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投之以桃 7.

2014.4.30 于 LFT


7.

    直到那温热的触感离开他的头顶,蓝河才终于反应过来是个啥子情况,一瞬间脸都快炸了。但他却顾不上掩饰,猛地抬头盯着叶修,“这是什么意思?”

    叶修看着他绯红的脸色和紧张的眼神心中微动,笑着地回望,“顺毛啊。”

    “……你以为我是猫啊……”蓝河的眼里划过一丝失望,旋而又点起愉悦的光芒——不管怎么说,至少叶修主动做出了这样的身体接触,总算是前景可期!    

    食物上了桌,两人默契地收了话题。

    没什么胃口的蓝河勉强扒了小半碗面,人好歹精神了些。实在吃不下了,便放下筷子支着脸看叶修吃,“下午有什么安排吗?”

    “就那样。”

    “那待会儿我们去哪儿逛逛呗?”

    叶修哧溜地吸走一筷子米线,抬眼瞥了他一下,“你这样还逛什么逛?回头倒街上还得扛你去医院。还是老老实实回家睡觉吧!”

    蓝河不以为意地撇了撇嘴,“死不了。走动走动有益身体健康!”

    叶修摇摇头,强硬地说道,“回家睡觉。”

    蓝河也坚持,“不用啦,去走走吧!”

    叶修停筷,用那双漂亮的黑色眼睛定定地看着他。

    蓝河扛了一小会儿,很快败下阵来,支支吾吾地负隅顽抗,“那什么……那不是……难得有空见个面么……”话还没说完,耳根已是一片赤红。

    叶修噗嗤地笑了。

    听到叶修的笑声,蓝河索性拿出了“破罐子破摔”、“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劲头,梗着脖子朝他翻了个白眼,“干嘛,不行啊?想和对象多处处多正常。”

    “是是是!正常正常正常!”叶修连声应和,如果不是脸上笑得太灿烂,听起来还是很诚恳的。

    

    蓝河最终仍是安安分分地滚回家补觉去了,原因是叶修答应为了弥补补眠损失的相处时间、特意提供晚饭送餐陪用的服务。

    蓝河美滋滋地睡到四点起来,收拾掉桌面上泡面外卖等的残留物,在电脑前坐下开始上班。开着蓝桥春雪一边刷副本,一边像守株的猎人一样时时留意着门口的动静,等候叶修这只狡猾肥美的兔子上门。

    虽然不至于在操作上掉链子,但没像往常一样积极参与到兄弟们的日常扯皮中的蓝河明显地心不在焉,少不了被损友们各种调侃。

    “要不是角色还在正常输出,证明你的手还在鼠标键盘上,我会严重怀疑你开着片打游戏啊,蓝桥。”说话的是和蓝河关系一直都不错的、同在H市的职业玩家,牧师“春眠不觉晓”。每当谈起他这个古典文艺的ID,这货就会颇为自赏地赞叹其具有“君王从此不早朝”的风雅(流)内涵,顺带声色并茂地吟一吟“夜来床板声,姑娘变大嫂”,竭尽全力地展现他二逼猥琐的真实画风。

    在走神间只听清了后半句的蓝河完全能凭借对说话者的了解猜到前面是哪一类好康,他从唇间发出不屑的嗤音,“偷鸡摸狗的小人总是以为别人也不干好事;淫_荡的人总以为别人也饥渴。”

    为了躲开血红的BOSS的大招,队伍全部撤到了离BOSS十五个身位格远。

    “你可别污蔑我哦。”春眠不觉晓趁着躲避大招不用输出的间隙操纵角色转了一圈做了个潇洒谢幕的动作,“你看我双手都在键盘上的。”

    蓝河没好气地朝那捏成笑容和煦的大叔脸的角色丢了个卫生眼。血红大招的最后一个地震波以BOSS为中心向四周散开,只有轻微伤害、没有击倒强制的余波掠过角色,掀起长发衣袂飘飘。蓝桥春雪率先三段斩冲了上去。

    正当他准备来个幻影无形剑爆发一轮输出清空BOSS血条的时候,家里的门铃响了。

    只挂了半边耳机的蓝河好像触电一样蹦了起来,愣怔一刹,旋即手忙脚乱地扯下耳机踢开椅子冲向大门。

    木门、防盗门一开,门外站着的果然是一手拎着一袋饭盒一手夹着烟的叶修。仿佛叶修不是来作客而是回家的错觉让蓝河的心口一下涨得满满的,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被开门的人拦在门外的叶修有些好笑地看着的呆呆的模样,夹着烟的手在蓝河面前晃了晃,“傻了?”

