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投之以桃 6.

2014.4.28 于LFT


6.

    两人用了晚饭,因着蓝河问起,叶修便带了他去最近的大超市购买生活用品。两个不爱逛街的死宅相当速战速决地买好必需品,拎着大包小包回到了蓝河住处。

    叶修参观了一圈,喝了蓝河聊表谢意的茶水便要走。蓝河赶紧喊住他,问他方不方便给个手机号码。蓝河明儿也要开始上班了,不能像今天这样往兴欣网吧去蹲点,还是有个电话联系方便些,却不料叶修是个没有手机的主。

    叶修看见他失望的神情便主动说可以给他Q号。蓝河当场就用手机QQ发出了加好友的申请。叶修看着他压不住的高兴的样子笑了笑,挥挥手回去了。不久蓝河就收到了“君莫笑已加您为好友”的系统提示。

    蓝河送走了叶修就开始归置买来的东西,等干完活冲完凉倒在新铺的床上时已是晚上十点半。没有网络无法打荣耀,蓝河干脆琢磨起自己的追“妻”大计。

    说是要“追”叶修,其实蓝河根本不知道要怎么追。

    他自己那少得只有“1”的恋爱经验就别提了。蓝河是个好孩子,说不早恋就不早恋,九年义务教育加三年高中恋爱史一片空白。第一次拍拖还是他刚入大学的时候,接触荣耀之前。同班一妹子跑来给他告白,蓝河那时也没有心仪人物,见对方诚恳便说那就试试吧,不过也不保证能行。结果自然是悲催的,蓝河努力了两个月,没有找到任何感觉:不会在对方视线投过来一瞬心跳不已,不会因为只是在走路中稍稍挨擦到了对方的手而欣喜得抑不住想笑,也没有那样温柔得深沉的心情去包容对方身上各种各样的缺点,甚至觉得如此可爱。再拖下去也不过相互耽搁互相蹉跎,蓝河果断地找妹子分了手。总而言之根本就是个反面教材。

    说来也巧,正是因为在交往中被这妹子拖上街时看见了广场上播放的一叶之秋vs大漠孤烟酷帅狂霸拽的荣耀广告视频,打惯了另一款网游的蓝河才渐渐对荣耀产生了兴趣。与女友分手之后,蓝河开始疯狂地沉迷荣耀,最初极端热恋期时甚至近乎翘光了所有的课,桌上吃完的泡面盒堆得山高,屁股被五零二粘在了电脑前,几乎足不出户。宿友还以为他是为情所伤后企图转移注意力,同情地帮他打了一周的水。

    再后来打装备、磨技术、玩儿公会、追联赛,荣耀占去了他大部分的生活,就更没有那个美国时间去和妹子花前月下了。

    ——到底怎样才能让对你没感觉的人变得有感觉?这真是个深奥的课题。

    忧愁的蓝河摸出手机,在看了N条毫无建设性、各种中二、三流小说看太多的O度知道后忍无可忍地转攻科普网站,企图捡到一两本安全无毒的靠谱秘籍。

    然而想当然耳,科学只会朴素地告诉你爱情和多巴胺的分泌有关,对方为你分泌的多巴胺超过阀值就会产生爱,却答不出那真正至关紧要的求爱的必杀技。且不说之后还需激发点后叶催产素将热爱绵延成依恋好让两人长长久久,便是在这之前蓝河还要解决“如何让直弯不定的对象对同性产生性冲动”这个艰苦卓绝的难题。

    几篇文章下来看得他一个脑袋有两个大,恨不得干脆将叶修五花大绑地捆来扔在床上,给他扎一针“伟哥”、一针“多巴胺”、再来一针“后叶催产素”,三针见效一了百了。蓝河恶狠狠地想着,关闭了浏览器,头晕目眩地拖过被子准备睡觉。

    定好闹钟的蓝河在今夜第N次拖出QQ看了看好友栏新增的、毫无动静的“笑”字头像,终于点开了聊天框。

    “今天谢了!”

