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投之以桃 番外二. 还在(下)

2015.2.3 于 LFT


*例行广告,《投之以桃》本子通贩中,热烈欢迎大家接走解救万千纸张于糊墙的命运>3<   

↓↓↓↓↓↓↓↓

通贩链接


(下)


    第一阶段随机抽取快结束的时候,叶修对上一个剑客。虽然是个有点复杂的地图,那人却没有尝试绕弯子、在战术大师面前班门弄斧得搞战术兼拖延和偶像对(亲密)战(接触)的时间,反而取中路直接往叶修这边来了。

    对上没一会儿,叶修就轻“嗯?”了一声,看了眼屏幕上显示的对手的名字,叫“山蓝鸲”。“鸲”字他不会念,名字也没见过,不过角色背后的人却是能认出的。

    叶修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剑客,蓝发蓝眸剑客轻甲倒是那人一贯的风格,不由笑了一声,说:“怪不得先前问你你说不来,原来是在这儿等着我呢。”

    他在活动中几乎没怎么说话,这会一开口就是如此亲昵的语气,立刻就在围观群众中引起了轩然大波。大家一下子抛开了离愁别绪,热烈地讨论起偶像的八卦来。

    山蓝鸲却没有说话,堂而皇之地慢下操作,肢体笨拙地闪躲着叶修逗弄似的攻击,打字道:“勉强也算个男神大人,你的谢幕式我怎么能不来?”

    叶修笑得十分愉悦,一声“男神”听得脸上都能开出桃花儿来,别有深意地说:“你也知道是告别,就别参合了吧。”顿了顿又道,“不过来都来了,难为你在这么多人里被抽中,还难得得了你一句好话,我也不好意思不出全力。”

    一旁围观着的陈果直挑眉,朝苏沐橙挤眉弄眼地做了个“小许?”的口型。对方笑眯眯地点了点头,同样用口型回复:“应该是。”

    叶修说出全力就出全力,山蓝鸲没来得及打出任何回复,转眼就被打趴在地,千机伞变化成枪指着剑客的脑袋,砰地一声普通射击,不多不少地将只剩下一丝血条的山蓝鸲给交代了。

    那山蓝鸲被这样干净利落地虐杀也没多说啥,输了就直接退出了场地,反而是新被抽中进入地图的玩家在和叶修碰面后好奇地不得了开口询问:“叶神,刚才那个‘山蓝鸲’是哪个职业选手吗?”

    房间频道刷起一片“嗷嗷嗷问得好”以及职业圈各种大神小神的名号,紧接着就听叶修淡定地打碎了他们的YY和期待:“不是,是我老婆。”

    整个聊天频道突然安静了。

    一片死寂中,仍留在房间观战的山蓝鸲发了句“滚你!”,就像解除沉睡诅咒的魔法、水落进了油锅,群众们猛地炸了,彻底疯魔起来。无数人尝试私聊山蓝鸲、加他好友,却很快发现对方已经锁死了权限。

    而抛出问题的人也被震惊得不行,尽管叶修再三放水,还是心不在焉地很快输掉了PK退出了地图。

    陈果虽然也没想到他会突然爆出自己“已婚”的消息,但到底知情良久,愣怔一瞬就反应了过来,一看时间差不多,赶紧让莫凡中止了排队,又让苏沐橙去宣布活动的第一阶段结束、中场休息开始。

    陈果才关了摄像,手机就嗡嗡地响了起来。她见来电显示上写着蓝河,便转手将手机递给了正在做手操放松手指的叶修,一脸“你自己保重”的表情。

    叶修接过电话,蓝河却没有如陈果所想的那样发飙,而是叹了口气,平静中带点担忧地问:“这样好吗?

