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投之以桃 11-12.

2014.5.8 于 LFT


*私设多。私设多。私设多。


11.

    黑马一样从挑战赛一路杀上冠军领奖台的兴欣很强,但历史悠久、积累雄厚、实力全面的蓝雨也不差。

    可是作为一个冠军队,蓝雨已经有六年之久没有碰过那个金灿灿的奖杯了,和在他们夺冠前的时间一样长。

    从被轮回在决赛提前杀死比赛到后来遭遇兴欣止步八强,蓝雨浑身上下都憋着一股郁闷劲儿,一直积压着终于在第十二赛季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强势。

    蓝雨的老板虽然没有霸图眼也不眨地一掷千金的霸气,但这次也是拿出了拼老命的气势,狠狠地砸钱费力加大对公会、材料的投入,要求技术人员加班加点,研发提升了几个一线却非顶尖角色的装备。

    此外,除了喻黄的保持、卢瀚文的茁壮成长(被熏陶得越来越心脏)外,在第十赛季后的夏季转会中,蓝雨还从自家训练营里提拔了一个大器晚成的二十岁狂剑士选手赵缨。

    在第九赛季蓝雨将锋芒慧剑卖给义斩时,这孩子还只是训练营中水平中上的一位。那时形势变化,锋芒慧剑被拆解,职业圈中剩下的两个比较有奔头的狂剑士:本身就是第一狂剑的落花狼藉和接手了锋芒慧剑的装备的斩楼兰,背后的操作者于锋和楼冠宁都年纪轻轻稳坐战队核心,如无意外还能打好多年。而另一个有名的狂剑士再睡一夏,名气却来自他的操作者孙哲平,角色本身并不算特别突出。再者孙哲平在义斩中的作用,也决定了他即使退役也不需要别人顶替。蓝雨训练营里几个能力好、本来奔着锋芒慧剑去的孩子都最终改练了其他。而赵缨却对这个设定狠厉的职业爱不释手,坚决不愿意转型,反而练习得更为刻苦。

    也许是量变积累到一定程度引起了质变,功夫不负有心人,赵缨的能力在第十赛季尾声中骤然迸发。那时蓝雨刚遭遇了“季后赛两日游”,对自身实力的提升特别敏感,很快就注意并认可了赵缨,并重新打造了一个狂剑士“断情丝”,让他以二线选手的身份进入战队以赛代练。

    比起十四岁就成为主力的卢瀚文,这个二十岁才出道的“大龄”二线选手在开始并没有引起人们太多的关注,甚至平稳地度过了自己的新人墙。但经过蓝雨这个有着最适合选手成长的氛围的团队整整一个赛季的调教,到了第十二赛季,赵缨俨然已在不知不觉间填补了喻文州单挑弱造成的空缺,更在团队赛中带来了新的变化。一起出场的断情丝和夜雨声烦、流云渐渐有了“蓝雨三剑客”的称呼,虽然圈内的某些人更喜欢叫他们“蓝雨三贱客”。

    赵缨虽然技术可嘉,大部分狂剑士都有的一个“坏习惯”却在他身上展现得特别淋漓尽致——爱卖血。赵缨的信条是:即使伤人一千自损九百九,也要砍对方个稀巴烂。用1%的血条俯瞰敌人的尸体气得对手七窍生烟是他的战斗美学。他的血越少,人就越兴奋、战斗意志越高、精力越集中,爆发十分彪悍。这样激进的风格,比起主打的在防守中创造机会抓住破绽反攻的调子的蓝雨,似乎更像是永不退缩的霸图。但蓝雨建设在和谐融洽的队内氛围,喻文州统筹协调人员、量身设定战术的能力上的包容性,还是让赵缨成功地融入了蓝雨的版图。

    有趣的是,这个赵缨并没有像蓝雨的其他人一样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染上在打比赛时说上两句的爱好,可谓沉默寡言。但在打赢后,他却会相当高冷地甩出各种奇葩的胜利宣言,像什么“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想和本宫斗,你还嫩着呢”、“消灭法西斯,自由属于人民!”、“消失吧!你的罪孽已受到光的裁决!”诸如此类,暴露出其人药石罔效的中二和闷骚。顺带一提,赵缨虽然人和角色的名字都有点女性化,长得也不壮实,却是个实打实的纯爷们儿。蓝雨没有女选手的诅咒看起来当真牢不可破。


