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不期而遇 3.

2014.11.15 于 LFT

 

3.

    时间在叶修专心致志地练级、蓝河专心致志地看叶修练级中撒开脚丫跑得飞快,荣耀杯的第一阶段线上赛也早已如期展开。线上赛虽也使用修正场,账号却是自家的账号,若是等级未练上去,技能点不足,技能未学,便吃了大亏。游戏公司这一举,也有激励玩家增加游戏时间、勤加练级的意思。
    经过一段时间的围观,蓝河算是发现,这个秋木苏和叶修一样是个游戏疯子,还同样是在网吧当网管,不过多兼职了职业玩家。这两人打起游戏来奋不顾身日以继夜,等级自然不低,本身又水平高超,在比赛中顶着“橙子最可爱”的萌妹子队名杀得天昏地暗马嘶风吼血染长河,一时所向披靡风头无两。
    临至春节,线上赛已经进入了尾声。
    “你春节回家吗?”秋木苏问。这会儿他和叶修正组着队在野外重复单调地打怪练级。
    叶修稳健地敲击着键盘的手指几乎无法察觉地顿了顿,简单地回答:“不。”
    他戴着耳机,侧躺在他大腿上小憩的蓝河自然无法听见秋木苏的问题,叶修的话语简短又无从揣测,便也只是动了动耳朵,不甚在意地听着。
    “哦。那你那边能请假吗?线下赛?”秋木苏又问。
    叶修叹了口气:“不能。我问过老板了。”
    “那怎么办?你敢说弃权我杀你到删号!”秋木苏恶狠狠地威胁,叶修却能从他口中听出点担忧来。
    他笑了笑:“你杀得了吗?”
    “靠!”秋木苏在打怪间隙砰砰砰极快地给了他三枪普通射击。
    虽然同队中毫无伤害,叶修还是敏捷而从容地避开了子弹,说:“你那边管吃住吗?线下赛之前一起练一练?”
    秋木苏愣了愣,怕叶修误会他不愿意似的紧着说:“行啊,赶紧过来给我工作室做牛做马。”又问,“什么时候来?”
    叶修清了一个怪,低头,刚好撞上蓝河蓝滢滢的眼睛,里面清楚地写着疑惑、好奇和坦诚的信任。叶修微翘了翘嘴角,明知故犯地伸手揉了一把蓝河温暖柔软的肚子,果然被不喜欢被人摸肚皮的猫不轻不重地拍了一爪。
    叶修想了想,说:“节前吧。”他倒是知道秋木苏那边的情况:秋木苏和他的妹妹是孤儿,没有什么过年回家的需要,也无需招待任何亲戚。
    “可以。”秋木苏很爽快。他虽孤身养着妹妹,家境穷,生活苦,惯于精打细算,却绝非取财失义之人。
    “我要带一只猫过去。你和你妹对毛过敏吗?”叶修问。
    闻言蓝河有点不安地在叶修的大腿上翻了个身,停了两秒,又坐了起来,抬头瞪那两个阻碍了旁听的大大的耳机耳罩,企图用眼光把它们射掉。
    “你还养猫?”秋木苏惊讶,“不过敏,沐橙很喜欢小动物。你要带就带吧。对了,你买了票就将时间车次告诉我,我去接你。”
    “好嘞。”叶修说着分神给了蓝河一个“放心吧”的微笑和眼神。

