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春风十里,不如睡你 1-2.

2017.8.20 于LFT


*动画出人设的时候冒出来的念头。但是并不是动画的人设。

*蓝河的画风有点清奇。但请相信作者仍是个正经的人。

*梗老笔烂,看个热闹吧_(:з」∠)_


春风十里,不如睡你


1.

    国际赛预备期,说忙真忙,忙里偷闲,抽空子上网游溜达就成了叶修难以割舍的休闲娱乐。叶大神搞起事来自然腥风血雨,且手握数量媲美暴雨梨花针的小号,让各大公会会长防不胜防、风声鹤唳。

    不过会长们虽然心里苦,但是苦极有限,毕竟叶修的娱乐时间长短摆在那里,也不是次次上线都能撞正有大事可搞。

    但有的人就不一样了。蓝河觉得自己的日子特别地难过一点。无他,他的“只要带团PVP,必然撞上叶魔头”的设定百试百灵。

    这天蓝河打完5人本出来回城,路遇一只国际赛预热活动里在野图随机刷新的小小小BOSS,顺手就带身边的队伍推了。这BOSS也没别人发现,顺利被这一伙人带到了附近绿油油的山沟沟里藏起来窝着杀。然而生活就是操蛋地看不得人爽快,蓝河舒心惬意地输出到43%,一招升龙斩还在半途,BOSS不见了。

    理智尚未梳理清情况,第六感先警铃大作。果不其然,一声轻笑后那属于叶大魔头的咒缚就在蓝河耳边炸开了:“少年,好巧啊。”

    其实叶修也是猫在附近刚收拾完一个活动小BOSS,回城路上恰好路过,这远远瞅着又遇上了一个,当然是秉着不要白不要、好东西大家分的共产主义精神准备接手了。他敏捷地在树林间走位,躲在一个打BOSS小分队的死角蹲守着,等人打得差不多了,才瞅准时机一枪过去,擦着法师的长袍抡走了怪,干净利落地塞进了附近虬结的枝桠里卡住,准备解决了旁边这群活人,再来慢慢料理它。

    叶修蹲的时候也没怎么注意看打怪的是谁,这会儿怪一消失,就露出被怪遮着的剑客。熟悉的装备、熟悉的脸顶着熟悉的名字,叶修一看就乐了。

    他朝人搭话的声音极其日常极其淡定——本来嘛,欺负人的有什么不淡定的,蓝河盯着自己斜上方枝桠上立得稳当的战斗法师咬牙切齿地想,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巧你妹啊。”

    叶修没用君莫笑,用的是个装备中上、看起来就和普通老玩家没俩样的战法小号,还是个双马尾小萝莉,蓝河队伍里的其他人一时都没将他认出来。众人愣了下,反应过来被截胡后立刻想冲过去,将BB小公举从这绿林大盗手里给拯救回来,还没上前两步就被蓝河一个位移兼展剑拦住了。

    “蓝桥?”

    “杀了他把BOSS抢回来啊!”

    蓝河没理会身后的七嘴八舌,他们不知道眼前的是谁,他还不知道吗?失败的苦果不知道吃了多少,实在不想放这群主要还是玩PVE的同伴去送死。更惨的是万一爆了装备,这人绝对会兴高采烈毫不浪费地捡走,真是想想那光景都七窍生烟。可是让他就这么夹着尾巴将BOSS拱手让人,又实在不甘心:这BOSS不但掉材料,还会计入公会活动总分,所谓的第一,不就是靠这样一个一个的BOSS堆出来的吗?

    蓝河咬了下牙,一边冷静地在公会频道发坐标召集人过来,准备采用人海战术将叶大魔头淹了,一边完全发自内心地咆哮:“叶修叶大神,你到底有何阴谋?!怎么我去哪儿都要撞到你!国家队训练有这么闲吗?!”老天是什么仇什么怨才给他上了个这么毒的BUFF?!

