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嘉言可餐 2.

2014.10.14 于 LFT


*有苏锅锅,没有CP……我是不拆的嘛~


2.


    苏沐橙老早就觉得叶修有点不对劲了。这种不对劲,按苏沐橙多方面观察后的总结,叫做“春情蠢动”。

    苏沐橙最早知道那个触发了叶修“春情蠢动”BUFF的对象,是某次短休回家。

    准确的说,叶修住的地方确实就是“苏家”,房产证上白纸黑字写着苏沐橙的大名。要说为何如此,全是因为多年前一场意外。

    那会苏沐橙年纪还小,比绝色的建号人现在的年纪还要小,才刚考上了初中,身处于升学间期漫长而炎热的暑假。

    苏沐橙是孤儿,打小与自家哥哥相依为命。苏老哥叫苏沐秋,连义务教育都没上完,早早辍学当职业玩家混网游养妹妹。有话说:上天给关了门,另边儿就会给开扇窗,不然人就给屋里憋死自然淘汰了。苏老哥虽然没父母养着,但天生就是个打游戏的高手高高手,反应速度和手速都是一等一的,他自己本身也热爱打游戏,干这一行,可算是把天赋、兴趣、现实需要结合得天衣无缝。

    而这一日,高高手苏沐秋正如常窝在兄妹俩人的租房——当时还只是租房——里吹着老旧电扇咕噜咕噜制造的热风,蹲电脑前打竞技场打得对方各种水深火热,虐菜一样清零了胜率95%的对手的血条。挨在苏沐秋身边预习功课的苏沐橙听见罩着遮音效果良好的大耳机、专心致志打游戏的哥哥一声长太息,抬头瞅了电脑屏幕一眼,果然见到上面弹出了大大的“战斗胜利”四字。紧接着,她就见他仰着高贵的头颅,大声质问苍天:“为何哥这么厉害!简直独孤求败啊!”

    苏沐橙还来不及拧出任何表情,就瞧见一个庞然大物忽然从原本空荡荡的天花板掉了下来,速度快得只在视网膜上留下一道灰白色的残影。苏沐橙惊得双目圆瞪,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条件反射地拉着在更近距离遭受冲击的苏沐秋往后急退几步。“砰”的一声巨响间不容发地尾随而至,续接各种物品碰撞的“噼里啪啦”……

    苏沐橙被很快反应过来的苏沐秋小心地护在了身后。一连串剧烈的动静停止了,她歪歪脑袋,从哥哥细瘦却安全可靠的后背探出两只眼睛,只见今天才被她拾掇得整整齐齐的桌面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书本文件大多被扫落在地,白纸乱飞;苏沐秋爱了好多年的老伙伴——小圆马克杯也未能幸免,正五马分尸地死在地砖上,白开水洒了一地;一体机脸朝下趴着,边缘吐出几块屏幕碎片;电话座机被掀出老远,话筒拖着长长的电话线一弹一弹地吊在桌沿,听筒中传出细微而持久的“嘟——”声。

    而在这一团狼藉中发出“嗯”、“唔”等意表疼痛的声音的大件物体,赫然是一个半个身子掉出了桌外、用扭曲的姿势伏趴着的、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的人类。苏沐橙定睛看了看他的着装和身材——嗯,男人;又穿过他看了看他背后的墙壁——嗯,一个半透明的男人。

    她听见苏沐秋像竖起了毛的大猫一样警惕而不可置信地大声喝问:“你是谁?!怎么进来的?!想干什么?!怎么、怎么是透明的?!难道是鬼!?”

    那男人缓了好一会,才艰难地把自己从桌面上支了起来,脸上还有道笔盖印子。他扶着老腰盘腿坐在桌面上,默默地打量了好一会四周环境和面前的苏氏兄妹,恍然大悟地一拍大腿:“靠!老子居然穿越了!你们谁叫的我啊!!!”