    叶修勾了勾唇角:“有什么不好?反正我都退役了。那是你新买的号吧?他们也不知道山蓝鸲是谁。”他倒是利索地向提问的玩家学会了“鸲”字的读法,在蓝河面前丝毫没露短。

    蓝河沉默了片刻,认命道:“算了,你觉得行就行。”

    “包子用散人变数太大队伍消化不了,所以君莫笑这号以后多半也还是我用。你蓝桥啊那些号不太方便,刚好现在公开了,你可以名正言顺地用这个神秘小号和我做那劳什子情人节任务,任务奖励的那个每天可召唤对方到身边一次的特效戒指还挺好玩的。”叶修不正经地补充。

    蓝河笑了起来:“看我拿到了不使劲将你往红名里召唤。”

    

    叶修的爆料闹得有些厉害。虽然本身就有些仰慕大神的年轻选手有偷偷摸摸开小号来围观,但这一闹却引来了开大号的大神(当然是去银装的),首当其冲的自然就是和叶修私交很不错、嘴快手也快的黄少天。

    原本黄少天和喻文州在赛季一结束就出了门旅游,因此没怎么注意到叶修粉丝告别会这事儿。还是黄少天在宾馆午休醒来赖在床上用手机刷微博,见到有许多人@他问起叶修“老婆”的事,他才急急忙忙地开了笔记本电脑。

    剑圣那手速还用说的,没两下就抢到了位置。

    夜雨声烦虽然是隐身上线,但名号响当当摆那儿,一进房间就喧哗开了。叶修虽然看不见众人的吵闹,见到黄少天却也没太惊讶,只有些无奈地在地图里打字:“你来干嘛?你和文州不是在外边玩?”

    “哦哦哦,在一起,在哪儿?”房间里的兼职蓝雨粉剑圣粉喻队粉CP粉各种粉顿时乐了,明知场里的人看不见还一股脑在房间频道起哄。

    黄少天噼里啪啦地打字:“怎么,怕了?这地图够猥琐啊,你老人家想要赢我略难。”当然最关键的不是地图,而是选手年纪状态上的悬殊差异,“我在微博上看见你老婆的事曝光了,所以来慰问慰问你,怎么回事?你自曝的?我和队长为了表达对你的关心连后边安排的景点都不去了,特意呆宾馆里上游戏呢。感动吧?”

    叶修看着那一长段抽了抽嘴角,张嘴吩咐:“莫凡,关语音。”

    他这话,同在一室的莫凡听得到,在房间围观的群众也听得到,就在PK地图里刷新在遥远的地方的黄少天听不到,因而正大光明被嫌弃的人根本毫无反应。群众们又要表达爆笑的心情又要讨论两个大神对话间漏出的八卦,忙得不可开交。

    说完了叶修才悠悠然在聊天框里打字:“感动哭了。我看是你八卦拉着文州跟你一块掉份吧。”

    看他还能这么优哉游哉地嘲讽,黄少天倒真放心了不少,想来事情还在掌控之中:“队长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关心你是人道,不能叫八卦。况且你老婆不是我的粉嘛,我这是和粉丝互敬互爱相互关怀呢。”

    单人对战的地图着实不大,别看两人只断断续续地说了几句,这时都已摸到了中心区域附近,心里都清楚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打遭遇战,步伐开始变得相当谨慎。

    “文州在你身边看着怎么没叫你直接GG,他一战术大师没告诉你不要在别人老婆面前挑战他老公任何方面的战斗力吗?”字刚发出去,猫在隐蔽处的君莫笑的枪口已瞄准夜雨声烦近乎同时地开了一炮。

    黄少天是封神的老油条,自然不会轻易犯光顾着看垃圾话聊天而忘记手上打架的正活儿的错误。炮弹未至,敏锐听见破空声的夜雨声烦就一个翻滚避开了,翻滚没完紧接一个三段斩,身形飘忽地往君莫笑冲去。剑客不比散人,没有任何远程技能,必定是要拉近距离才能打出伤害。

    两人的水准远不是前面一个多小时那N场可比,活动直到这时君莫笑才第一次掉血,看得围观群众各种揪心,一时之间连讨论八卦都忘了。

    各磨去了对方一半左右的血,夜雨声烦银光落刃完飘飘然落地,然后,居然就这么定着不动了。叶修自然不会手软客气,见状当即耍开了各种散人仅有的大招,近乎站桩输出地飞快地削光了夜雨声烦的血条,睁眼看着他倒地后直接消失——显见是突然掉线了,想必宾馆的网络虽然延迟不大却不太稳定。

