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投之以桃 番外一. 单面镜 fin.

2015.1.29 于 LFT

*先放个广告,《投之以桃》本子通贩中,热烈欢迎大家接走解救万千纸张于糊墙的命运(X   ↓↓↓↓↓↓↓↓

通贩链接


单面镜


——到底要触发哪些剧情,达成哪些成就,才能喜欢上一个人?


蓝河漫不着边际地神游,下意识地挪动着光标,用白色小箭头去戳屏幕上那张新闻照片的主角的脸。

顶着熊猫眼的笔言飞端着咖啡从他身后路过,瞄了眼屏幕哇哇地感叹:“叶神今天也这么嘲讽啊。”

荣耀联盟第十一赛季常规赛第十六轮,兴欣对微草艰难获胜,叶修在赛后记者招待会上留下一张欣悦笑容。

被笔言飞的声音唤回注意力,蓝河赞同地哈哈笑了两声,关掉了网页。


至少蓝河自己觉得,他会喜欢上叶修是一件荒谬的事。


叶修带领兴欣打败嘉世通过挑战赛杀回荣耀职业圈,其后更过关斩将一举夺下第十赛季总冠军,创下堪称传奇的历史。第十赛季后的近半个夏休期的荣耀新闻都快被他与他们承包了。媒体朋友们用尽全力千方百计从各种角度挖掘大神和草台班子这一路每一点每一滴的风风雨雨,企图写下引人热泪动人心肠的卖座故事。

叶修自然不是那种会矫情地向媒体大众哭诉自己艰难创业史的人。连最初曝光叶修两袖清风地被迫离开嘉世蜗居兴欣当网管一事都是挑战赛后捉不到兴欣战队的记者们冲向兴欣网吧管前台小妹问到的。

捏着杂志看报道时,蓝河尚能清晰地回忆起那天奋战在新区第一线的自己为了晚了十秒擦肩而过的副本首杀和君莫笑反超蓝溪阁的三个首杀记录而咬牙切齿心生烦躁,也记得那晚在窗外飘洒而过、漫天飞舞的完全不受玩家热情影响的冷冷风雪。当然他更记得第二天晚上十八条好友申请和与君莫笑的第一个交易,自此走上被大神耍得团团转的血泪之路,直到叶修离开网游重返职坛。

可以说,蓝河也是见证着叶修一路走来的人之一。

在知道君莫笑是叶修时,蓝河确实颇有些小激动,甚至还冒出过去讨要签名的想法。毕竟就算服务于俱乐部,近距离接触本家职业选手的机会也并不太多,更何况是别家的大神。而这尊荣耀圈公认的特别大的大神,虽然比不上本命黄少,那绝对也是骨灰级荣耀粉的蓝河的膜拜对象之一。

然而所谓未知产生幻想,距离产生美,在频繁的接触中,叶修的做派很快就磨光了蓝河那份对大神的礼遇和崇拜,取而代之的是一份几近于损友的亲切直白,嬉笑怒骂,不再有太多疏远清冷的距离感。

也因此,以黄少天和蓝雨为关键字在网站浏览新闻、在书刊亭搜罗杂志的蓝河在不经意地看见叶修的名字时,会目光一顿,感叹着循着那两个字按下鼠标、拿起书册,像是感怀过往,像是关心一个“远走他乡”的“朋友”。又在阅读时,会为他人文字中关于这“朋友”的描写会心一笑,也会对一些掺杂了太多笔者臆想的评论嗤之以鼻。

那并非是多么热切的搜罗追寻,只是一次又一次地顺手,最终养成了深刻的习惯。而如今叶修相关的杂志报纸已不知不觉地占据了他藏书箱的半壁江山。


越来越多的了解,关于对方的信息和思考占据了他太多的时间,蓝河有时甚至会产生叶修就生活在他身旁,他们其实很亲密的错觉。

然而这终究是错觉。他们之间的距离远不止G市到H市的一千公里。

如果说喜欢一个人首先需要接触,需要了解,那么蓝河讲起叶修身上的标签也可如数家珍。

他知道他曾叫做叶秋,身高178,出生在5月29,双子座,AB型;最喜欢做的事是打荣耀,被誉为荣耀教科书,是荣耀联赛第一赛季出道的职业选手;出道时签在嘉世,用的是战斗法师斗神一叶知秋,连夺三冠,建立了到目前为止唯一的一个王朝;第八赛季被逼退役,开始改用散人君莫笑,出现在网游之中,逐步建立兴欣战队;带领队伍于第九赛季参加挑战赛,获得加入联盟的资格,第十赛季夺下总冠军。

