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投之以桃 15.

2014.5.30 于 LFT


15.


    蓝河从叶修手中拿回自己那盒牛河,示意他继续吃不用管自己,然后便专心应对起电话来。叶修放慢了食用的速度,安静地一边吃一边观察蓝河的神情,至于听,他是十之八九听不懂的。

    蓝河断断续续地讲了约摸五分钟,便挂断了电话,表情相当古怪地看向了叶修。

    叶修迎上他的目光,发现他眼中明亮依旧,甚至有点莫名的雀跃,便也稍稍放下心来,“怎么?我脸上粘粉了?”

    蓝河摇了摇头,用尽量平静的声音解开谜底:“我妈在电视上见到你,知道你现在在G市,所以想趁你离开前见见你。”

    叶修夹菜的手顿住了。之前看蓝河的神色,他也不是丝毫没有考虑过这种可能性,凭着彪悍过硬的心理素质,叶修到底只花了五秒就将这句话缓冲完成了。

    “你父母知道了?”叶修问。

    “嗯。”蓝河点头。

    “……什么时候?你……他们没打你屁股吧?”

    蓝河白了他一眼,解析到他眼中泄露的疼惜,不由笑了笑,“才没打呢,我可是亲生的。”他的尾音有点低落,但很快又振作起来,“你有空的话就去见见呗?我爸妈脾气挺好的,对人也客气,应该不会为难你。”

    叶修望着他期待的样子,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发,“承蒙岳父岳母召见,我就是日理万机堪比中_南_海也得排除万难抽身觐见啊。”

    蓝河热着脸拍开他搞乱自己发型的手,“去去去,明明是丑媳妇见公婆好吗。”他顿了顿,“你想什么时候去?”

    叶修考虑了一下,说:“恰好后天是周六,你父母不上班吧?你可以吗?”

    “不上班。我没问题。”今天之后还有微草和轮回的比赛,蓝雨的下一场大概还得一周后,这之前蓝河都可以留在G市。

    “那就周六吧。”总之宜早不宜晚,以免家长误会他不上心。

    “好。”

    敲定了这事,叶修顺势打听起蓝河家里的情况,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两人吃完河粉又开始啃炸黄鱼,喝着早就不冰了的汽水接着聊。

    正如蓝河之前在家请叶修吃饭时所言,蓝河的父母都是G市同一所中学的老师,母亲是教语文的,父亲是教美术的。蓝河对绘画有兴趣,选报了游戏美术的专业,多少也是受了父亲的影响。许家和许多家庭颠倒,是严母慈父。许父自己就是搞艺术的,虽然长相斯斯文文,实际上性格很有点自由烂漫、豪迈不羁。再者这圈子GAY特多,他对同_性_恋不陌生也不排斥,因此蓝河向家里坦白自己喜欢上一个同性的时候,许父几乎当场就接受了现实。而许母也不是顽固不化的古板之人,虽然对儿子骤然显露的性_向一时间觉得震惊难过,但读书明理的她也明白这事儿不是病也勉强不来,最后还是松了口,让作为母子的缓冲带、和事老的许父通知蓝河,让他带叶修回家一趟。

    “我觉得我就是仗着他们真的很疼我,所以当时才这么大胆干脆地就出柜了吧。”蓝河叹了一口气,“虽然总是要说的。”

    叶修拍了拍他的后背。

    蓝河朝他弯了弯嘴角表示没事,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是自愿这么做的,我自己觉得这样做比较好。但这不代表你也必须要这样做,每家有每家的情况嘛。你……不要有压力……”

    叶修为他最后一句中蕴含的不确定感很有些哭笑不得,旋而又摇了摇头,“倒不是我不想向你学习,不过,我和你说过我家老爷子不让我打游戏吧?我自从十五岁离家出走之后,就再也没和家长直接联系过了。听说到现在我名字还是家里的禁句。”向家里出柜什么的自然也就无从谈起了。

    没想到叶家父子的矛盾居然闹到如此激烈的地步,蓝河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伸手覆在叶修随意搁在膝头的手上。

    叶修反手捉住了他,拨弄他的手指,笑道:“所以要委屈我们蓝大大,不能享受拜见家长登门入室之类的待遇了。”

    蓝河摇摇头表示自己不在乎,又问:“你刚说没有‘直接联系’过?”