    如此精彩的一场比赛结果却这样囫囵结束,大家都有些反应不过来,慢了好一拍,才又有人动手抢位。而待到黄少天那边的网络恢复,爬上游戏的已经不是夜雨声烦而是索克萨尔了。

    除了开着大号来的黄少天和喻文州,这一小时还有楼冠宁、张佳乐、孙哲平等一些老朋友循着风声开着大号小号过来玩兼打听“嫂子”,还有受过叶修指点如邱非、乔一帆特意开了大号过来感谢师恩。虽说叶修在职业圈人缘成谜,但这告别会却办得着实热闹、有场面。

    陈果见大家玩的高兴,便临时将活动延时了半小时,也算宾主尽欢。

    叶修退出了游戏,一放松下来就很明显地察觉到累,不由暗叹果然岁月不饶人。他起身理了理衣服,才转身面对镜头挥了挥手,微笑而郑重地说:“谢谢。再见!”

    

    叶修回到家的时候蓝河已经换上了蓝桥春雪的号在带副本,带完副本蓝河又忙着做饭,直到两人面对面隔着饭菜坐下,蓝河才真正闲下来有了空和他聊起下午活动的事。

    “黄少和喻队,什么时候知道我们的事的?你告诉他们的?”蓝河夹了一块子菜塞进口里,抬眼瞅叶修。

    “早知道了。”叶修对他从自己与黄少天的对谈中看出这点来完全不惊讶,看不出来才要惊讶呢。他淡淡然地说道:“一江春水发的那帖子你还记得吧?”

    “嗯。”

    “当时微博上不是也被搞得很热闹,有人在上边@了黄少天求鉴定。黄少天拉喻文州一起看。文州看了就来问,一上来就说‘虽然似乎已经没大问题了,需不需要让少天也帮忙说那人不是你’——分明是讹我话呢,所以才说你们蓝雨的队长心脏。”

    蓝河当即脱了拖鞋,忿忿不平地向前踢了他的小腿一下:“有你脏?”

    叶修装模作样地“哎哟”一声笑着受了,接着道:“我琢磨着让他知道也无所谓,反正他这人很有分寸,你是蓝雨的员工,他是蓝雨的队长,指不定什么时候要他帮着点,便告诉他了。既然喻文州知道了,黄少天也差不离。文州虽然不会主动地说,但黄少天好奇问起,他也不会骗他。”

    蓝河点点头,感叹:“虽然不是什么坏事,但被偶像知道了,还是感觉有点复杂。幸好他们不排斥,不然还真是……”

    叶修不以为意:“你就是对那话唠盲目崇拜。以后找机会让你多近距离接触几次,很快就没幻想了。”

    蓝河听到“和黄少天接触”,眼睛噌地就亮了,完全没在意叶修这话的主旨,兴奋地问:“真的?”旋而又有些泄气,“不过黄少这么忙这么辛苦,再去打扰还是不太好吧……”

    虽然早就知道他是个无药可救的剑圣脑残粉,看见他这样叶修心里还是颇有些不是滋味,抛了个卫生眼,说:“假的!”

    蓝河神情一顿,仔细打量了他半晌,末了笑意盎然撇了撇嘴:“切,小气包。”

    叶修忍不住掐了把他跟捡了五百万似的得意洋洋的脸。

    晚上叶修如约“禽兽”完,支起身摘了两人的套子扔进一旁的垃圾篓里。刚做完两人都懒洋洋的不愿动,一般也都是在第二天起来才冲凉换床单。叶修在床头柜上的纸筒里抽了几张纸,随意地替自己和蓝河擦了擦汗,便熄了仅剩的夜灯,揽着蓝河的腰和他面对面的并排躺了下来,指尖画着玩儿似的游弋在他的后腰上。

