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投之以桃 8.

2014.5.1 于LFT


8.

    将一次性饭盒和垫饭盒的报纸都一股脑塞进垃圾桶里,蓝河将自己的笔记本连带耳机、外接鼠标一起挪到叶修面前。

    叶修抓着鼠标在鼠标垫上挥了挥。

    “可以吗?”蓝河问。

    “嗯。”虽然蓝河用的比他惯用的要轻一点,但叶修在长达十多年的游戏经验里试用过各种鼠标,即使面对一个新鼠标,也能较快较好地适应。

    笔电的屏幕上显示着干净的桌面,上面只有计算机、回收站、名为“工作”的文件夹的快捷方式和荣耀游戏的图标,而桌面的背景毫无疑问是摆着帅气POSE的夜雨声烦。叶修看着那个熟悉的剑客形象,脑中自动播放起黄少天滔滔不绝的噪音,不由微蹙起眉头。他看看印着蓝雨战队角色全员的鼠标垫,又看了看印着蓝雨队徽的鼠标和印着夜雨声烦的变体艺术字的头戴式耳机,想想蓝河谈及黄少天时似乎会发亮的眼睛,心里不由感叹蓝河果然是蓝雨的死忠脑残粉——明明粉的不是他和兴欣,为什么还是觉得有点可爱……

    叶修双击荣耀图标,从钱包里抽出一张账号卡,熟练到不能再熟练地插_进USB外接的荣耀读卡器中。

    蓝河扫了眼叶修的屏幕,发现还是之前见过的那个“黄蜂尾后针”女战法。

    蓝河灵光一闪,看了眼时间,确定还有半个小时才副本才开打,一边在游戏里加这个“黄蜂尾后针”的好友,一边问道,“叶神你有事吗?”

    “嗯?”察觉蓝河换了称呼的叶修挑了挑眉,“有事求我就直说,费用给你打九折。”

    蓝河的脸僵了僵,思考了三秒是翻白眼好还是谄媚假笑好,终究只是当做没听到地继续说道,“没事的话,我们来竞技场?”

    这要求有些出乎叶修意料之外,他反加了蓝桥春雪的好友,“怎么?现在能在我手下撑过一分钟了?”

    毫无障碍地从记忆中挖掘出当年当卧底被揭发时那场被完虐的竞技场的蓝河抽了抽嘴角,忿忿不平振振有词地说道,“撑不过就不能打了?就是撑不过才要打!”

    “迎难而上啊?有志气。”叶修单手操纵着黄蜂尾后针往主城去了,另一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和打火机,“介意吗?”

    “不。”虽然蓝河觉得他那个已经将烟抽出来了的架势明显表示即使自己说“YES”他也不会理会。

    “来一根?”

    “我不怎么抽烟。”

    叶修干净利落地点了烟夹在唇间,啧了一声,似是鄙视他居然不懂烟草的乐趣。

    蓝河张了张嘴,犹豫了片刻,终是忍不住说道:“吸烟有害健康。”所以你也少吸点。

    仿佛明了他的未竟之言,叶修略带无奈地冲他笑了一下:“早戒不掉了。”

    蓝河内心一叹,自问没有立场管教他,也不再多说什么。

    “来吧,房间8479,密码4321。”叶修说。

    从隔壁屏幕里见到黄蜂尾后针往主城走时,蓝河已明白叶修算是答应了他的请求,也赶紧将蓝桥春雪带回主城。

   待进了房间,蓝河就见到了那个还是穿着那套破烂装备的战斗法师。她站在最普通的擂台地图的另一端,做着系统设定的挂机动作,背后一杆长枪随之泛起逼人的寒光。蓝河心中一片激荡。因为他知道,她的背后是那个曾铸就三连冠王朝、在这片简单的地图上获得个人三十七连胜的传奇,叶修;他仿佛能从她的身上感受到斗神攻无不克的精气神!

