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春风十里,不如睡你 3.

2017.9.25 于 LFT


*再次强调,蓝河有诡异的私设_(:з」∠)_||||


3.

    国家队第二天按计划飞往瑞士,联盟官博非常懂营销,一路实时照片转播配文配字配表情包,各种分享大神间的“打情骂俏”、“相爱相杀”。

    此等荣耀圈盛事,任何死忠荣耀粉必然是时刻关注着最新消息的。蓝溪阁办公室里谁喊了一句“国家队上飞机了!”,蓝河马上毫不吝惜地放了个大招KO掉了小怪兽,把号一扔,捡起手机刷微博。

    联盟官博刚发了一张国家队全员在祖国首堵机场登机口的大合照,透过队员们背后的玻璃墙可以看见帝都难得卸了霾妆的碧色千顷晴空万里。夏日煌煌,勾得队服上的金线刺绣编号璀璨夺目,却也没能闪耀过两排二十来岁的男男女女的青春靓丽、神采飞扬。

    蓝河的视线惯例先在爱豆以及爱豆的队长身上打卡,然后才转个弯落到了最中间那个笑得懒懒散散、却让人打心底涌上必胜信心来的脸上。当对手时被虐得多惨,现在就有多期待看到别人“同痛共苦”。蓝河保持着蜜汁微笑用拇指戳了戳那张脸,一边激情澎湃地默念着“上上上,干翻他们”,一边文雅端庄地转发写下:“一路平安!”


    晚饭后,比联盟官博先给了蓝河飞机落地通知的,是一条来自“叶修V”的点赞。

    蓝河看着那个黄色灿灿的“V”和熟悉的、歪七扭八的鼠绘树叶头像,好是一怔,随之抿唇而笑。

    ——这大概也许可以算作由公及私、交往从游戏角色向现实本人转化的一个信号……吧?

    蓝河的手指在叶修的头像上来回逡巡了两遍,终于还是在它第三次抵达头像后点了下去,打开了私聊。琢磨了半天,最终只发了一条没话找话的“你们到了?”。

    ——会回吗?

    ——太废话了,估计不会吧?

    ——现在正忙着呢,就算回也没那么快。

    蓝河瞬间想出了一千条理由让自己按捺住莫名的紧张,端得很是淡定地把手机锁屏,搁回了桌面。

    这边离了手机的手尚未转移到鼠标上,那边沾了体温未散的机器就陡然一震,非常不给面子地震裂了主人用豆腐渣工程堆砌出来的冷静。

    蓝河兵荒马乱地把手机重新捞起,解锁一看,果然是叶修的私信回复:“到了。等行李呢。趁着我还能蹭会儿机场的wifi,有什么告白你快说哈。”

    “……”什么叫神一样的话题终结者,这就是了!蓝河现在不但不紧张了,并且一瞬丧失了和对方说话的欲望。

    面对此时无声胜有声的省略号大法,叶修非常自觉地别开话头,启动了新主题:“又要拍合照……这是要全程直播的节奏?[黑线]”

    大神都这么递梯子了,蓝河顿时觉得自己不该再嫌弃、装死,于是聊天神经元们手牵手欣欣然蹦蹦哒地一秒钟原地复活,指挥手指回了张“被你发现了”的表情包。

    “联盟的微博君跟你们去了?”蓝河问。

    “据说是。一个年轻的小姑娘,挺礼貌的,就是觉着她看我们的眼神有点奇怪……”

    “……奇怪?”

