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明月皎皎 8.

2014.4.12 于 LFT


8.

    蓝河开始了按部就班、兴欣蓝雨两点一线的学习生活。叶修每天都排出时间来亲自接送小孩上下课。

    这日叶修如常前来接他,却发现蓝河出奇的兴奋,颊上因激动而上浮的红热尚未消退,一双眼睛闪亮闪亮的,透着既憧憬又欢喜还惊奇的光芒。

    “怎么了?”叶修用手背碰了碰他微烫的脸颊,笑问。

    “今天看见黄少和喻相切磋了!本体的!”蓝河跟着卢瀚文管黄少天叫黄少,音调都比平日高上三分,“龙真是又威武又好看!是我见过最威武、最好看的!”蓝河努力地用他晶亮真诚的目光感染叶修,期望获得他的认同。

    该来的最终还是来了!叶修抽了下嘴角,对蓝河对龙的评价不以为然,“哦,这对整天瞎狗眼的夫夫终于打起来了?”

    蓝河一本正经地摇摇脑袋,“太傅说他们没有打架,只是在切磋。小卢哥哥也说没有关系,他们时不时就会这样。这是一种‘有利于家庭和谐夫夫和睦’的……唔……”蓝河绞尽脑汁地回忆了一下,灵光一闪,右拳砸在左掌心,“‘情调'!” 

    叶修干咳两声,语重心长,“小蓝啊,这种切磋是否算‘情调’也是因人而异的,就像橘生淮南为橘,淮北则为枳。在少天这样好斗好动的性子来说,文州陪他过招还勉强算情调,放别人家就是家暴了。小蓝可千万不能生搬硬套随便乱学用在你相公我身上!”

    “哦……”蓝河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神情一转,兴致不减地继续给叶修讲述喻黄切磋时的种种情形,不知不觉便回到了兴欣庄。


    用了晚饭,蓝河随叶修在院中散步消食。此时闲来无事,蓝河又滋滋有味想起下午那场惊心动魄的打斗,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向叶修问道,“叶哥哥,我还没见过九尾猫呢,你能不能变给我看看?”

    “叶哥哥”这个称谓,是上次“叶爹爹”事件后叶修让蓝河这么叫的。他虽然也想拐蓝河喊他“相公”,不过到底惦记着蓝河现下年纪小,这称呼在不知内情的群众听来难免有些倒错变态的嫌疑,徒惹事端,最终仍是退一步让蓝河唤他“哥”,也算暗含了“丈夫”的意思。

    想看看他本体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配以小孩一声软软的“叶哥哥”,叶修爽快地答应下来。他领着蓝河来到院中湖边的比较空阔的草地上,摇身一变,便现出了本体。

    蓝河眼前一花,就见原先叶修站着的位置蹲坐着一只比他还高上一头的大猫。就着路旁点燃的温暖柔和的橘色灯火,可见那猫皮毛柔顺黑亮,通体无一丝杂色,眼是金灿灿的琥珀色,耳立而尖,身后展开一簇蓬松细长的尾巴在细和的晚风中轻微摇摆。蓝河定睛一数,正是九条。

    “叶哥哥?”蓝河试探着喊了一声。

    “嗯。”那九尾猫点点头。

    蓝河兴奋地绕着大猫转了两圈,来到叶修身后,扒拉着叶修的尾巴研究起他在知道叶修是九尾猫后就有的“猫屁股要如何塞下九条尾巴”这个问题。不过他也不愚钝,看着眼前这个比普通的野猫大了许多倍的尊臀,便明白了过来。就在蓝河煞有介事地点头肯定自己的看法的时候,一条尾巴弯了过来,牢牢地将他拦腰圈住了。

    察觉到小孩居然在观察自己的屁屁的叶修哭笑不得囧囧有神地将人拎到眼前。

    尾巴一松,蓝河便顺着力道扑在了大猫的身上。黑猫胸前的毛发浓密而偏长,蓝河舒服地用脸蹭了蹭,觉得好玩儿地张开手臂抱住大猫,笑声如铃。

    叶修任他在身上新奇地东摸摸西摸摸,“是龙好看还是我好看?”

    蓝河想了想,脆生生地答,“龙好看!”

    大猫的眼睛眯起,冷着声音逗他,“那我变回来了。”

    蓝河嘟嘴,“不要!”他在兴欣庄已近一月,和叶修已十分熟稔,说话也随性起来,“叶哥哥的猫抱着舒服!毛绒绒的!”

    叶修无声笑笑,抬起一爪,用肉垫轻轻地碰了碰他脑袋。


    叶修没想到的是,在此之后,在蓝河的强烈要求撒娇卖萌下自己彻底地丧失了以人身陪小孩睡觉的资格,沦为了猫形的绒毛玩偶抱枕。直到天气逐渐变得炎热难耐,这个情况才得以改善。


tbc.


2014.4.12

小更一下。琢磨着怎么完结好_(:з」∠)_

 
评论(24)
热度(86)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