    所以这样的蓝雨,最后7:4战胜兴欣,以积分第一的成绩进入季后赛,并不让人觉得特别意外。或者说,其实只要不是实力悬殊的两个队,在千变万化、每一个细微的选择都可能引起形势的巨变的比赛中谁赢谁输都不奇怪。不过这一季的蓝雨,的确状态奇佳。

    比赛打得十分激烈有看头,观众自然也高兴,粉丝永远不像选手本身那样在意输赢。双方团队素养都十分出色,因而团队赛又打得尤为精彩。最后两队选手从各自的包厢里出来时,整个赛场都响起了如雷掌声。

    选手们汇聚在台前,双方成员挨个握手。黄少天眉飞色舞地和叶修一通叽里呱啦,叶修淡淡然回了句,黄少天几乎没冲上去咬他。喻文州眼明手快地拉住黄少天,向叶修说了什么,黄少天大笑起来。

    坐在观众席的蓝河听不见他们聊了些什么,不过兴欣那边输掉比赛后无精打采的低落氛围却是能看出来的。为蓝雨高声喝彩的蓝河一瞬间止了声。

    蓝河的心中还是快乐的,但因为爱着叶修,他或许再也不能全心全意、心无旁骛地为蓝雨打败兴欣的胜利而高兴了,毕竟心疼爱人这种事,实在是无可控制。又或者说,只要两边都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去拼搏,无论最后花落谁家,蓝河都会由衷地为之庆贺。这是站在蓝雨粉丝兼员工以及叶修爱慕者的立场,蓝河仅能做到的事。

    

    虽然最后一场常规赛并没有影响兴欣的排名,兴欣最终仍以积分第五进入了季后赛,但蓝河作为刚打败了兴欣的战队的俱乐部工作人员,还是识趣加好心地没有出现在兴欣的视线范围内,甚至连安慰短信也没留给叶修。当然他相信叶修也不会需要那玩意儿。

    比赛散了场,但粉丝们却还要接下一摊。

    H市的职业玩家邀请蓝河一起去玩耍吃夜宵,说是算作给他接风洗尘。蓝河没有旁的事,虽然忙了半天有些累,但为了和这些同事打好关系也不好拒绝,最终还是应承下来。

    除了他们几个职业玩家外,一起来的还有他们相熟的普通玩家好友。一行人有男有女近二十个,由春眠不觉晓带路,浩浩荡荡地往离体育馆不远的带自助餐厅的KTV去了。

    今天是周末,像他们这样出来聚的人特别多,KTV里几乎没有闲置的包厢。他们也是走运,刚走了一拨开生日Party的,空出了一个大房。

    服务生跟着他们进屋,问要点什么。春眠不觉晓张口就让他先上四打啤酒,一群人又是嘻嘻哈哈地相互取笑。

    服务员一走,门一关。春眠不觉晓就抓起麦克风蹿到了中间的空地上,“喂喂喂”地引起大家的注意,十分有主持人风范地说道:“首先,让我们祝贺我大蓝雨在今天的比赛中获得胜利,并以积分第一的成绩进入季后赛!也预祝我蓝雨能够在季后赛中再夺冠军!”房中一阵鬼哭狼嚎和热烈鼓掌,“其次,今天大家天南地北汇聚一堂,相见即是有缘。所以接下来,每人都自我介绍一下,方便相互认识,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说罢率先胡里花哨地一通自介,在笑声中把麦直直地递给了蓝河。

    蓝河是大家聚在此的由头之一,算是主角,此时也不推脱,接过麦大大方方地做了自我介绍。虽然他在这儿确实也算个小头头,不过并没有提到任何败兴或高高在上的“领导发言”,只说希望大家今晚能一起开开心心地尽兴玩乐。这也让几个职业玩家有些安心:至少目前看来这个新来的头目还是比较好相处的。

    话筒在起哄和鼓掌中一个接一个地传了下去,蓝河愉快地听着,直到一个似乎有些羞涩的、穿着蓝色连衣裙私服的女生开了口,心里才猛地咯噔了一下。

    那女生的声音和她娇小的外表一样软萌,“大家好,我是‘一江春水’,职业是剑客。我不是H市人,这次是专门从S市过来看比赛的。”这么说着的时候她忽然看了蓝河一眼,“我玩荣耀的时间很短,多亏了蓝桥三番两次的帮助和提点,在这里我想对他表示感谢。”说着朝蓝河微笑点头,又说,“今后也请大家多多指教。”

    “妹子你声音好萌!”

