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投之以桃 14.

2013.5.20 于 LFT


*比赛的设定全部都是……出于剧情需要的胡扯(土下座)我真不懂电竞,看我真诚的双眼

*有一小段可能需要注意背后

*涉及莫橙


14.


    快季后赛了,选手们也没什么出去玩的心思,虽说下午是自由活动,但他们多半吃完饭又会蹲回训练室,用软件自行训练也好、到网游里搅风搅雨也好,蓝河都自觉不方便在场,于是便没有多呆,赶在兴欣众人回来之前先行离开了。叶修也没强留。

    蓝河回家收拾了餐后的手尾,开了电脑刚登上荣耀,就收到了一大批留言。他先将公务部分处理好,才点开了那个来自一江春水的对话。

    [密聊]一江春水:不在?还是隐身?

    [密聊]一江春水:昨天很开心,谢谢你的伞,让我在冰冷的大雨天觉得很温暖。

    [密聊]一江春水:我查了下,发现是蓝雨十周年纪念伞呢,很珍贵的吧?使用痕迹挺多的,是你习惯用的伞吧?没其他安排的话呆会一起吃个饭?我把伞还给你。

    [密聊]一江春水:对了,你的手机号是多少?这样方便联系。

    [密聊]一江春水:真遗憾。不过我的车票是晚上十点的,在这之前都欢迎你来找我取伞。我的电话是:163********,来之前给我个信儿。我等你。

    忍不住在内心吐槽着”快六月了还冰冷个毛啊“的蓝河看着末尾的“我等你”三个字莫名有点毛骨悚然。他注意了一下发信时间,最后两条时间相距较远,这中间一江春水应是发现他真不在,去找了春眠不觉晓,而听到了春眠不觉晓转达了自己的拒绝后仍坚持发了末尾那条。

    一江春水现在不在线,多少让蓝河松了口气。他想了想,在好友名单里找了个还挺熟的、也是玩剑客的职业女玩家。

    [密聊]蓝桥春雪:小曲,方便带个新人吗?

    [密聊]后庭遗曲:可以啊。什么新人值得蓝团你亲自领来!男的女的?

    [密聊]蓝桥春雪:……女的,普通小白,像对待其他蓝溪阁玩家一样就行。

    [密聊]后庭遗曲:普通小白值得你这样交托给我????

    [密聊]蓝桥春雪:……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珍珠都没这么真![/大哭]

    [密聊]后庭遗曲:好好好!我信你啊,快把眼泪擦擦……我可爱的蓝团,哭的姐姐心都碎了……

    [密聊]蓝桥春雪:……………………

    [密聊]蓝桥春雪:你用可爱来形容一个奔三的男人真不觉得违和吗?

    [密聊]后庭遗曲:我相信你奔百了也依然这么可爱![/红唇]

    [密聊]蓝桥春雪:……总之我谢谢你了。有困难再来找我吧。

    [密聊]后庭遗曲:………………我忽然有不好的预感……

    [密聊]蓝桥春雪:HELP

    [密聊]后庭遗曲:……好吧,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红唇]

    其实以蓝河的身份,完全可以直接把这事当公事交代给后庭遗曲办,但蓝河觉着这事到底带有私事性质,因而只是采用了拜托的口吻。不过实际上他平时吩咐人干活也都是客客气气的,并不会仗着权限颐气指使,因而在蓝溪阁的口碑才相当的好。搞定了后庭遗曲,蓝河才重新点开了和一江春水的对话框。

    [密聊]蓝桥春雪:抱歉,吃饭就不必了,伞不还也没关系。对了,你以后在荣耀方面有什么问题,就问[后庭遗曲]吧,我已经和她打过招呼了。她也是玩剑客的,技术很不错。你们都是女生,交流起来更方便。

    所以就不要再来找我了……蓝河在内心补完,叹着气按下了发送,然后又在游戏里密聊了春眠不觉晓,再次多谢了他才算完事。

    而一江春水除了在第二天上线时给他回了一段“没再见上一面真的好可惜,不过工作忙也没有办法。我平安回到家了,不用担心。小曲人很好,谢谢你,费心了”之外,直到季后赛开始都没有再来骚扰蓝河。其实一江春水平时上线的时间就不是很多,据她所言她还是个课业繁忙的大学生。