    “崇拜花痴的看得多了,和蔼慈祥的稀罕了吧?和蔼慈祥也罢了,却还泛着一股深不可测的诡异感……”

    “呃……”蓝河瀑布汗,作为混过荣耀各类论坛的资深粉,他觉得自己大概知道是什么眼神光了——用表情包术语来说,叫“我就微笑地默默地看着你们搞基”。但是蓝河认为大神在这方面还是个孩纸,不能吓到他,于是非常体贴地换了一个委婉的说法:“应该是温柔地守望着你们的眼神吧。”

    大概叶修那边正忙着刚提到的合影,蓝河等了好一会儿才收到回复:“呃……好吧……”

    这话算是结束了,蓝河想着该轮到自己主动出击,负责找话题一回,却陡然发现撇开游戏,两人的交集和了解稀罕得堪比橙字掉落,越是搜肠刮肚越是挑不出有什么值得说、可以说的。

    好在在他愣神这一会,叶修又发来了一条信息:“行李拿齐了,要上车。酒店wifi见。有事留言吧。”

    蓝河被手机震动震回了神,赶紧回了一个:“好。”等了半分钟,确定没有新私信进来,才无声轻叹,返回了微博首页。一刷新,果然收到了联盟官博新发的集体大合照。

    六小时时差中和了十个半小时飞行,彼方的苏黎世的天光仍是同队伍出发时相似的蔚蓝,只有队员们止不住地透出的疲惫,宣告着旅途的漫长、距离的遥远。

    蓝河仔细确认了偶像和叶修的神色尚可,才左滑屏幕拖开了下一张,旋即噗嗤地笑出声来。

    官博发的第二张照片乍看和第一张极其相似,蓝河却一眼找到了不同:也不知是按快门的没喊口号还是这人自个儿没忍住,C位的领队同志打哈欠的现场就这么被忠实地定格,充分地展现了其人绝佳的颜艺修养。

    蓝河笑得前仆后仰,桌子捶得咚咚响,直到隔壁同事越过办公桌隔板给他递了个“小同志,发病要及时吃药”的关爱眼神,才咳了两声,装模作样地板起脸来。

    过分放肆的笑容收敛了,笑意却在胸腔中持续游走,将那些理还乱的负面情绪洗沥作一份轻快磊落的潇洒。

    ——是啊,方什么、急什么。

    他把照片放大,仅截屏了叶修的部分,给当事人私发了过去,一字一字地敲起键盘。   

    ——就算从前没有交集、并不了解又有什么关系?一时找不到话题又有什么关系?现在这不就有了吗?

    “哈哈哈哈!看来官博妹子对你爱得深沉啊!”

     ——只要彼此都有心营建,以后必定还会有更多更多。

     ——只要一步一步,跨过时间和距离,坚持地走下去。

    蓝河从容不迫地按下发送,就像调侃任何一个好基友一样。

    

    国家队飞苏黎世一周之后便是正式比赛,时间压得太紧,蓝河费了些功夫,好歹在机票时间前把签证弄到了手。又动之以情、许之以利、卖之以萌,搞定了代班,从领导处获准假期,直至在飞机座位上坐稳了,才一口气彻底松下来,有种类似虚脱的精神恍惚。

    柔和的晨曦点亮飞机洁白的金属羽翼,也点亮了舷窗背后那张疲惫的脸。恍惚渐渐被阳光抚平晒褪,五脏庙里那点小学生春游般的紧张与兴奋才大摇大摆地闹腾起来。

    ——不该不该,我可是个成熟的社会人,不过就是面个基,不过就是看个比赛,不过就是能见到偶像——嗯……所以兴奋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蓝河这边心里自我开解着,那边手上已经熟练地摸出手机、打开微博、点开和叶修的私聊。虽比不上职业选手,网游高手的手速也是妥妥的,眨眼间输入栏里已长出了一行字来:“上飞机啦,小(土)爷(特)我(产)来了!”正待发出去,又陡然醒起苏黎世此时正是三更半夜,也不知对方的消息提示设没设声音,为了不将人吵醒,只好依依不舍地一个字一个字往回删。

    正删到“飞”,手机忽地一震,聊天框里就弹出了一条新对话。

    叶修:“登机了?”

    蓝河愣了愣,震惊。倒不是震惊叶修的信息来得巧,毕竟蓝河也告诉过对方航班。他嗖地删掉最后俩字,噼里啪啦地重新打上:“还没睡?!”

    叶修:“整完这点资料就睡。”

    叶修:“延误了?”