    蓝河自叶修邀它一起走后就做好了出行搬家的准备。说是做准备,它一只野猫,身无长物,父母也早已抛下成年的孩子相携出门远游,不过是和认识的好友们聚会道别,并委托它们,若是父母回来替它知会一声。别情固然依依,但对于拟猫来说,追随让它们产生第二形态的对象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也远比其他动物更惯于在不同物种群体间漂泊,因为这就是它们经年累月一代又一代传承下来的生存繁衍方式。
    叶修的行动力十足,和秋木苏敲定的当天便请有在线支付手段的同事帮忙买了火车票,为了赶在春运高峰之前,匆匆忙忙地定在三天后。票买好了,叶修便去和老板请辞。同事们既知他参加荣耀杯的事,对此也早有预感。虽然大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相处还算和睦,又有在荣耀中共战的情谊,因而也颇有些小伤怀,临行前一晚给他举办了个欢送会。
    这欢送会其实就是大家凑份子请他吃一顿,回忆回忆初相见,又说说以后在荣耀里也要一叶大神多多关照。然而几杯酒下肚后,话题已飞得天远地远。众人开始胡天侃地百无禁忌,谈到热烈处哈哈大笑,冲淡了离别的气氛。
    蓝河被叶修从网吧抱来,仍旧让它坐他腿上,自是被众人一阵猫奴长猫奴短地调侃。他却笑笑不甚在意,还是一筷子一筷子地喂它,一副“客气客气”的口吻说:“相互奴役、相互奴役。”吞着鱼肉的蓝河差点呛到。
    餐席末了,众人起着哄非要叶修这主角喝一杯。叶修很是为难,可此情此景却也推却不得,只嘱咐旁边的张成材若蓝河没自己走掉,就带它一起回家,便端起酒杯气势磅礴地一饮而尽。众人自是一番叫好,掌还没鼓两下,便瞠目结舌地看着叶修晃了三晃,向后一仰,摊在椅上闭着眼不动了。
    蓝河大惊,倏地爬过叶修倒成个斜坡的胸膛蹿上了他的肩膀,仔细一看,便瞧见他泛着薄红的眼角,嗅到他呼吸间极其浅淡的酒气——分明便是喝醉了的模样。
    张成材不可置信地端起叶修还残留着几滴灿黄色液体的酒杯:“这不是白酒,是啤酒吧?这就醉了?名副其实的一杯倒啊!”
    反应过来的众人相继大笑出声。
    蓝河也从未见过酒量如此不堪的人,听张成材肯定了自己的判断,知是虚惊一场,顿时也有些哭笑不得。它看了看叶修安静熟睡的乖巧模样,心中一声轻叹,脑袋凑过去,蹭了蹭他的脸颊。

    叶修前一晚醉酒睡得早,翌日一大早就自然醒了,神识一归位,便感觉到有什么毛茸茸热乎乎的东西挨在自己脸上。他转头一看,果然是蜷成一团、睡得正香的蓝河。他昨儿收拾完行李后顺带给蓝河洗了个澡——他知道若非如此,猫是不会跑到床上来的——现在整个毛团子干干净净的,还散发着肥皂残留的淡淡的清香。思及它被彻头彻尾的“湿身”后全身长毛耷拉着粘附在细瘦的身躯上的狼狈模样,叶修毫无同情心地用气声笑了笑。
    火车班次在中午,时间倒还不着急。叶修自行起床最后检查了一遍行李,去买了早餐回来,才叫醒了蓝河。
    比起初来时只有一个双肩包的行李,叶修添置了两三件冬衣,因而多了硕大的一袋手提包。同样是背井离乡辗转在外,离开和来到这座城市时的心情却截然不同。现在的叶修不但有一个明确的目的地、有可以投奔的朋友,还有一只温暖的猫陪伴在旁。
    “走吧,小蓝。”
    蓝河舔了下他捏着袋口两边的手,轻巧温顺地跳进了袋子里。