    这名字一叫破,蓝河身后的人顿时安静如鸡。

    叶修见他们这么知情识趣,也不是非要将人送回复活点不可,便呆在原处按兵不动,大方地回答道:“来玩啊!这么大的荣耀地图都能撞见,说明咱很有缘分哈。”说着还特别友好地微操着那小战法朝蓝桥春雪挥了挥手。

    蓝河嘴角不自禁地抽了抽,用可以具现成jpg的冷漠声音秒回:“信你有鬼。”

    “真的。”叶修就纳闷了,这年头说真话怎么就没人信呢?

    蓝河想也不想地在头顶上打出一整排的白眼表情包,吐槽脱口而出:“编,你咋不编你暗恋我?”话还没落地,身后一排齐刷刷的抽气声先传来了,让发言人立刻想自掌嘴三下教育它做嘴不能太快。

    然而更让人后悔的还在后头,只听树枝上那人一副恍然大悟的口吻,揶揄道:“原来如此,喜欢哥就明说嘛,拐着弯到处碰瓷有意思吗?”

    这次不但身后的吸气,连蓝河都倒抽一口气差点吐不出来,哽了半天才大狮子吼:“滚!老子喜欢的是黄少天!”

    ——再说这到底是谁碰谁?!避你还来不及,碰你有啥好处吗?!

    蓝河还没为自己正完名,叶修就抢先打断了他的话:“哎哟,好大一波人来了。”他满腔不走心的哀怨口吻,“小蓝你不厚道啊,居然想要人多欺负人少,还假装向我告白把我留这儿说话,玩弄我的感情。”

    蓝河吐血,“网游就是人多欺负人少”这话合着不是您在千波湖说的?谁谁谁告白了???

    不过吐槽的、吐血的都没耽搁打架。叶修见势不好戳着BOSS要走,蓝河立刻挥剑就拦。

    “拖住他!”蓝河大喊。被眼前的“打情骂俏”雷到僵直的蓝溪阁小分队终于震醒,纷纷手忙脚乱地上来帮忙。反正他们自带奶妈,一个拖字诀还是能玩一会儿的,能拖到大部队来就是胜利。

    战斗顿起,一阵剑影与血色起飞,刀光与蓝条直落。推掌破扬尘,横腿扫碎叶。噼里啪啦,鸡毛一地。

    然而四冠职业大神兼国家领队到底是牛,只见一团乱局中,战法小萝莉甩着娇俏的双马尾,赛体操健儿矫捷地七扭八扭躲开了一溜控制技能,左晃一枪右晃一枪把追兵隔开,在大部队还有五十来米的时候就三下五四二戳着BOSS的屁屁跟人猿泰山似的在林间荡远了。

    眼瞅这群跑跑跳跳基本功绝对落下叶修一大截的援兵是赶不上了,蓝河恨恨跺脚,皱着鼻梁哼了一声,心下飞速地计算着叶修可能的落点,拉出世界频道就把对方大致的坐标范围给发了出去:“数人小队拖着活动BB快倒,速来捡漏。”

    没两秒蓝桥春雪的私聊频道就弹出了一条信息:“小蓝你跟着那群阴险的会长学坏了啊,啧啧啧。”

    不必瞅ID,整个荣耀里会这样叫他的就那么一个。虽然心知路人甲乙丙丁十有八九留不住叶修,但得了叶修这么句话,蓝河还是为自己搞出来的小绊子得意地在唇角勾起了个小尾巴,噼里啪啦毫不客气地敲键盘回道:“[/再见][/再见][/再见]独食难肥。”

    “我愿为你消瘦。[/敬礼][/敬礼][/敬礼]”

    “圆润滚着!!!”


2.

    喜不喜欢且不说,总之是真有缘。

    欺负完人又捡了BB掉的材料,一身松快、满心愉悦地下了线,叶修洗洗刷刷躺床上拿手机对邮箱和日程进行每日最后一check。手机是联盟强制赠用的最新款赞助商牌智能机,毕竟有事找不着领队的隐忧会让联盟主席岌岌可危的发顶更加憔悴,出于人道主义关怀,叶修就收下了,只是仍抱歉地不时忘带。

    关了邮箱,修长的手指经过微博APP图标时微微一顿,还是点了下去。叶修的线上社交生活基本被扣扣和游戏霸占,完全没有现代人常见的微博朋友圈依存症,但也并不排斥偶尔一刷。