   蓝河用力捏了捏鼠标,做了个深呼吸,让自己镇定。他短促一笑,点击了开始,“叶神手下留情。”

    “放心。”叶修的声音还是那么懒散悠哉、老神在在,手上已经毫不迟疑地动了起来。

    叶修的状态再怎么下滑,也是相对职业水准而已,就算操着个破战法要打赢蓝河的蓝桥春雪还是妥妥的。不过他并没有一上场就秒杀了蓝河。虽然蓝河没有感觉到自己面对的压力有所克制或减弱,但眼看战斗计时已超过了一分钟,怎会不明白叶修在放水,而且还是山洪级别的放水。

    蓝桥春雪终于毫无悬念地趴在了地上,滴血未伤的黄蜂尾后针在他尸体后方轻巧落地。

    蓝河来不及做出任何感叹,就听见叶修说道,“录像多看几遍,自己琢磨。”

    “哦……”马上明白刚才确实是场指导赛的蓝河一时不知该感激他的用心还是无语他确定自己一定会录像的自恋。不过想想也是,像他这样的小透明难得有机会和大神讨教过招,得有多二缺智硬才能不录像!

    被虐得头晕眼花的蓝河一想到由荣耀教科书亲自指教可是千万荣耀迷做梦都懒得惦记的待遇,顿时像打了兴奋剂一样重新鼓起劲头,“再来?”

    “要是把你虐吐了,晚上副本谁指挥?”叶修不客气地嘲讽着,光标点向“重新开始”。

    “你上?”蓝河认真地问。反正他是放心得很,只要叶修愿意指挥,打个死板的副本还不是轻轻松松。见叶修那边已经“准备好了”,蓝河也速度点了开始。

    “陪你打竞技场就当还你那五天的工资了,还要替你做指挥副本这种苦力?哥有这么好使唤啊?”

    全情投入到PK当中的蓝河一语不发,因为他已经完全没有那个和叶修继续讨价还价的余裕了。

    

    在蓝桥春雪扑街第五次之后,蓝河看了看时间,长出一口气退出了竞技场。

    “手速和反应速度这把年纪是练不起来了,只会越来越慢。意识……反正讲不完就不讲了。另外我发现你很有一些多余的坏习惯,像是明明视野足够观察目标还要调整视角;还有一些不够效率的惯性应对,比如说一些黄少天爱用的连招,你的素质打不出那效果,反而拖累——所以叫你们这些小年轻不要盲目追星。这些改一改还是有进步空间的。”

    “哦……”面对这位在这方面的指摘,再刻薄再难听蓝河也只能谦虚地点点头——因为他说的是对的。

    尽管被虐得很难看,但蓝河还是由衷地对叶修的荣耀技术感到敬佩。差距太大,对胜利的期望值低到太平洋底,因而蓝河也并不为输得似乎奋斗一辈子也赢不了而觉得特别受挫或自卑。蓝河活到这把年纪,也早就明白:有些东西就是这样,不为人的努力所转移,比如说家庭出身,比如说先天智商,比如说打游戏的天分;想要活得洒脱开心点,就得给自己找准定位。但是这些都不妨碍他热爱打游戏、打荣耀,所以即使永远无法做到行业的翘楚,他仍享受那一点一点、不管在别人看来有多么渺小的进步。

    虽然如此,他这么大个人被人毫不委婉地当面批评教训要说没点面红耳赤的不好意思是不可能的,毕竟他又不是那脸皮特别厚特别无耻的谁谁谁。

    蓝河快速收拾好那点小情绪,又想想自己凭啥受人大神的指教,还是得感恩。于是转头朝叶修腼腆地笑了笑,“谢谢。”

    如此正经直白的道谢反而让叶修微微一愣,随即勾起唇角,“哥很厉害吧?”

    “嗯!”

