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不期而遇 2.

2014.11.1 于 LFT


2.


    如蓝河所预想的那样,叶修果真很快抽出了时间带它去了一家看起来还比较正规的宠物医院。医院离网吧有四站公交车的距离,叶修便把它藏在他离家出走时带来的行李包里,背在胸前,混上了巴士。

    这是蓝河第一次坐上公交车——虽然以猫的标准来看,它已经一把年纪了——感觉很新鲜。冬天来了,打不开窗的“空调车”关了空调,车厢里堆积起浓厚的二氧化碳和各种不太好闻的气味;城市交通算不得太通畅,时不时便有个急刹车快启动,幸好猫的平衡感不错,蓝河只觉得像在玩社区公园里的秋千——在孩子和老人都不再霸占着那儿的晚上,它曾经一只猫偷偷去玩过。

    但最有趣的事儿还是偷偷地尽情地瞧叶修。

    叶修的背包拉链是两截式的,他特意给它在顶端留出了个掌长的通气口。蓝河可以透过这道裂缝随着车辆的前进摇摆看见叶修的下巴、唇、鼻尖:少年皮肤是北方人那种白;面容还未完全长开,透着一股子和主人性格搭不上边的清俊味道;疯狂拔高的年纪里人显得特别的瘦,青春葱茏的味道满溢而出。而当叶修间或低下头来查看时,蓝河还能瞧见他的眼睛,黑漆漆又透亮的模样总让它想起街头小区搬着矮墩对坐下棋的老头子们用的玻璃做的黑围棋子。从蓝河的视角看过去,这时的叶修简直就像是扒开了天空的一条口子窥视自己捏造的小玩意儿的神祇——嗯,男神,新晋的。它有些害臊地扭动了一下,不自觉地用后爪挠了挠脸。

    宠物医院很快就到了。一下车,叶修就把它从包包里掏了出来,改抱在手上。蓝河乖乖地趴着,给新男神的贴心点个赞:比起黑漆漆、沉闷闷的背包,当然人肉靠垫和流动的风光要舒适有趣得多。

    被带出家门的猫大多拴着链子、或者被关进了笼子、包包里,像蓝河这样没什么桎梏地被抱出来的还真不多,兼之它长得煞是好看,一路上惹来不少探究的目光。

    叶修挂了号,等了十来分钟,便被喊进了诊断室——在打疫苗之前,猫得先做个体检确认身体健康、适合打针。

    蓝河早就从其他被抛弃或者逃跑的家猫那儿听说过医生、体检、疫苗这些事儿,对自己即将面对什么有一定的概念。尽管那穿着白袍子的中年女性和年轻男性都笑得十分和蔼,它还是不由自主地往叶修身上挤了挤。

    似乎被它紧张的小模样给逗乐了,叶修笑着摸了摸它的头,又对女人说道:“您好,这是小蓝。麻烦您给它体检一下,再看看需要打些什么疫苗。”

    女医生点点头,指了指自己面前的检查台,示意叶修把猫放上来。

    叶修抱着它走了过去,把它放在了台面上,安抚地摸了摸它的耳朵:“别怕,白袍子是医生不是厨师,不吃猫。”

    ——才、才不怕,我堂堂一只威武雄壮、机智非凡的猫,怎么可能怕体检!

    蓝河伸了伸脖子,用它强大的理智和作为一只勇敢的猫的自尊心克制住了扑回叶修身上的冲动,特别配合地松开力道地趴在了台面上,一副英勇就义的架势。

    “真乖。”女医生笑着赞了一句,侧了侧头,那男医生便过来按住了它的脖子,以免它在检查中乱动。女医生开始在它身上摸来摸去,一边摸一边询问叶修蓝河平日里的吃喝拉撒睡,并对他的一问三不知非常的无语,“你不是它的主人吗?”

