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明月皎皎 7.

2014.4.8 于 LFT


7.

    叶修既然定了要送蓝河上学,也不日复一日地拖沓。

    第二日一早,蓝河就被叶修从被窝里挖了出来。好在寺庙中修行清苦,和尚们秉持着戒惰的精神在修了早课吃早饭前便会将蓝河叫起来。因此习惯了早起的蓝河被叶修用冷水浸过的毛巾强制性擦了把脸之后已经变得精神奕奕。

    床头不知何时又多了一套新衣服,与昨儿类似的款式,不过是红底火焰纹配黑色束带,衬得本就白皙的蓝河像个玉琢的娃娃。蓝河对乔一帆送的绣了鲤鱼戏荷图的小荷包爱不释手——这是他第一次收到正儿八经的礼物,叶修便替他将荷包挂在腰间,又在里面塞了一颗晶莹剔透的避水珠,嘱咐他要一直佩在身上。

    两人拾掇好用了早饭便出门了。说是出门,其实只是在家里铺上了一张硕大的画着传送阵的织布,叶修站在阵中央驱动妖力,而蓝河揪着叶修的后摆紧贴在他旁边,眼前一黑一亮,人已离开了兴欣庄。

    湿润的风迎面吹来,海鸥的鸣叫、海浪舒缓地拍打着海岸的声音和嘈嘈杂杂或远或近的人声随即传入耳中。蓝河循声望去:延绵百里的洁白沙滩上架着鳞次栉比的木架,木架上晒着巨大的渔网和晾盐布,再远些搁着大大小小的船只;天还没亮就出航了的渔船陆陆续续地满载归来了,渔民们忙碌地穿梭其间,有卸货的、装箱的、搬运的,有修补船只、破网的;人们不拘男女地扯着嗓子大声地相互说着音调婉转的方言,偶尔爆发一阵欢笑,十分的热闹。

    从未见过这种场面的蓝河瞧得津津有味,连松开了叶修的衣服都不察觉,“他们在做什么?”

    “这是渔民,靠打渔为生——即是坐着船去海里捞鱼,捞到的鱼或是自己吃,或是拿去和别人交换些其他的东西,比如说衣服、米面。”叶修说。

    蓝河顺着和沙滩衔接的水体往更远处望去,壮阔美丽得夺人心魄的景色让他立即将沙滩上的凡俗光景抛诸脑后:由浅入深的湛蓝海水在早晨温和明媚的阳光下荡漾着点点金波,被风鼓得满满的渔船的白帆点缀其间,三五成群的黑色海鸟畅快地在海面上自由翱翔,海水的蓝一直一直蔓延到天边似是无穷无尽。

    “这就是蓝雨海。”叶修看蓝河的表情神往,不由逗他,“要不小蓝就留这儿,我一个人回兴欣去?”

    蓝河闻言回过神来,纠结地抬头看了眼笑意盈盈的叶修,又看了看大海,最终还是往叶修身边蹭了蹭重新拽住了叶修的衣袖,嘟囔,“不要!”

    叶修心里乐得不行,忍不住一把将小孩抱起,狠狠地亲了口他的脸蛋,“小傻瓜,怎么可能留你在这儿整天被黄少天的噪音荼毒?”

    “——老不修!居然在我背后说我坏话!能不能有点素养要点脸?”说人人到,只见细碎的金光飘落,依旧顶着两根耀眼的龙角的黄少天已出现在了两人身旁。

    原来叶蓝两人所处的正是蓝雨海的官家驿站。这驿站建在离海滩不远的小山头上,属蓝雨海管辖,不为没有法力或妖力的普通人所看见。说是驿站,其实只是一个四方的小竹亭,亭中地面用有魔力的颜料绘有传送阵——“瞬间移动”或是“缩地急行”的法术可移动距离非常短,若想长距离瞬间移动,必须依靠传送阵法。亭内柱旁还飘着一盏绘着水墨山水图的素净绢纱圆灯。若是有人意欲拜访蓝雨海的龙宫,便将灯点亮,不出片刻便有虾兵蟹将前来接引。而黄少天,正是被叶修在蓝河顾着看风景时点起的灯所引来。

    蓝河被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叶修安抚地拍了拍小孩的后背,十分淡定地朝黄少天说道,“我说的是大实话,你还是早点接受自己这个缺陷,勇于改正吧!”

    “没见地!我这七寸不烂舌灿莲花的技能分明是得天独厚的一大优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一绝!你有吗?行吗?能够吗?”黄少天马不停蹄叽里呱啦地回道。

    叶修嫌弃道,“白送我都不要。”他话锋一转,“你这不干活的龙王终于无所事事到有闲情展开迎宾接送的副业了?”