    蓝河毕竟不是从来没在网游里被女生告白过,虽然被这事直接找上门来时会有点烦恼,但倒不是真的很在意。他很快就将注意力转移到工作、即将开始的季后赛和新上任的恋人身上。

    两个年纪加起来有六十的男人各有各的工作和朋友圈子。虽然确定了关系,相处的内容却没太大的变化,无非是每天早晚在QQ上聊那么几句,蓝河在餐点有空了就一起出来吃个饭。忙里偷闲的时候可以歪腻一下放松一下,但也不是非要整天都歪腻在一起。甚至在季后赛开赛后,为了不影响对方备战比赛,蓝河与叶修的联络基本削减剩每晚一条的“加油”。

    第十二赛季的季后赛在常规赛结束一周后如期展开。今年的八强队伍按名次排列分别是蓝雨、轮回、微草、雷霆、兴欣、百花、霸图、虚空。第一轮按排位1-8、2-7、3-6、4-5的顺序捉对厮杀。

    虚空的盖才捷这一年表现得很不错,圈子里还为此开玩笑说:“好的驱鬼师”果然要到“满是鬼”的地方找。不过虚空这个战队一贯坚定地以鬼剑士为战术核心,到如今也没有表现出任何要转移的迹象。因此还有媒体闲磕牙猜测等到第四赛季选手田森退役,皇风说不定会把“永远无法成为虚空的战术核心”的盖才捷挖过去,接受当年也是神一样的角色的扫地焚香,挽救一下自己快要跌出联盟的成绩。

    不过盖才捷目前的实力毕竟还远没达到周泽楷或者叶修那样的一人带动全队逆天。综合上讲,蓝雨这个实力全面豪门还是要比虚空强上一筹。主客两场过后,蓝河开心地迎接了蓝雨2:0晋级半决赛的消息。

    紧接着便是轮回对霸图的比赛。第十赛季林敬言退役,第十一赛季韩文清、张佳乐退役,霸图一连失去三名主力,“老年战队”的隐患也随之爆发。虽然自第十赛季后队伍就保持着以张新杰为核心的战术安排,三名老将的退役不至于让霸图连战术核心都一并重置,和张新杰风格较为接近的大漠孤烟接班人宋奇英与他的配合也有着很不错的默契,但崭新的阵容和年轻的选手毕竟还需要相互适应融合,需要磨砺成长,需要寻找新的合适的打法。此消彼长之下,霸图这一赛季的卫冕之路可谓相当坎坷。

    轮回的队员们岁数较小,发挥稳定,还是第十赛季那副老样子。孙翔的战斗风格尖锐锋利如故,但在一些小细节的处理上可以看出他着实老道了不少。这也让双一组合更加拉风,连续三年都被评选为年度最佳组合。

    比赛最后以轮回2:1胜出,但不屈不挠的霸图反抗得也十分顽强,小年轻在比赛中很有一些亮眼之处,让人对明年的霸图产生了浓厚的期待。

    而微草对百花的比赛也以2:0结束。于锋的落花狼藉与邹远的繁花似锦虽然没有创造出堪比繁花血景的新组合打法,但他们依然成功地彻底成为了百花的新双花,引领着有实力一争却一直与冠军失之交臂的百花走向充满希望的未来。百花固然是强的,然而在第十二赛季将队长身份转交高英杰后解开了魔术师的魔法封印的王杰希也十分可怕。百花在成长着,微草也在。手速达人刘小别仍努力地追逐挑战着剑圣的称号,而当年腼腆青涩的小少年高英杰,也终于成为了在王杰希的毅然放手下渐渐断奶的微草战队的新一任核心,坚定而郑重地接过了前辈肩上背负的沉重责任。

    最后一场兴欣对雷霆随后进行。仿佛被注了鸡血的兴欣在擂台赛里一个两个猛得跟韩文清上身似的,打的惯来个人实力相对疲软的雷霆十分被动。而团队赛雷霆也没能再次逮到从叶修处抓住线头抽丝剥茧的机会。最终兴欣以2:0的胜利清爽地结束了首轮。