蓝河还知道他虽然是个大神,却完全不自持身份,往好听点说叫没架子无拘无束,难听的叫没格调没羞没躁。蓝河知道他嘴巴嘲讽,但细想追究起来亦可称进退有度未踏过别人的原则与底线。他知道他的努力他的坚持。他还知道他长得不是特别英俊,但也还五官端正有点小帅,尽管脸上的神情时常叫人瞧得牙痒痒,眼睛反射的光芒却特别的美:认真的、自信的、浑不在意的,嬉笑时、严肃时、专注时……

尽管叶修在他心中已有了一个生动的形象,然而无可否认的是,蓝河知道、了解的,似乎始终只是一个片面的叶修——在荣耀里的叶修。蓝河不知道的比知道的远要多得多。

他不知道叶修是怎样长大,不知道他除了荣耀圈还遇见过哪些重要的人,交些什么朋友,不知道他的家庭他的父母兄弟,不知道他怎么看今天的社会头条,除了荣耀还有什么其他的爱好、目标,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穿什么,不知道他平日里如何生活,又喜欢、喜欢过怎样的人……


这些还不算什么。最让蓝河觉得荒谬的是,作为一个从发育开始都靠大众向小电影解决生理问题、理想对象一直是知书达理温柔娴静、长相典雅不失可爱的女性的健康男性,居然会喜欢上一个别说个性、连性别都不符合择偶标准的人。

他对叶修有欲望,这才是蓝河最觉得荒谬的事。

蓝河正处于配偶生殖欲望躁动的青年期,不用上班的早上偶尔也会自行纾解:从睡梦中惺忪醒来,迷迷糊糊地感觉到自己精神健硕的下身,便顺势抓过床头的平板,对着小//电影来一发。

蓝河一直觉得性是一件美好的事,直到高//潮时往昔呈现着一张糅合了各种女优特征的五官、或是单纯地一片空白的脑海中突然闪现出某张怎么看怎么都是男性还要很熟悉的脸为止。

那瞬间的强烈冲击甚至让蓝河忘了用纸接住体//液这个日积月累的惯性动作,导致他不得不换掉被套和床单。

哪家的佛说执着是苦,执着于去执着也是苦,以谓人越是刻意不去在意什么,便越是在意。那张脸自此牢牢地抛锚扎根在了蓝河的高//潮里,像是海啸卷走细沙、君莫笑击杀蓝桥春雪一样痛快利落地打碎了蓝河“这只是个偶然”的侥幸想法。

宛如被洪流冲坏了门阀撞裂了堤坝,一直抱着正常性向相安无事的蓝河迅速被本能产生的对这个性别男的人类的幻想彻底淹没。

小//电影的胶卷芯片被水泡毁,失去了作用。平板被弃之床尾。无论是女优妖冶的眼神和红唇,还是玲珑起伏的身线,都无法让自行摩擦的动作变得不那么枯燥无味。依旧毫无高潮冲动的蓝河苦笑着认命地把一张红热的脸埋进枕头里,开始催眠自己握着他是那个人的手,是那只修长漂亮洁净灵活的手。

这个想象要命的刺激。虎口贴着柱身轻轻一擦,蓝河就忍不住发出了一声低吟。除了第一次自//渎,他还从未这么激动过。蓝河用另一只胳膊圈起脑袋,把头埋得更深了些,想要闷死那些夺口而出的呻吟,也几乎快要闷死自己,手上却无可自拔般有节奏地套弄着。露在外面的一只耳朵通红通红,汗水从发间渗出,沿着颈项滑进枕里。

蓝河在自己制造的狭窄而黑暗的空隙里失神地粗喘着,除了那个人的手,无法遏制也无法自欺地想要他的吻他的抚摸。快感和渴求占领了他的神经,蓝河哆嗦着抽了两张纸备用。当拇指指甲不小心在激烈的动作中搔刮过膨胀的柱身时,蓝河不自禁地哑着嗓子用气音喊出了那个人的名字,乳白色的液体喷洒而出。


“叶修。”


爱恋再荒谬也终不可抵抗。


fin.



2015.1.29

慢慢来释出番外……回头再看莫名的好耻!!!TAT

好久木写字了……T-T一想到2月份要连续工作一个月,简直就生无可恋(手黄再

 
评论(9)
热度(63)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