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喻黄]SEVEN DAYS (一)

2015.1.7 于 LFT


*非常规《星期恋人》(宝井理人)PARO



SEVEN DAYS


0.


    喻文州再次与从高空坠落的李心苒绝望的眼神交接、隐约在虚空中听见一把温柔的女声问他“难道在象牙塔里都寻不见真心?”这样逼格甚高的问题、然后眼睁睁见她脸朝下砰地砸在自己侧前方的水泥地面上时,已经不再如三年前那般惊讶到几乎惊慌、甚至特别不符合他画风地狠掐了自己胳膊一把。

    喻文州看着暗夜中几斤黑色的血液从那具年轻却已失去了生命的肉体下慢慢地蔓延出来,随着地表细小的崎岖细节蜿蜒震荡,映着黄亮的路灯泛起幽幽的波光,不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既是惋惜她的逝去,也是慨叹自己还是回到了这里。

    身后骤然响起一声尖利的惊叫,喻文州波澜不惊地回头看向和记忆中一模一样的面孔动作,以他被誉为具有镇静剂效果的声音说道:“她跳楼了。别怕,别慌,麻烦你去找这栋楼的宿管过来,好吗?我在这里看着现场,叫救护车。”


Sun.


    “黄少!是男人就愿赌服输!耍赖的人以后上厕所只有调料包看片只有大头剧啊!”狐朋狗友们闹哄哄地把不甘不愿的黄少天推出了宿舍大门。

    “别推!别推啦!”黄少天刚才和他们喝了点啤酒,经过这么一阵激动和胡闹脸上泛起了红热。他拍掉小伙伴的手,特气派地掸了掸身上在推攘中有些凌乱的T恤,雄赳赳气昂昂地一抬下巴:“都干嘛呢干嘛呢!我又没说不去,真是皇帝不急急死你们这群太监!不就是告白吗!看老子的!”

    “老徐你打黄少手机。”郑轩难得能让别人也压力山大一回,很是兴奋,“黄少接通电话,我们要听着的啊!挂了就不算了!”

    黄少天狠狠地按下接听,冲郑轩比了两根中指,以易水萧萧人去也的气势昂首阔步地走向了悠然漫步在茂密夹道的樟树下的身影。


    “喻文州!”

    喻文州条件反射地停住了脚步,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他借着学校垂垂老矣的路灯好歹看清了拦在自己面前的人物: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男生,清爽阳光的着装,英气的面容——是黄少天。

    喻文州知道也见过黄少天,毕竟对方在R大也算一根校草,代表院系参加过校篮球比赛,练花剑还拿过省级赛事的奖项在校网通告褒奖,出名的牙尖嘴利口若悬河——最关键的是,这已经是喻文州的第八年本科生涯、读的第四遍大学了,这段校史内他半点没听说过的大小名人估计没有。但,也仅限于“知道”而已:喻文州和黄少天的专业差得天远地远,惯常出没的教学楼都分别位于学校对角线的两端,宿舍之间还隔着一栋,参加的社团组织也各不相同——两人基本是没有交集的。

    虽然如此,面对这样唐突的阻拦,在微微的惊讶过后喻文州还是相当礼貌和气地回答:“我是。请问有什么事吗?”

    黄少天的面部肌肉抽了抽,气焰一下子熄灭了。他的唇翕张了一下,终是深吸了一口气,重新板起一个大义凛然霸道总裁的表情用力过度地说道:“喻文州!虽然12点还没过,但是,我们交往吧!”

    风吹过樟树叶飒飒地响。

    喻文州闻言挑眉后含义叵测的沉默简直让黄少天在心中各种打鼓挠墙抓狂暴走,恨不得将提出要求的罪魁祸首和从犯们立刻马上通通捆起来吊打一顿,可惜根据“赌约”要求,他却只能僵硬地杵在原地任对方打量、然后得出他是个蛇精病的结论。万幸在这个不上不下的时间点校道上人影寥寥,除了两位主角和电话那端的损友们倒无人听见他在公开场合对同性正大光明铿锵有力的“求爱”。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观察了会他的涌动着各种心思的小神情,忽而展颜一笑,轻快地回答:“好啊。”他从裤兜里摸出手机,“你电话多少?”

    黄少天愣怔了三秒,才唰地举起一直没挂断的手机按亮屏幕递到喻文州面前,几乎没塞到对方脸上,难得的近乎慌乱地爆起语速:“我去,我都还没说我谁呢你就说好?不是,我是说,对不起啊,真的,你看我这儿还通着电话呢,所以你懂的,真的只是个大冒险啊,我是被逼的,对不起,都是出题那家伙太贱太卑鄙太不是人了,这种事我也不想的,回头我就帮你好好教训他,所以——”

    喻文州突然抬手,伸出食指,挂断了通话。

    黄少天到了舌尖的话因为这个举动紧急刹车。

    “我知道。”喻文州轻描淡写地说。

    再三确认着电话被挂的黄少天从手机屏幕上拔起目光瞪他,同时拔高的还有音调:“你知道?”

    “嗯。”喻文州点头。

    “那你还说什么‘好啊’!”黄少天还想将音调拔高点,奈何实在天资有限,扯不上去了。

    喻文州眨眨眼,反问:“不好吗?”没等黄少天答话,又道,“我没听说你有恋人?”

    黄少天飞快地答:“我是没有啦,但是——”

    “那为什么不在一起试试?至少,我对少天还是挺有好感的。”喻文州自从回复了黄少天的告白后就一直在微笑,那种好像一道一直想要攻克的难题意外有了很好的进展那般发自内心的、难以遮掩的、心情很好的微笑。让黄少天直觉有点毛骨悚然。

    但比起这轻如鸿毛纤如蛛丝的微妙的寒意,如何应对喻文州的话才是更重要的问题。黄少天哑了片刻,甚至没注意到对方叫出了自己的名字,以一种颇为亲昵的方式。他一个虽然没喜欢过谁但好歹对着岛国波涛汹涌的小电影撸过管的男人面对另一个男人——还是一个每周都换恋人换成了校园传说的男人——这样的提议好像理应果断果决干净利落地十动然拒,但是,这一刻,他凝视着喻文州温温润润却又似乎潜藏着不为人知的深渊暗涌的眼睛,心中忽地一动,到口的拒绝就着了魔似的莫名变成了:“以一周为限吗?”

    “一周足够了。”喻文州说。

    黄少天缄默着又定定地看了他数秒,突然垂头唤醒了手机:“你电话多少?还是你来报我来打吧,我手速很快的,打游戏分分钟爆人的那种,不信我打给你看啊?”

    喻文州笑了两声,逐个逐个咬字清晰地报上了自己的手机号。


tbc.


2015.1.7

老早就想写的PARO!!好像全职的什么CP也有这个233不过,我还是想写><b小更一把~小寒快乐!虽然昨天的G市简直巨热……


 
评论(4)
热度(29)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