    叶修摸了摸鼻子,无辜地回道:“不是。它没有主人。”

    “不是?”女医生有些惊讶,“可我看它很听你的话?和你很亲嘛。”

    蓝河转动眼珠子去看站在旁边的叶修,正好撞上他无声的微笑,笑中很有几分温柔的味道,不由一阵心惊肉跳,把根本没有脸红功能的脸埋进了爪子里。

    “那是,咱可是积攒了千年的猿粪呐。”他听见叶修施施然地瞎扯。

    两个医生都笑了。

    蓝河弹了弹耳朵,把脸又埋深了些。

    女医生摸了会,检查了眼耳口鼻,又改上了听诊器检测心肺,末了取出一个电子温度计,抓起了猫尾巴。

    蓝河还没反应过来她要做啥,便感觉自己的蛋蛋被飞快地摸了一把,整个猫条件反射地猛地挣了一下,大“喵”一声,却被男医生死死地按住了脖子,卡在了原地。

    女医生笑着问叶修:“这猫还没做绝育,要顺带做了吗?很有好处的。”

    ——不要!绝对不要!白袍大恶魔!叶修你敢听她的我们就绝交!绝交!!!

    蓝河死死地瞪着叶修,鬼叫着没人能听懂的猫语,激烈地挣扎,把自己的尾巴从没抓牢的女医生手中抽了出来,紧紧地盖住了自己的菊花和蛋蛋。

    叶修愣了愣,走近来给蓝河顺了顺毛,和它对视了片刻,才抬头对女医生说道:“不,它不愿意。”

    蓝河安静了下来,有种劫后余生的欣喜和后怕。它勉强仰起头,轻轻舔了舔叶修抚在它头顶的手,被那修长漂亮的手指点了点鼻头。

    女医生吃惊地看着面前恩恩爱爱煞有其事的人猫交流,连再劝说一下都忘了,愣愣地“哦”了一声,半晌才道:“不绝育,体温总得继续量吧?”

    “嗯?”叶修不明所以,“量呗?”

    “那你可得让它别乱动哦。”女医生嘱咐。

    “哦……”叶修非常精准遵照医嘱,转头对蓝河复述道,“听到没,医生叫你别乱动呢。”

    俩医生加一只猫集体默契地无语地瞥了他一眼。

    女医生不再废话,再度牵起猫尾巴,以百步穿杨的准头和速度把电子温度计戳进了猫的菊花里。

    ——卧靠!被爆菊了!!!!!

    感觉有什么硬邦邦冰冰凉的细玩意儿猛然扎了进来的蓝河尖叫,尾巴伸得笔直,毛砰地炸了开来,但这次没能挣脱女医生的钳制。很快温度计就发出了“滴——”的一声电子音,探针毫不留恋地撤走了,医生在表格上记录下了数据。

    “噗……哈哈哈哈!”叶修愣了愣,随即很不厚道地笑了出声,站着说话不腰疼地拍了拍猫脑袋,“为医学献身是一种光荣啊,小蓝!”

    暴走的蓝河朝他恶狠狠地龇了龇獠牙,虚咬了好几口。

    最后又测了个体重,女医生朗声总结:“身体很好!真不像是野猫!”

    叶修的唇线柔和地微弯起来。

    女医生开了猫三联和狂犬病的疫苗单,按叶修要求用了进口的好药。蓝河听医生报价,统共需要好几百块。它很了解叶修现在的境况,知道这些钱对他来说并不是个小数目,但叶修还是眉头也没皱一下、二话不说地去交了款。

    蓝河趴在前肢上歪着脑袋目送叶修远去的背影,心里鼓鼓的,连对打针的忐忑和畏惧都被这股膨胀撑散了。它感觉到女医生摸了摸它的脑袋,温婉地感叹:“那小伙子对你可真好……明明都不是你的主人……你也要好好对他哦。”

    “喵。”


    虽说做了“主人职责范围内”的事,叶修却并没有行使“主人的权利”,将它圈养在家。从宠物医院回来之后,蓝河便在兴旺网吧门口被他放下了。

    叶修蹲下来摸着猫的头,说:“两周之后还要再去打一针,钱都交了,你可不要当逃兵。”

    虽然一人一猫间已有了许多次“有效交流”,但蓝河看着少年颇为认真地嘱咐的模样还是觉得神奇:虽然它是真的能够明白,可叶修难道也真的相信一只野猫能够听懂他的话语吗?