    如此一来半决赛的对战名单也完整地出现了:兴欣对战蓝雨,微草对战轮回。


    而蓝雨在主场以2:1获得总决赛资格的当晚,兴欣也同时结束了自己本赛季的征程。

    虽然蓝河因为参与应援工作而一直跟着蓝雨战队到处飞,但在蓝雨与兴欣的半决赛中却一次也没和叶修碰过面。蓝河透过荧幕看着还是那样老神在在的叶修在赛后记者招待会上带着苏沐橙将所有的刁难和疑问统一以一句简单而坚定的“下赛季见”打回,然后无视了联盟新闻官和在场记者们郁卒的脸色,特潇洒地离了席。

    没有退役宣言,太好了。蓝河轻呼出一口气,用拇指点了点那个歪瓜裂枣的笑字头像,微微地弯了弯嘴角。

    叶修没有后续比赛,不能被打扰的问题自然也随之消失了。虽然如此,蓝河仍没有凑到兴欣或者叶修面前刷存在感的打算,准备收拾完手头的工作就跟同事一起回还未到期退租的蓝雨员工宿舍。

    而回到备战室的叶修扫了一眼静悄悄的一房间,无奈地开了口,“怎么着,丢个一次两次冠军就一副要回家找妈妈的样子,不想继续打了?我可是和人家放了话要‘下赛季见’的啊。”

    包子作为老大的忠实追随者第一个将拳头伸向空中,积极而大声地回答:“打!”

    “那冠军还拿不拿?”

    包子又吼了声:“拿!”

    方锐白了叶修一眼,“老叶你就别废话了!”

    叶修笑了声,连珠炮一样朗声说道:“要拿就好。既然要拿,那么夏休期取消想必你们也没有异议了?好的!全员零反对通过。给你们点时间调整心情,总决赛结束后第三天训练室见。现在解散!”

    室内的空气停滞了一秒,随即爆发出一阵哀嚎,其中当属方锐那句“你妹!我和老林约好了要出国玩的啊!”最为响亮,连唐柔都表示已经答应了父亲要回家。

    看着闹腾起来的场面叶修满意地在心里点了点头:这才是兴欣正常的画风嘛。他吐了口烟,淡定地说道:“我又没说夏休期的训练要一定呆在兴欣。让你们回去一趟,是想让你们和未来可能的新队友见个面——咱们老魏总算是后继有人、可以瞑目了!”

    “什么?你找到合适的迎风布阵操作者了?”陈果惊讶地问。

    “谁?哪儿来的?”方锐也吃了一惊,“老板娘也不知道?”

    叶修耸肩,“所以才说‘未来可能’嘛。人家刚给了个信儿,我还没来得及和老板娘说呢。是蓝雨训练营的一孩子,也姓唐,叫唐待月。”

    “女生?”方锐问。

    “嗯。”

    “我靠!你扼杀了蓝雨破除‘少林寺’称号的机会啊!干得好!”方锐大笑起来,“苏沐橙、唐柔、陈果,再来这么个唐待月,我看不止蓝雨,兴欣这回能拉住整个联盟的仇恨。不过她术士要是真玩得很不错,蓝雨还不当个宝贝捂着,怎会让你把人给挖来?”

    叶修摇头,“这事儿说来话长,回头再讲吧。今天大家都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整,下赛季继续努力!”

    “是!”

    注意力一下子被新队友转走了不少的兴欣众人从比赛失利、一年的奋斗就这样收了场的郁闷中稍稍缓过气来,三三两两地离开了备战室。

    叶修看了眼没有关闭的电视里喻文州和黄少天起身离开记者招待会现场的镜头,叫住了被莫凡揽着肩头、挥挥手说“我们先走啦”的苏沐橙:“沐橙,借你手机一用。”

    苏沐橙一顿,随即恍然,从包包里掏了手机递给他,“给!明天再还我也可以。”说着还俏皮地冲叶修眨了眨眼。

    叶修好笑地屈指敲了敲她的头,“谢了。”

    “为兄嫂服务!”苏沐橙有模有样地敬了个礼,“那我们撤啦。”

    “去吧。”

    送走了队友,叶修长出一口气,全身放松地摊进了沙发里。他解开手机锁屏,却没有登录QQ,而是看起来相当熟练地拨了一串数字,将手机放到耳边。

    四声回铃音后,电话被接了起来,一把好听的嗓音带着礼貌和轻微的防备与疏离流利地说道:“喂,你好?”