    没错,这个鬼一样半透明却从天而降造成了一桌面的物理破坏导致苏家经济、精神损失惨重的家伙,就是从与人类世界处在不同位面的言灵界被苏沐秋召唤来的、足以让苏沐秋不再“独孤求败”的另一个游戏高高手——叶修。言灵同志对人间比言灵界更先进的游戏行业赞誉有加热爱非常,很有点乐不思蜀的味道,与同样是游戏死宅的苏沐秋虽然又打又闹却是真的相见恨晚臭味相投。三人开始了同在一个屋檐下的生活,苏沐秋和叶修甚至一起参与了嘉世工作室的创立,直到相遇的第三年,苏沐秋意外去世。

    所以苏沐橙是打一开始就知道叶修非人哉的身份的,也所以身在异乡的叶修一直都在苏家“寄人篱下”。

    说回叶修的“春情蠢动”。

    那天回家的苏沐橙,乍见到叶修的烧杯里大半杯像洗了蓝色水彩一样的晶莹幽然、不断深浅变幻的液体就走不动道了——女生天生就对这样的漂亮玩意儿没有抵抗力。她自然了解烧杯是做什么用的,只是这烧杯大爷难伺候得很——口味很神秘,不知是怎样的声音、人物才能让它愿意、能够做出如此绮丽奇幻的储备粮。苏沐橙当下就向叶修八卦起来。

    叶修和苏家兄妹的关系很好。苏沐秋走后,叶修很自觉地接过、担起了“兄长”的责任,向来很照顾这小妹,也十分信任她。因此苏沐橙一问,叶修便据实相告,只嘱咐她不要去“骚扰”人家,而且自己这马甲还没找到适当的时机脱下来呢。

    说起他前些日子勾搭上的饭票时,叶修一直保持着舒心而愉悦的表情,让盯着他的苏沐橙若有所思地眯起了眼。她当然也想学叶修亲自搞个小号隐姓埋名摸过去勾搭围观,证实心中的猜测,奈何她不比叶修这样天天对着电脑的SOHO族,三天两头飞来飞去,工作忙得很,实在没那个“设计偶遇,再从陌生渐渐熟稔”的精力。

    当然这不妨碍她从叶修这边旁敲侧击。每每在繁忙的工作中抽空问候两句时,苏沐橙都会问及饭票的情况,然后听叶修无奈地给她汇报进展:今天问到饭票的真名,叫许博远,正常普通到有些莫名的意外;前些日子知道了饭票职业——新生代声优,艺名蓝河,简直时髦得无法直视;听饭票说要录制一个很有名的单机游戏,就顺手搜下他其他的配音作品,听了听还不错,可惜不能吃;饭票工作也很忙,好几个作品重叠在一起,一天要跑好几个录音室,已经很多天没有上游戏了;这几天老是听他吐槽工作餐很难吃;饭票居然感冒了,说话干得像熊爪子挠树皮,工作只好停滞,他自己感觉特别惭愧,连带烧杯煮出来的饭也变得没那么好吃了;婶可忍叔不可忍,为了改善伙食管饭票要了地址,给淘宝了一些好评很多的润喉糖浆,结果等他收到的时候感冒已经好了,但饭票好像还是很高兴的样子,这也太好哄了吧……每次电话都打得苏沐橙特想去换一副更坚挺更皮实的墨镜,怀疑自己是不是抖M——这么积极地找瞎,还瞎得如此有快感。

    苏沐橙真正和饭票接触上,还是因为叶修“真实身份”的暴露。再也不必装模作样扮演孑然一身潇洒闯江湖的绝世隐侠的叶修立刻就将人带进了自己的朋友圈,首当其冲的就是兴欣工作室兼公会;而苏沐橙从她哥那儿继承来的枪炮师大号“沐雨橙风”,恰好就是兴欣公会的大神之一。