    这么一刷,就又见到了蓝河。

    准确说是见到了别人转发的蓝河。

    原PO名字里自带“黄少天”,妥妥是个蓝雨粉,说是参与了几天前的蓝溪阁G市暑假面基活动,粉似偶像地发了一条长长长长长的REPO。按说照叶修一般情况,压根不会点开,但架不住一堆人圈着他“哈哈哈哈”、“我叶世界第一嘲讽”、“那一天,蓝溪阁回想起了被叶神支配着的恐怖”——让叶修也顿时回想起了那段仿佛已非常遥远、却又仍散发着鲜活芬芳的记忆。

    他曾见过有新闻声泪并下地将他报道得多苦多苦,仿若地里黄还承六月霜的小白菜。可叫叶修来看,惆怅心伤是有的,动心忍性也是有的,但总的来说,可以打荣耀就是快乐的,向着那璀璨的巅峰荣耀迈动的每一步,都是充实而有意义的。再说还遇到了这样那样可爱的人,包括那个蹂躏起来手感很好的小剑客——

    叶修眼角点缀着轻巧的笑意,随手点开了REPO,一段图文并茂的“蓝溪阁5大高手”介绍就映入了眼帘,而“蓝桥春雪蓝团长”是“颜狗PO主的私心第一”。

    本来已经有些昏昏欲睡的叶修一个激灵,瞬间就清醒了,随即万分庆幸自己没有喝水。

    自诩颜狗的PO主对好颜的判定杠杠的,虽然与叶修料想的外观有些偏差,但他还是真情实感地给了小剑客的颜值一个去友情滤镜的高分。蓝河不是时下红红火火的那种貌若好女的类型,而是有棱有角、浓眉大目、俊朗得甚至带几丝犀利的大帅哥,但——

    那撮飘逸的刘海是怎么回事?这肥猪流洗剪吹的发型是怎么回事???还是灰白色!!!若是配着华丽的妆,还能吹个COS的扮相,特别为聚会服务,可他脸上显然一干二净、天生丽质不怕素面朝天——说好的低调和善好蹂躏的普通小青年呢?!叶修表示三观受到了强烈冲击。

    叶修默默地沉吟了会,抱着微弱的希望打开APP内搜索栏,输入蓝桥春雪,选择了其中粉丝最多的一个搜索结果,打开此用户的首页,选择原创图片往下拖拖拖,在各种花痴偶像截图、办公室萌宠照、周边炫耀照、赛场REPO照后终于找到了一张一个月前BO主朋友聚会的照片。叶修一双利眼一扫照片,迅速锁定了目标,在确认对方的发型后继续沉默。

    emmmm……

    洗剪吹还是那个洗剪吹,灰白毛也还是那个灰白毛。

    蓝河大大你的品位……简直浪费你这张脸。被击沉的叶大大默默地退回主界面,默默地锁屏,默默地把手机放回床头,默默地伸出手关灯,在指尖快碰到开关时又默默地拿回手机,解锁,打开微博,给页面上的首页按下了关注。

    换个方向思考,虽然品位不咋地,但是脸还是很可取的嘛……

    从不欣赏自己摔倒的坑的叶大大努力地爬出来,在自我安慰中沉沉坠入了梦乡。


    梦乡。

    啊,甜美的梦乡。

    就像垂柳下回首的青年长长刘海上沾染的春风。那春风里的花香那么甜,那春风里的刘海那么长——长长长长、铺天盖地、席卷缠绕、钻入七窍——

    叶修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惊魂不定地喘了好几秒,方才咂摸出了梦与现实的界限镇静下来,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

    手机默认闹铃叮叮咚咚的响起。叶修动作迟钝地按掉,满心卧槽地拖着疲惫的身体滚去了洗手间。

    即使打小信奉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绝不相信“终有报,抬头看,饶过谁”的无神论者叶修,都为了这么个梦歇了好几天没上游戏。不为啥,就是心情复杂,暂时不想面对蜜汁有缘的蓝帅锅。

