还亮着的时候传出了由远及近、带有武侠式幽咽的动人心肠的旋律。全息投影陡然变幻。

    “是新宣传片啊……”包厢里,张佳乐盯着舞台微微向孙哲平侧头说,“联盟对这次比赛真是很用心。”

    孙哲平并没有看见张佳乐侧头的举动,但仍习惯地回应:“嗯。国际赛事,身后有国家支持,无障碍,不差钱。”

    张佳乐噗嗤地笑了,又翻了个白眼:“钱钱钱,大孙你真是掉钱眼里了。”

    孙哲平很淡定:“我也不差钱。”

    张佳乐眼睛瞧着视频没挪,替主人用行动表达愤愤然的手指还能精准地戳中了他结实的手臂:“靠,你烦不烦!别故意曲解啊……”

    宣传片已至高潮,分外激昂的旋律淹没了张佳乐的尾音。全息影像中出现的并非是选手,而是外观比选手们拉风了N倍的账号卡角色:原本在荣耀大陆上分散各地各自为政的高手们因为共同的目标、为了国家民族也是自己的荣耀汇聚一堂、相逢一笑泯恩仇,身上刻有各自队徽的装备消融成点点晶莹光芒,又重新凝聚成国际赛统一打造的装备的样式,所有人的拳头在夜空下篝火上碰撞,腾腾燃烧的火光照亮他们写满豪情壮志的面容。

    剧情虽然老套,但够用就好,兼之制作确实精良,在这样的现场氛围下确实具有极强的煽动力。而对于包厢里的各位大神来说,触动力还要更上一层,感受也更为复杂,毕竟片中的神级角色依稀仍是在他们手中时的模样,但背后所代表的人,却是确确实实的不同了。

    后排的王杰希不由一声感慨:“是做的不错。”

    方士谦闻言笑了两声:“杰希想上场?”

    王杰希挑挑眉瞥了他一眼,左眼随之拉大,脸部对称了不少:“你不想?”

    方士谦仍然语带温和笑意,轻拍了两下大腿:“呀呀,我毕竟已经退役9年了。”

    “记得很清楚么。”王杰希淡淡然说。

    方士谦一顿:“啧,杰西卡,你学坏了。”

    王杰希依然很淡定,像是习以为常:“方前辈,我说过不要这样叫我。”

    舞台上影片的镜头拉远拉高,场景变得极为开阔。长夜将尽,地平线上泛出金色的晨曦,隐隐约约地勾勒出广袤大地的轮廓,催生唤醒在黑夜中隐匿蛰伏着的无数生机。猎猎寒风冻不住君莫笑无所畏惧、斗志昂扬的笑容,他吊儿郎当地把飘扬的鲜红旗帜扛在肩上,抬臂以伞尖遥指前方星辰未落的浩瀚苍穹,引领众人踏上征途。

    黄少天自影片开始不久就没再吭声,直到现在快结束了才猛地叽里呱啦起来:“诶,杰西卡——杰西卡这名字好啊,好久没听过了,亲切可人,充分表现出了大小眼独特的气质,老方你太有才华了,也就比我差上那么一点点——话说杰西卡啊,你不觉得看到君莫笑走在王不留行前很有点不爽吗?反正我看到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跟在他屁股后面就超级不爽啊!这样对兴欣以外的几个俱乐部的形象多不好你说是不是?联盟到底在想啥啊?”

    王杰希听他语速奇快地一口气说了一堆,努力提炼了一下重点:“不要叫我杰西卡!”

    “我去……杰西卡你的关注点还好吗杰西卡?”黄少天鄙视,“在说君莫笑呢!严肃点别卖萌!”

    王杰希斜了他一眼,不平衡的眼部轮廓让这斜眼效果奇佳:“问你队长。”

    黄少天语塞了一瞬,旋即开始长篇大论口若悬河地反驳回嘴。

    蓝河作为脑残粉和没有太多被摧残经验的听觉正常者真的是又幸福又痛苦、很纠结很矛盾啊。就在蓝河的幸福也要转为痛苦前,脸色黑得能滴墨的韩文清冷不丁地回头瞪了黄少天一眼,成功地让他闭嘴……了两秒。不过好在接下来以韩文清的钱包脸为主题的吐槽难得只维持了三四句就结束了,大家的耳根终于得以清静。

    这时现场观众对离场的选手们的安可已经喊完了,国家队队员们再次在舞台上一字排开,最后再每人说一段会后感、表达表达必胜的决心。话筒最后递到叶修手上时,他只高举右手比了一个“1”,嘴边扬起和影片中的君莫笑别无二致的肆意张扬的笑容,穿过观众席眺向未来的双眼明亮坚定一如往昔:

    “拿冠军!”


tbc.




 
评论(3)
热度(76)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