    “啊……哦!”蓝河一下子回了神,一边脸颊发烫地反省自己发花痴的丢人行径,一边赶紧侧身让人进来,“不好意思。请进请进!”

    蓝河的住处比起叶修第一次来的时候变了不少。原本空荡荡的客厅在普通人家安置沙发茶几的地方放了一张长方形的大木桌,上面除了零食、一些琐碎物件和一小盆叶修叫不出名字的多肉植物之外,还放着一个用塑料盒罩着的夜雨声烦手办、一些纸笔文件、一台笔电和一台一体机。看来这就是蓝河吃饭、工作两用的地方。墙角并列放了两个箱子:一箱是方便面,口味是微辣的豚骨拉面,箱口大开的样子说明主人经常会拿来食用;另一箱印着蓝雨的图徽和蓝色饰纹,箱口合着,估计装着蓝雨周边之类的东西。整个房间虽然谈不上一尘不染,却也干净整齐——当然不排除主人家为了接待客人而特意打扫过的可能性。

    蓝河将叶修引至木桌旁,扯了张报纸垫在桌面上,让叶修放置热食。叶修自觉地在唯二的椅子上坐下,一边从塑料袋里拿出泡沫饭盒,一边习惯性地瞄了眼电脑屏幕,“哟,打个青竹林你也能挂啊。”青竹林正是蓝河一队刷的满级五人副本的名字。

    蓝河闻言一看,才发现自己刚为了给叶修开门而扔下的蓝桥春雪已经挂着角色死后的虚弱BUFF站在了副本门外。他赶紧在键盘上按了几下,给小剑客喂了补血的食物。

    “都是给你开门害的!”

    蓝河也在叶修身边落座,接过叶修推过来的盒饭,打开一看,是大众口味的土豆烧排骨配生菜。蓝河中午吃得少,此时闻到饭菜香味,顿觉饥肠辘辘。

    “谢啦!”蓝河一边掰开一次性木筷,一边瞄了眼叶修的饭盒,里边装着西红柿牛肉烧茄子。原来他喜欢吃这个,蓝河心里嘀咕着,嘴上笑嘻嘻地打趣道,“这算是爱妻便当吗?”

    叶修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外强中干色厉内荏,纯属腆着脸皮假流氓,刚想调戏回去,就听见蓝河随手扔在桌面上的头戴式耳机里传出一声鬼哭狼嚎,“什么?!爱妻便当?!蓝桥你、你居然背叛群众成为了脱团狗!我说刚才你怎么突然不见了!原来是牡丹花下死啊!”

    蓝河耳机的声音开得偏大,耳罩的遮蔽效果也好,不过在没有戴上时,就和个分贝减弱了的小音箱一样。

    省起还有“麦没关”和“队友打完BB残存的血条很快就会出来”这两件事的蓝河尴尬地看了叶修一眼,对方脸上似笑非笑意味不明的神情让蓝河莫名地汗毛倒竖。他从没这么身手敏捷过地抓过耳机戴回头上,假咳了三声,“打完就散了啊,本队不包饭。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春眠不觉晓却不会那么轻易地放过他,“我说你怎么一直心不在焉呢,原来人约黄昏后啊。刚才估计是一听门铃响就扑向女票的怀抱了吧?我眼瞅你脑袋就直往BOSS的枪上撞,奶都奶不及。怎样,嫂子人美吗?”

    “就是!明显的要美人不要性命啊!”

    “缴照不杀!”

    “不乖乖招供我们可就发起帮会大军来人海战术了!”

    其他几人也跟着乱腾腾地起哄。

    ——美人?

    蓝河条件反射地偷觑了叶修一眼,被对方抓了个现行。叶修一挑眉,蓝河唰地就将视线转了回来。

    ——外形倒不算很美,不过眼睛很美,内在……刨开喜欢折腾别人——不,或许是他们赶上去给人折腾的——也……算美吧。再说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干嘛还问这种人美不美的问题啊……不,现在的关键应该在于如何将这件事糊弄过去……

    先不说叶修的身份十分敏感,蓝河可不愿人没追到,先给对方添了一堆的麻烦。再者,虽然私下里蓝河也会趁机在口头上占占叶修的便宜,但他绝没有通过高调施压来逼迫人答应交往的打算。恋爱对蓝河来说,是一件很个人很隐私的事。

    “咳!真不是嫂子,你们别闹了。我哥们儿给我送饭,咱开玩笑呢,是吧?”蓝河眨巴着眼睛向叶修求助。他招了招手,用口型比划着:“帮个忙,来说话!”

