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投之以桃 19.

2014.7.23 于 LFT


*作者是个作死的游戏渣渣渣渣渣渣渣……纯属私设……

*绝无恶意_(:з」∠)_


19.


    翌日一早,左右也无其他要事的叶修便临时买了机票,陪蓝河一起飞往B市,观看晚上的总决赛。

    在蓝雨淘汰兴欣晋级决赛后的第二日,各持一胜的微草和轮回也在B市进行了本轮的第三回合。那晚蓝河陪叶修买完衣服后便一起返回了宾馆,蓝河捧着自己的笔电开始干活,偶尔瞄一眼隔壁叶修笔电上的半决赛网络直播。有个大神男友的好处大概就在于,再也不用听电视解说讲也讲不清、说了也说错的胡扯了吧——听着叶修对他的疑问的简洁明了却和解说背道而驰的回答,蓝河由衷地感慨。而最终,微草以一个人头分的优势险胜轮回,并再度地与“宿敌”蓝雨在冠军争夺赛中相遇。

    “宿命的对决”让蓝河鸡血上头踌躇满志,和叶修一起来到比赛场馆附近,将行李扔给叶修后便屁颠屁颠地和蓝雨后援组织汇合去了。其实俱乐部已为蓝河这样的工作人员订好了宾馆,但蓝河自然没有兴欣队长这样独享单间的待遇,不方便邀叶修过来,便索性放弃了公费住宿,让叶修随便找个宾馆重新开一间房间。

    不爱出门的游戏死宅叶修自然也没那个兴致顶着穿透B市浓厚的雾霾的强力紫外线去游览各大名胜古迹,被太过爱岗敬业的小男友丢下之后,便宅在宾馆里打荣耀。待赫利俄斯驾着他掉螺丝的老破车气喘吁吁地将太阳拖走,暮色如蜗牛般开始缓缓地爬上天空,才下楼囫囵吃了个晚饭,往不远的体育场漫步而去。

    叶修决定来看决赛的时候,现场门票早已被战斗力max的粉丝一扫而空。他自然没有蓝河那样的工作人员出入证,但他可以刷脸。

    守在工作人员通道、也算见惯了各式大神的大叔门卫特淡定地替女儿向叶修讨了个签名,便将他放了进去。比起微草,因为黄少天的存在,叶修和蓝雨相对更熟悉些,比较放便放嘲讽,便熟门熟路地先向客队休息室摸去。

    当他走到去往客队、主队休息室的分叉路口的时候,背后忽然传来了一个成熟稳重的男声。

    “叶修?”

    叶修转身一看,挑眉,“哟,杰希大神。”

    从洗手间出来正准备回休息室的王杰希向他走了过去,“怎么想到来看比赛?”他们这些职业选手虽然会在会议室将比赛录像咀嚼上千万遍,本身却是比较少去现场看别人家的比赛的:因为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对手,而不是偶像和粉丝;因为他们想要亲自站在赛场上比赛,而不是只能坐在观众席上观战。

    叶修看了王杰希的手一眼,答非所问,“你这次很拼啊。”如第十赛季决赛中的叶修一样,王杰希在上一场对轮回的团队赛中大爆手速,才最终使微草绞杀了只要他不倒、轮回就不会倒的枪王,摘得胜利。但是身为经历过这种极限爆发的老选手的叶修十分地清楚,这种行为对手的伤害到底有多大。

    王杰希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双手,稍稍抬手活动了一下手指,淡然一笑,“还行吧。打完这几场没有问题。”

    叶修心中一动,问:“那以后呢?”

    王杰希并不讳言:“小高已经是一位出色的队长了,所以打完这一季,我也可以安心退役,毕竟也一把年纪。”其实他的整体状态早已从巅峰滑落,现在能够坚持在这赛场上靠的无非是过人的经验和意识,以及至今无法复刻、难以解读的、绚烂的魔术师打法。不得不说,他会从战术核心的位置退下来,恢复自己独特的打法,也有遮掩状态下滑带来的弱点和缺陷的考虑。也所以在这最后的谢幕,他希望拼得尽兴,打得精彩,笑到最后,不留下任何悔恨和遗憾。

    王杰希看向叶修,反问:“你呢?什么时候退?”叶修的年纪可是比他还大上三岁,虽然他已经荣获了荣耀职业圈“非人哉的老妖怪”(赞叹意味)的光荣称号。

    叶修同样淡定地笑了笑,“不急。至少不能输给老魏吧?”