    声音像泉水一样流进耳中,淌入心里,叶修勾了勾唇角,想起之前和对方一起下团本时队中妹子们的评价——果然是非常治愈的清润受声线。

    “小蓝。”

    “——叶、叶修?!”虽然蓝河早早就给过自己的号码给叶修,但就像叶修一直声称的“QQ就够用了嘛”一样,这个手机号码在此前一次也没被叶修拨过。不过没打过,不代表他没有记在心上。

    “是‘叶修’,不是‘叶叶修’。”叶修叼着烟懒散地纠正,有点好笑地听着那边一阵兵荒马乱,青年向周围叽叽喳喳问着听不清的话的人们为他口中的“叶修”两字胡诌了一通。不一会儿世界安静了,蓝河的声音再次清晰地出现在听筒里。

    “喂?叶修?”

    “嗯。”

    “你……怎么突然打电话过来?”

    “听你这个说法,似乎没有今晚过来安慰安慰哥受伤的心灵的打算啊?小蓝你好无情无义。”

    骤然听到经典穷摇腔的蓝河在一瞬间很有点替他接上“无理取闹”的冲动。他组织了好一会语言,最后还是尽量以一种玩笑的口吻解释道,“……这不是,免得勾起你的伤心事嘛……”

    叶修的语气突然变得很认真:“照你这样,难道以后只要兴欣和蓝雨打比赛,我们就得有一人不能回家?”

    “唔……啊?!”倚在走廊墙上顺着他的话思考的蓝河一下子弹了起来,他的脑海里浮现了一个谨慎又大胆的推论:“……这是,我们以后可以住一起的意思吗?”

    “既然你连来探望我都不愿意,看来同居什么的就更加不愿意了——”

    “谁说我不愿意的!”蓝河急急忙打断了他,然后发现自己吼得略大声略积极了点,顿时咳了一下压低了音量,热度后知后觉地爬了上脸,“……你在哪儿呢?我处理完手头的事,大概十分钟,就去找你。”

    “真是热情如火啊,呵呵……那待会儿四号门见。”叶修对蓝雨的场地也十分熟悉,他估摸着蓝河十有八九是在主队备战室那边,四号门离他俩都近,是基本都开着的一个常用的员工通道。

    蓝河顶着红透的脸翻了个白眼,咬牙切齿,“你给我等着,待会就过来烧死你。”

    叶修垂着眼看着被狠狠挂断的电话笑了笑,除了偶尔抬手抽口烟外几乎一动不动地静静地坐了五分钟,才晃晃悠悠地起身,抓起放资料纸笔用的斜肩包往肩头一挂,出了门。

    他在空无一人的四号门前等了一会,就见蓝河斜背着墨蓝色运动包跑了过来。

    蓝河在叶修身前两步停下,单手扶腰,一边顺气一边问:“抱歉,等了很久吗?”

    叶修摇了摇头,伸手替他理了理因为跑动而变得蓬乱的头发。明明备战中仅有一两句交流也不觉得有什么焦灼渴望,可等真的见到面,才发现原来自己有这么想念对方。

    蓝河能从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眼睛里清清楚楚地感受到那让人心头鼓涨的温度,有点害臊,却舍不得挪开对视的目光。他不禁抬手捉住了从他头顶顺势挪到了脸侧的手。

    “叶修……”

    你还好吗?没见面的这么多天过得怎样?有没有想起我?当然我是希望你能想我的,但又希望你能够全身心专注于你追逐的荣耀——那样的你很美,我很喜欢。虽然每天的“晚安”和“加油”已足够让我觉得我在伴随着你,但我仍然想和你见面、说话、拥抱或者接吻。老实说,今天蓝雨赢了我很开心,但这不代表我希望你输。我未曾经历过那些胜利与失败,所以无法说出“输了也没关系,尽力就好”或者“你已经打得足够好了”这样的话——尽管那对于我来说就是事实,我也明白你并不需要这样浅薄的安慰。而因为水平有限,我也无法和你一起分析比赛中的问题。尽管如此,我仍希望你不要太难过,但我又不知道如何才能让一个在夺冠路上无功而返的竞技选手“不要难过”,所以只能不出现在你面前,至少在这个蓝雨胜利之夜……