    叶修自然不舍得让蓝河去蹲铁笼子托运,兼之它原本就灵性乖巧,不至妨碍他人,便先以防东窗事发地办好了各种托运手续,将它藏在随身、不必安检的包包里混了过去。
    叶修特意买了不起眼的上铺的票。他们来得早,车厢里的其他铺位还未有人来,叶修趁机把蓝河放出来透气。
    猫很是新奇地在床铺间跳来跳去,下铺矮还好说,中上铺之间的间隔估摸也有一米左右,又凌在高空,看得叶修颇有些心惊肉跳。好在蓝河有惊无险地玩了一圈后就乖乖地重新坐回了叶修身边。
    叶修盘腿靠坐在床铺上,从包里取了一件大外套将蓝河裹了起来,只露出一张小脸,抱在腿间,一人一猫静静地看起叶修随手买的游戏杂志来。
    车厢里渐渐来了其他乘客,到火车开动,整个小隔间里只剩下叶修对面床位还空着。不过多少能看见叶修床铺的对面中铺的人还坐在下铺和同伴聊天,蓝河的活动得以宽松自由些。
    车子一跑动,蓝河便看不下杂志了。它头一遭搭火车,头一遭离开它成长的都市,看什么都新鲜,眼睛提溜转地观察了一会,瞅着无他人注意的空当,拖着叶修的外套摸到窗边瞧了起来。叶修替它掩了掩衣服,看着光影在外套勾勒出的脊背线条上晃了又晃,嘴角不自觉地勾着温和绵长的笑意。
    细长的车身在钢精水泥里蜿蜒穿梭,大楼越来越少,视野越来越空旷,起伏的丘陵上排列着低矮的厂房和高耸的烟囱。再往前,便连厂房也瞧不见了,衍变成冬季里失去植被遮盖而裸///露出棕红色土地的广袤田野,高耸的田垄相互交错,像稚童笔下真烂漫的线条,在大地上画出不规矩的形状。远方青山绵延起伏,日光灿烂,云淡天高。
    高速列车渐行渐远,因出行而躁动兴奋的心慢慢沉淀安静,远走他乡的眷恋不舍从心底渐渐浮起。这一走,却不知何时再能回来。若是叶修能够接受它便罢了,若是不能,它又该何去何从。
    蓝河不禁回头望向阅读着杂志的少年,他的侧脸英俊而神情惬意,随和中又透着些许年少时特有的轻狂锋利,却让蓝河觉得熟稔而安定,想要相信。
    叶修仿佛察觉了蓝河的视线般抬眼瞧了瞧它,挑眉露出个揶揄的笑容,小声说:“偷看哥呢。长得帅吧?”
    蓝河无语得撇过头去表示否定,表态了一两秒后抬起脚,走回了叶修身边,挨着他的大腿窝成了一团。猫步的优雅被它头顶拖着的新娘长纱一般的墨绿色大外套带来的古怪好笑所打败。
    叶修笑意盎然地望着它一路走来,探手摸进外套里,揉了揉它的颈项。

    蓝河挨着温热的叶修很快就睡着了,一觉醒来火车已进入了雪区。蓝河长大的都市踩在回归线上,常年冬季不下零度,自然也无雪可观。
    它从睡意中混混沌沌地苏醒,到底惦记着那些未曾见过的景色,条件反射地迷迷糊糊地转头瞧向窗外:沉默而高大的山峦跌宕,斑驳的黑色枯枝承接着洁白的雪,橘黄色的夕阳柔和地挥洒,反射着点点金光。蓝河精神一震,还未来得及好好欣赏,先察觉到有些生理问题亟待解决。
    叶修换了个姿势,依然坐在那儿看书,瞧着已阅的厚度,应该已接近尾声。他看得专注,蓝河只好用爪子在他腿上挠了几下,引起他的注意。
    “嗯?醒了?怎么了?”叶修问。
    叶修不懂猫语,它也说不出人话,只好焦急地在狭窄的床铺上左右走动了几步,想着要不试试在叶修身上写字,却听叶修又问:“饿了?”
    蓝河摇了摇头。
    “渴了?”
    还是摇头。
    “上厕所?”
    蓝河疯狂地点头,前肢积极地扒住了叶修平放的大腿。
    要知整个车程足有十六个小时,说忍到下车解决,那是不科学的。叶修自然也明白,便将它用衣服包好,带着它去了洗手间。
    公共卫生间脏得出奇,整个房间里除了一个坑,别无其他设施。叶修打量了一下环境,放弃了让它直接站到地上的预想,只将衣服搭在肩头,蹲下来双手卡着它的前肢腋下,把它悬空吊在坑上方:“就这样解决吧。”
    蓝河要是有人类那样的皮肤,估计这会儿已经红透了天。想它作为一只有羞耻心的拟猫,平时“上厕所”都是躲在浓密的植物丛里自行解决的,这会竟然要被思慕之人这样把尿,耻度要求未免也太高了些。蓝河抗议地叫了好几声,不情愿地晃荡着后肢,踹了叶修的膝盖好几脚。
    叶修啧了一声:“大家都是男的,有啥不好意思。你那里,我都看过无数次了。”
    蓝河又狠踹了他几脚。
    蓝河恼羞成怒之下并没有留力,叶修被踹得嘶嘶地倒抽气,只得讨饶道:“好好好!我扭头不看就是,你好了叫我。”
    蓝河其实也不想踩到这么肮脏的地面上弄得一脚湿臭——它还得裹叶修的衣服呢,又想不到其他办法,只好仰头确认叶修确实转头没看,认命地就这样放起了水。
    稀稀拉拉的水声结束,蓝河细弱蚊呐地叫了一声。叶修才回过头来,将它重新包装起来,带了回去。
    叶修好笑地看着龟缩在衣物里不愿出来的猫,不知出于什么心态,竟说了句:“这么不情愿,那就变成人自己解决啊,你不是连点头摇头都会吗?”
    蓝河动了动,没有吭声。叶修也没有再继续说什么。
    车厢里嘈杂的动静从四面八方传来,更衬得这一张小床铺的安静。过了半晌,就在它以为叶修已经去干别的什么了的时候,蓝河骤然听见他发出了一声细微的叹息,轻得像是一次错觉、一场梦境。