    尽管疑惑,蓝河还是摇了摇尾巴作为回答。

    少年满意地翘了翘嘴角,起身挥了挥手,径自往楼上网吧去了。


    没错,蓝河是一只能够听懂人类语言,并具备与人类相似的思考能力的“猫”,准确的说,是一种称之为“拟猫”的存在于都市传奇中的生物。

    之所以谓“拟”“猫”,是因为这一种生物,在五岁成年以前都是以猫的形态存在,而成年之后每年春季会迎来为期一个月左右的发情期。每当发情时,它就会无法控制地、本能地变成心仪的对象的形态——称之为第二形态或者拟态,以便与之交合,而期间若留下的后代,子嗣有一半几率为拟猫,一半几率为另一半的种族。发情期过后,在这一年内,它都可以在拟态和猫之间自由变换。而若拟猫没有想要与之交合的对象,则会以猫的形态度过该年。如果终其一生以猫形态度过,拟猫的平均寿命可达到四十年,称之为基础寿命。但实际上,拟猫是寿命极度不均的生物,除了受环境的影响外,与个体变化的第二形态有极大的关系。蓝河曾听说过有和山寺里的乌龟相伴一生的拟猫,足足活了两百余年。

    蓝河今年已经七岁了,从来没有变化过形态,它的父母是拟猫和拟猫的结合,因此它一直以普通城市野猫的身份生活在普通的城市野猫所生存的环境之中。如果在拟猫的基础寿命结束之前尚未能变化出更长寿的第二形态,那么蓝河将以猫的形态老死。

    作为能够繁衍生息到现在的物种,有足够的生存本能的蓝河自然是希望能够活得更久,奈何喜欢上谁并产生生殖冲动是可望而不可求之事——况且那个物种也未必比拟猫更长寿——话说回来,就算对方是个短寿种族,既然喜欢上、能够共同度过余下的生命,那么性命被缩短倒也不算特别难以接受了。

    不过具有合格双Q的拟猫,绝大多数都会喜欢一些可以与之沟通的、同样具有灵性的生物,最常见的便是人类。听其他拟猫说,好些人类终其一生都不知道自己的伴侣并非是同族;也听说过人类在知道对象其实是某种“猫妖”后恐慌地分手逃离或因为“被欺骗”而愤怒地将拟猫赶走的事。

    和疲于奔命、也不懂得卫生的重要性的野猫相比,高智能拟猫有着出色许多的生存能力,当然也拥有更多地悠闲地晒太阳打瞌睡的时间。当阳光温暖的触丝抚摸过蓝河的毛尖的时候,迷迷糊糊的蓝河也曾幻想过有个温柔可爱的人类女孩成为自己的另一半,奈何日复一日花开花落,最终只等来了一个既有烟瘾又有网瘾的中二少年。

    蓝河记得它与叶修的第一次见面,除了遇见了他外,那是蓝河猫生中毫无亮点一如既往的一天。它在大排档一条街凭着一张漂亮又亲人的皮相轻松蹭到了丰盛的晚餐,用爪子擦了擦脸,随便拐进了一条小巷散步消食。小巷的路灯几天前坏掉了,原本不多的走这条道的人都绕了路,蓝河得以独自霸占整个小巷。它像个帝王一样享受地踏着优雅的脚步,慢慢地穿过黑暗,穿过繁华喧嚣中这一条狭窄的宁静,然后慵懒地蹲坐在了巷口。它喜欢围观人类,种种人,如种种戏。这也是它除了听包括拟猫在内的动物们的口耳相传的知识外,最主要的学习方式。

    事实上,在叶修路过的时候蓝河并没有太关注他。他看起来那么的平凡,穿着样式低调的运动衣裤,背着个硕大的鼓鼓囊囊的运动包,头发乱糟糟的,侧脸的神色平淡而陈杂,疲惫中透着一点茫茫,还吊儿郎当地叼着根烟,活脱脱一个风尘仆仆地赶着进城却没找到工作的打工小伙。

    可当他突然停下脚步,倒退回来看向巷口的时候,蓝河看见了他的眼睛。那是一双夺人心魄的美丽眼睛,黝黑清澈,坚定自若,流淌的全是热辣辣的希望和梦想。长得虽然远称不上俊美绝伦,但也还算迈进了帅锅门槛的少年有些呆头呆脑地朝它抬了抬手,说:“嗨。”真像个傻小子,一个可爱的傻小子,蓝河笑歪了头。