    “哎哟,如此坦率的小蓝让我很不习惯啊。”

    蓝河无语地斜视他。果然三句不到,大神的形象就要崩溃。

    叶修无辜地耸了耸肩。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蓝河那声无比肯定而饱含赞叹的“嗯”居然让他这个被称为荣耀第一厚脸皮(不)的人在那么一瞬间,感到有那么一丝的、被狠狠夸奖后的不好意思。这绝不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没有那个实力,或许只是因为,如此笃定着的人是蓝河。叶修忽然发现,在奔现后短短的相处中,这个人已不知不觉地越来越能牵动他的情绪。而他并不讨厌这样。

    蓝河一退出竞技场,界面就弹出了副本团的人发的进组邀请。他进了组接过团长权限。也真是巧的很,正当蓝河检查着团队到位的情况时,就收到了一个输出妹子的请假消息,说是教授突然安排了任务,沦为实验狗的她在这一周对游戏都无能为力了,只能各种剖腹谢罪。

    蓝河念头一转,向叶修问道,“我这里空了个位子,来玩吗?”他顿了下,赶在叶修开口前补充道,“堪培拉皇陵,百分百的进度,十一点前肯定能打完,而且也不追求记录。差的是个输出,随便来玩玩就好,不用麻烦你指挥。”

    无可否认,有个大神在本里,蓝河心里就如有定海神针加持一样安稳;但他这么做,主要还是因为那点想抓紧机会和心上人相处的私心……再说他们团现在也不能调剂到叶修需要的最佳配置,就算真能拖了叶修来指挥也没用。

    叶修看了他一眼,“组我。”

    得逞的蓝河不禁咧开笑容,向刚出了竞技场仍站在蓝桥春雪旁边的黄蜂尾后针扔了个组队邀请。他觉得今天的叶修似乎特别的好说话。因为总和叶修站在不同的立场,难得一次不用递出材料也能站在同一战线让蓝河觉得特别的新鲜,太顺畅了又难免暗自怀疑:不会真的是为了付我那五天的工资吧?


    堪培拉皇陵是去年开八十级时新出的百人副本,位于新地图易吉普特王国——实际就是“埃及”这个英文单词的换字翻译。该副本仿埃及法老陵墓的构造设计,BOSS除了一干守陵的外还有陵墓的墓主——年纪轻轻就被谋权的叔父害死的堪培拉法老。

    蓝河和叶修进副本时人已集合得七七八八。

    地图一换,叶修就听见周围传来了人们叽叽喳喳聊天的声音,还有此起彼伏的“蓝桥”、“蓝桥团长”、“团长”的招呼声,其中包含了从正太到大叔、萝莉到御姐的各式嗓音。看来蓝河在团里的人缘相当不错。

    “大家晚上好。”蓝河带着笑意统一作了回应。

    “赞赞赞,又到了每周一次享受团长的清润受声线洗耳的时刻了!”御姐音的妹子感叹。

    受惯了这群妹子的调戏的蓝河已经很少理会她们了,但今天好歹叶修在场,只得尴尬又无奈地劝诫,“你们中毒太深了,少看点不良刊物吧!还有我才不是受!” 

    “解释就是掩饰啊团长~”

    蓝河无语,看了看隔壁神色不变的叶修,琢磨着幸好对方似乎不知道什么攻攻受受。

    “哎呀我被秃头上司虐待心受到了充分的治愈!我家的蓝桥团长真是一如既往的软萌!”一个真*软萌萝莉音的妹子咋咋呼呼地嚷嚷。

    “什么你家的,明明是大家的!”

    蓝河以沉默应万变。

    春眠不觉晓也在,这时才找到机会插嘴,“刚才就见到了,蓝桥你加了个新人进来?”他再仔细看了看黄蜂尾后针的装备,私敲了蓝河:“这人装备好差,还不是我们公会的,你是不是误加的?”

    蓝河一边私聊回复春眠不觉晓:“不是。放心。”一边口头上回道:“嗯。这个,算是我临时请来的强力外援,绝对靠谱。大家照常打就行。”

    蓝河平日待人亲切,但在团里还是很有威望的。他如此言之凿凿,仍心存犹疑的人也不好再不给他面子地继续当面质问。

    春眠不觉晓却是十分相信蓝河的。唯有他向黄蜂尾后针凑了过去,笑得特别淫_荡地问道:“妹子,怎么称呼啊?”