    第二日下午四点半,叶修和蓝河终于抵达了秋木苏所在的H市。
    秋木苏穿着朴素的白体恤牛仔裤,在出口处举着一张印着偌大的黑体“一叶之秋”的A4纸,完全不打眼,叶修在密密麻麻的人头、牌子间找了好一会才瞧见。
    两个有着虽然不算特别悠久却相当深厚的线上交情的网友见了面,首先就按着惯常的相处模式对对方的外观来了一通相互嘲讽,顺利打消了仅有的一点三次元曝光的忐忑和紧张。末了秋木苏哥俩好地用力拍了拍叶修的后肩,两人相视一笑,都打心底觉得高兴。
    “秋木苏”当然不是本名,秋木苏实际上叫“苏沐秋”,叶修早前也没太在意这个事儿,反正人是那个人便成,于是直到这会见了面,苏沐秋自报了姓名才晓得。叶修顿时又和苏沐秋互相吐槽了一会对方的马甲不提。
    两人一起回了苏沐秋住的小房子。房子就落座在苏沐秋兼职的网吧附近的一个老得不能再老的小区里。叶修瞅了眼门口爬着许多枯萎的藤蔓的标牌,上面写着“寰盛小区”。虽然名字相当霸气,小区却很小,外墙泛黄发黑的四栋小高层建筑物围成一个口字,中间是个圆形的大花坛,中满了高低错落的乔木草花。花坛周边占着道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轿车、自行车,显得分外拥挤。
    苏沐秋领着叶修进了离大门最远的一栋,房子没电梯,两人只好扛着行李吭哧吭哧地爬上顶层九楼——苏沐秋帮叶修分担了他的提包。好不容易抵达目的地,两个死宅男立刻一人一边,毫无形象地歪靠在门上大喘气。
    蓝河一下公交就把头探出了包包外面四处张望看风景,后来见要爬楼,还特意体贴地从包包里跳了出来,以减轻苏沐秋的负重,此刻看他们一副“弱柳扶风,娇喘不已”的模样,不禁奉送上了两枚鄙视的眼神。对于常年在室外求生的野猫来说,九楼只是个小小小CASE。
    苏沐秋一边喘一边拍了拍门。门板后面很快传来了匆忙的脚步声。蓝河三两步蹿回了叶修脚边,有点紧张地竖起的尾巴蹭在他小腿上。叶修已经对这种被猫挨到的感觉很熟悉了,立即就发现了蓝河的不安,不过他还在缓劲儿,没什么力气弯腰进行调戏,直接用鞋面撩拨般回蹭了下它的软绵绵的肚皮,被蓝河毫不客气地拍了一爪。
    嗯,还有力气反抗,看来也还没到害怕的程度。叶修内心正笑着总结,就听见几声金属构件转动的响声。他从门框上挪开,以免挡着开门,循声望去,便隔着铁门看见被掀开的木门门缝里的一只圆圆的大眼睛,好奇而警惕地冲着他眨了眨。
    叶修反射性牵了牵嘴角表达友善。
    苏沐秋已经在一旁叫上了:“沐橙,是我,开门。”
    话还没说完,门板唰地就被打开了,一个和苏沐秋长得有些相似、比他小上三四岁的小姑娘出现在叶修的视野里。苏沐秋本就长得清朗俊逸,他的妹妹自也是十分玲珑漂亮。小姑娘披散着及背的长发,头上戴一个细细的红底白点蝴蝶结的发箍,穿着一件绒面白大衣,连衣帽的两侧垂下两根红绳,系着两个红色的大毛球垂在胸前,说不出的俏丽可爱。