    少年在网吧找了份工作,在这片街区长驻下来。虽然不知为何周围的人都叫他叶秋,但它从他本人的口里得知他其实是叫叶修,“树叶”的“叶”,“修身治国平天下”的“修”,它猜他的父母在这个名字中大概寄托了很多很多的冀望。

    大抵是相互之间那份愿意亲近的意愿,蓝河渐渐与叶修变得熟络,甚至得到了他意外正中红心的昵称“小蓝”。它围观其他人类的时间减少了,围观叶修的时间增多了。

    叶修虽然只带来了寥寥几件堪堪够换洗的衣物,蓝河却能认得出那些衣物都是些正经的牌子货,想来他家境应该不错,行止之间也颇有家教,却不知是何种缘故“流落街头”。但蓝河从未听他叫苦——甚至独自面对着“理应听不懂、说不出”的它时也不曾,和网吧里三教九流来自五湖四海的同事们也能自在地相互勾肩搭背,吹牛扯皮。少年以超乎蓝河想象的速度适应了不知下跳了几个水准的生活,就像他原本就一直是那样过活一样。

    但蓝河知道他不会在这里停留太久,因为有那样一双眼睛的人是必将展翅高飞的。那时蓝河就想,如果能一直陪在他身边看着、甚至助以一臂之力,让他得以冲上云霄肆意翱翔就好了。

    然后蓝河就知道自己完了。

    更何况他还对它那样的好,蓝河简直想放弃治疗。


    好归好,但要说叶修对它有没有那方面的心思,蓝河还是秉持保留态度。先不说感情好到什么程度,就说它从来都是以猫的形象出现,若是对它产生了什么冲动,那叶修的癖好也真是够奇特的了;更何况他还未成年呢。

    蓝河叹了口气,在兴旺网吧门口踌躇了一会,终是矫健地爬上了台阶。

    日子按部就班迈入十二月中旬,随着天气日益转凉,贪暖的猫也不再热衷于在外边游荡。往年这时,蓝河会熟门熟路地窝进各种不排斥野猫的咖啡店点心店,顺带蹭点东西吃,不过今年,它还是更想念它的自暖型人肉床垫。

    前台小妹专心致志地看着狗血电视剧,根本没注意到有只野猫踩着“凌波微步”倏地溜了进来。

    猫鼻子不比狗鼻子差,它在叶修身上留下了太多的自己的味道,蓝河很快便循着气味在吸烟区的角落里找到了叶修。少年正戴着硕大的头戴式耳机,一手沉稳地操纵着鼠标,一手灵活地在键盘上翩飞,神色专注非常。

    蓝河在他脚边走动了几步,想瞅瞅屏幕上的战况,却因为自己的身高失败了。正当它犹豫着要不要和他打个招呼,就见叶修轻呼出一口气,操作频率明显地缓了下来,然后若有所觉地“嗯?”了一声,低下头来。

    “小蓝?”

    蓝河摇了下尾巴,自觉地一跃而起,跳上了叶修的大腿,靠着他暖暖软软的小腹蜷成一团,舒服地眯起了眼,毛茸茸的蓬松的长尾巴垂在身后愉悦地翘起一点尾巴尖。叶修笑了两声,空出一只手来快速地胡弄了一下它的耳朵脑门儿,又继续专心地操作起来。

    蓝河懒洋洋地用舌头上的细小倒钩梳理了会皮毛,闲得无聊,索性换了个姿势,坐起来看叶修打游戏:他在玩的果然正是荣耀。

    一周前,也就是账号卡首发的两周后,荣耀网游终于正式开始运营了。这个游戏完全没有辜负它铺天盖地、天花乱坠的宣传,游戏本身确实如广告所言,制作的精良程度超越了目前所有的网游,职业平衡特别出色,可操作性也非常强,顺理成章地一举成为了眼下最热门的网游之一。

    而叶修也不愧他游戏死宅的“美名”,为了它的荣登热门榜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最初开服时已经变得几乎每天都会来找叶修的蓝河曾连续三天都没见着他的人影——想来他已经是一副吃喝睡全在电脑前解决的狂热状态了。