    苏沐橙原先还听说饭票先生对于叶修的隐瞒很生气,不过就叶修拉着饭票、她和其他兴欣大神在相互认识后一起下本时的情境看来,饭票先生的怒火也只是雷声大,雨点小。

    这一日,苏沐橙又有个三四天的小假,一个人过着也没意思,便回老房子陪陪叶修。

    苏沐橙现在很能赚钱,也不占叶修工作的台式机,自带了个又贵又好的笔记本,还是当年挨着哥哥做作业那位置,麻溜地坐下刷卡上游戏。

    从隔壁叶修的屏幕里就瞅见了不知怎么被叶修拐进了兴欣公会的饭票的小号——绝色正站在某个满级副本的门口做着挂机动作,苏沐橙一上线便接到了叶修的组队邀请,进组一看,绝色果然在,一共就他们三。

    “进吧。”叶修说。

    绝色二话不说,利落地一个侧步,进了本。

    苏沐橙戳了戳叶修的胳膊,笑嘻嘻地问:“打扰你们约会了?我这电灯泡会不会太亮?”

    “说什么呢。”叶修做了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苏沐橙的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还装蒜”,被叶修屈指敲了下脑门。

    苏沐橙虽然比不上她哥,却到底有着相似的基因,虽然现在已经不常玩,那技术仍然妥妥地完爆普通大众、甚至甩饭票好几条街。再加上叶修这个人形外挂,杀个副本简直平淡无波无惊无险得让人打瞌睡。于是,打屁扯皮理所当然地成为了点缀这段时光的娱乐。

    然而就在推最后一个BOSS的时候,饭票那边突然出了状况。苏沐橙的注意力还在聊天话题上呢,眼瞅着那个特别符合少女审美的小剑客敢死队一样直往前冲、迎着BOSS的拳头就过去了,愣是机械地输出着BOSS没有动。

    叶修却是反应敏捷,正在战矛状态的散人特殊武器千机伞一挥,一个天击把绝色挑空了,伞咔嚓一下又迅速换成了枪,来了个BBQ将人打出了BOSS的攻击范围。

    苏沐橙在叶修天击后已回过神来,立刻配合地阻拦起BOSS对首仇君莫笑的攻击,一边听着毫无反抗地任叶修拨弄的小剑客惊慌地“说”:“喂!调皮鬼!别闹!”

    就在苏沐橙想着“这是被迫脸滚键盘了?没听叶修说饭票先生养了猫猫狗狗啊”的时候,小剑客身上又传来了另一把更为尖细的声音,特别富有节奏感地叫道:“叶修!魔王!叶修!混蛋!”

    这下别说苏沐橙了,连叶修都愣怔了一下。

    “胡闹!!!”饭票大吼,从语调完全可以想见他面红耳赤尴尬又愤怒的情况,“阿火!闭嘴!”紧接着便是一阵嘎啦嘎啦的耳机拽动声。

    “主人!主人!”那尖细的声音叫着渐渐远去了,然后是干净利落的“砰”的一声门响。

    没几秒饭票就重新回来了,特别不好意思地对叶修道歉:“抱歉抱歉!阿火实在太没教养了,都是我的错。”

    叶修手上还在有条不紊地打着BOSS呢,他假笑了一声,揶揄般说道:“没听说你有同居人?‘主人’是什么新潮玩儿法……”

    哟哟,这醋味酸的……自觉而尽职地在一边儿当空气的苏沐橙偷偷瞅了眼叶修:果然神色很有些僵硬,背脊和肩膀也绷得紧紧的,目光死死地盯住屏幕,像是跟小电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操纵着角色返回战场的饭票无语了一秒,嗨了一声:“同居……倒真是同居了!那是我家大爷——一只红绿金刚鹦鹉!”

    叶修的身体顿时就放松了,重新又回到了游刃有余的状态,和饭票你来我往地聊起这鹦鹉来,看得苏沐橙直在心里摇头。她再也没什么疑问了:看来这回这根游戏木头呀,是真栽在这个美食坑里了!


tbc.


2014.10.14

为了赶这个更新我也是蛮拼的|||||写完就可以继续码投之以桃的番外了(((结果又到了该睡觉的点QAQ又没打成游戏OTZZZZZ好想玩!!!(抓狂

惯例(。)放个《投之以桃》(叶蓝)的调印广告:http://inari.lofter.com/post/254f6a_28ef19c 请多多关照>3<


 
评论(3)
热度(56)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