    “哥!”小姑娘露出灿烂的笑容,麻利地开了防盗铁门,将人放了进屋。
    “嗯。”苏沐秋见她眼睛一劲儿往叶修身上打转,颇有些吃味,不甘不愿地介绍,“这家伙就是叶秋那个不要脸的。” 因为叶修给他的报名比赛的证件扫描件上写的就是“叶秋”,苏沐秋便也用“叶秋”来称呼他。
    “你好啊。”叶修一脸多谢夸奖、谬赞谬赞的模样和小姑娘打了招呼,“橙子是吧。”
    “嗯。你好,我叫苏沐橙,是秋木苏的妹妹。”小姑娘乖巧地点头回礼,露出个甜美的笑容,“你荣耀打得真好,我还是第一次见哥哥吃瘪呢。”
    叶修哈哈大笑。苏沐秋被亲亲妹妹会心一击,顿时羞恼得脸都红了,又舍不得对可爱的小姑娘下什么恶语狠手,纠结了半天最后只伸手掐了把她水嫩的脸蛋:“去去去,他那是偶尔、侥幸好吗!论胜率分明是我高一点!”
    “哦……”叶修拖长了尾音,又拔高音调,“有这种事?我怎么不知道。”
    “靠!来一盘!现在立刻马上!老子好好教教你怎么做人!”苏沐秋立刻撸袖子发战帖。
    “别急,以后你有的是被虐的机会。”叶修转身一把抱起了一直躲在他身后的蓝河,在苏沐橙似惊似喜的一声惊呼中介绍道,“这是我家小蓝。”
    蓝河倒不是真怕人,只是它知道眼前这对即将要一起分享根据地的兄妹对它和叶修以后的生活质量尤为关键,担心自己会对叶修的待遇带来不好的影响——毕竟城市里对猫不友好、甚至虐猫的人它也见得多了,虽然秋木苏对它没什么意见的样子,谁知道秋木苏的妹妹又是什么看法呢?特别是,他相信叶修绝对不会因此对它置之不理——虽然他有时确实挺没节操的,但为人还是很靠谱。因而它才故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这样至少不会让别人觉得碍事。
    然而此时被叶修揪了出来,蓝河说不得也得好好和初次见面的小妹妹卖个萌刷点好感度,在叶修说完后就主动地向苏沐橙轻轻地唤了一声。
    “哈哈,你好呀,小蓝!”苏沐橙也笑着朝它打了个招呼,伸手试探着去摸蓝河。
    叶修条件反射地想把猫抱回来避让开,却见蓝河很是配合地向苏沐橙方向伸了伸脖子,脑袋抵在妹子的掌心蹭了蹭。
    对毛绒绒小小只的可爱东西没有什么抵抗力的小妹子顿时被萌得融化了,眼睛闪闪亮地期待地望向叶修:“可以给我抱抱吗?”
    蓝河抬头看叶修,撞上对方询问的目光,便点了点头。
    叶修在心里哼哼地骂了句“见色忘义的小家伙”,面上分毫不显地将蓝河小心地递给了苏沐橙。倒是苏沐秋在一旁嘱咐了一句:“沐橙先带它去擦下脚。”
    “再搞点东西吃。”叶修赶紧补充。
    苏沐秋无语地斜了他一眼:“你倒是老实不客气。”人却已经往冰箱找食物去了。
    其实时间确实已到了吃晚饭的点,苏沐秋索性开始弄晚餐。
