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喻黄]镜花水月 2.

2014.8.13 于 LFT


*下面的东西全部都是胡扯


2.


    虽然今日未再下雪,但半融不融的积雪使道路十分地泥泞难行。

    驱车的是喻文州的式神,原本是京中身为莳花弄草的行家的王姓友人派人送来的一支绿萼白梅,配信写着“久疏问候,聊赠早春一支”,喻文州便顺势给她取名叫早春。

    “两位大人,嵯峨野到了。”被淡雅的浅绿色唐衣包裹的美貌女性缓缓地停下了牛车,用柔软的嗓音恭敬有礼地朝车内说道。

    喻文州迷迷糊糊中听得有人说话,勉力地微微睁了睁眼睛,睫毛细细地颤动。“……到了?”他往自己眷恋而熟悉的气息的来处凑了凑,有些孩子气地将头埋进了黄少天的腰腹间,哑着声音含糊地问。

    “嗯。”黄少天替他拉了拉因为动作而有些下滑的、披盖在身上的裘衣,轻声回答,“困的话再睡睡也无妨,反正找的人早就是具尸体了,又不急。”

    喻文州用力阖了阖眼,再睁开时已经彻底清醒了。他翻了个身,正躺在黄少天的腿上仰视着俯瞰的他。

    “不睡了吗?”黄少天问。

    “嗯。”

    两人无言地相互看了一会,然后为这莫名其妙的行径不约而同地噗嗤笑出声来。喻文州懒洋洋地支起身体,拍了拍自己刚枕过的大腿,“辛苦了。”黄少天拉着他的头发和他交换了一个浅浅的吻,“不辛苦,拿到报酬就行。”

    待喻文州梳理整齐,两人便相继下了车。

    林家离去时在林冬青“失踪”的地点附近找了一颗大松柏,在它的腰身上绑上了红布条,作为事发现场的记号。这个地方恰好在一段较为平坦宽阔的山坳处,一条仅供两辆牛车并行的山路向西北、东南两方蜿蜒。路旁有一条半人工的小河渠,融雪汇入其中,湍急的水流撞击着嶙峋的底部河石,发出让人透心清凉的声音。抬头便能见到澄红浑圆的夕阳挂在偏西方向的山体的轮廓线上,像是将要沿着山脊从山顶滚落谷底一般。山中尚未回春,满目所见多是斑驳的黑色枯枝,枝上覆着莹莹的白色积雪,以点点醉人的金色星光向柔和的橘色霞光应和咏唱。

    “真美。”喻文州由衷赞叹。

    “看这样子太阳很快就会彻底下山了。”在喻文州欣赏着自然的神奇和瑰丽的时候,黄少天已经用妖怪的速度飞快地四处溜达了一圈回来了。在喻文州的强势要求下,虽然完全不会有冷死这个问题的家养妖怪也披着和家主一样的大裘衣。“方圆一里没有腐尸和火车的味道。不过妖怪还好说,这么冷的下雪天,尸体经常被冻结或者覆盖了,未必那么容易嗅到。后来我找到了个常年在这一带徘徊的雪女,她说昨夜的逢魔时刻曾见到火车的火焰往更西北的地方去了,就不知道尸体有没有一起被带走。”

    喻文州点点头,“山中天黑得快,趁着还有些光线,先往仁德寺去吧。今夜就在那里借宿一宿。”

    “火车往西北去了,而仁德寺在南边,岂非南辕北辙?往北应该也有一间神社,虽然稍远些,不如去那儿?”黄少天说。

    “不,”喻文州说,“我们去仁德寺拜访一位友人,如果他在的话,事情就好解决了。”

   黄少天的眉梢扬了扬,忽然一个熊抱扑到了喻文州背上,“那大小眼的花农我是知道,现在这破和尚又是谁?”

   喻文州向前踉跄了几步总算站稳,“哈哈,不好说他能不能算个僧人,不过,确实是位厉害人物。我也许多年没见过他了,最近听说他云游归来,因此准备去碰碰运气。”

   

   仁德寺背倚一片茫茫的竹林,晚风拂过,风声、雪落声、竹涛声,声声入耳,仿佛能将人心中的烦恼杂念尽数涤荡。喻黄一行抵达时,微胖的月亮已缀上梢头。月色经密密竹叶层层筛过,漏下一缕一缕细长的月光。

    虽然听喻文州的说法,拜访的对象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但黄少天眼前的这座贵人所在的寺庙,着实是太破烂了些。

    “这得是多穷多缺香客!”黄少天感叹,“文州,你说的那个叶修就在这儿?这里真能住人?我看住鬼还差不多?如果不是供了佛还设了结界,我看这里大概都已经成了妖怪大本营了。”黄少天一边说一边走到了寺院门口,五指微张贴上了门板,“连文州都说厉害的人,让我来试试你的结界有多牢固。”

    跟在他身后喻文州连忙上前抓住他的手,“少天,我们是来作客的。”喻文州敲了敲门,扬声道:“在下安平京喻家喻文州,特来拜访叶前辈。”

    黄少天还是比较听话的,没有继续捣乱,只是趁机反抓住了喻文州的手,拨弄他的手指玩。

    不一会就听到没什么干劲的木屐拖拉砂石的脚步声,然后是咿咿呀呀的门轴声,一个披散着头发、穿着僧侣服饰、叼着根枯萎的芒草的男人从门缝中露出脸来。他借着月色瞧了门外的人一眼,便拉开了大门,“哟嗬,真的是文州啊。几年不见,养了挺厉害的宠物嘛。”连声音也是吊儿郎当的。