    “嗯。我有个双胞胎弟弟,他偶尔会来见我一面或者在Q上聊一两句。”叶修说到这儿忽而有点不怀好意地笑了,“他和我长得很像,名字你也很熟悉,叫叶秋。”

    蓝河疑惑不解的神情在听到“叶秋”两字时顿时化为了目瞪口呆的惊讶,和叶修想象中的表情完全一样。

    这人真的太好逗了。叶修乐呵呵地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小蓝同志,你的眼珠要掉出来了!”

    蓝河怕他跑了似的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微微扯向自己,有点手忙脚乱地拔高了音调:“等等?你弟弟叫叶秋?不是说‘叶秋’是你的网名?你用你弟弟的名字做网名?到底怎么回事?”

    叶修完全不担心他会泄露秘密,见他好奇得紧,便耐心地给他解释了一遍此中内情。

    蓝河听完不由摸了摸鼻子,“总觉得有点同情你弟弟啊……”

    “同情他做什么。要不是我当年替了他,哪有那么多人管他叫大神啊。再说他就是为离家出走而离家出走,又不是真的有什么奋斗目标,出走成功了他能像现在这样好吃好住混得开?”

    但是他总归也因为叶修不在而要负起双倍的照顾父母承欢膝下的责任。蓝河看见叶修眼中的神色并不像他的语调那样轻松,便体贴地转移了话题:“你再仔细说说你们组建嘉世那会的事儿呗?我对‘电竞大神发家的内幕传奇’很感兴趣!”

    “这是什么小道新闻的标题?”叶修配合地笑了,给他讲起了当年已经是神一样的少年,讲神一样的少年的神一样的小伙伴,讲这个神一样小伙伴又是怎样成为了队友却遗憾地一次也没能在赛场上与他并肩作战。

    而提到这个神一样的小伙伴就是虐得一干公会管理凄凄惨惨满地找牙的散人君莫笑的建立者和千机伞的研发者之一时,蓝河的神色有一刹颇为牙疼,但转瞬都化作了赞叹与惋惜的唏嘘。

    蓝河跟着叶修的话语在脑内描摹出那个坚强而积极的少年风姿飒爽的模样。如果他还活着,或许就会成为联盟中璀璨耀眼的枪神吧?嘉世会变得如何?还会走上解散的老路吗?叶修又将在哪里?他们是否还会相逢?蓝河一时间凌乱地想了很多,但他知道这一切终究只能是没有标准答案的臆测与遐想,因为很多东西,尤其是生命,一旦逝去将永不再来,也才显得现在拥有的是如此珍贵。

    叶修摸了摸沉默的蓝河的头,为了打破这低沉的气氛,又开始讲当年尚怀着热血热心肠的嘉世老板;讲初次线下聚头的年轻人们在新战队老板的网吧旁的窄小餐馆里热火朝天充满豪情壮志地说笑打闹,大口豪饮不醉不归的气势实际上却只是在喝可乐;讲年长数岁却心甘情愿尽心辅助尽力支持少年队长工作的沉稳副队;讲朝气蓬勃的队伍怎样磕磕碰碰、齐心协力最终斩风破浪勇夺桂冠……

    直到慢悠悠地吃完夜宵刷了牙、一起略嫌拥挤地躺平在同一张单人床上、时针滑过一点,听故事听得津津有味的蓝河还很是意犹未尽。

    叶修瞅着枕边人写着“然后呢?还有吗?”的脸,不禁掐了他的脸蛋一把,“说得我口水都干了,也该八卦够了吧?赶紧睡,都一点多了。”说着还打了个呵欠。

    蓝河被传染得也跟着打了个哈欠,有点讪讪地拉了拉被子盖住了半张脸,留下两只眼睛仍瞧着他,无辜地眨了眨,闷闷地“哦”了一声。叶修关了仅剩的床头灯,转向了蓝河,将手轻轻地搭在了他腰上。

    随着开关啪嗒的轻响,房间瞬间被深沉柔软的黑暗占领。神经松弛下来,那些被兴奋压抑的困意顿时纷纷冒头。蓝河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耳畔传来叶修的轻笑,让蓝河的心有点痒痒的,又平静柔和得像坠入厚软的云海。

    两个大男人为了能在大夏天挤一张床,将空调温度设得很低。人体温和的体温在清冷的室温中十分舒适宜人。蓝河礼尚往来地将手臂搭上了叶修的腰侧,摸索着凑到叶修唇边亲了亲,“晚安。”