    那边不知在做什么,在蓝河忐忑到胡思乱想前便迅速回复了过来,“不客气,材料单子明天发给你。”

    “……!说好的顾客知情权呢!”蓝河抽了抽嘴角,似乎隔着屏幕人就变得容易插科打诨一些,“材料没有,要命一条!”

    “以身相许也行,明天就将和蓝雨合同结了来我们兴欣吧。”

    “……你对这个梗是有多执着!兴欣已经不缺人了吧!”

    “多多益善嘛。”

    隔了半分钟。

    “你真的需要我去?”

    叶修微微一愣,仿佛能透过这行海蓝色的十号宋体字看到青年认认真真的脸;仿佛只要叶修说“需要”,他就会说“好,我来”。叶修轻笑起来。

    房里没开顶灯,笔记本屏幕的荧光将人的面部起伏勾勒得特别深邃。另一床正刷着手机微博的魏琛不经意地瞥见这一幕,顿时虎躯一震,差点抄起床头印着大胸美女的封头的杂志飞过去,“你中邪了啊?大半夜的,别笑得那么瘆人行不?”

    叶修连眼神都懒得分给他一个,将燃剩烟屁股的烟捻在床头的烟灰缸里。

    “你想来就可以来。”他说。

    蓝河枕在蓬松柔软的新枕头上瞅着那行回复发了会呆,想起当年在十区做卧底做成了被卧底方的公会保姆的辛酸公案,那时的叶修也说过:“只要你愿意,一直做下去也可以。”

    他不是不曾想过躲在兴欣逃避那些尔虞我诈,但终究只是天真一念,毕竟作为俱乐部公会的兴欣在日渐成熟中迟早会变得和蓝溪阁、中草堂等其他俱乐部公会一样。他或许是不适合做俱乐部公会的管理人员的,但蓝河并不想就此放弃,不但是因为他没有别的一技之长,也是因为他仍深爱着荣耀,深爱着蓝雨,不想离开这个和荣耀、蓝雨都如此关系紧密的岗位。他改变不了公会之间勾心斗角的现状,但他可以努力地把持坚守住自己的底线和本心。

    而在那对公会斗争最倦怠、兴欣氛围最淳朴的时刻,蓝河没有离开蓝溪阁转奔兴欣,现在也依然不会去——当然除非他喜欢的人真的需要他这样做,显然叶修并不需要。

    “我可是蓝雨和剑圣的脑残粉!”蓝河一字一字地打完,发了出去,心里一阵轻松。

    “粉黄少天那样的家伙是没有前途的,赶紧转粉君莫笑吧!”

    “黄少帅得天崩地裂神哭鬼泣震惊人寰,粉他都没前途的话粉君莫笑就更没有了!”

    “把帅改成烦我会举四肢认同你。如果你不是已经飞到H市来了,我绝对会认为你想让我替你向黄少天告白。”

    完全想象不出和黄少天谈恋爱会是什么模样的蓝河只能回了他一排省略号,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然后收到对方的回复,“我下了。你也早点睡吧。”

    一句简单的、或许只是顺手的关心将蓝河被科普文章无限浮空连击N段快要耗尽的血条瞬间补满,治疗各种溢出。他傻兮兮地躲在被窝里笑了两声,“嗯,我也睡了。晚安。”

    “晚安。”

    蓝河盯着那两字看了一会,心满意足收起手机熄了灯。

    求爱路漫漫,没有一针多巴胺,那就先从每天的早安晚安短信做起吧!


