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春风十里,不如睡你 4.

2017.10.2 于 LFT


*只看到原著本番,所以世邀赛的赛制、流程都我诌的,不要在意这些小细节(X

*国庆快乐!中秋快乐!么么哒(づ ̄ 3 ̄)づ


4.

    翌日,首届荣耀联盟世界邀请赛正式开赛。赛事共16个国家参加。世邀赛赛制与国内比赛颇为相似:所有队伍抽签分为4组进行小组赛,循环对战,积分榜前两名晋级八强;八强按小组赛积分决定首轮排序,采用淘汰制争夺冠军。

    抽签这种事,自然而然就落到了领队头上。虽然中国队领队同志近三十载人生中遇人不淑过,但整体来说还是个幸运A的好同志。此番代表中国队进行分组抽签,也非常稳地避开了最强劲的一批对手,让别人去玩他们的死亡之组。

    抽签在开幕仪式中公开进行,以示公平公正。当全部分组在大屏幕上罗列妥当之时,观众席中的蓝河眼尖地瞧见溜达回选手席的叶修笑得特欠扁地冲自家队员们扬了扬手中的签,说了什么,然后遭到了以9号选手张佳乐同志为首的强烈报复。

    尽管听不见,但蓝河完全可以想象得出到底是怎样的对白,甚至是怎样的腔调口吻。他一个人兀地笑出声来,欢乐之余又为自己比身边八卦“哇这是干啥打情骂俏了起来?!”的外围粉要多了解正主几分而小小的得意。

  正当蓝河独自品味着“我知道你所不知道的叶修大神”的优越感,就听见身后的女生发出了狂野的笑声:“发糖了!叶乐发糖了!萌叶乐好幸福!”蓝河默默地汗,这汗滴还没落下,又听另一把女声说:“滚!明明是叶张发糖了,你看新杰从乐乐手里保护男票的身姿多么的英勇!”于是两个妹子非常愉快而友好地掐起了谁才是邪教。

    蓝河平时没少被团里的妹子排列组合发配给蓝溪阁的另“四大高手”,对此文化懂得不少,虽说不会故意迎合,但只要不越界,还是较为包容的。此时听见好姐妹热热闹闹地用自家CP发的糖衣炮弹互怼起来,油然而生了一种吃瓜的心态,饶有兴味地采撷起各个CP的“官方梗”,仿佛对一切与叶修有关信息都产生了无与伦比的兴趣。

    恰好舞台上分完小组,又有什么领导上台讲话,又臭又长,两个妹子便趁机从CP理论到了攻受双方,待话题歪楼到霸图八卦,正大光明偷听的蓝河就不禁神游了起来。他将现场购买的气球应援棒傻兮兮地杵在下巴下方,眼神止不住往中国队选手席上飘,思绪还绕着叶修的CP打转。

    他数了数国家队里他听说过的叶修的“姘头”,暗自“啧啧”两声,默默为叶大神庞大的后宫团鼓掌,又陡然蹦出个念头:不知道有没有人萌叶蓝?

    蓝河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在内心扑棱了自己两巴掌:呸呸呸,为什么跟着妹子的节奏把自己放在了受的位置上?怎么说自己也比叶修高两公分,妥妥是个当攻的伟男子啊!不,重点是我怎么认真思考了起来……不论攻受,就说两人的来往基本都在水面下进行,可以说连想拉配郎的人都没有吧,又不是和兴欣公会会长……不是,我干嘛又认真琢磨起来了……蓝河用力地摇头,努力把这个荒唐的念头甩出脑海。

    好在台上的秃顶大叔也唠嗑完毕、宣布正式进入比赛环节,完美地阻止了蓝河脑洞的自我放飞。


    受限于经费等“大人的问题”,比赛安排得非常紧凑,小组赛仅开设两天,期间每个队伍每天上下午皆要进行一场鏖战。16个队伍齐活地挤在两个场馆里,每个场馆还劈开两半来用,没地儿摆全息设备,索性又换回了大屏幕的套路。

    蓝河从叶修那儿领的票是整趟世邀赛的套票,一场不落地跟着队伍提心吊胆又斗志昂扬地追比赛。为了不打扰叶修工作,两人的交流被蓝河紧缩成了每天一句克制的“恭喜加油”,放弃了专业又精准的内部渠道,像任何一名外围粉一样老实蹲守各种官方解说、资深评论。

    这样从远方守望的体贴叶修如实地接收到了。他确实忙得天昏地暗没什么时间处理包括陪基友这样的个人私务。选手不能劳累,所有复盘下一场对手所有比赛、整理最新资料的任务就都落到了他这个懂行不输选手、却又不用上赛场的人头上。