    王杰希沉默着和他对视三秒,叶修留守的原因、心中的顾虑,这些王杰希稍微想想就能明白,因为他也是这样热爱着赛场、热爱着自己的战队。两人做出的选择不同,不过是因为各自的境况并不一样。他对叶修的决定并不多言,只是郑重地点了点头,“祝你好运。我先回去了。”

    “好运。”叶修收敛了他的吊儿郎当,同样郑重地颔首回礼,在王杰希提步走向主队休息室时又记起什么似的喊道:“杰希大神,现场还有空座位吗?我没买票。”

    王杰希:“……”


    叶修敲响客队休息室的门的时候,蓝雨的大小剑客刚开启了一场打闹。蓝雨是个氛围相当轻松活跃的战队,有时甚至给人以“有够乱来”的感觉。客场作战,对抗他们多年的“死敌”,蓝雨能够做的准备不多,也没什么可以临时抱佛脚的,喻文州简明扼要地嘱咐了几句,便放了他们自由调整。

    替叶修开门的是倚在门边远离战场、笑眯眯地围观精力太过旺盛的队员们的“表演”的喻文州。然而首先给予叶修问候的,必然是眼明嘴快的黄少天,尽管他一手还圈着卢瀚文的脖子,仗着体型优势整个人压在了小少年的背上,“靠!叶修!”

    “嗨。”叶修懒洋洋地朝他们打了个招呼,见他们没在开会,便像尾鱼一样哧溜滑进了休息室,非常自动自觉。

    “你来干嘛?”黄少天警戒地盯着他,毛都快竖起来了。

    大心脏先生宋晓起身给叶修让了个座位,自己坐到了被郑轩霸占了的单人沙发的把手上。叶修点头表示谢谢,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下,麻利地掏出根烟点了起来,“呼……总算可以来一根了。现在的体育馆不行啊,老浪费钱在烟雾报警器上。”

    黄少天放开卢瀚文,身手敏捷地从叶修嘴里一把抢过了烟卷。叶修反应倒是很快,抬手企图抢回,可惜他的物理战斗力只有零点零五鹅,比不上多少有在健身房锻炼身体的黄少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黄少天一招格挡了他的攻击,将只吸了一口的烟捻在了茶几上的烟灰缸里,还一边念叨:“现在的体育馆确实不行啊,都不知道安装个报警器在休息室里,居然给你这样污染地球空气、危害地球人民的身体健康的死烟鬼以生存之地。B市会有这么厉害的雾霾、微草的小屁孩生活环境如此恶劣都是你这种人害的你造么,王杰希没哭给你看?现在居然还企图近距离祸害我们蓝雨的花朵,真是人品欠费啊老叶。”

    花了三秒钟心疼了下自己的烟,叶修揉了揉耳朵,侧头看向喻文州,“文州,耳朵辛苦了。”

    “靠!什么意思?不服滚!这可是我蓝雨的地盘!”黄少天抢在喻文州前嚷嚷。而他的侧后方,露出了心有戚戚的表情的郑轩偷偷地给叶修竖了个大拇指,宋晓在一旁抿嘴憋笑。

    喻文州还是那么从容温和,说:“不劳叶神费心。叶神来此有什么指教?”

    “没什么指教,趁比赛没开始来看望看望你们。而且王杰希给的票是普通席,说贵宾席都满员了,我还是等熄了灯再入场吧,免得一进去大家都看我不看比赛了。”叶修大大方方地说着,完全无视了黄少天“要点脸!谁看你了?我说你不会是逃票进来的吧?可耻啊!”的高速连珠炮,继续说道:“我来的路上遇到他了,他说打完这赛季就要退役,你们知道吗?”

    休息室里集体缄默了一下。

    喻文州摇摇头,又点点头,“不知道,但有猜测过。”

    黄少天还保持着掐叶修的烟的姿势,一脚着地,一脚屈膝跪在沙发上。他用力地拍了沙发一下,豪气干云地朗声号召:“同志们!让我们以最激情的战斗、最出色的表现、最美丽的蓝雨冠军照热烈欢送大小眼!打微草个屁滚尿流,让蓝雨在大小眼中永垂不朽!”