    叶修淡定回答:“看ID。”

    然后蓝河就接到了春眠不觉晓抓狂的私聊:“我靠!居然是个人妖!居然是个人妖!!居然是个人妖!!!厉害又美丽的妹子号居然是个人妖!!!!他妈的简直是作孽!浪费资源!这个世界已经成为了人妖的世界了吗!还有没有天理!还我的女神!还我心神悸动一见钟情啊!啊!啊!!”

    蓝河憋笑不回。

    “呵呵,名字相当霸气啊,哥们儿。”春眠不觉晓非常顺溜地改口对叶修说道,仿佛刚才对着蓝河狂吐槽的人不是他似的。

    “还行。”叶修随口回答。

    蓝河忍不住笑出声来。

    春眠不觉晓怒了,用信息对蓝河进行狂轰滥炸:“大哥你太不厚道了吧!你明知道对方是个性别男还不早点告诉你兄弟我!这会还在这儿事不关己地笑话我掉拉链脱裤子遛鸟的,你还是人吗是人吗是人吗?还能不能好好地做小伙伴了?!”

    蓝河笑得更大声了。

    完全GET不到这个对白的笑点的叶修瞧了蓝河一眼。后者将自己的显示屏往叶修的方向稍稍转了转,让他看自己的私聊对话框,干净利落地出卖了春眠不觉晓。

    那张带点顽皮狡黠、笑意盈盈的侧脸仿佛夜中火光一样吸引着叶修的视线,他不禁盯着看了两秒,才歪头将对话快速浏览了一遍,抬了抬眉梢,用私聊对蓝河赞道,“这人是黄少天的粉吧?口蜜腹剑面不改色,是个人才啊。”

    蓝河白了他一眼。

    春眠不觉晓是个很会侃大山的人,叶修就随着他的话题和他聊了起来。

    在他们你来我往的时候,蓝河密了团里的战斗法师,向他们借装备。因为穿在身上的装备在野外PK死后有爆出的可能,又或者出于因地换装的考量,有些人会在背包里背一些装备备用。也亏得蓝河这一层俱乐部公会高管的身份,团里的人也不怕他耍赖私吞,爽快地就让蓝河凑齐了一套还算不错的战法装备。他将装备交易给了黄蜂尾后针,“我借的,打完得还我。”

    叶修唰唰唰地穿了起来,“不还你能怎么样?”

    蓝河倒不信叶修会贪这一点小便宜害得他没法做人,只是对他故意这么说的无聊略感无语,敷衍地干巴巴应道,“满世界追杀你,见一次杀一次,直到你白板删号。”

    “听起来还挺厉害的,不错,来吧。”

    “……”

    发现黄蜂尾后针是个男人后便默默围观、企图发掘基情的妹子二号在目睹了这毫无油盐的打情骂俏的全过程之后实在忍无可忍,用她软萌酥的萝莉音笑道,“呵呵呵呵,团长你和你朋友感情很不错嘛!”

    “呃……”被突如其来的感叹砸晕的蓝河的脸有点发热,“还行……吧?”

    叶修笑了一声,“那是,我和小蓝可是曾在千波湖生死与共过的交情!”

    “是你妹啊!”那段被君莫笑玩弄于指掌的悲催第十区生涯简直说多了都是泪好么!

    “哦~‘小蓝’啊~”妹子奸笑着,显然将蓝河真心的血泪当成了傲娇,全然陶醉在了她自己的YY之中。


    蓝溪阁精英团的人算是非常准时了,六点四十分——只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十分钟——除了临时有事不能来的两个,人员就全部到齐了。蓝河团确了一遍,一声令下开始推怪。这本他们已经打了一年有余,团队运作和配合都十分熟练。

    真的打起来,团队里的人才彻底信服了蓝河说黄蜂尾后针是个强力外援的话,输出列表里排名第一、超出第二许多的数据就是最强有力的证据。开始MT还担心他会OT,但事实证明这种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打副本太熟练的后果就是人们变得有余力和闲心做点别的什么。