    蓝河:“呸呸呸,别诅咒我!已在飞机上坐稳,空客姐姐都在宣布关舱门了。国际航班一般不延误!”

    叶修:“呵呵,那就好。明天队里全天有安排,就不去接你了。你住哪,会走吗?”

    蓝河:“嗯,比赛要紧。我就住赛场附近,自己OK。安心呐您,弄不丢您的土特产[小黄人剪刀手]”

    叶修:“成!明儿有机会请你吃顿饭接风吧,顺便把票给你,不过要等我下班再确定。”

    蓝河:“接风什么的不勉强,东西我给你送过去也行,看你时间。老人家就不要熬夜了,资料明早再起来看吧?”

    叶修:“嗯。爸爸这就睡了,88。一路逆风哈!”

    蓝河看着“爸爸”俩字心里咯噔一下,莫名地面红耳赤,又耻又气地回完:“圆润地滚,要不起您这样的爹→ →”又接着乖巧得不行地回了句:“谢谢,快睡,晚安。”

    叶修没再回过来,说不准真是发完“哈”就立刻倒头睡了。蓝河确定没新消息后便关了机。触摸屏熄灭,在裤袋里被布料摩擦得锃光瓦亮的玻璃上倒映出一副凝聚了紧张严肃活泼、差个团结就能融汇贯穿三八作风、打通任督二脉的表情。

    至于吗许博远?对面又不是楚王细腰搭配一米八的大长腿。蓝河心里哼哼地戳了戳屏幕里自己的脸。不过,看对面这个睡得利落的情况,想必读的也不是什么必得夜黑风高才能领悟的秘籍吧?那么到底是看资料顺带发信息,还是反正要发信息就看会儿资料可就不好说了……

    发现或许谁也笑话不了谁,蓝河就坦然了。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收起手机,掏出眼罩,开始努力抢救自己为了放假连续夜班积累下的黑眼圈。


    蓝河在千里之外猜得并没有错,因面基而意外兴奋的大龄社会人对面还有一只。

    在这个缘起于网游、比赛于线下的圈子,面基实在是再常见不过的事。只是老司机也有期待新风景的时候。

    奈何墨菲那小妖精作妖,怕什么来什么,越是着急,越是多事。叶修原是计划请蓝河吃个晚餐,结果加班debuff重重叠加,直到夜晚10点多才结束了会议。虽然只住了一周,叶修却已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歪果仁的都市夜生活真没法和国内比,商店餐馆早早关门大吉,现在还营业中的估计就酒吧旅馆一类。于是只好在翻译官奇异的眼神中代请咨询了最近的清吧所在,把人约在了那里。

   清吧的名字据翻译说叫“金色布谷鸟”,反正对方帮忙在地图APP里录入的那一串鸟文叶修是有看没懂。待他按图索骥推开酒吧门时,蓝河已经坐在桌边喝饮料打手游了。

    蓝河正在推BOSS的紧张时刻,一时也没注意到新来客正是自己在等的人。可新来客却是一眼就找见了他。倒不是说他位子选得多惹眼,不过是那顶银发确实反光率十足。

    叶修照片看过几张,第一次亲眼观赏到这顶三维立体正品非主流头毛,还是小小地被震撼了一下——难看肯定不至于,毕竟颜值拯救平均分,就是画风太惊人。

    叶修定了定神,重新迈步,故意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伸手敲了敲桌面。

    桌边的游戏宅本质发作,一不小心打得过于沉迷,骤然被他来这么一下,惊得几乎整个人弹起来。蓝河猛地松开戳技能的手指,抬头向动静制造者望去,一双眼睛瞪得滚圆滚圆,活脱脱一幅“吓得我瓜子都掉了by银狐仓鼠.jpg”。

    叶修毫不客气地噗嗤笑出声来,相当随意地挥了挥手:“你好啊,土特产!”