    叶修啧啧啧地瞥他,“这就是你们蓝雨对待快退役老同志的做法?老魏他知道吗?哎,不过你们别忘了,要退役的老同志是很可怕的——老魏可是怒洗了当年连输手残三局的黑历史,捧着冠军退役的啊。”

    黄少天瞪了叶修一眼。他很敬重带他入圈的魏琛,也很尊重一路并肩作战的喻文州,因而对当年的事也不便置词,而且本身那事,便谁都没错。于是只道:“去你丫的,别变相炫耀你两、年、前拿过冠军了,谁没拿过啊?咱这还是即将立刻马上要再拿呢。我知道你被我们半路斩下马进不了决赛很心塞,哎,我就心胸宽广心地善良地原谅心胸狭隘可怜可悲嫉妒羡慕恨的你好了。看,我够尊重老同志的吧?”

    叶修呵呵一笑,“我羡慕什么?我一不是烈士,二不暗恋王大眼,可没那个留在他心中永垂不朽的兴趣。”

    黄少天刚想开口喷回去,便被觉得不能再放任他们毫无建设性的相互插刀的喻文州阻止了,“好了,少天。”

    黄少天撇撇嘴,砰地歪进沙发里,坐在叶修旁边,老老实实地不说话了。

    叶修朝喻文州比了个拇指:“调教有方。”

    黄少天冲他龇了龇牙,竖起了中指。

    喻文州笑笑,语调和煦一如既往,话中的坚定和信心却铿锵有力,既是说给叶修听也是说给队员们听:“多谢叶神提醒,我们会注意的。不过蓝雨对冠军志在必得,不管面对巅峰时期的王杰希,还是回光返照的王杰希,都一样。”

    黄少天为“回光返照”一词大笑起来,十分捧场地鼓掌称好。其他队员的脸上也露出了自信而充满斗志的笑容。连叶修也勾起唇角摇了摇头。


    蓝河跟着蓝雨跑了三场比赛,叶修便也跟着跑了三场。当然在体验了普通席差点暴露的惊心动魄后,叶修在后两场十分积极地提前走后门搞到了包厢的票。

    决赛打得很艰辛,两支队伍的实力的强悍毋庸置疑,各自的求胜心也惊人的强烈,气势十足火花四射。

    然而荣耀毕竟不是心灵鸡汤,付出了就会有收获,虔诚度决定结果;它是精神意志的比拼,是实力的较量,也为幸运女神所左右。或许正是因为它的竞争激烈、它的千变万化、它的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它的不可确定,才使荣耀比赛充满了迷人的魅力。

    努力拼搏了一年,决胜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而这一瞬,却又是从前无数个对着屏幕敲击着键盘练习、钻研的日日夜夜积累着推动着到来的。

    恢复了自己别具一格的打法的王杰希不可避免地难以与依然跟不上魔术师思维的团队紧密结合。现在的他在团队中的位置,其实与黄少天在蓝雨中颇有几分相似:作为王牌,却游离在外。

    然而微草毕竟不是长年使用这种阵型的队伍,而蓝雨对此却太过熟悉。

    在蓝雨失去了枪林弹雨和灵魂语者而微草失去了飞刀剑和冬虫夏草,双方的第六人皆尚未来得及到场的时候,喻文州终于成功地巧妙地以自己为诱饵设置了一个陷阱,使队伍与王杰希形成了一瞬彻底的脱节。就在这间不容发的一瞬,伺机而动的黄少天断然上前卡死了王不留行向队伍靠拢的归路,联合流云将他带远。而微草在高英杰的指示下也果断地放弃王不留行,集火索克萨尔意欲进行交换。索克萨尔借着复杂的地貌擦着木恩的帚影、独活的剑光狼狈地躲躲闪闪,硬生生撑到了自己的第六人赵缨到场以及干掉了王不留行、手持光剑速度更快的夜雨声烦的回援,从而确定了比赛的走势。

    在微草最后一人倒下的时候,叶修无声地长长地抒了口气,又似叹息;而蓝河跳起来和身边陌生的蓝雨粉丝相拥,双颊通红,眼中泛起了激动的泪花。不知是谁先喊起了“蓝雨!冠军!蓝雨!冠军!”,很快整片场地都陷入了这样整齐的震天呐喊,彻底淹没了微草粉微弱的哭泣声。这一刻,暌违了六年之久的这一刻,确实值得蓝雨的主场为之沸腾,为之疯狂,为之彻夜不眠。

    

    王杰希仍然如原计划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退役,让无数已经因为失去唾手可得近在咫尺的奖杯而红了眼睛的微草粉丝对着电视和电脑痛哭失声。又一个联盟前期的大神退役了,细细数来,早期的老将们几乎已全部告别舞台。这是微草第一个辉煌时代的终结,也是联盟一个时代的落幕;然而这也是开始,是重新启程,是扬帆续航。