    卧室里静悄悄的没有人说话,只有空调运作的细微声响。两人挨得很近,如果不是头不好枕,几乎要贴在一起。

    蓝河放任倦怠的大脑胡思乱想着,纷杂的思绪滑过脑海,兜兜转转又回到今天下午叶修退役告别会的盛况。整个告别会,叶修都没什么特殊的表现,仿佛看着水往低处流一样自然如常。可说他心里一点不难过,蓝河是不相信的。

    房屋原主人配置的窗帘隔光效果不算太好,白炽路灯透过布料映了进来。眼睛习惯了黑暗后借着这些许黯淡的光线还能勉强看清枕边人的外轮廓,神情却是看不清的。蓝河探手摸索起他的脸。

    “怎么了?”叶修沙沙的嗓音低声询问。

    蓝河顺着他的眉毛来回抚摸,细软的毛发蹭在指腹上的感觉微妙地让人上瘾。他慢吞吞地说:“我在数,现在职业圈里还剩了哪些老人……”

    叶修捉了那只手下来放在嘴边咬了一口,用唇轻轻地磨他能透过皮肉感触到血管和骨架的手背,含糊地回答:“嗯……皇风那边还有一个第三赛季的。剩下基本都是第四赛季。”他轻笑了一下:“你偶像现在也几乎是辈份最大的老人家了。”

    蓝河也噗嗤地笑了:“你还吃着醋啊。”他头往前伸了伸,轻易地亲到了叶修的鼻尖,笑意盈盈地用他从蓝溪阁高管层那帮子狐朋狗友处学来的宅斗剧口吻哄道:“小叶儿乖,偶像只是偶像,爷疼的只有你一个,别和爷置气。”

    叶修被他弄得囧囧有神,难得哽了半晌,最后只哼哼地下挪搭在他腰际的手,“啪”地在他光溜溜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用行动说明态度。虽然巴掌力度不大,那声响在安静的午夜室内却清晰分明。

    “喂!”蓝河的脸唰地就红了,不过好在脸再红黑夜里也看不见,多少保全了些面子。他反射性向前缩,却反而把自己进一步投入敌营。

    叶修就势把他压在身下索要了一个绵长的深吻,直到两人的欲望又有些蠢蠢欲动,惦记着今晚前边做得有些激烈,蓝河明日又早班,才恋恋不舍地将人放开。

    蓝河抱着他的背脊任他压在自己身上不下去,缓缓地顺过呼吸,才又重拾了话题:“哎……黄少……虽然现在看着没啥,不过估摸最多也就是两三年了。”

    叶修侧头抵在他头边,鼻尖顶在他折线明晰却不生硬的下颌角上,蓝河鬓角耳后的几缕发茬戳过来,引发细微的瘙痒。叶修抚摸他的头顶,放缓了语气,说:“谁都要过这一关。有来有往,有往有来,新陈代谢,放宽心吧。”

    “嗯。”蓝河也摸了摸他的头发,柔声说,“你也是。”

    叶修微微一怔,无声一笑,鼻息喷在蓝河的皮肤上又反折回来,在两人之间的狭小空隙里热乎乎地囤积。

    蓝河想了想,说:“这么数来,联盟有十三年,荣耀有十六年了,真厉害……”

    “是啊。玩了这么久,居然还没腻。”

    “五年?十年?不知道荣耀还能繁荣多久。不过,就像你说的有来有往,有一天荣耀真闭服了,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吧……”

    “嗯。”叶修懒散地拉长了鼻音,“反正荣耀在,我就在。”

    蓝河轻笑,笑到一半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哈欠,生生将笑声拖走了调。困意化成生理性泪水积在眼角,他混混沌沌口齿不清地说:“荣耀不在了,我也还是在的。”

    叶修也笑,从他身上翻了下来,侧身松松地用手臂拢着他,说:“困了就睡吧。”

    “嗯……”

    叶修在身边细长安稳的呼吸声中全身心放松地阖上了眼。

    

    

    

    

    fin.

    

  

2015.2.3

今天终于相对比较闲,上班摸鱼来发一段_(:з」∠)_明明还有那么多坑没填,但是,还是有种开新坑的冲动,cry,剁手

 
评论(12)
热度(99)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