    山不来就我,我就只好去就山了,估摸着这种情况还会持续好一段时间的蓝河这才尝试着“入侵”它从未涉足、不像是会对小动物特别友好的网吧。

    蓝河还是第一次这么清晰、近距离地看人类玩电脑游戏,况且“人类”还是叶修这样手速爆表头脑清醒反应敏捷、一看就是高水平的家伙,观赏性大大的有。只见他操纵的视角飞来转去,有条不紊地快速释放出各种绚烂的技能。屏幕中庞大臃肿的红名熊怪晕头转向般跟着他兜兜转转,爪子在空中徒劳地一直挥舞着,却没捞着叶修的一角衣摆,不一会儿就轰然倒地了。

    蓝河正兴味盎然地瞧着叶修拾取的怪物掉落的奖励,就感觉脑袋上有什么硬硬刺刺的东西蹭了蹭,条件反射地抬头一看,原来是叶修长了好些青胡茬的下巴。

    “怎样?哥很厉害吧,看你瞧得目不转睛的。”叶修带着笑意口齿含糊地揶揄,目光却还黏在屏幕上。

    确实在心中暗叹他的拉风的蓝河忽然一点儿也不想称赞他了。它抖了抖胡须,无语地把头扭了回去。

    蓝河是野猫出身,虽然在猫中已经是很有文化的猫了,但毕竟没有受过人类那样系统的教育,知识结构非常奇怪,不过大多数常见的字它还是认得的。此时叶修正在跑地图去交任务,过程有点单调,蓝河便将注意力投放在了源源不断地刷着各个频道的消息的聊天栏上,似懂非懂地浏览着。

    当叶修跑到目标NPC面前时,聊天栏忽然弹出了一条和之前的文字颜色全然不同的、紫色的消息。蓝河定睛一看,上面原本写着“世界”、“工会”、“地图”等频道标示的地方换成了“秋木苏”的字样。蓝河还在略嫌滞涩地辨识着那句文字,叶修已经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回复了过去。两人一来一往,眨眼间聊天框里已堆满了紫色。

    眼瞅着前几行紫色的消息已经被新消息越刷越上,快要被框架吃掉,蓝河不由有些焦急地向前踏了两步,运起一百二十分的注意力勉强赶在它们消失前一一读完:

    [秋木苏]:之前说的那个荣耀杯的已经可以报名了,来吗?

    [一叶之秋]:走起!报名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秋木苏]:靠!那我给队伍起名叫橙子最可爱了?

    [一叶之秋]:……随你,妹控。

    [秋木苏]:这么可爱的妹妹我乐意控,孤家寡人别嫉妒羡慕恨啊。

    [秋木苏]:你要过来的时候吱一声,以及记得把报名费还我!

    [一叶之秋]:差不了你的。谁孤家寡人了?我也有小蓝啊![/得意]

    [秋木苏]:我去!小蓝谁?上次一起打副本那个蓝月亮口服液?你毛长齐没,学人家泡妞?要不要脸?反正肯定没我家沐橙可爱![/鄙视]

    [一叶之秋]:呵呵,你猜。

    之后无论这个秋木苏再怎么发信息狂轰滥炸,叶修都誓将视而不见进行到底。

    等蓝河看完,叶修已经又接了新任务熟练地打起怪来。它默默地用爪子捂住了半边脸,有种吐槽无力的赶脚,心脏咚咚咚咚地响得厉害。不过“荣耀杯”是个什么东西?秋木苏说叶修要“过来”到什么地方去呢?

    蓝河琢磨着要不要拜托已经化人的拟猫朋友帮忙查一查,却不想很快就有了答案。

    干看着却不能上手玩是件无聊事儿,围观了两三个小时后新奇感也渐渐被消磨掉了,猫又本性嗜睡,蓝河大大地打了个哈欠,实在撑不住地趴了下来,窝在叶修腿上眯了过去。

    睡了不知多久,蓝河迷迷糊糊间感觉到自己被人抱了起来,耳朵警惕地弹了弹。它嗅了嗅,确定是叶修的味道,便又放松地任对方带着它移动,继续闭着眼假寐。不一会儿便听见了熟人的声音。

    “小叶!”