    已经能够在比赛中毅然果决地为了最终的胜利做出舍弃王不留行的决定的高英杰在发布会上抱着王杰希说着“队长”、“对不起”,哭得稀里哗啦满脸眼泪鼻涕。王杰希拍了拍比起初见时不到自己肩高,如今却已可平视的青年的后肩,露出了欣慰而不舍的微笑:“小高,现在你才是微草的队长。失败是团队的原因,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做得很好,继续加油。”

    而遗憾中又让人宽慰的是,王杰希表示并不会完全地离开微草。他已经和俱乐部签定了合同,将进入微草训练营担当教练,继续为微草效力。联盟的日渐成熟,使职业选手外的配套岗位也逐渐稳定、规范,成为选手退役后的一个不错的去处;而退役选手的加入,也使行业的素养得以提高。总而言之,这是一个让选手、粉丝、商家都喜闻乐见的良性发展的势头。


    虽然王杰希的退役落在平日足已成为霸占首页全版的头条,然而此时此刻却仍不能攫取本赛季的冠军的风头。跃跃欲试的记者们捏着稿件和话筒翘首以盼,终于等到了蓝雨战队的上场。

    出席者循例是队长喻文州、王牌黄少天和蓝雨的未来之星卢瀚文。在发布会前他们刚经历过联盟的颁奖仪式,直至此时黄少天和卢瀚文的脸依旧是兴奋的红扑扑的颜色,两双眼睛炯炯发亮;连喻文州也止不住地喜上眉梢,嘴角比平日上翘好几度。喻文州在前方领路,而大小剑客一人抓着一只冠军奖杯的耳朵,蹦蹦哒哒地跟在后面,场景说不出的可爱好笑。

    三人一落座,记者们便迫不及待地一番恭喜祝贺,脑子都不过地先询问选手觉得今日双方表现的如何。而喻文州也同样业务熟练地提供了礼貌客套毫无爆点的回答:“微草打得很漂亮,但今天我们发挥得更出色。”

    记者又问对王杰希的退役有什么看法。喻文州说:“王队辛苦了。这样一位优秀的选手和多年的老对手、老朋友的退役实在让我们感到很遗憾。但是,我们也尊重他个人的选择,祝福他。”而坐在他身边的黄少天倾身抓住面前话筒,特别认真特别真诚地说道:“王队长,我们以最大的诚意用了最大地努力为你送行,希望你能感受到我们对你的敬意。”说罢一顿,嘚瑟又骄傲地咧齿一笑,“不过我们蓝雨的打法,可不是谁都能学会用好的!”

    本是计划着等蓝河一起回宾馆的叶修在比赛结束后就猫回了蓝雨的客队休息室,此时正和一干仍沉浸在夺冠的兴奋中的蓝雨队员们一起对着电视看发布会的直播。蓝雨队员们在黄少天的嘴炮后一阵热烈的鼓掌口哨起哄。叶修一脸不忍卒睹地转向身边的郑轩,向他借手机说想打个电话。郑轩好像看见鬼上身一样扫描了叶修几眼,才嘟囔着“亚历山大”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来递给叶修。

    叶修走出休息室,快速地在触屏手机上输入了六个数字,智能手机才反应迟钝地在下菜单中罗列出可能的联系人。叶修眼睛一扫,郝然发现郑轩的手机里居然存有蓝河的电话,名字写的是“蓝桥春雪(网游部)”。叶修的手指顿了顿,才点了点那个自动弹出的号码,拨出电话。

    “喂,你好?郑……轩大神?”接起电话的蓝河声音完全展现了他的满头雾水。

    “小蓝,是我。”

    不一会,从听筒中传来的叽叽喳喳模糊不清的黄少天的声音没有了。

    “叶修?”

    “嗯。黄少天太嘲讽了啊。新仇旧恨,蓝溪阁和中草堂的世界大战是开定了。我看你们这几天够忙的。”

    “为了黄少、为了蓝雨、为了冠军!打就打!忙就忙!我乐意!”蓝河乐呵呵地说着,热血都快从嗓门中喷出来了,又忍不住吐槽,“听你说别人嘲讽,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所以这么忙的你,待会有什么安排吗?”

    两人事前倒没什么约定,不过蓝河一看叶修在用郑轩的手机,便知道叶修还呆在场地里等他,有点过意不去地说道:“工作这边倒是没什么事儿了。不过大春说大家待会一起出去庆祝一下,我……”

    “去吧,好好玩。我先回宾馆打游戏。”叶修主动说,“要是喝多了,在Q上叫我来接你。”

    “嗯。”蓝河弯眼抿唇笑,“路上注意安全。”

    叶修心窝子一暖,便忍不住又打趣上,“这么近,难道还会走丢?”