    “人也长得好萌!小小只的!”

    在场的女生迫不及待地调戏起这妹子来。男生也不甘落后,立刻就对蓝河输出各种揶揄。

    “YoYoYoooo!”

    “看来助人为乐确实会有好♂报啊!”

    蓝河的笑脸有些僵,心里不禁嘀咕:“不会来真的吧?”不过他也不能就这样沉默着甩脸给妹子看——至少人家表面的台词还是很正常的,只好也回以微笑,用礼貌而疏远的口吻说:“妹子客气了。大家都是蓝溪阁的人,为了蓝雨能更强,相互帮助是应该的。”说完装作拿东西喝地别开了目光。

    若是在早前生理心理上都是单身的时候,遇上这么个可爱的妹子喜欢他,就他算不喜欢对方,说没点因为小虚荣的高兴是不能的。可是他现在已经是可谓一心一意死心塌地简直有病地喜欢着一个汉子了,就算有妹子追也只是徒添烦恼而已。

    在座基本都是成年人了,还泰半进了社会,自然能读懂蓝河这话中“我们的互动中不带私情”的划清界限的意思。于是知情识趣地打着哈哈各自岔开话题,不再拿两人来打趣。

    听了蓝河的话,一江春水也没有流露出受伤失望之类的神色,仍保持着浅淡的微笑,让人摸不清她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蓝河。不过一整晚下来,她确实都没有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到后来,一群人简直玩疯了。男生喝吐了好几个。蓝河觉着自己到底还是个“小头头”,身上有照顾大家的责任,因而特别小心没让人往死里灌。就是这样,他也喝得脑袋发胀、整张脸通红。

    在场的有四个女生,再晚回家就真不安全了,十二点的时候由蓝河拍板散了场。好在喝高了的那几个吐了一顿反而清醒了不少,至少现在没有一人是趴倒起不来的。

    在包厢里一点儿也不觉得,下了楼来到大堂才发现外边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瓢泼大雨,雨丝密得连看马路对面的霓虹招牌都是花的。

    明明出赛场的时候还热风习习没点要下雨的征兆呢,夏季的天气真是变得和君莫笑的招一样快。站在KTV门口嘟哝着的蓝河向来车的方向张望,替里边的一群比他更醉醺醺的人等的士。

    幸好这是繁华路段,在过了三四辆有客的的士后,终于来了一辆空车。作为这儿唯一有带伞习惯的G市人的蓝河赶紧开伞冲到了马路边将车拦了下来。

    蓝河先和的士司机了个招呼:“师傅,麻烦你叫下你们在附近的其他的空车也来一下好吗?我们这儿大概还需要五六辆。”

    “好嘞,咱替你问问。”操着外来口音的大叔拿起了对讲机。

    “那我去将人叫出来,您稍等。”蓝河说完就返身回了KTV大堂。

    这种时候肯定是女士优先。一江春水以外的三个H市女生关系好,家也在一个方向上,便让她们三坐一辆车先走。

    安排着离开批次的蓝河分别向剩下的人问了住址,想看看有没有可以和一江春水搭一车走的、比较清醒的男士,这么一问发现还真有一个顺路的。

    蓝河让他俩一起走,却见一江春水摇了摇头,说道:“我住那宾馆,在小巷子里,离车能到的大路要走好一段。我没带伞,还是等雨小了再走吧。”

    妹子你到底是选了哪个旮旯里的啥宾馆啊,别是黑店吧……蓝河有些无语。不过不管如何,蓝河还是希望能够让她尽快回到住处。毕竟听她的说法,她这么小只的年轻姑娘,走那样的夜路还是比较危险的。