    然而一周后,蓝河觉得,自己实在是太甜了。

    整整六天、每天三顿居然就没能和叶修一起用上一次不说,连每天早晚、刷存在感的问安短信都没能保住。野团BOSS仿佛积极响应了蓝河求偶心切的心声,怀着烧烧烧团的恶意接二连三的在饭点刷出,还要总刷在自己不好推脱的距离范围之内。好不容易等蓝河有点空闲了,叶修那边却又恰好在训练。奇葩的排班让蓝河觉得自己和叶修简直没生活在同一个半球,真切体会到了时差党的痛苦。连续熬了三天夜班的蓝河终于在第四个白日里蒙头大睡,手机闹铃震了四次都没给震醒,错失了第一条早安短信。

    或许是因为本身持有期待,习惯养成得才那么的快。这一天早上的叶修卡在训练开始前终于忍不住重新登陆了QQ证实确实是没有新消息而不是企鹅软件犯抽后微微一愣,随即觉得自己真是个傻帽:山不来就我,我去就山不就得了?从来和高贵冷艳傲娇女王沾不上边、绝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叶修利索地拖出最近联系人栏目中的第一个对象,打上:“懒猪睡过头了吧?早上好啊。”发送。顿时觉得神清气爽,这个早上完整了。

    而一觉醒来收到了叶修第一条主动问好的蓝河顶着硕大的黑眼圈抓着手机一边恼怒地飞快地敲着键盘反驳“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我这样勤勤恳恳鞠躬尽瘁还要上夜班的猪!”一边又忍不住地偷笑。


    两人再一次见面已经是又一个比赛日翻了过去。得以放假半天的叶修将人约出来吃饭,才发现虽然蓝河穿戴有序、发型整齐、身上甚至还飘着若有似无的沐浴露的清香,面孔却比上一周初见时还要可怕。

    好不容易轮到个比较正常的下午班的蓝河在收到叶修的午饭邀约短信后就各种关机装死,一副绝对不在非排班时间内上线加班的模样,才得以偷得浮生半日闲,和心上人小聚一餐。

    不用叶修说,光看他惊讶的眼神蓝河就知道自己现在是怎样一副残花败柳要死不活的憔悴模样。白晃晃的日光亮得蓝河犯晕,他勉力笑了笑想让自己看起来和阳光灿烂的背景和谐一些,实际效果却相当惊悚,“比赛赢了,恭喜啊。”

    “谢谢。”被他的样子惊到的叶修赶紧拖着他进店找位坐下。

    还是那间米线店,在等饭菜上桌的间隙里蓝河摘了眼镜,难受地将头埋进了手臂,额角的血管涨涨的,一阵阵地跳。

    “我看你都快横尸街头了,干脆回去睡觉得了。”叶修看着他的发旋开着玩笑,话中却不自觉地逸出一丝心疼。

    蓝河奋力摇了摇头,把自己摇得更晕了。头疼削弱了他的意志和防线,他微微侧头,从臂弯里露出一只眼睛瞪着叶修,有气无力地愤愤道,“我终于知道我办公室隔壁那位的女朋友为什么要和他分手了!干我们这行就不适合谈恋爱!”

    蓝河不戴眼镜时看起来更年轻了。叶修觉得他现在就像个赌气的别扭小孩,略感好笑地给他顺毛,“理解万岁、理解万岁。”

    蓝河看了他半晌没有说话。叶修都快被他盯得有点发毛了,才听他轻叹一声,“不止你们,我这工作其实也是一碗青春饭。这样日夜颠倒,人老了真是吃不消。”

    “你要转行?”

     蓝河苦笑了一下,“实在熬不住的话,也没办法……”

    “要我帮忙就说,别害羞。”

    蓝河白了他一眼,把头埋了回去,又是半晌,才咬牙切齿地小声嘟囔,“可恶!要你让我追到啊,快答应我!”

    叶修笑了起来,顺从内心小恶魔的指使,抬手揉了揉他柔软的头毛。


tbc.


2014.4.28

话说叶修居然这就退役了!(捂着被打肿的脸!(算了,反正早就肿成猪头了,耳光多了不疼=_,=(

我听说全职今天要完结……盒子到底是不是叫潘多拉T-T SO忐忑……

拖太久了,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orz……

其实我找不到叶修到底和谁一个房间了= =b

 
评论(1)
热度(149)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