    蓝河一口气卡在喉咙差点没把自己憋死。硬要说的话,自己吃黄河的水、祖国的粮长大,倒也符合土生土长“土特产”的特性,可是,要承认自己也是土特产,还貌似配合着“给叶修带”的设定,特么真的好诡异啊!

    挤了半天,蓝河才指了指自己,面无表情地挤出一句:“此土特产只供观赏,不可食用。”又指了指脚边的大袋小袋,“给你的在这里呢。”

    这时叶修才注意到桌底下还堆了4个大小不一的纸袋子,“这么多?!”

    “可以分给其他大神,团结友爱,共享时代嘛。”蓝河把东西朝拉开椅子坐下的叶修那边推了推。

    叶修从袋口往里面瞄,只见里面堆满了“XX酥”、“XX饼”、“XX果”的五彩包装盒——经过海关和长途的双重考验,能带的大概也就是这一类了。他勾起点儿嘴角,笑道:“尤其是姓烦的大神是吗?”

    粉不为爱豆,天诛地灭。被戳穿的蓝河坦荡荡地咬牙切齿:“是姓黄的大神。”

    叶修装模作样地摇头,“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小年轻,都什么品位啊!人心不古,世风日下!”

    蓝河翻了个大白眼,低头瞅了眼手机屏幕,自己的小骑士果然已死在了大BOSS的黑魔法之下,便索性返回了登录界面,锁屏专心“怜取眼前人”。

    “眼前人”却把头伸过来些许,用下巴比了比手机,“死了?”

    蓝河点头,“托您的福。”说着忍不住就有些小怨念,直勾勾地向罪魁祸首投去了谴责的目光,“这个BOSS超难打,我都卡了三天了,好不容易差一点就推倒了。”

    叶修乐呵呵,“哎哟,这么难推,要不要爸爸场外援助一下?”

    为了避免再度沦为祥林嫂,蓝河放弃争论“爹”的问题,只狐疑地上下打量他,“你会玩这个?”

    “万变不离其宗嘛。”叶修自觉地把原本在蓝河对面的椅子绕着圆桌拖到了他身边,挑衅地冲他扬眉,“来来来,我今儿要推倒了怎么说?”

    叶修长得算是周正,但没入人群也并不抢眼,只是他这般望着你,特别是如此近距离地只望着你的时候,那双比一般亚裔要黑的、充满清凉感的眼睛,难免会让人有些意动。而蓝河现在感受到这份“意动”,名叫“特么的我居然觉得叶神一个大男人一个神这pose这表情很撩且故意在撩我是秀逗了还是眼瘸了还是太久没撸了然而真好看啊这个眼珠子舔上去不知是酒精味还是薄荷味呢”。

    当然,作为一个绅士,蓝河没有让妄想走进现实。他不动声色地把对接的目光转投到重新解锁的手机屏幕上,“要是推倒了,就免除你让我推BOSS失败的精神损失费?”

    “啧。推倒了,就只世邀赛期间吧,叫我爸爸。”叶修接过蓝河递来的手机,开始读技能说明。

    蓝河实在不能理解这位仁兄对于爸爸梗的执着,吐槽之魂终是在沉默中爆发:“亲您是多缺儿子啊亲?!”

    叶修很不见外、颇为内涵地笑着斜瞅了他一眼,“叫主人也行啊,小保姆。”

    社会蓝哥狠狠地踢了一脚他的椅子腿。


    蓝哥为了保住自己的社会地位,不但踢了椅子,还通过一些不便言说的场外手段,让叶修最终没能将BOSS的血条清空到底。

    蓝河抢在叶修点击“重新开始”前一把夺过手机塞进裤袋,“那什么,太晚了不合适,叶神早点回去歇息吧,明天比赛就开始了。”

    叶修似笑非笑地睇了他微微发红的耳根一眼,也不将人逼急了:“行吧。不过刚发生了什么咱们心知肚明,算你欠我一件事。”