    蓝河在心中叹了一声,万分难舍地向她递出了陪了自己近两年的宝贝限量版蓝雨十周年官方纪念伞:“不嫌弃的话,你拿去用吧。”为了确定不再有牵扯,他还咬咬牙加了句:“不用还了。”

    一江春水愣了愣,垂眼接过了伞,小声地说了句:“谢谢。”

    蓝河挥挥手表示不用,乍看着可大度,实际上是肉痛得话都不想和她说了。他转头对那个顺路的男生嘱咐道:“呆会车来了,还是你们俩上。一江春水那边,方便的话你就送送吧,安全起见。”

    “好。”那男生点点头。

    那大叔果然叫来了人,蓝河将所有人安排完不久,陆陆续续地就来了好几辆空车。

    人们三三两两地离开了。蓝河在KTV门口看着雨幕傻站了一会,才一拍脑袋发现他将自个儿给忘了,其他人居然也没想起。

    这K厅其实离上林苑近得很。本来他是可以自己走回去的,无奈伞贡献出去了。要是冒雨冲回去吧,他必须带走的卖剩的商品又不能湿水。于是只好打车。可是蓝河等了十分钟,却发现再也没空车来了。

    人一走,蓝河神经一松,酒精的麻醉感立刻漫了上来。这牌子的酒后劲还挺足的。他觉得自己有点站不稳,也不再在门口傻等了,索性回到大堂的等候区,把凑合到一个箱子里的商品往茶几上一搁,一屁股倒进了沙发里。

    他呆呆地看向前方,迟钝地发现对面墙上挂了三个超薄液晶电视:一个在放外国歌星的MV;一个在放据说最近很红的宫廷剧;一个调到了H市体育频道,正在播每周六晚上十二点开始的“荣耀在线”,内容是荣耀联盟当天各场比赛的精彩回顾和砖家点评。

    哦。蓝河的荣耀宅神经动了动,就这么愣愣地看了起来。

    先是霸图对新嘉世,接着雷霆对贺武、微草对义斩,然后是蓝雨对兴欣。

    荧幕上君莫笑手中的千机伞做出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化,用著名的散人快打挡下了风格狠厉的断情丝对小手冰凉的进攻。这其实算不上什么关键点,但胜在气势十足架势好看,导播才将之剪辑了出来。

    蓝河的手自动自觉地从裤兜里摸出了手机,拖出QQ界面。其实他就是想看看叶修那个笑得像哭一样的头像,却发现有两条来自对方的未读消息。

    他点了开来,一条是比赛结束后半小时:“你没在线?”蓝河的QQ是不隐身的,叶修说的“不在线”,应该是指他没在游戏上。另一条是十一点半:“还没回家?”这估计是根据他一个游戏死宅不在线、不回复推断出来的。

    不过蓝河被酒精浸泡着的脑袋却没想这么多,或者说他的CPU根本就已经罢工了,甚至连叶修在关心他都没察觉。蓝河的思路还停在刚才看到的视频呢,文不对题答非所问地发了一句:“叶修你好帅!”

    叶修回复得相当的快:“你才知道?”然后又立刻接了一条,“你喝醉了?在哪儿?”比他的手还要快的是他的脑。

    蓝河努力地想了一会,回道:“在连城呢。”

    “xx大楼对面那家?”

    “YES!”

    “等着。”

    “YES SIR!”


12.

    叶修到连城KTV的时候,蓝河已经睡着了。好在他潜意识里还惦记着那堆货,在睡前把自己的胳膊脑袋压在了箱子上。

    叶修看着他红彤彤的脸微微蹙眉,伸手推了推他,“小蓝!”