    蓝河觉得乱哄哄的思绪纠成一团乱线卡在心中,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要如何说出口,只能木讷地张口结舌。

    走道里很安静,一不说话,就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叶修反握住了蓝河的手,举重若轻地笑道:“我真没事。十来年的老选手,退役、复出,冠军都拿四个了,这点输赢还经不起吗?不过是下一赛季再来嘛。”

    蓝河似是分辨他是否说的是真话那样看了他好一会,才点了点头,轻声说,“加油。”

    叶修用另一只没有与他交握的手将他揽进了怀里,故意贴在他耳旁说:“你说你是不是傻?我对你来说,先是叶修,然后才是兴欣的选手,对吧?你对我来说,也是先是许博远,然后才是蓝雨的员工。你怎么会觉得因为输了一场比赛,我就不愿见你了?再说你不就是在蓝溪阁打了几场副本刷了点材料吗?这要是能迁怒到你身上,我是不是还得恨成千上万的蓝雨粉啊?累不死人的。”

    虽然蓝河对他将英明神武的自己在蓝溪阁的赫赫战功轻描淡写一笔带过略感不满,但此时此刻也不能戳着叶修的肩膀白痴地自爆什么“你不在的时候我还抢过你们兴欣的野图BOSS呢”的话,只好将嘴巴压在他肩上,闷闷地反驳:“你才傻呢。请叫我温柔体贴世纪新好相公。”一边说着一边把手缠到叶修的背上。

    叶修闷笑着侧头亲了亲他红红的耳廓。

    才抱了三秒,蓝河就突然猛地从他怀里挣开,“糟了!忘记这边应该有监控!”说着还抬头在天花板上找了起来,果然在自己脑袋后上方发现了一个正对着出入口的摄像头。

    蓝河紧张地咋舌,“但愿警卫没注意到吧。”回过头来却发现叶修居然抬手朝镜头挥了挥,又比了个禁言的手势。蓝河顿觉又好气又好笑,推了他一下:“别闹了,人家本来没发现的都要给你招来了!快走快走!”

    叶修笑着从善如流地被他推了出门。


    离开场馆时已是十点半,两人都绷着神经忙活了一天也没什么力气再到处闲逛。蓝河轻车熟路地带着叶修在场馆附近找了家偏僻的大排档。他瞅了眼叶修身上的兴欣队服和自己身上的蓝雨员工T恤,遗憾地放弃了在露天桌椅旁坐下来、吹吹夜风、喝点小酒、吃吃夜宵、带H市人民享受享受富有当地特色的惬意的夜生活的想法。

    被勒令留在了不远处的阴影里的叶修目送细细瘦瘦的青年独自走到餐馆门口的收银台,熟练地用方言点了单、掏出钱包付了款——白色帆布上硕大的剑与六芒星彰显着钱包毫无疑问地也同属蓝雨周边系列。

    蓝河接过红色圆形塑料候餐牌,朝叶修这边望了过来,发现叶修也在看他后腼腆而欣悦地勾起了笑容,然后强装自然地扭过头去,看起了店内挂着的电视。

    间或高速路过的车辆制造出一闪而逝的嘈杂路噪;寥寥两三桌的食客们各自聊着天,大叔低声抱怨着工作,闺蜜谈到兴起处爆发出一阵大笑;电视音箱中传出煽情的港剧台词,仿佛能从中嗅到维多利亚港潮湿熏热的海风;有点油腻的风扇略显僵硬地摇摆着脑袋,冷气从店内涌出,搅动门框顶部贴着的一排饮料小广告扑簌轻响。而叶修叼着烟,懒散地歪着脖子侧靠在已经打了烊的服装店的橱窗上,静静地用视线描摹着蓝河侧脸的轮廓。甚嚣尘上的世俗味道卡住了神经的齿轮,让他的大脑停了摆,思路空茫茫的一片,什么也想不起来,可心底却慢慢地逸出某种膨胀而松软的微醺,像是发起的啤酒泡沫,渐渐充盈了整个胸腔。

    一盘炒牛河、一盘炸黄花鱼和两瓶青柠雪碧打包带走,做好这一切只花了业务空闲的熟手大厨们十来分钟。牛河的分量很足,满满地装了两大盒。蓝河提着两个装了食物的塑料袋走了回来。叶修伸手接过了其中一个,交接时偷偷勾了勾蓝河的手指,愉悦地瞧见对方的眼光扑烁了一下。