    蓝河哼哼两声既不承认也不拒绝,招手叫来服务员,用蹩脚的英文表示要买单。蓝河本想请客答谢对方的赠票之情,奈何没争过叶修递钱的手速,便作了罢,只道:“谢了,回头你来G市,我请你吃喝不嫖赌。”

    叶修随意地摆摆手表示都是小事。

    见对方收好服务员送来的找零,蓝河提起桌子下的四个袋子站了起来,“走吧,我送你回宾馆。”

    叶修循声一瞧,南方来的小青年居然和自己差不多高,今儿对方穿着带气垫的运动鞋,仔细看还比自己高一些,不由在心中“啧”了一声。

    叶修虽不是面瘫,但也并非事事上脸的性子,然而蓝河似乎还是从他的表情和目光中瞧出了端倪,轻快地笑了起来。这一笑,露出脸颊左边儿一个小酒窝,让俊朗的小伙子顿时整个甜得不得了。风水轮流转,这次轮到叶修觉得自己被人不自知地撩了一把。

    “别比了叶神,你的官方数据是178吧?我比你高2毫米。”小青年挑眉,揶揄地露出一排整齐的白牙。

    “……”叶修默默地从他手上分走两个袋子,铿锵有力地道,“年轻人,男人不靠比身高。”

    “哦,就是身高确实没我高的意思嘛,懂的懂的。”蓝河笑得眼睛都没了,像只得意的狐狸。

    小青年的笑脸太可乐,让叶修也没了较劲的心思,好笑道:“行行行,你高你高,就那么两毫米,瞧把你乐的,出息。”说着在蓝河后腰上推了一把,把人往门口推去。

    蓝河的腰上有几寸痒痒肉,今天就跟加了催化剂似的敏感得厉害,陡然被那只温热的手袭击的地方仿佛一瞬过电,汗毛都炸了起来。他抽搐般剧烈扭腰,蹦远了几步:“痒!”蓝河条件反射地回头瞪元凶,却见元凶一脸愣怔,反倒自我怀疑反应过剩起来,不好意思地赶紧转移话题,“两毫米也是高!走吧,你带路。”

     叶修闻言回过神来,“走着。”

    蓝河能一个人拿4个袋子过来,叶修自然也能一个人拿4个袋子回去。只不过方才在清吧的一个小时两人喝喝饮料打打游戏就过去了,光是玩闹扯皮都意犹未尽,深入了解的话更没来得及说上几句。叶修的故事很多人都知道,可蓝河的故事,叶修却并不清楚。于是对于一起压马路回宾馆的提议,盘算着再说说小话的叶修自是从善如流。

    异国他乡的夜晚,将圆未圆的月和清冷的街,只因彼此走在一块儿,便生不出半点愁绪来。

    蓝河正踩着路灯的影子,享受这宁静的美好时刻,就听叶修突然漫不经心般地问道:“诶,小蓝同志,你本名叫什么来着?”

    “啊?”

    “怎么?要保密?怕我上网挂你打游戏使用场外手段?”

    “……只是没想到你会问这个……嗯。我叫许博远,博士的博,遥远的远。”

    “哦,听起来挺有文化的啊。”

    “那是!杠杠的一本大学生。”蓝河故意做了个夸张的嘚瑟表情,果然把叶修给逗笑了。

    “游戏界的高材生嘛。什么专业的?”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是一个24K纯的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

    “我信我信。看你们蓝溪阁那公会制度,写得多有文化啊是吧。”

    “……”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时光的蓝河表示手好痒好想打人哦。

    叶修仿佛并没有GET到旁边散发出的黑暗气息,继续淡定发问:“那怎么打网游来了?”

    “……没怎么,就是遇上了。有些游戏不能玩,一玩误终生。”蓝河一脸沉郁怅惘,戏感上来了,挡都挡不住。

    叶修把右手的袋子一起挂在左腕上,特地腾出手来啪啪啪地鼓掌,“好文采。”

    蓝河翻了个白眼恢复正常,“大二的时候被宿友带着玩了荣耀,粉了黄少天,入了蓝溪阁,后来接到俱乐部的邀请,毕业后就去了呗。”

    “家里人同意吗?”