    “帮你我有什么好处?”叶修悠哉地用气声笑问。

    “呃……除了公会的事,随便你!”

    叶修故作勉为其难地点点头,“好吧。”他歪着身子凑到蓝河的麦旁,用吊儿郎当的语调说道,“什么爱妻便当?明明是爱夫便当嘛!”

    叶修说话时夹带的微热的气流像春日飞絮一样轻快地掠过蓝河脸庞。叶修发觉蓝河的身体很明显地轻轻抖了一下,猛地向另一侧一缩,却又随即克制住了将要发生的大幅度挪动。

    ——好敏感……

    叶修心头轰隆隆地滚过三个大字,一时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蓝河在叶修话音落地的一刻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叶——!”好歹保住了一丝理智,硬生生地把“修”字咽回肚中。他居高临下不可置信地瞪着叶修。

    叶修将身体坐正,淡定地夹了一块茄子,“没事,开玩笑而已。”

    ——开、玩、笑?

    多么简单的三个字就将他刚升起的多余的期待打回地底。蓝河一瞬出离的愤怒,愤怒于这样界限分明的暧昧把戏,而愤怒之后却是深深的失望和无力。

    如同映证叶修的话一般,蓝河的耳机中传来了队友们“搞了半天,原来还是好基友,真是浪费表情”的嘘声——显然都以为叶修是纯粹地在恶搞。

    蓝河平复了下呼吸,向队友们招呼,“你们满意了吧?都给爷吃饭去。记得晚上六点半上来打本。”说完就摘下了耳机,关闭了荣耀中的语音系统。

    蓝河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来瞪着叶修,板着脸说道,“叶修你别这样,不打算接受我就别接二连三地开这种玩笑。小爷我心血少,受不了这等刺激。”明明想端出严肃认真端庄郑重的架势,脸色却残留着激动过后浅淡的红,冲去了连日休息不足的惨淡,偏细长的眼睛微微瞪大,秋褐色的瞳中泛过一道明亮的水光,像是被欺负狠了,委屈又倔强的样子。

    叶修心中一软,叹了一声。他认真地回望蓝河,“抱歉,虽然是开玩笑,但我没有玩弄你的意思。”

    蓝河凝望着那双深黑的眼睛,心情渐渐平静了下来。若是平常心来看叶修的话,也不过是一句损友间普通的随口玩笑而已;更何况还是为了帮他摆脱队友的围攻才开的口,这样带点恶搞的说法反而比正儿八经的澄清更有说服力。觉得自己有点反应过度的蓝河有些羞愧地皱了皱鼻梁,又将因此稍稍滑落的眼镜推了上去,“嗯……”他重新坐下,用筷子拨弄着盒饭里的饭菜,低着头呐呐地说道,“不好意思,其实是我自己反应过激了。”

    叶修摇摇头,主动转移话题,“你几点下班?”

    “晚上十二点半。”蓝河从善如流地将刚才的小插曲掀了过去。

    “你不是说下午班?”

    蓝河呵呵干笑了两声,“凡是不在早上开始,晚上又能睡觉的,我们都管叫下午班。晚上开始上,第二天五点前别想睡的班才叫晚班。”

    叶修明了地点头。他虽然大致了解网游部门的运作,却不清楚每个俱乐部各自的排班和习惯说法。

    两人随意地聊了会解决了晚餐。叶修要走,蓝河想将他留下,说可以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让给他打荣耀。

    “反正游戏在哪儿都一样打嘛。”蓝河说。

    叶修想想反正他也是打算随便玩玩,赛后放松一下,没什么特意回训练室上机的必要,便答应了下来。


tbc.


2014.4.30

不知道该怎么断章好= =b

恭喜全职完结^q^虽然不是回归网游,蓝河河没法出场很可惜,但国际赛一出大家顿时发散了好多有趣的脑洞2333

话说真是被原著打耳光打得啪啪响。哎,不过都写到这儿了,我就当不知道继续歪了(。这就是不赶在官方下定论前完结的坏处吗!!!


 
评论(1)
热度(136)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