    能当国家队的选手都弱不到哪儿去,小组赛中披荆斩棘步步为营,中国队尚算顺利地以首位出线,结果八强首轮顺序一排,对上了拥有一个据说是杀手锏的新人、很有些黑马感的加拿大队。于是研究这个没有太多资料、却在小组赛中表现优异的新人,以及加拿大队围绕这个新人更新的战术部署,就成了重中之重。

    中国对加拿大的比赛被排在了翌日下午,为了腾出早上的时间给队员们临时抱最后一发佛脚,叶修不得不在前一晚将所有的资料阅览完毕、归整有用信息和注意事项。

    喻文州、张新杰等几个擅长战术的队员们在叶修房里待到十点半,便各自归去养精蓄锐,剩下叶修独自在特意安排单人居住的双人房里埋头奋战,不知不觉便到了凌晨两点。

    手头这场比赛告一段落,叶修关了视频长吁一口气,才觉得喉咙干巴巴地发渴,挣扎了一会儿才挣脱椅子的引力,慵懒地拖着疲惫的身体去洗手间打饮用级自来水喝,一边走还一边不忘掏出手机找点治愈,舒缓神经。

    为了专心干活,他早早把除电话铃以外的通讯、社交工具的消息提醒如数关闭。这会儿划开屏幕一看,微博的特别关注已积累了十来条。这个特别关注,是叶修为蓝河加的。当时找照片时点进蓝河微博扫了几眼,觉得小青年盘靓条顺还挺有意思,就给加了关注,想想自己刷微博特随性、时常不会刷完所有更新的习惯,便又鬼使神差地勾了个“特别关注”的选项。

    最新一条来自“特别关注”的微博仅在5分钟前,叶修点开一看,是小青年在感慨看大家吹国队看得太high以至失眠。叶修看着文字屁股后面跟着的一排夸张的黄豆表情微微失笑,跳到私信界面撩了撩青年的毛:“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哥们儿宇宙无敌霹雳厉害,至于这么兴奋吗?”

    蓝河果然还没睡,没两秒就回一整行的感叹号,又接:“你还没睡!?明天不是有比赛?!”

    叶修喝了一口自来水,不是很习惯那味道地微微皱眉,打字回复的手指却很轻快:“我又不上场。”

    对面慢了好几拍,才回:“那也要早点睡!不然领队打瞌睡,多影响中国队形象啊!”

    叶修倚靠在洗面台上笑了,回道:“正面影响是有的,领队睡了照样KO对手,牛掰吧。”

    “……→ →”蓝河跨空隔屏斜了他一眼,正经了,“还在看资料?”

    “嗯。”

    “你们备夜宵了吗?“

    “红烧牛肉方便面,口味经典,你值得拥有。”

    “……算了,反正我也睡不着,方便的话我给你送点吃的?让勤勤恳恳辛辛苦苦熬夜加班的领队同志自己吃泡面,中国人民实在过意不去……”

    “吃习惯了,别折腾。”

    “就说你方不方便吧。”

    蓝河难得强硬,叶修说真还挺想见他的,便也不矫情了。

    “方便!非常方便!对你没有什么是不方便的!土特产大人!”

    “……等着!”


    然而蓝河还是低估了形势的严峻,这个点数别说一般的餐馆超市了,便是亮灯有人的铺面都找不见了。24小时便利店更是想都别想,这在国内大城市多得跟杂草似的玩意儿在人烟稀少的“先进之洲”俨然已成为了奇珍异宝。

    蓝河跑着逛了一大圈,最后只得在几台自动售货机里扫了一堆货,吭哧吭哧地抱到了叶修楼下。蓝河没有通行证件,只能网上敲叶修下来领人。

    叶修显然趁着这点时间冲了个战斗澡,一头短发乱糟糟湿漉漉的,脖子上还挂了条毛巾。他身着国家队工作人员红T恤以及简单朴素的黑短裤,踢踏着人字拖,非常地放荡不羁爱自由。

    相较之下蓝河可就捯饬得人模人样多了,深灰色哈伦裤配着印有黑白艺术照的白T恤,要不是怀里抱着一大堆零零碎碎的吃食,推出去花前月下都毫无障碍。于是乎两人一打照面,相互之间的第一句话便是:

    “大哥,领队形象呢?”

    以及,

    “同志,你这打劫呢?”

    两段声波重叠在一块,倒跟和音似的。叶修和蓝河面面相觑地眨了眨眼,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许是对方专职守夜,这回的门卫大哥居然又是上次蓝河来时那一个,见到叶修下来接人,只冲叶修抛了个“我懂”的内涵眼神,甚至没要求蓝河进行外访登记,就将蓝河放了进去。

    接到“秋波”的叶修满头雾水,但既然对方不要求登记,他也不会上赶着费事,只过去帮抱得勉强的蓝河接过了部分战利品:“这是怎么着?”