    真好,叶修轻轻地想。


    兴欣落脚的酒店离赛场也很近,不过步行十分钟的距离。兴欣的男选手是单数,于是叶修顺理成章地享受队长福利,自己独霸了一个双人间。叶修顺利地领着蓝河溜回了房,既没撞见粉丝记者,也没撞见熟人。

    蓝河关上房门,叶修已取下背包扔在了床上。他把外带放上书桌,示意蓝河过来把东西放下。

    蓝河的手指刚离开塑料袋的耳朵,叶修的手臂就从他身后圈了过来。

    蓝河默契地回身微抬下巴迎上他的亲吻。叶修把他压在书桌和自己之间,一手抚摸着他的腰线,一手托着他的后颈,啃噬他的唇舌。蓝河十分配合地侧头张口迎合,他抬手捧住叶修的颈项,觉得好玩似的用指腹来回摩挲脊椎和颈椎连接处的凸出的那一小块骨骼,短发刺在手上,带来细微的痒。

    叶修的双手从蓝河的t恤下摆探了进去,用手指体验着对方紧绷着小腹的平坦和腰椎下陷的弧度时,他不得不给自己将未燃尽的烟捻在了电梯口的垃圾箱里从而解放双手的先见之明点一个大大的赞。掌下的身体散发出让人目眩的高热,还有那不时的轻颤,从唇舌间偷跑的破碎呻_吟,都无不告诉叶修他多么的有感觉。情人敏_感而积极的反应像冬季里的一把森林烈火,烧得叶修喉咙出奇的干渴,让他愈加发狠地去掠夺对方口中的水分。

    蓝河原本搭在叶修肩颈上的手也开始不安分地游移,上肢的动作牵动着仅隔着薄薄的两层布料贴在一起、皆已半_勃的下体_狠狠地挨擦了一下。叶修闷哼一声,在他唇上惩罚似的咬了一口,转而向下舔_吻起他的下颌、喉结、锁骨。灼热的呼吸在极近的距离吹拂撩拨着他的皮肤,蓝河只觉得脑子一阵发懵,直到锁骨上传来浅浅的被啃咬的刺痛,他才稍微找回了一点理智。

    蓝河软软地推了他一下,哑着嗓子说道:“别,没洗澡,很脏。”

    叶修重新站直去啄吻他的唇,向前顶了顶下_身,调笑,“不做全也至少帮我把这个解决下吧,蓝河大大?”

    蓝河从喉间逸出一声急促的低吟,用他已经变成一团浆糊的脑袋认真的想了想,说:“那……那等我去洗个手先?”

    叶修噗嗤地笑了场。他这么一笑冷了气氛,蓝河也清醒了过来,有点恼羞成怒地抬膝撞了他一下。

    两人还跟两股油条似的紧紧粘一块儿呢,他这么一动,蹭得叶修真有点受不了,赶紧顺毛,“诶,大大真是讲卫生,好习惯啊,保持保持!”

    其实叶修的初衷真的只是想亲亲他,可惜他太低估一个处了三十年、好不容易有了对象却又随即分开了半个多月的男人的兴奋易感度。

    叶修的反应,蓝河自然一清二楚。他把眼神游离到旁边的窗帘上,硬着头皮小声说道:“咳,那个……真的不要我帮忙?”

    于是叶修十分有行动力地带人转移到了浴室,扒光了彼此,打开了淋浴喷头。

    在夏季里稍嫌滚烫的热水中,两具光_裸的身体相互缠绕着。蓝河背靠着玻璃门,一手被叶修拉着勾在他后肩,有些费力地单手扶着两根头挨着头的柱体套_弄。叶修明知他抓不过来也不伸手帮忙,只努力地用指掌开发探索他的每一寸肌肤,随着他抚慰的节奏小幅度摆腰,含咬舔弄他软软肉肉的耳垂。

    臀部被极度煽情地揉_搓,而下_体被爱慕之人的同个部件挤压顶撞,蓝河感觉腰间一阵酥麻发软,不由将头抵在了叶修的肩上,喘息着轻咬了他一口,“帮忙……”

    叶修轻笑了一下,终于也分出一只手,包住了两人相互挨蹭的地方。低着头的蓝河眼睁睁地看着那只在键盘上可以力压全场、漂亮至极的手覆上自己的私_处,指甲修剪得短而平整的拇指轻轻地沿着边缘骚刮了一下顶端,那场面刺激得他头皮一阵发麻,攀着叶修的五指狠狠一收,在打了水的皮肤上滑了滑才重新抓紧,几乎快要直接射_出来。

    完全接收到他的激动的叶修低声笑了起来,性_感而诱人,“这么喜欢哥的手啊?”