    蓝河是在酒精的催化下累睡了,倒不是醉得失去意识。因此被叶修推弄了几下,就醒了过来。

    他难受地呻吟了两声,晃晃悠悠地好一会,才在叶修脸上聚起焦距。大晚上的也没多少人,有人也是像蓝河这样喝得稀里糊涂的,叶修干脆一点变装都没做。蓝河认出是谁后迷迷糊糊地傻笑了一下,“叶修!”因为口齿不清而有点模糊的声音特别的软。

    “是我。起来,我送你回家。”叶修哄着醉鬼。

    “呵呵,回家!”蓝河猛地站了起来,剧烈地晃了一下,亏得叶修机敏地抓住他上臂扶了一把才免于栽倒。

    “这是喝了多少?不是说你们打游戏的都不太喝酒吗?”终于忍不住说话的是站在叶修身后一直看着他俩的陈果,见蓝河要倒了也伸出手来扶,却没有叶修手快。

    叶修要来替醉鬼“收尸”,自然也考虑到以自己的物理战斗力又要打伞又要搬人显然并不具备可行性。兴欣倒是有辆商务车,但叶修没有驾照,因为这人根本懒得花时间去考。这车其实是陈果的私车,她特意买来方便战队的,所以如果有谁要用的话,也能很轻松地借到钥匙。于是叶修就直接叫上了一输比赛就失眠的病一直没治好的陈果,开了车出来接人。

    “那是职业选手,职业玩家要求没那么严格。”叶修稍微解释了一句,免得陈果误会蓝河没有职业精神,“人我扶着,你帮忙打个伞。还有这箱子,拎得动吗?”

    箱子里都是些零碎玩意儿,也不重。陈果将它单手抱在胸前:“可以。”

    被叶修扶住后,蓝河就乖乖地倚着他,又开始昏昏欲睡。据说他真的喝醉了,也是属于比较安静地窝在那儿、不会到处脱衣服跳大舞唱山歌的类型。

    叶修无奈地晃了晃他,“回家再睡。”他将蓝河的一只手臂搭在自己的肩上,一手揽着蓝河的腰,把人带上了车。

    叶修将任他摆弄的蓝河安置在中间那排的单人座上,替他绑好安全带,又将陈果手中的箱子扔到另一边的座位上,自己则上了副驾驶座。

    负责打伞的陈果在叶修上车后才绕到另一边坐进了驾驶座。她一边熟练的启动车子,一边从后视镜中偷瞄歪在椅上闭着眼的蓝河。见识过联盟里各色俊男美女,身边有个性过头的人太多,说实话,蓝河在她看来也就是普普通通没什么特别的样子。当然这不是瞧不起的意思,她觉得自己也很普通。

    陈果看了眼叶修,雨水在他发尖汇聚成晶莹剔透的一滴,坠落在衣上。一把伞三个人用当然是捉襟见肘,叶修一直小心注意着不让雨淋着蓝河和陈果,自己却湿了大半边。

    陈果拿了盒纸递给他,“擦擦,别感冒了。”

    叶修浑不在意地笑笑,接了过来:“没事。”

    下这么大的雨能见度很差,陈果也不敢开快。车子慢悠悠地前进着,车里只剩三道呼吸声,安静得让陈果想说话。她忍了好一会,终于还是忍不住压低声音问叶修:“你真的和他在一起了?”

    “嗯?”叶修正琢磨着今晚队员们在比赛中暴露的问题要如何改进,听见陈果突如其来的问题,有点没反应过来。

    “你和蓝河啊,在一起了?”陈果重复了一遍。叶修和蓝河平日里那些简短的信息交流她是不知道的,如果只是看平常在兴欣中的叶修,根本不会觉得他有在谈恋爱。但比赛完当晚的叶修往往都是在整理第二天复盘的资料她是知道的,看着向来荣耀第一比赛第一战队第一的他扔下这事急着出来接人,陈果就能感觉到叶修对蓝河的在乎。大概叶修自己都没注意到他刚才对人的眼神、动作有多温柔。

    叶修有点无奈,“你们女生怎么都这么八卦?”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再说我这也是关心队员嘛。”陈果说,“诶,你别扯东扯西的逃避问题。”

    叶修调整了下姿势,看向陈果:“我要说‘是’,你会阻拦吗,老板?”

    “当然不会!”陈果像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一眼,“你喜欢谁、和谁在一起是你的自由,我干涉你的私生活干嘛。”

    “呵呵。”叶修低声笑了笑。先说他和蓝河都是男人,虽然这个时代对同性恋的态度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开放,毕竟还是有反对的人存在。再者现在职业选手被经营得越来越像明星,他知道有个别俱乐部甚至会对队员的恋爱状况进行监管,以免影响其商业价值。不过兴欣这个出于激情和热血才建立的草台班子,显然是没有这些顾忌和势利的。

    “所以是在一起了?”陈果有点兴奋,深入挖掘八卦,“你喜欢他什么地方呀?”