    叶修回吻在他额头,“晚安。”

    蓝河安心地阖上了眼。


    参与应援的人员在比赛第二日不安排早班,下午四点才上班的蓝河没有定闹铃,放松地睡了个自然醒。他迷迷糊糊地舒服地蹭了蹭枕头,花了好一会儿想起自己身在何地,伸手去摸隔壁,却摸了个空。

    蓝河微微睁眼瞧了瞧,发现叶修确实已经不在身边了。他睡觉还算老实,不至于把叶修踹下床,叶修不在,应该就是已经起身了。蓝河将自己支了起来,就听到一声“醒了?”。蓝河循声望去,只见叶修正坐在另一张床上戴着耳机摆弄笔电,似乎是在看视频;屏幕背对着蓝河,因而其上的光影变化并没有打扰到蓝河的睡眠。

    “嗯。”蓝河含糊地应了声,刚睡醒的面孔有点呆滞,嗓子干哑地说道,“早上好。”

    叶修笑了,“不早了懒猪,早餐时间都过了。”

    “啊……”蓝河发出无意义的呆音,用力抹了把脸,总算彻底清醒了。他咳了两声清了清喉咙,“现在几点了?”酒店的窗帘遮光效果特别好,让人完全无从根据日头判断时间。

    “十点四十三。”叶修指了指桌上的一个一次性饭盒,“洗漱完先吃点垫垫肚子——不过应该已经凉了,待会儿就吃午餐了。”

    “你吃过了吗?什么时候起的?”蓝河从被窝里爬了出来。他睡觉时只穿了上衣没有穿长裤,修长劲瘦、皮肤光滑紧实的两条腿从被子下伸出的场景颇有些勾人。叶修不由啧了一声。蓝河不明所以地挑眉望他。

    叶修也不解释,只回答道:“九点起的,赶在九点半早餐收摊前去吃了。你这份就是我顺带打包上来的,两张早餐卷都没浪费!”

    总觉得听出了点得意邀功的意思——而且不是因为给他带了食物,是因为没有浪费早餐卷——的蓝河颇觉好笑,同时又深深地觉得这样俭朴实在的大神也很可爱。

    你真的没救了。蓝河唾弃了自己一句,穿上拖鞋,晃晃悠悠地走向了厕所,“谢啦。”

    目送他的叶修欣赏着那件稍大的兴欣队服下随着走动若隐若现的紧实圆翘的臀部和赤_裸的双腿,特别特别真诚地回道:“应该的。”


    兴欣下榻的酒店是四星级,提供的早点十分丰富。蓝河打开鼓鼓囊囊的饭盒一看,里面整齐地码着包子、烧麦、芋头糕、黄金糕、萝卜糕各二,其上还摊着一张圆圆的煎蛋,顿时感到生活幸福指数坐了火箭炮似地飙升。

    蓝河忍不住先夹了个包子,咬了一口,发现是自己喜欢吃的叉烧馅儿,乐滋滋地眉开眼笑。

    叶修朝他招了招手,拍了拍身边的床垫。蓝河端着饭盒坐了过去。

    蓝河以为叶修要给他看什么,便扫了一眼电脑屏幕,发现是昨儿比赛的录像。但叶修却按了暂停,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折起的纸,摊开来冲蓝河晃了晃。

    蓝河定睛一看:那是一张酒店房间配套提供的信纸,上面写了一行笔迹清秀的字,在晃动中看不太清。他嚼着包子模糊不清地问,“这啥?”

    “今早在门口发现的,老板娘给留的字条,让我醒来去找她。你猜她找我是什么事?”

    蓝河看着他似笑非笑的神情有点琢磨不定,“什么事?难道和我有关?”

    叶修用力地点了点头,“大大的有关。”

    “到底什么事?”蓝河用眼神谴责他卖关子。

    “其实老板娘有个毛病:一输比赛就睡不着,睡不着就只好刷刷网页打打游戏。”叶修说。

    “……想必蓝溪阁和兴欣已经打得一塌糊涂了吧?”蓝河想象了下那个场面,“不过这也算是季后赛的常规节目。”陈老板不至于为此大惊小怪吧?

    叶修点头,“所以老板娘和我说的不是这个。”

    蓝河灵光一闪,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你快说吧!到底说了什么!”