    “没找着商店,只好洗劫了自动贩卖机,又没带袋子,就悲剧了。”蓝河扁扁嘴,做了个老虐心了的表情,眼睛却是亮亮的诚实地述说着愉快。

    叶修吭哧吭哧地笑,不是他缺乏同情心,就是看到乐呵的小青年就乐呵。

    “哎哟,万里长征红军会师真不容易啊。您可上楼歇歇脚,享受一碗老坛酸菜面。”

    蓝河痛心疾首:“天理何在?待客之道何在?中国国家队领队宴请宾客,竟用泡面打发!”

    一路插科打诨且不提,最终蓝河还是借着酒店的公用微波炉用独家手法给两人各煮了一碗方便面:叶修的是红烧牛肉,他自个儿的是老坛酸菜,配着蓝河带来的火腿肠、干果片和冰可乐,倒也算一顿有滋味的饱餐。

    叶修并不客气招待,在蓝大厨“颠勺”之际已重新开工,被人把碗放在手边也眼不离屏,谢了一句就端过来一边吃一边继续刷资料。

    蓝河也不介意,反觉得心满意足。他本就不是奔着叶修的千恩万谢来,若让叶修跟自己客套废话浪费时间才叫本末倒置,更何况看到叶修哧溜哧溜狼吞虎咽的吃相,已是对他的最大肯定。

    房内唯一的桌椅被叶修占了,蓝河只好端了自己那碗面坐在显见是无人睡的床上开吃。解决了自己的夜宵后蓝河也没舍得走,索性摸出手机翘着二郎腿刷各类APP。可或许是磁场作用,不知不觉中他的目光便从屏幕转到了前方那个被桌灯照得起了毛边的背影上,连手机什么时候自动锁屏了都不知道。

    蓝河只知道自己突然对时间产生了一种由衷的痛恨。

    这样热爱着荣耀的人,这样有能力的人,为什么时间就是不愿走得再慢一些,让他能够至少一次地亲自站在世界顶级赛场上?是的,他职业生涯的长度较之平均堪称奇迹,可既然他这么好,为什么就不能让这个奇迹再延长那么一点点?

    但蓝河却无法对叶修说出任何安慰或是同情的话来,他想旁人说出的任何话相较于叶修内心可能有过的挣扎、想往、痛苦、遗憾、乃至悦纳现实来说,都显得太过轻浮。

    作为某种意义上的后勤人员,蓝河不会否定、小看任何一个岗位的作用,只是比起当教官,他觉得这个男人更应该到前线上去,去展露他的才华,去斩获胜利,去膺受荣光,去实现自我。

    然而谁都拿时间没有办法,它让人纯熟老练,也让人困顿衰弱。

    所有人都只能被时间挟裹、或者挟裹着时间向前走。

    蓝河久久地注视着那个潜心钻研的背影,心中已有了一个答案,却无论如何都想听他亲口说出来。

    “叶神你现在快乐吗?”突然间,蓝河小声地问,声音在半夜寂静的房间中甚至没惊动半点尘埃。

    而戴着耳机看视频的叶修却顿了顿,摘了一边耳机,回头看进了蓝河一瞬不错地凝望过来的双眼。那双眼睛涌动着错杂冗长的情感,它无用又沉重,却让叶修觉得再没有什么比它还要干净温暖。叶修轻轻地笑了笑,回答:“乐着呢。”

    于是蓝河也安心地笑了起来,“想也是。那就好。”

    叶修轻声地哄他:“太晚了,就在这儿睡吧,那床干净的。早点休息。”

    蓝河大概是第一次听见叶修这样温柔的声音,但他现在不想吐槽,不想离开,也不想理性分析,只想留在叶修身边,想融化在这样暖洋洋的安心感里,像是世界上所有的梦想都能够实现,所有的人生都未被辜负。

    离家出走的睡意迷途知返,悄咪咪地推开了家门。蓝河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视线已经开始飘忽。他含糊地应了一声,两只脚相互一蹭,便从鞋子里解放了出来。他咕噜咕噜地钻进被窝,蓬乱的银白脑袋陷入松软的枕头,同样陷进去的还有一句口齿不清的“晚安,你也早……”。

    叶修望着那张一直空置的床上突然多出来的一团,仿佛胸腔里也多出了一团可爱东西。它不断地榨出温和的笑意,填满了这具容器,潺潺地从眼中淌了出来。

    “晚安。”

    私语般低音在空中轻巧地打了个卷儿,最终飘落在了蓝河舒展的嘴角上。


tbc.


我怎么觉得越来越长了……计划中的短篇呢!!!!(黄豆笑cry


 
评论(6)
热度(194)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