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嘉言可餐 1.

2014.10.12 于 LFT


*原设定来自 @点霜 阿尘尘的周江《不言自明》~谢谢尘尘愿意给我用=3=/~不过不算完全地沿用设定,可能会有点出入><b

*架空。荣耀的设定根据情节有所调整。


嘉言可餐


1.

    “诶!这位兄弟,技术不错嘛!”

    细碎的海蓝色星光随着载着语音的电流的传来犹如牛毛细雨般纷纷扬扬地洒进搁在桌上的烧杯里,轻缓坠落杯底,融成深浅变幻光影瑰丽的透明的蓝色系液体。叶修备感惊艳地挑了挑眉,把视角往声源方面调转。

    这个马克杯大小、外观和化学实验室使用的无刻度烧杯并没有什么差异的玻璃杯便是叶修天生自带的“AUTO-小厨房”,可以将人类“说给”言灵的“非负面”话语转化为液体的形式储存起来,并在需要时将液体再转化为对言灵来说有营养价值的食物。

    没错,叶修是一只言灵。与十一区传说里金口玉言、张张嘴即可呼风唤雨或者酿成悲剧的同名鬼怪大相庭径,叶修这种言灵并不具备那样的神通,而是以人类的语言为食、为能源的存在。用游戏术语来说,人类的语言会直接影响言灵的MP和HP。由此可见,一个好的语言源对言灵来说有多么的稀罕重要。

    而现在,放在叶修面前的就是这样一张通往绝赞盛宴的好饭票——这一点从烧杯中液体的美丽色泽便可见一斑——因此真不怪得他像一匹来自北方的狼盯着草原上的羊一样盯着眼前陌生的3D虚拟面孔眼冒青光。

    “那必须的,看哥ID。”叶修不走心地随口回答,仔细打量起眼前的角色来:披洒及腰的飘逸的浅蓝色长发,面容俊秀精致,瞳孔荧蓝而涌动波光;身上穿着一套镌了花叶缠枝纹的铁灰色轻甲,外罩一件特别拉风的猩红色披风,腰间别一把纤长的细身剑——外观是足够好看,性能上却十分一般。这饭票莫不是个游街党,挚爱逛地图拍照?

    叶修这边正暗自琢磨,那边饭票闻言已操纵着角色抬头去看他头顶,那儿端端正正大大方方地写着五字:无敌最俊朗。饭票无语了两秒,感情微妙地说道:“您这名儿够嘲讽的啊。”

    “哈,您也不遑多让!”叶修回。

    饭票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我怎么——”他似乎是瞅了眼屏幕上的角色属性栏,呛了一下,紧接着有些慌乱地解释:“呃……这我妹的号,初中二年级,你懂的……她不久前才把号扔给我——嫌太难玩了——我还没适应呢……”

    “哦,没事儿,反正咱都是名副其实嘛。”叶修淡定地说,“您这号是挺‘绝色’的。”

    饭票语塞。

    叶修套话:“那你自己的号叫啥?”

    “‘蓝桥春雪’。”饭票也不掖藏,声音里蕴含着自信和对角色的喜爱。

    叶修长长地“哦”了一声。蓝桥春雪作为小半年前走马上任的荣耀网游三大公会之一的蓝溪阁的公会管理兼高手,时不时会带队打野图和百人本,他倒也是听说过的,只不过因为他这几个月都在新区里忙,还未来得及正式接触上。不过只要老天让他们相遇,现在开始也犹时未晚。

    饭票看他似乎知道自己,便也不再多自我介绍,转而试探道:“说起来,兄弟,你荣耀玩得这么好,怎么没在道上听过你的名号?”

    “呵呵。”叶修干笑两声。

    叶修以宅在家开网游工作室为生(这也是为什么他面前田字般放着四台电脑:两台放在桌面上,两台挂在它们上方),主要承接代练、打金甚至代仇杀、自制武器等业务。而荣耀这个游戏上市至今已有五年,建模细腻逼真,可操作性又非常强,经营状况十分良好,前景光明。叶修自己就是个骨灰级的荣耀迷,从公测就开始玩,第一区一正式开服就和几个公测认识的好友一起开了个“嘉世工作室”。及后人情冷暖几经曲折,三年后叶修脱离了嘉世,嘉世也随之因为内部原因而没落解散。离开嘉世后的叶修重新组了一个叫“兴欣”的工作室,受规模限制,现在在荣耀里虽然称不上独领风骚独占鳌头,但浓缩就是精华,实力也是响当当的了得。