    蓝河冲他挤挤眼,假笑:“看在钱的份上,同意了。”

    叶修点点头没评论,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也不好评论。俱乐部给公会管理开什么水准的工资,叶修心里是有数的,在城市中算是中等水平,能让家人为此让步,估计家里条件很一般。

    见叶修没开口,蓝河犹豫了会,还是主动问道:“那你呢?叶神你很早就出来打荣耀了吧?那时候联盟可没现在这么金光闪闪……”

    “是啊。不过我家的问题没法靠钱解决,”叶修懒散地耸了耸肩,学着蓝河刚才耍俏皮的样子,向他眨了眨眼,假笑,“所以我离家出走了,15岁的时候。”

    蓝河一脸天打雷劈,脚步都顿了一下,才尽量平静地问:“那现在呢?你都功成名就、代表国家了……”

    叶修颔首,假笑转真:“主席万岁!国家的话真是比什么都好使。本来我都已经回去混吃混喝当乖宝宝了,结果国家一句话,我爸就毫不留情把我踢出了门外。”

    蓝河试图将“叶修”和“乖宝宝”联系起来,然而在违和感与滑稽感面前兵败如山倒。他笑得腰都折了,好一阵子才直起身,眼角还挂着一星在昏暗街灯下若隐若现的生理泪水,长吁了一口气,才说道:“真好啊叶神。他们认可你了。坚持到最后是对的。”

    他的语气平和而真诚,有种沁入人心的温暖。叶修不禁柔和了表情,轻声应和:“是啊。”

    两人又说了些关于荣耀和联盟闲话,很快就抵达了国家队住的宾馆。这次住宿由赛事举办方统一安排,包了个酒店,所有参赛队伍都住一块儿,安保非常严格。蓝河送到门外,便被人拦住了。

    蓝河把手里的两袋一起递给叶修,道:“我就不送上去了。”他笑了笑,“谢谢你的票。明天加油,打趴歪果仁。”

    叶修接了袋子,也笑了起来,微微侧头示意了下隔壁的门卫,“欺负人家听不懂中文啊。”

    蓝河用力点头,“就欺负。狠狠欺负。拿出你当初欺负我们的劲头来!”

    叶修摆了个纯洁无辜的表情,“臣妾冤枉!当初分明是你们大公会欺负人,我可没有欺负你们。”

    蓝河斜眼睇他。

    “行了,不扯了。你也早点回去吧,晚了怕危险。”叶修双手都被袋子占满了,只好笨拙地提起袋子象征性动了动手表示拜拜,“到了给我条信息。”

    一直让人咬牙切齿头疼脑热的对象陡然温柔起来真是诡异又要命,蓝河呆呆地眨巴了好几下眼,才缓过劲儿。他乖乖应了声“哦”,说完才觉得自己答得真跟个傻儿子似的,赶紧又补充:“放心吧。这边的治安还是可以的。”他挥了下手,“你也早睡,晚安!”

    叶修一直目送他走了十来米,才用勾着袋子的手勉强从口袋里掏出了选手证件,递给门卫。

    门卫大哥非常壮实,轮廓比叶修大了一整圈,神态却很亲和。他拿过证件对比照片和真人,一边检查一边还用英文和叶修随口闲聊:“The guy, your boyfriend?”

    “嗯?”小学文凭的游戏宅捕捉到几个好像听过的单词,但串起来想想便觉得一定是自己的听力理解出了问题,便驱使面部肌肉完美地呈现出了“你在说啥,我听不懂”的含义。

    门卫友好地笑了笑,果断放弃了对牛弹琴,转而专注于工作,很快便把证件还给了叶修,替他打开了门。


tbc.


加班忙等缘故久等抱歉_(:з」∠)_

困DIE。

仿佛八百年没写过文似的。

好像最近萌的几个全职CP的TAG都少了许多_(:з」∠)_噫……且萌且珍惜。

 
评论(13)
热度(242)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