    “怕你被粉丝偷袭好吗!决赛第一场是谁差点被围攻了?小心被扒得内裤都保不住!”

    “除了你谁会想要我的内裤啊?”

    “滚滚滚!谁特么想要你的——!送我都不要!”

    叶修完全能够脑内出电话对面那人脸面绯红热气蒸腾的光景,不由呵呵一笑,旋而察觉了这是要所谓的情侣电话、没完没了的节奏,当机立断地截断了这没有油盐的打情骂俏,正了正语调,“大晚上,你自己也小心点。我挂了。”

    蓝河似乎对叶修突然转变的画风有点接受不过来,愣愣地“哦……”了一声,方才有些傻地笑了起来,回道:“拜拜。”

   

    叶修重新进入休息室时,音箱里传出的依然是黄少天吵吵闹闹的声音,看来今天无论是喻文州还是蓝雨新闻官,心情都太过好,以至于难得地在发布会上纵容了这个话唠。

    叶修对听黄少天讲话或者给蓝雨庆祝自然是没有任何兴趣的。他将手机还给郑轩,和大家打了声招呼,便先行离开了。

    郑轩眨了眨眼睛,一边在心中荒腔走板地唱着自编曲的“好奇心杀死猫~杀死猫~”,一边忍不住滑开了手机屏幕锁。然而无论是通话记录还是短信箱都没有任何新增项目。

    一旁的宋晓瞧见他奇怪的表情,不由把脑袋凑了过去瞄他的屏幕,“干嘛呢你?”

    郑轩咳了一声,小声说道:“从来只用QQ的叶神忽然找我借手机打电话,那起码是打给背得出号码来的对象啊。”他还是比较相信叶修的为人的,而且这点小事没有撒谎的必要,因为无论他说是要来打电话发短信上QQ还是刷网页,郑轩都会将手机借给他。

    “所以呢?”宋晓不自觉地配合他压低了音量。

    “你说,”郑轩煞有其事地眯起眼,“叶神是不是,已经脱团了啊?”

    宋晓的表情微妙地扭曲了一下,“说不定人家只是给家里打个电话呢?郑轩,你今天的鸭梨吃多了吧?”

    郑轩朝他丢了个白眼,把显示着通话记录的屏幕塞到宋晓眼前,“你借朋友的手机给你妈打电话,会特意把通话记录给删掉吗?这保密工作,难道不耐人寻味吗!再联系联系他怎么会想着来现场看决赛,还一看就三场……”

    “嘶……”宋晓倒抽口气,摸了摸下巴,“有点道理。”

    捕捉到“保密”、“耐人寻味”等关键词的李远扑了过来,“什么什么?!有八卦!”

    于是等到喻文州、黄少天和卢瀚文回来的时候,就见到他们的好队友围成一圈,脑袋挨着脑袋,挤眉弄眼嘀嘀咕咕神神秘秘的模样……


tbc.


2014.7.23

(ノへ ̄、)自首一下,我应该是二笔地将季后赛的排赛搞错了……其实我到现在都不能确定到是怎么个排法||||写这篇的时候用的是我自己记错+理解的:

第一轮:排名1v8,2v7,3v6,4v5,8v1,7v2,6v3,5v4(客v主,每天一赛,需要打第三场则8v1,7v2,6v3,5v4)如果胜出的是1234,则第二轮1v4……按第一轮类推。每轮之间休息一天。每对三场打满总共是二十来天。

我是不知道从哪儿GET到的信息“每天一赛”(并且不知道为毛我还这么确定!),又考虑到主客场坐飞机飞来飞去才推断出这样错开来的排序的。但是写到一半回去翻兴欣对轮回开赛前的那段原文,似乎应该是打一天休三天,或者也可能是三天一赛。如果是四天一赛,一轮中1v8,2v7,3v6,4v5同时开赛,每对三场打满共4天*3场*3轮=36天,对应季后赛的时间区间也很合理=x=b

实在不知道到底标答什么,如果有姑娘知道,请务必不吝赐教!!!!而且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怎么改比较好,所以想等全部写完再看看。反正对于故事来说也不是十分重要的设定,所以就请先当没看到这个BUG?OTZZZ(喂!!


 
评论(4)
热度(138)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