    黄少天皱眉。喻文州赶在他开口前说道:“他是我的家人。叶前辈,许久不见,您还是一如既往。我们因事来此,不知可否叨扰一宿,我也有些问题想要向您请教。”

    两人身后的早春安安静静地替主人打着灯笼,火光清晰地映照出男人的脸。黄少天仔细瞧了瞧:对方看起来有二十七八岁,模样虽称不上绝色,但也周正,就是脸色不太好,青色的胡茬乱糟糟的,但眼睛极其有神——那是富有经历和学识,且心志坚忍性情通达的人才能有的眼睛。

    那双眼睛来回看了喻文州和黄少天两圈,眼睛的主人挠了挠头发,侧了侧身,让出道路来,“先进来吧。牛车也带进来,如果明天不想走路回去的话。”

    早春恭谨而雅致地鞠了个躬,表示谨遵吩咐。


    叶修带着喻黄两人来到了自己住的僧房,而早春在停好牛车后便消失了。

    房中简单地放着两个陈旧的团蒲,一个燃烧着炭火的炭盆和一张没有上漆的桌案,墙边角落堆着一卷被褥和一个木柜。光源来自桌案上的油灯,灯油用缺了一个小口的陶碟装着,架在铁制灯架上。此外案上还放着一铁壶热水、一个瓷杯、叠在一起的几本古书和散乱的纸张、一块简单的砚,砚上搁着一支笔。

    一路上,黄少天半是报复叶修将他叫做宠物半是真心地从地上的尘埃到屋檐的蛛网、从杂草丛生的庭院到快倒了一样的西塔,通通挑剔了个遍。叶修用小手指抠了抠耳朵,完全无视了黄少天继续吐槽他房间的话,对喻文州说道:“坐。晚餐吃了吗?我这儿只有菜叶子稀粥,应该还热着,来一碗?”

    “没有。麻烦您了。”喻文州说。

    叶修闻言转身就出去了,不一会又端着两碗粥回来,满意地见到黄少天已经闭嘴没说话了。他将碗搁在案上,自己隔着案几,在他们对面坐下。

    “多谢。”喻文州取了一碗,转手交给了黄少天,才又自己拿了一碗。

    叶修见状哈哈一笑,“文州真是不相信我呀。”说的正是喻文州通过先接手再转交的这个动作,将“叶修的粥”变成“喻文州的粥”,让叶修无法像喻文州开始做的那样,有任何机会收走黄少天。

    “哪里,我就是十分相信前辈的实力,才不得不小心。”喻文州回答。

    “我绝对一定以及肯定不会跟你走,死了这条心吧。”黄少天呼噜呼噜地吃着粥,一边吃一边嫌弃地斜眼看叶修。

    叶修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和喻文州说:“我是指,你怎么不相信我的品位呢。我对这种整天吠啊吠吵死人了的宠物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眼瞅着黄少天就要冲过去将那碗粥泼到叶修脸上,喻文州为了防止他们真的在这儿搞起什么星辰大战,赶紧苦笑着阻止,“少天!”

    黄少天起了一半的身子坐了回去,他冷冷地哼了一声,大口地喝掉了剩下的粥,砰地将碗用力搁在桌面上。

    “啧啧,脾气这么大,搞坏了东西可是要你家文州赔的。”叶修和黄少天说完又转向喻文州,“原来叫‘少天’。不过这又不是具有强大咒力的真名,你都不舍得介绍一下,有这么宝贝?”

    喻文州也索性三两口将热粥喝完,把碗搁下,取怀中的手帕擦了擦嘴,“叶前辈,少天的事就到此为止吧。我来此是想请您占卜一下,一位叫林冬青的大人的尸身的去处。”喻文州作为家学渊源的阴阳师,自然对占卜术也有所涉猎。但他的法力实在有限,有些法术就算知道,也无法使用。

    “被火车盗走的那个林冬青?”

    “前辈果然广知天下事。”

    叶修笑道,“我帮你占卜,你将少天的事告诉我如何?我对镜花水月实在感兴趣。”他想到了什么似的顿了顿,看向黄少天,“说起来,听说就因为你整天粘着对家的小主人也不带小伙伴们玩耍,京中的妖怪们不知从哪儿又找到了一只滑瓢作为新领队。现在这世道是怎么了,滑瓢是山路上的石子儿吗,随便走走都能踢到?怎就没被我踢到过?”

    因为喻文州从未禁止过黄少天参加百鬼夜行,黄少天也从未提及这方面的事,他还以为黄少天在他睡着的时候就自行出门去了。此时喻文州听叶修一说,颇有些惊讶。

    黄少天倒是无甚所谓地耸了耸肩,“随他们去吧。我现在对文州最感兴趣。”

    喻文州缓缓地笑了。

    “不爱江山爱美人,眼睛都要被闪瞎了。”叶修缩了缩脖子哆嗦了一下,一副要把鸡皮抖掉的样子,又重提自己的交换条件,“怎么样,文州?”

    “少天的事就算了,不过我有一件可以保证前辈会同样很感兴趣的事,可以作为交换。”喻文州说。

    “哦?”叶修摸了摸下巴的胡茬,“既然是文州你的保证——也行。”他站起身来,“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tbc.


2014.8.13

反正都没有一发完结了就干脆写多少PO多少吧= =b为啥还没写完OTZZ

还是正儿八经地说一下,我脑洞的时候以为镜花水月是原民俗的设定,可是经过比对,我怀疑镜花水月这个设定是不是滑头鬼之孙自己加的,然后写度娘百科的人就MIX了啊?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么这个这文里的这个设定就是在仿借了滑头鬼之孙的基础上添加其他胡扯,特此说明_(:з」∠)_


 
评论
热度(63)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