    然而叶修的工作室的名声,却还没有他本人的响亮:威镇寰宇、 天崩地裂、惨绝人寰、风骚如外挂的神级实力是一部分,叶修凭着自己对荣耀精深的理解创造了很多打法、还乐于发帖授人以渔而获得荣耀教科书的称号是一部分,他拥有荣耀唯一一个散人号“君莫笑”又是另一部分。要是叶修报上大号,饭票准认识,但就不好说是个什么态度了,毕竟叶修为了刷材料讨生活,和公会在野图BOSS等地方也是有一些利益冲突的。

    叶修面不改色地说:“虚名皆浮云,做人要低调。”

    ……刚才是谁开了个“无敌最俊朗”的号叫人看ID的……饭票简直要无语凝噎了。

    叶修继续说道:“你号在神之领域吧?我办完事回去和你加个好友呗。”神之领域是各大区角色经考验后皆可进入的强制PK地图,也是荣耀中最高手云集的地方。它和各大区之间是不能相互发信息或者搜索加好友的。

    “好啊,有机会一起玩。”几乎围观了叶修野外秒人的全过程的饭票很爽快地答应了。

    叶修这个号是个没挂公会、也没有加公会的野号,见饭票没有接着拉他入会,便知道对方还是并不怎么相信这号就是他的大号。想想也是:以他这样的身手怎么可能名不见经传?现代信息的隐私缺乏和疯狂的传播速度下还能残存多少出过手却仍隐隐更健康的绝世高人?而叶修这样的能人,如果入了会必得重用,若他是其他“敌对”公会的高手的马甲,施行卧底之事,可就悲剧大发了。

    不过叶修只是单纯地打着勾搭饭票的主意,也不在意这个。他转而道:“你小妹这号以后都归你用了?”

    “啊?……哦,嗯。”

    “那这个也加一个吧。”

    两人加了好友,叶修便提议一起去打副本,饭票左右无事、欣然允诺。一路上,叶修都特别积极地向饭票搭话,套出了许多有用没用的消息,比如说:饭票居然和自己同在H市;饭票二十六岁,已经工作了,工作忙起来很忙,忙到完全无法上线,而闲起来很闲,但空闲——至少长时间的空闲就基本代表着悲催;饭票是一年前从别的网游转来玩荣耀的,很喜欢剑客这个职业,是蓝溪阁的镇阁大神、人称“剑圣”的夜雨声烦的脑残粉,所以才加入了蓝溪阁;饭票超级喜欢蓝色;饭票和建立“绝色”号的小妹之间还有一个刚读大学的弟弟……

    饭票以为叶修只是朋友间顺着话题闲聊而不是套取信息,更不知他可以食用自己的话语,因此也没太提防,除了把关于三次元身份的关键信息马赛克了,基本都能好好地回答。尽管如此,待两人推倒了最后一个BOSS,解放了双手,饭票就立刻端起手边的茶杯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叶修听着那边传来的喉咙吞咽的咕噜咕噜声,似乎可以想象对方狼吞虎咽的样子,莫名有点想笑,全然不思自己就是罪魁祸首。他瞅了一眼烧杯,里边已足足储起了三厘米深的液体。他心满意足地说道:“不打了吧?休息一下?”他可不能杀鸡取卵,督促饭票保护嗓子也是必须的。

    寻思着这个新结识的大男人怎么那么能侃的饭票也确实担心叶修一下副本又要开始不停地聊天,顿时“嗯嗯嗯”地应下,又一看时间:“居然五点半了!我去煮饭。拜拜了。”在叶修回了个“再见”的系统表情后下线遁走了。

    

    叶修有能力也有心,很快就和饭票熟络起来,并顺利地要到了饭票的QQ号和YY号。这样就算饭票没空、没精力上游戏,两人还是有机会以打字或者语音的形式聊上一两句:叶修给饭票讲讲游戏上的动态,饭票和叶修吐槽吐槽工作上的糟心事儿,倒也两相得宜。

    虽然只有“说”出来的话,才能被言灵食用,但叶修在对方不能使用语音时仍乐于聊上几句。除了为了保养这段生产-消费的关系外,也是因为叶修觉得饭票实在很有点可爱,值得一交。

    这样的可爱并不是看漂亮软孺的小孩子时所感觉到那种直观的可爱,而是:从成熟老练的社会人的言谈举止中偶尔泄露的其人内心的“天真”的坚持,与人为善的本性,以及十分好逗、调戏起来特别让人有成就感的性格。