    而缓这么几天显然是对的,因为在他搭好心理建设再次上线的时候,果然又火速撞见了蓝河。

    蓝团长还是带着他的团在小树林里打那些个国际赛预热活动的BOSS,只是这回BOSS大,团也大。活动接近尾声,几大公会分数仍没拉开,竞争便也愈加激烈。

    叶修没上去搞事,毕竟他一个人再牛也斗不过这百人团的千刀万马。BOSS速度推完,等到大家伙儿都散了,叶修才出面截住了一个人不知要干嘛去的蓝河。

    蓝河机警地朝天降奇兵划了一剑,却不料对方有备而来、反应更快,微微一个晃动便避开了他的锋芒。这操作可不是一般水平,蓝河精神一凛,立刻抬眼找对方头上的公会,力图摸清是哪门子的恩怨情仇,还有没有机会善了,结果啥公会没看清,就看清“君莫笑”三字,手一抖,差点平地按到银光落刃。

    好在叶修也没有秒杀他的意思,还给他两秒无语凝噎的时间。

    两秒过后蓝河很是酷炫狂霸拽地甩了下长剑,大义凛然地自暴自弃:“掉落已经被别人带回城了。要材料没有,要命一条。”

    “哦,我知道。”

    两人杵在林间小路上大眼瞪小眼,叶修没主动说目的,蓝河也没急着问。阔叶舒展,阳光漏下来,在路上画出一圈圈的斑点,随微风晃得有如卡拉OK柔情版射灯。人声寂静,倒是不知哪个树头的鸟儿捧场地哼起了小调。

    半晌,蓝河才别别扭地来了句:

    “你关注我干嘛?”

    “嗯?”叶修一下没反应过来。

    “……微博!”

    “哦。”叶修恍悟。

    蓝河等了半天没等到下文,又不好意思再开口,便在脑门上顶了个文字泡:“????”

    “这需要什么理由?”叶修淡定,“咱都老熟人了。”

    这回蓝河说话了,并且说得铿锵有力:“我信了你的邪。”

    “只准你关注我,不准我关注你了?不带这么霸道的吧?”

    “……”蓝河以沉默表示狐疑。

    “年轻人,要坦坦荡荡,要学会相信,不要疑神疑鬼。”

    蓝河回赠以5行加粗省略号文字泡。不过他也没真指意叶修说出什么好话来,没有图穷匕见、直言所谋就谢天谢地了——至少可以姑且暂时当做“友情关注”。蓝河轻咳一声,转了话题:“既然不是觊觎材料,那是想干嘛?没事我就继续清任务了。”

    “嗯……”叶修以闲聊的口吻说,“国家队要明天就要飞瑞士了,你知道吧?”

    蓝河这段时间和他正面撞上得太多,话说多了难免短了距离,不自觉地也用起闲聊的口吻回答:“知道。你们整个行程已经全部曝光了,安排了各种活动,联盟这是想大炒一笔。”

    “到那边就进入冲刺阶段了,估计没空上线。”

    蓝河顿了顿,也不知该接“和我说这干嘛”还是“欢天喜地送大BOSS”,最终闷闷地应了声:“……哦。”

    其实叶修上线就是为了和蓝河说这个事儿,未免遇不上,还特意上的是加了蓝桥春雪好友的君莫笑,想着再不济可以发条信息。

    光速退役后,老板娘托苏沐橙给回到家中的他送来了君莫笑的账号,说反正兴欣也没人会用。君莫笑毕竟有苏沐秋的一份心血,叶修本想留给苏沐橙做个纪念,却被她以“我想看见活生生的君莫笑,而不是死沉沉的账号卡”拒绝了。叶修微微一笑没再说什么,收下了卡。

    晚饭后苏沐橙独回兴欣,而叶修在一直属于自己、却已阔别十数年的卧室中打开崭新的电脑,下载客户端,隐身登录了君莫笑。

    消息的大浪兜头盖了君莫笑一脸,叶修叉掉一堆来自当年加过好友的兴欣公会成员关于夺冠和退役的信息,却在“蓝桥春雪”前打住了鼠标。

    “恭喜叶神!”

    ——这是夺冠之后。

    “!!!?”

    “怎么了?退役好突然……”

    “需要帮忙吗?”

    “虽然能力比较有限……”

    ——这是公布退役之后。

    而最后一条是在此几天之后:

    “虽然可能不自量力且多余,但,如有需要,我的手机号是13x-xxx-xxx,邮箱不变,请随时联系。当然用不上是最好,祝平安顺心,前程似锦!”