    苏家因为苏沐秋的职业需配置了两台电脑,占据了客厅原本放沙发茶几的地方。叶修征得同意便坐那儿玩起了荣耀。他没上一叶之秋,而是扫了眼苏沐秋放在鼠标垫旁边的工作室承接材料表,拿了桌面上的秋木苏的账号卡上了线,在他工作室的工会里喊了几个小伙伴,开始帮他刷副本打材料。而苏沐橙则爱不释手地抱着蓝河,坐在他身边饶有兴味地看着。
    蓝河突然之间换了座椅,颇有点不习惯,叶修那边也因为腿上少了那一份暖洋洋的重量而微感别扭,但也不好真从小妹妹手里抢了猫来。他动动腿换了个姿势,不自觉地望了蓝河一眼,却见对方貌似享受地醉卧美人膝的模样,心头略感不爽,输出顿时又暴力了几分。这还不够他报复社会的,叶修不甘寂寞地扯嗓子揶揄起在灶前忙忙碌碌辛辛苦苦的苏沐秋来:“沐秋,如此贤惠,当可嫁了。”为了节省空间,厨房和客厅间的非承重墙被拆了,两边只隔了一张餐桌而已,相互之间的情况看得很清楚。
    苏沐橙捧场地笑了起来,笑声清甜甘脆。
    苏沐秋正切着黄瓜呢,闻言立刻暴走地拿菜刀在砧板上咚咚狠剁了两下,一时黄瓜汁水飞溅。他转身恶狠狠地瞪了叶修一眼:“皮痒是不是!要不要小爷帮你用刀刮一刮?”
    “搓澡什么的就不必了吧?你再贤惠,毕竟也不是我媳妇呀,男男授受不亲的。”叶修头也不抬得回。
    “叶秋!我草你大爷!”
    苏沐橙笑得更大声了。
    蓝河在叶修的宿舍呆过许多次,虽然那儿有时也很热闹,不过却没有现在这般的随和亲切。在这个比宿舍还要逼仄的小房间里,因为人心的亲近,而产生了一种能够让人全然放松的安全感,仿佛连空气都泛着暖洋洋的橘黄色。蓝河知道,这种氛围叫做“家”。
    一直肩负着养妹妹的重任的苏沐秋业务熟练地做了一锅汤料十足的西红柿鸡蛋面,又切了一大碟早先做好的卤牛肉片,再加上一碟凉拌黄瓜,一小碗萝卜干,摆在桌面上不算多,对于他们的境况来说却已经足够丰盛了。
    三人围在正方形的桌边,苏沐橙还特意给蓝河拿了只碗,分了它好多肉,让它也占一边,坐在饭桌上。
    苏沐秋游戏宅归游戏宅,但自小在社会里跌爬滚打,人情世故还是懂的。他给三人面前的玻璃杯满上可乐,煞有介事地向叶修举杯:“咳咳,那个,客套话就不多说了,以后大家住一块就是一家人,你有什么需要就直接和我说,别客气——好吧,我很怀疑你知不知道客气怎么写。总之,欢迎你来H市。”
    叶修噗嗤地笑了,在苏沐秋杀人般的眼光中又硬生生地憋了回去,嗯嗯唔唔地也举起杯子和他以及同样举了杯说欢迎的苏沐橙碰了一下,毫不吝啬地大扬起嘴角,深黑漂亮的眼瞳里闪烁着明亮璀璨的光泽:“代表我和小蓝,谢谢。”
    

tbc.

 

2014.11.15

对我这龟速服气了……三次元也好虐,拿人钱财,身不由己;a;……还要复习备考……

以及对不起,又没完结成(((((((((((((((

又有一个基友进了全职坑,哈皮!虽然我对她能和我站一个CP基本不抱什么期待→ →|||||||

 
评论(2)
热度(103)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