    而被荷尔蒙捕捉的猎物眨了眨泛着水汽与薄红的眼,凑过来用被吻得红肿的唇迷恋地亲了亲他的脸,“嗯,喜欢得要死。”彻底濡湿的刘海贴在脸上,飞溅的细碎水雾沾在睫毛上,发上汇聚的水滴从他眼角划过。

    叶修的呼吸顿了顿,手上的力道顿时加重了。他利用身高体型上的微弱优势将蓝河紧紧地压在了玻璃上,掰过他的下巴放肆地掠夺他的唇_舌,腰部越加用力地撞击。

    粗暴的动作在轻微的疼痛中掀起强烈的快_感。两人很快便相继抵达了高_潮。

    乳白色的液体喷上彼此的胸腹,又随即被水流冲走。缓过一阵余韵,叶修吻了吻怀中目光放空的蓝河的侧脸,“我也喜欢你情动时的坦率,特喜欢。”

    

    折腾了这一轮,胃袋很不给力地有些躁动,提醒了两人还有被遗忘在书桌上的夜宵。

    蓝河没带衣服,只好穿了叶修的备用队服,大小倒还算适合。就是叶修看着他穿着兴欣的制服颇有些乐。

    “真的挺合适的啊。对了,你不是学什么游戏美术的吗?以后干不动公会,就干脆来我们兴欣搞宣传公关得了。”

    蓝河和他一起挨坐在床上舒服地吹着空调捧着饭盒吃河粉,听了这话很有些无语,“老大,这几专业不是一回事好吗?”

    “反正多少有点关联,需要啥再学学不就好了?我说真的,兴欣只有老板娘和一个妹子管这事儿,你学成就来帮忙嘛,我给你走后门。”叶修用手肘碰了碰蓝河的腰。

    蓝河缩了缩,嚼着足料的牛肉心情倍儿棒,咬字都有点不清晰,“再说吧。而且我要去也去蓝雨啊。”

    “蓝雨那么成熟的俱乐部,哪会要你这样半路出家的啊?也就是适合我们这样没钱没势的小草根战队。”

    蓝河佯怒,“你妹,还没个影儿呢就开始变着法压低我工资,绝对不去。”

    “诶诶,别啊,我们这不是还提供别的补助吗。”

    “什么?”

    “每天都能和对象一起上下班、中午可以窜门一起吃饭什么的。”

    “滚。”

    两人说说笑笑地吃了个七七八八,蓝河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他把饭盒递给叶修拿着,自己扒拉过最终和叶修的背包送做堆的包包翻手机,嘀咕:“不是吧?难道叫我上去抢BOSS?我今天又不值班……”好不容易翻出来一看屏幕上的来电显示,蓝河脸色就顿住了。他看了眼叶修,对上对方疑惑而关心的目光,手指拖过屏幕上绿色的接听按钮,举到耳边,说了一句连叶修也能听懂的粤语:“喂,老豆……”


tbc.


*老豆即是老爸


2013.5.20

五二零快乐^q^(举起了烧现充的火把

BUG成狗……放弃了……等完结再一气儿修吧= =bb叶神不愧是让我保持着“卧槽好贱哈哈哈”(。)看完全职的男人,实在太难写了咳……被一篇莫橙小萌短卖了安利,想到人工剥瓜子器小莫默默地坐在煲剧的橙子旁边嗑嗑嗑也挺萌的(

ONLY好多本都木买到,泪奔……我就是在串儿和喻黄台历之中排了台历,然后串儿就杯具了(。所以签绘神马的也没脸去求QAQ刷到大家的REPO各种嫉妒羡慕恨嘤嘤嘤嘤……但是入到了卡贴和贴纸(*´艸`*) 超萌~

 
评论(6)
热度(158)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