    叶修摇头。

    陈果撇嘴,“没有?骗鬼呢,我不信!”

    叶修耸肩。

    “快说,喜欢他哪儿?”

    “别八卦。”

    连城离上林苑确实是太近,陈果开头那点忍耐浪费了太多时间,两人只说了这么三言两语,目的地就已经到了。

    叶修拒绝了陈果帮忙把人扛上楼或者在楼下等的提议。陈果也琢磨着阻着人谈恋爱会被驴踢,只帮他把蓝河那箱子搬上了电梯,给他留了把伞,就自己乐呵呵地开车回兴欣宿舍去了。

    叶修揽着蓝河肩膀,让他倚着自己。蓝河在车上眯了这么一会变得清醒了些,只不过手脚仍旧软绵绵的,也就顺势靠在叶修身上,乐滋滋地占他便宜。

    蓝河住在十二楼。两人进了电梯,叶修就从擦得锃亮的电梯门上见到了软软地歪着脑袋的蓝河睁着的眼睛和翘起的嘴角。

    “醒了?”叶修问。

    蓝河转动眼珠子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呵呵地傻笑了一下,“本来就没有醉。”声音还是糯糯的。

    看来还是醉的。叶修也不和他争这个问题,问:“钥匙呢?”

    蓝河顿了一会,才缓缓地从斜挎包里掏出一串钥匙出来递给叶修。

    叶修接了过来,看了眼那钥匙扣上的两个Q版金属挂坠,想着是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吧,结果发现是夜雨声烦和君莫笑。他勾了勾唇角,把钥匙串托在手心问他:“哪个是开门的?”

    蓝河伸出一根手指,在钥匙串上方晃了晃,重重地落到了其中一个上:“这个。”

    十二楼到了,叶修将箱子踢出电梯,又将人和东西都搬进了蓝河家。

    蓝河坐在门关地板上给自己脱鞋,脱到一半突然抓住了叶修的运动裤,抬头眼巴巴地瞅着他,“你要回去了?”

    这个高度实在是刚刚好,叶修不禁摸了摸他的脑袋,“没有。”

    蓝河脸色一变,拽着他的裤腿用力甩了甩,恶狠狠地瞪他,“骗人!那干嘛不换鞋!”

    叶修哭笑不得,“蓝河大大,请你用你喝醉了也依然那么机智地发现我没换鞋的脑袋想想你堵在这儿我哪儿有地方换啊?”

    “啊?”显然蓝河一时之间理解不了这个深奥的长句。

    叶修在心中朝自己翻了个白眼:让你和醉鬼讲智商!他直接指挥蓝河:“坐过去点。”

    “哦。”蓝河挪了挪屁股,然后心满意足地看叶修脱了还是比赛时穿的那双运动鞋,换上了自家的黑色拖鞋。

    叶修拎着人回房,将人扔到床上。其实蓝河在雨中来回那么多趟,衣服也有些湿了。叶修替他把眼镜摘了下来,又将床上的睡衣抓过来塞进他怀里,“自己换。我去给你拿毛巾擦脸。”

    蓝河乖巧地点了下头。结果等叶修用热水湿了毛巾回来,却发现他伸直双腿含背垂头坐在那儿出神发呆,湿衣服是脱了扔在地上,睡衣却还抱在手里没穿。

    蓝河那宅男小身板自然谈不上什么胸肌腹肌,就是平平板板细细瘦瘦的没有赘肉,但也不至于肋骨分明。自相对比起来也算宽肩细腰,比例不错。不过锁骨的形状和肩膀拉伸的线条还是挺漂亮的。

    叶修觉得喉咙有点发干,连忙咳了一声,“别以为在家就可以耍流氓啊,赶紧把衣服穿上。”