    是张成材。

    “成材,来接晓虹姐下班呐。”叶修打招呼。

    “是啊。这是……那只猫?”张成材吃惊。

    “呀!好漂亮的猫!你来的时候我没见到它呀。”这是蓝河从未听见过的尖细女声,想来是叶修说的那个“晓虹姐”,它稍稍抬了抬左眼的眼皮,从缝儿间瞧了瞧那女生,原来是它进来时坐在前台的姑娘。

    “偷溜进来的吧?”张成材说,“它也太粘你了。”

    “呵呵,我魅力大嘛。”叶修笑说,手却温柔地顺了顺它后颈上的毛。如果不是被伺候得太舒服,蓝河简直想咬这不要脸的一口。

    “小叶小叶,可以让我摸一下吗?”晓虹期待地问。

    蓝河感觉抚在自己身上的手顿了顿,它听见叶修面不改色地说:“抱歉啊,它不喜欢我以外的人摸它呢。”

    这谎扯的……谁、谁只喜欢被你一个人摸啦!蓝河把脑袋往叶修臂弯里小小地钻了钻,眼睛闭得更紧了。

    “啊……那算了……”晓虹说。

    感受到女朋友因失望而低落的情绪的张成材飞快地转移话题:“对了小叶,我看那个‘荣耀杯’开始报名了,你和你那个很厉害的朋友真的要去参加吗?”

    听到关键词的蓝河竖起了耳朵。

    “去啊,奖金那么高。”叶修理所当然的口吻仿佛他一定能夺得名次似的。

    “那不是要到B市去?后几轮都是线下比赛吧?如果你们是个人和双人团队赛都参加的话,加来回估计得要一周呢!”张成材提高了音调,“我看老板是不会批你那么久的假的!”

    蓝河一下子紧张起来。它知道叶修喜欢、或者说梦想就是做电子竞技,没道理会为了一份熬不出头、待遇还不怎么样的网管工作放弃参加比赛的机会。可B市……B市离这里多远呀,蓝河不知要花多久才能靠它的四条小短腿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就算在明年的发情期得以变成了人类,它也没有足够搭乘交通工具的钱。

    然而叶修并未如蓝河所想的那样笑得爽朗地干脆回答“那就只好辞职了”,而是支吾了一下,道:“那个再说吧。”

    蓝河不自觉紧绷的脊背又稍稍松弛了下来。

    张成材察觉到他的敷衍,也不再多说,只道:“哎,荣耀这个游戏是够热的,这才刚出没多久,就有人开始搞什么比赛了……明明现在大家都没满级呢。”

    “哈哈,反正现在只是报名阶段。按这升级速度,到决赛也该满了。”叶修说。

    张成材虽然也很喜欢玩荣耀,对它的理解和预估却没有叶修那么深那么准,只好笑笑混过去,牵过收拾好东西的女朋友的手,对叶修挥了挥手:“那我们走了。”

    “拜拜!”晓虹配合道。

    “拜!”叶修应了声,抱着蓝河坐到了方才被晓虹占据了的座位上。

    蓝河感觉自己的耳朵被拨弄了一下,又被轻轻捏了捏耳尖,少年闷在嗓子里的笑声带着平时说话所没有的低沉性感回荡在它耳畔:“小家伙,还装。”

    被发现了!蓝河犹豫了一下,最后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厚着脸皮装死到底。等了好半晌,见叶修没有进一步动静,它才偷偷睁开一只眼,却猛然撞上了一双笑意盎然的眼眸,只好讪讪地把另一只眼睛也睁了开来。

    叶修卡着它前肢的腋窝把它提了起来,举到与自己面对面的位置。一人一猫挨得极近,黑眼睛映着蓝眼睛,蓝眼睛映着黑眼睛,相互呼吸着对方温暖的呼吸。

    其实不过须臾,蓝河却觉得自己似乎已经被他彻底看穿了。它不由自主不明所以地想喊他的名字,结果却只发出一声轻轻的“喵”。

    叶修却仿佛听懂了似的微微勾起嘴角,同样轻声却笃定地问:“小蓝,跟我走吧?”

    蓝河怔了片刻,然后缓缓伸出舌尖,轻而又轻地舔了舔叶修的唇角。


tbc.


2014.11.1

…………说好的完结木有了TVT(((剧情如脱肛的野马…………(((下一章一定要完结完结完结!!!!!!!TVTTTTTTTT

去深山耕田了一周,那个与世隔绝啊……连手机信号都木有OTZZZ……

 
评论(7)
热度(113)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