    尽管饭票时常被他呕得跳脚,但叶修依然能感觉到自己在日复一日中得到了越来越多的情感与信任。他们变得不仅仅是游戏中的玩伴,脱离了游戏,他们也依然能够以亲友相待。

    虽然饭票后来确实有邀请叶修加入蓝溪阁,但叶修为免东窗事发、“竞争对手”的真实身份暴露后被误以为别有居心——好吧,他确实有另一个方面的居心——而拒绝了饭票的提议——反正工作室本来就有另外的蓝溪阁卧底号。

    不得不说,叶修还是相当的有先见之明。因为他的马甲在那之后不久便掉了个彻底。

    事情过程简单得一句话就可以总结完:君莫笑和蓝桥春雪在野队BOSS的刷新点撞上了,而君莫笑说了话。再说详细点,其实君莫笑并非与蓝桥春雪说了话,而是与这次行动中蓝溪阁的领队兼帮主大人索克萨尔隔着BOSS意外熟稔地明枪暗箭了几句——真的就几句,十根指头数得完。

    叶修一边和索克萨尔拌嘴,一边手指飞快地在队伍频道调兵遣将分派任务,话还没打完呢,就收到了来自蓝桥春雪的加好友请求。

    叶修愣了一下,点了“接受”。

    饭票大概是已经把句子打好在了聊天栏对他虎视眈眈,叶修一通过,以他神级的手速都还没来得及发话,就先接到了对方的密聊:“叶修?是你吧![/斜眼]”有些讽刺、滑稽的是,比起游戏大号,两人倒先交换了真实姓名。

    突然被揭穿,叶修说意外也没多意外,只能说饭票确实已经将他的声音听进了心里。聊了那么久,叶修也已经知道这个声线条件出色的饭票完全没有浪费他连言灵都点赞的天资,毕业于播音专业,专职从事各种配音工作,也因此他说话时的音调起伏流畅悦耳,让人觉得自然舒适。说到对声音的敏感度,饭票真不会比他这个言灵差多少,而且他们一直都是线上交流,不存在声音录入再输出后过度失真致无法辨识的问题。更何况叶修从来没在他面前对自己天生独到的嘲讽腔进行遮掩,说话的语气口吻都没做过任何变装。

    叶修嗅着句子里的火药味,犹豫了一秒到底要不要装傻。但谎言这种东西就像雪山里滚雪球,只会越滚越大,最终把人彻底淹埋,叶修并不想将隐瞒变成欺骗,平白替自己再添高坎。他的手指灵活地在键盘上舞动、敲击:“打完BOSS再和你说,么么哒。”

    那边很快又回了过来:“么你妹啊!!!”

    “你要做我妹?”

    “靠!”

    BOSS刷新在不算太大的山坳坳里,除了散人和小公会外聚集了君莫笑、索克萨尔和与蓝溪阁比肩的大公会中草堂的会长王不留行,勾心斗角诡计四出,心脏素的密度大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打得那叫一个激情四射鸡飞狗跳。

    君莫笑拉得一手好仇恨,索克萨尔和王不留行十分默契地准备先拿这个家伙开刀。然而即使这样,叶修还是成功利用公会间的的相互制衡制造出了机会,借助散人的优势一路带着BOSS爬上了山谷北方几乎垂直的陡崖,脱离了两大公会的追击范围,出奇制胜。

    拖着BOSS爬山的叶修听着密聊的来信提示音叮叮叮叮紧凑而连续响了四下,分神瞅了一眼,发现全都是来自只能站在山下干瞪眼的饭票,每一条都是满满一行的“靠”。

    这山并没有多难爬,以王不留行和索克萨尔的水平,如果他们有君莫笑这么多可以用来攀爬的短CD技能,也能轻松地爬上来。因而此时叶修还有剩余的手速给饭票先生回短信:“帅吧!厉害吧!”

    被抢了BB的饭票正郁闷着呢,不给说好话:“帅P,仰得小爷视角都疼了!”

    叶修回:“乖,先好好欣赏哥的英姿,等哥打完BOSS下来给你揉。”

    饭票说:“滚你丫的!还有‘无敌最俊朗’呢,咱们秋后算账!”

    叶修笑了,有秋后算账,总比连账都不算直接拜拜的好:“都算都算,一定不让你亏!”


tbc.


PS. 抢BB爬山是原作情节的变形


2014.10.12

本来计划填明月皎皎的……这就是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X不过这就是个小短篇,估计再一两更就完了>A<bbb在三次元里昏头昏脑兜兜转转,有种好久没好好静下来写过字的感觉|||||||||

顺带附一个广告,投之以桃的调印:http://inari.lofter.com/post/254f6a_28ef19c 请多多关照?

 
评论(2)
热度(66)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