    “她告诉我说,有一个叫‘一江春水’的ID持之以恒地刷世界向‘蓝桥春雪’告白,言辞间的信息量很大。她存了部分截图发了给我,你要看吗?”

    “我靠,果然……”蓝河痛苦地呻_吟了一声,“她又说了啥?”

    叶修最小化视频,打开了桌面上一个标题为“蓝桥-截图”的压缩包。蓝河还没戴回眼镜,他的近视说深不深说浅不浅,日常生活中不戴也不太影响行动,但像看频聊这样的小字,还是有点吃力。他不得不往屏幕跟前凑了凑。

    叶修顺势圈住了他的腰,把脑袋搁在了他肩膀上,“常规赛结束那会,你的那桃花债就是这个?”

    被他说话的气流撩得有点痒的蓝河动了动,“嗯。不过那个时候,还没有……这么夸张。”蓝河很快就翻完了只有五张图的截图包。他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始向叶修解释,“这个妹子,你有印象吗?”

    “嗯。”其实老板娘和他说起时,叶修只觉得有点耳熟,努力回忆了一会才记起来的,“我记得当时看着还挺正常的?”

    “人生若只如初见,有些人你不能深入了解。”蓝河呵呵干笑两声,“那次我们三个一起下本之后,她就时不时来找我问些新手问题。后来常规赛结束那会她表现暧昧,我就已经婉拒了,改让一个妹子带她。她确实消停了,可就只消停了一周,又开始给我发私聊。这回是很直接的告白,所以我也很直接地拒绝了她。但她还是很坚持,一旦上线就会发些……骚扰信息给我,妨碍我干活我就屏蔽了她。她发现我不回,索性就改在了帮会频道发,我劝不住,又有好些人向我投诉她的刷屏,我就取消了她在帮会发言的权限。然后,你也看到了,世界频道……”蓝河特无奈地摊了摊手。

    叶修在方向键上按了几下,调出其中一张特别有代表性的截图指了指,上面写着:“我知道你对我是有感觉的。你有难处也没关系,我愿做你的妹妹,甚至女儿。困难终会被克服,恶势力也终会消亡。”

    “我怎么不知道你对她有感觉?”叶修咬了咬他的耳垂。

    蓝河敏_感地轻吟了一声,差点整个人跳了起来,亏得叶修的手臂拦在了他腰上。他转头看向叶修,本着被占了便宜后要加倍占回去的精神纲领在叶修的唇上以牙还牙,“你这是吃醋吗?嘿嘿。不过真的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完全不能理解她的逻辑和脑回路好吗?她是真的那什么我吗?既然如此还要做我的妹妹和女儿是喜欢乱_伦还是怎样?而且我是得几岁就和人生孩子才能有这么大个女儿啊……”蓝河都无语望青天。

    叶修笑,“不是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

    叶修倒不是真的有多吃醋,因为这事儿实在太神经病了,囧囧有神的感觉已经超越了其他一切。更何况叶修是很相信蓝河的,不管是他的为人,还是他对自己的感情。他给蓝河看这个,只是想让他知情,并了解下情况,没有任何兴师问罪的意思。

    蓝河自然也能感觉到叶修信任的态度,但还是为这句调笑觉得郁闷,“你就别开我玩笑了。她真的很烦。”

    叶修顺毛般摸了摸他的发,“你打算怎么办?她还留在蓝溪阁?”

    “嗯。我们公会没有因为这类感情纠纷强制退会的条例。你说我能怎么办?买通游戏公司把她世界频聊的权限也禁了怎么样?或者把她套麻袋了威逼利诱一番?”

    “想法不错,就是执行难度略高。”

    蓝河叹了口气,“幸好她上线时间短,世界发言的CD又很长,而且刷屏特别快,其他更狗血的八卦特别多,到底影响比较有限。总之我已经在各个频道都明确澄清过了,剩下的,就let it go吧……”

    “你自己觉得行就行。”叶修捏了捏他的后颈,“需要帮忙就给我个招呼,任何时候都可以。”

    “嗯。”蓝河朝他甜甜地笑了,“谢谢。”

    叶修前倾吻在他勾起的嘴角,再次回道:“应该的。”

    

tbc.


2014.5.30

摸鱼稍微更一下,论文还木搞定,哭。昨儿没赶上,叶神生日快乐XD

_(:з」∠)_那什么,艺术源自生活,我身边就有……一江这样……十分奇妙的……人类……


 
评论(10)
热度(140)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