    有些和蓝河相熟的玩家已经私下敲了过来,打听起黄蜂尾后针的情况和真实身份了:这样的高手,几乎不可能到现在还默默无名;最大的可能是,黄蜂尾后针只是他的一个马甲。

    蓝河一概以“一个打算换号重来的朋友,身份不方便透露”应付了过去,却不知他这一句话顿时被人脑内补充成了十几版不得不说的狗血淋头爱恨情仇换号史。

    无论是蓝河的指挥,还是团队的表现,都展现出了大公会精英团的稳定。叶修十分安逸地输出着,除了强悍的DPS外并没有做出其他出彩到突兀的表现。如他所言,他只是来娱乐放松他甚至不多话,只有刚好站在旁边的人搭讪求结识的时候才回两句。只不过架不住他天生彪悍的嘲讽腔,不一会几乎全团的人都知道:这个战法虽然厉害,却相当的“高贵冷艳”、“自视甚高”。于是也不再有人来和他搭话。

    对于强力外援的新鲜好奇劲一过去,团里又开始聊起了别的。不过既然打的是荣耀,话题自然而然地便渐渐集中在了前一天的联赛上。

    普通玩家的闲聊,大部分都是扯淡和废话。叶修也懒得仔细看,只是偶尔瞄一眼看看有什么其他信息。直到蓝河突然密聊了他一条“对不起”,叶修才发现团聊里的风向有点不对劲。

    他拖着进度条大致扫了扫前边的聊天记录。原来是有几个汉子聊起兴欣昨日还不错的表现,然后又展开到兴欣这赛季的成绩、叶修的状态等等。在那个叫“我剑故我在”的汉子感慨说:“叶修是真的厉害,不过如果他能在第十赛季急流勇退,才更加漂亮。那样他就会成为一个励志的完美的传奇。而不是在这儿展现王子公主结婚后的柴米油盐、美女的年老色衰、霸主的英雄迟暮”之后,蓝河发来了那条“对不起”。

    叶修明白了过来。他转头看了眼蓝河皱眉抿唇的样子,微微一笑,回信息逗他,“对不起什么?”

    “他随随便便就否定了你的努力和付出,我却不能让他闭嘴。”

    蓝河的身份让他的话容易被人解读成带有公会或者俱乐部的立场,兼之他现在又是指挥,难免有以权压人或者偏帮的嫌疑,影响团队和谐;因此只是普通的讨论不涉及人身攻击、蓝溪阁利益的时候,蓝河并不方便公开说一些个人感情色彩太浓话来干涉公会成员们的言论。又因为在潜意识里,和这个公会成员相比,叶修才是蓝河“更亲近的一方”,所以蓝河因为我剑故我在的言辞生气,却不会“替他”向叶修道歉。蓝河的“对不起”,是因为他让叶修遭遇了这些闲言碎语,却不能保护他、为他出头。

    叶修混这圈子混社会十来年了,心里跟明镜似的,怎会不懂蓝河的处境,又哪里会对他苛责。他简单地回复蓝河:“说就说呗。”

    真特么的云淡风轻!蓝河下意识地扭头看叶修,确实没有在他脸上找到一丝勉强或者动摇的神色,不由自嘲一哂:

    是啊,说就说呗,那又如何?这群站在巅峰的职业选手,本身就不是为了书写谁眼里完美无瑕的传奇故事才打联赛的。他们追逐的只是冠军,是胜利的荣耀。而举起奖杯时所获得的无数粉丝的喝彩,或许那一刻也会在热烈的气氛中有所自赏,但终究不过是一种无关紧要的附赠。

    ——其实他自己也是个乱吠吠瞎操心的圈外人罢。

    而在两人密聊的同时,团聊里也继续着方才的对话。

    虽然这是蓝溪阁的团,但团中仍有好一些叶修的粉丝。其中一个叫“豌豆”的妹子就忍不住开口接了我剑故我在的话:“人总是会老的。叶神的状态虽然下滑了,但还是打得不错的,他已经很不容易了。没人规定非要全胜才能打荣耀吧?是输是赢我都支持叶神!”

    又有一个估计和豌豆有矛盾、叫“缚尘网”的妹子跳了出来:“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如果他真的一直输的话,你还会喜欢他吗?”

    “比起赢什么的,我只希望能一直在舞台上见到他!”