    蓝河闻声抬头,表情严肃地瞧了他一会,朝他招了招手。

    “干嘛?”叶修有些无奈地走过去,不知这醉鬼又想到了哪一茬。

    一手举着热毛巾的叶修刚在他面前站定,就被一把抓住了衣服往下拖。他听见蓝河掷地有声地说了句“亲你”,然后就感觉到嘴上压来了两片温温软软的散发着酒气的唇。

    叶修简直为他的霸气惊呆了,完全是“卧槽发生何事?!哥这是被强吻了?!”的状态。蓝河动也不动地用唇贴着他,大睁着眼睛和他互瞪。

    但是叶修的脑子毕竟是四核级别的,卡了一下就恢复正常了。他往后退了退,却被人死死地拽住了衣服。

    “讨厌吗?”蓝河盯着他问。

    叶修叹了口气,微笑,“不讨厌。”

    蓝河灿烂地笑了起来,眼睛弯弯的,牙齿白白的,“那和我交往吧,叶修。”

    “好。”叶修说,“你先把衣服穿上。”

    “不要!”蓝河耍酒疯地抱住了他,把头搁他肩上呵呵呵地傻乐。

    他呵出的热气呼在叶修的颈间,让叶修也跟着有点发热。而这时蓝河又凑了过来吻他。这次不是简单地贴贴了。蓝河笑眯眯地伸出舌尖,轻快地舔了舔叶修的唇。

    叶修轻轻一震,觉得他off状态了三十年的开关被猛地打开了。他一把捏住了蓝河的下巴,狠狠地反亲了回去。

    叶修用舌头撬开他的唇齿,随即感觉到蓝河身体敏感的颤栗,可蓝河的舌却仍热情地缠绕了过来。叶修舔舐着蓝河的口腔,用自己的气息感染他、侵_犯他的同时也被他口中酒精的熏然所感染。蓝河一手勾着叶修的肩,一手游移在他的胸膛和腰腹上,仰着头迎合他的亲吻。唾液在碾磨间带来粘腻而煽情的质感。当叶修的舌尖轻擦过蓝河的上腭时,蓝河从鼻腔中发出一声短促而柔软的闷哼,整个人都软了一下,随即更加积极地纠缠了上去。

    就在叶修感觉到不知何时伸进了他衣摆的蓝河的手贴上了他的腰间的时候,腹部肌肉猛然收缩的叶修以一种惊人的自制力收回了唇舌,牢牢捉住了蓝河作怪的手,强硬地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别闹!”叶修一边喘着气,努力将半抬的下_半身压回去,一边将仍被他攥在手里的热毛巾举到蓝河面前,“擦把脸睡了!”他可没打算刚确定了关系就直接上本垒这么刺激,而且对方现在还是个醉鬼。不说临时间什么准备都没有,他处理完蓝河还要回去继续搞复盘的事儿呢,哪里有那个耳鬓厮磨风花雪月的歪腻时间。

    好不容易可以在恋人身上抱抱摸摸却被突然打断的蓝河相当不爽地用目光声讨他,可惜他双唇微启仍在轻喘,颊上红热一片,瞳中流着一湾波光,让他指责的眼神完全丧失了杀伤力。

    不,在另一种意义上来说,还是很有杀伤力的。

    “咳,乖。”叶修调转开视线,哑着声音把毛巾又向前递了递。

    蓝河哼了一声,非常小孩子气地把头扭到一边,拒绝合作。

    叶修只好笨手笨脚地自己替他胡乱擦了几下,指了指床,“好了。把衣服穿上就睡觉。”

    用热毛巾擦过脸确实舒服了很多,蓝河感觉困意又泛了上来。被叶修服务了一把,蓝河也就不怎么生气了。他顺着叶修的手指转身扑上了床,完全无视了在刚才就被扔到了一边的睡衣。

    “算了……”叶修叹了口气,将人摆正来,替他拉好被子,又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扔在床头。等他做完这些的时候,半张脸埋进枕头的蓝河已经沉沉入睡。

    叶修定定地望着他的睡颜看了会,轻轻笑了笑,突然很期待看到这个其实脸皮挺薄的人明天醒来发现自己干了什么后的反应。他撩开蓝河的刘海弯腰亲了亲他的额角,起身关灯离开了蓝河家。



tbc.


2014.5.8

我这算三更吗?再给自己贴个小红花(。

他们终于在一起了,不用谢(滚

 
评论(11)
热度(211)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