    远有多如繁星的长篇大论声嘶力竭诉衷情的粉丝,近有直接找苏沐橙打听的一干职业圈对手朋友,蓝河这寥寥几句话在其中甚至可以说是毫不起眼。

    但确实出乎了叶修的意料。

    毕竟说到底,叶修和蓝河多是业务交流,虽然他个人感觉双方在游戏中的交情还不错,但也没铁到可以在现实问题上大方地倚赖。更何况就一般人看来,五冠在身的顶尖职业选手的能量远超一家公会的高管,如果以叶修的能力和人脉都解决不了的事,蓝河十有八九也解决不了。

    但蓝河还是留下了承诺。

    要说蓝河自己不知道吗?叶修是不信的。至于为了抱大腿惺惺作态就更没可能了,毕竟这腿一早就伸到他面前还被PIA了出去。

    然而蓝河还是“不自量力”又“多余”地留下了承诺。

    ——真可爱。

    叶修笑。

    ——原来这个人对我有这么多朴素的好感和善意。

    叶修特别受用,然后熟练地给人回复了一句:“来了!最近蓝溪阁野图收成怎么样?”

    接着是断断续续、反反复复地遇见,这个人便从文字tag变成了轮廓线,线条里填充了颜色,图形有了厚度,倏然间塑像的时针松动了,它便开始在心脏上蹦跶戏耍,骄傲踱步。

    就像一个苹果,你先是知道了它品名,又知道了它的产地,了解了它的大小,又了解了它的形状,品尝过它的清香,也品尝过它的甘甜,这个苹果便与世界上其他的所有苹果不再一样。了解转化成好感,好感积着积着便成了惦念。

    于是从嘉世到兴欣都没有主动道别传统的叶修,为了不再收到某些人关心就关心,还一大堆客套,担忧就担忧,还假装稀松的留言,主动地找人交代了行踪。

    结果某人就回了个干巴巴的“哦”,让叶修小小地受到了打击,然后在打击中想要找回场子般动起了别的心思:“俱乐部有安排你们去现场吗?”

    “没……你们平时打国内赛,也没见我们能不干活的呀。不过偶尔蓝雨主场的时候,没排班还是可以混进去看看。”蓝河也是有些小怨念。他是货真价实的蓝雨粉,按说近水楼台,肯定是怀着每场比赛都追现场的念想的。然而他们网游部压根不随队,并没有这种福利。

    “哦。我有票,你有假吗?”叶修淡淡然地抛出了邀约。

    “嗯?”蓝河的脑子duang地宕机了,嘴巴从理智的掌控中脱出,老实地按照反映着卡住的CPU处理信息的噪音,“啊?啥?什么票?国际赛的票?你有国际赛的票要给我???”

    叶修听着他在收尾处已经拔了好几个调的音高,笑了一声,“是啊。联盟给每个选手都发了几张。全程票。怎么样?想去吗?不收你钱。”

    “想。不。我是说,想归想,但是,那个,这个不太好吧,这么贵重,这怎么好意思……”还在震荡中的蓝河语无伦次。

    “联盟发的,免费。”

    “市价很贵!”那仿佛发了个二十块的工作餐的腔调让蓝河忍不住吼了他一句。情绪泄出去,人算是冷静了下来,他犹疑而小心地问,“不是,我是说,要不给令尊令堂吧?”

    叶修啧了一声,“他们有的是。你说你怎么年纪轻轻就这么纠结呢,给你你就拿着呗。就当感谢蓝大大在兴欣初期为公会做出的卓越贡献了。”

     蓝河被他机关枪一顿突突突的给射懵了,闷了半晌,才呆呆地应了声“哦”,随后慌里慌张地道谢,“那、那就谢了啊。我估计得到你们正式比赛才过去,要不我过去时给你捎点什么祖国的土特产呗?”

    叶修正想欣然答应,就听他顿了顿,小郁闷地补充:“不过那什么,一个人管俩公会的黑历史咱能别提了吗?”

    叶修大笑了起来。


tbc.

 
评论(34)
热度(526)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