    蓝河再次用眼角扫了眼叶修:后者仍是那副懒洋洋、视而不见的表情,也没有因为有人支持而高兴。

    缚尘网继续说道,“那还不是因为他曾经的积威而延续下来的花痴……他要不厉害呢?”

    “那你干嘛不干脆说他要是水平差到不能做职业选手呢?这样我都根本无从认识他了!你这不是专门找碴的吗?”

    眼瞅着歪楼歪得就要掐起架来,总算找到缺口的蓝河机敏地插了进去,“好了!别总聊天的,专心打本!”

    团长一发话,妹子们不再吱声了,汉子们也识相地没有再继续刚才的话题。


    最后一个BOSS倒下了。副本很顺利地通了关,蓝河却满怀心事,没有感到什么胜利和收获的喜悦。

    叶修果然没有多为难蓝河地将借来的装备还给了他。蓝河转手归还了装备。

    蓝河看了看时间,十点半:人数到得比较齐,完全没有纠结,又有叶修这个强力DPS在,比往常还要稍微快一些;但对于需要保持良好作息以维持竞技状态的职业选手来说,也不早了。

    叶修也不出副本,直接退出游戏,抽出了账号卡。

    “叶——”没关麦的蓝河再次临崖刹车地吞掉了“修”字,“你不要工资吗?”

    叶修挥手表示无所谓。

    虽然如此,蓝河仍将他那份留在了自己的背包里,打算下一次见面再给他。蓝河趁他做手操的片刻迅速发好工资、分配了战利品。叶修一起身,他便关了麦跟着站了起来。

    “走了。”

    “今天辛苦了。”蓝河将叶修送到门口。

    敏锐地察觉到蓝河心情不太好,叶修估摸着还是因为别人说闲话那个事,有意地打岔耍宝,“呵呵,嘴上说辛苦也太没诚意了,拿出点实际行动来啊!”

    蓝河心不在焉,一不小心就将自己三番两次被叶修索要报答时的内心吐槽说了出来:“感谢之吻要不要?”

    随即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的蓝河猛地盯住叶修,看见他愣怔的样子忽然很害怕他表露出任何对于“和同性接吻”的生理性厌恶,不由连忙补救道,“开玩笑的。有空我请你吃饭吧,我自己弄。”

    其实叶修自己也不知道蓝河那个问题的答案。无可否认,他对蓝河确实很有些好感,但他却从来没有动过吻他的念头,只好附和蓝河装傻充愣。

    “你会做饭?”不过这个惊讶倒是真的惊讶。这个年代居然还有会做饭的单身宅男,简直是珍贵的濒危物种。

    被他狐疑地打量着的蓝河没好气地回嘴,“反正毒不死你。”

    “好吧。”叶修拿出英勇就义的大无畏面貌,“我走了。”

    叶修刚要转身,就听见蓝河喊了他一声:

    “叶修。”

    无论是以前的报道还是刚才的百人本,都让蓝河充分感受到了叶修的我行我素和宠辱不惊。蓝河想,大概无论外人说什么,都无法影响叶修的脚步吧。为他的坚定所吸引的同时,蓝河又觉得那么的不甘心:因为他对他来说,或许也只是一个并不了解他、一个无关紧要的外人罢了。可即使如此,他还是想要将这份心情表达出来。

    “加油。”

    叶修没吭声。他看进蓝河的眼睛,就像蓝河看进他的一样。

    “加油,叶修。”蓝河平静而郑重地又说了一次。

    叶修忽然眯眼笑了,他抬手拍了拍蓝河的头,“知道了。”

    蓝河怔住了,心中一片滚烫的欢喜,连被当成小孩子般地拍脑袋也顾不上在意。

    他知道,他这一声不附加任何情境与条件的“加油”,终究传到了叶修心里;哪怕只是璀璨光川中细如尘埃的黯淡一点,也曾照亮他人生的路。

    蓝河傻傻地笑了起来。


tbc.


2014.5.1

7K6当真是劳动节了= =b自己给自己贴个小红花(。

苦手。

 
评论(8)
热度(154)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