    黄少天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别提了,又在开大会呢。那帮老家伙真是啰哩啰嗦没完没了顽固不化,最郁闷的是文州还不让我说话!通报一说你来了,我就赶紧趁机溜了出来。”

    “我看文州是怕你一张口就把那几个老头气得闭过气去吧。”叶修笑。

    “他们要真是如此纤细就欢天喜地普天同庆天下太平了!”黄少天嗤之以鼻,挥手灭去了亭中的灯火,“小蓝来拜师是吧?走,我带你们去。”

    蓝雨海龙宫位于深海海底。最高等级的来宾到访时,龙宫便会劈海打开一条长长的、连接驿和宫门的通路。前后各百个士兵护航。中又有百个宫中鱼女身着轻纱长裙,拖曳着广袖宽带,提着珊瑚骨架、内含夜明珠的宫灯一边慢步引路,一边轻声吟唱,十分瑰丽豪华。

    此时自是不用如此隆重繁琐。黄少天拿出一件巴掌大的木牌略一施法,那木牌便变成了一扇木门。三人通过木门,就来到了龙宫门口。黄少天身为龙王自不用说,叶修也早已修习了避水术,而蓝河佩戴着避水珠,三人进入水中直如陆上无异。

    龙宫灵气旺盛,因而引来许多生物。五彩斑斓种类繁多的鱼类摇摆着身体从身边慢悠悠地游过,蓝河兴奋地伸出小手试图拦截,虽然从未成功却乐此不彼。

    黄少天不满他顾着和那些未成精的小鱼玩,嚷道,“小蓝河看这!这就是蓝雨的龙宫!宏伟壮观吧!”

    黄少天虽然吵吵闹闹,但是他人长得玉树临风,还有十分稀奇好看的龙角,待蓝河也亲切,因而蓝河对他还是很有好感。此时听他叫唤,便恋恋不舍地放下手依言抬头:整个龙宫嵌入挖空的绵延海岭中,一眼估算不出大小;错落飘浮在水中的靠夜光石发亮的宫灯替龙宫披上一层莹蓝色的幽光;高高的红色宫墙遮挡住了后面的重重宫殿,可从三扇洞开的宽敞无比的宫门中所窥见的雕梁画栋飞檐斗拱已将龙宫的巍峨富丽展现一斑。

    黄少天见他瞠目结舌的模样方才得意一笑,一撩袍子率先走上了宫门前的台阶。

    执刀戟守在宫门前的士兵们见到黄少天整齐划一地半跪行礼。妖精们远不如人类讲究繁文缛节死抠规矩,黄少天挥手让众人起来,领着叶修从中门进入了龙宫。

    三人穿来走去,来到了位于外宫左前方的厚德宫。进了院子,抬头便见着主殿门楣上挂有一方书着“博学”的牌匾,字态稳重端方。殿门大开,内中传来一声声整齐清亮的读书声。

    叶修将蓝河放在地上。

    蓝河昨儿晚上已听叶修讲了读书的事宜,此时事到跟前,还是免不了一番紧张。 叶修这两日来对他的温柔态度让蓝河鼓起了讨价还价的勇气。他抓着叶修的衣袖,昂着头努力瞪大晶晶亮的眼睛瞅着叶修,软软地小声问道,“我可不可以不念书?”

    叶修顿了顿,经住了腐化意志的严酷考验,屈指刮了刮他的鼻子,“再怎么装可爱也不可以。”

    卖萌失败的蓝河扁了扁嘴,有些气嘟嘟地扔掉了叶修的衣袖,却也不继续闹。

    黄少天在一旁看着直乐,嘲笑叶修道,“将这么可爱的小小孩扔进故纸堆里,扼杀他的天真活泼,毁灭他的童年,你可真是个大坏蛋啊!大坏蛋!” 

    叶修斜了他一眼,“这不是为了不让他以后像你一样不学无术贻笑大方吗?”

    “呸!爷也是从这儿出来的,子集经史学富五车诗词锦绣出口成章!”

    “‘出口成章’是真的,其他,呵呵。”

    两人扯了会,待屋中学生读过这一段,黄少天才带人进了屋。

    屋中摆放着三行七列低矮的书案,大大小小的小孩子们或跪或盘坐在竹席上,见了黄少天都纷纷起身。只有一个坐在最前面、穿着银色锦袍、外表十来岁的小少年高兴而亲昵地叫了一声,“黄少! ” 

    黄少天免了众人的礼。

    站在上首的老爷子对那少年斥道,“陛下名讳岂可儿戏呼之,无礼之至!”

    那小少年吐了吐舌,显然对老爷子的大惊小怪不以为意,却还是垂首装乖,改口道,“儿臣驾前失仪,请父王恕罪。”

    黄少天只觉好笑,走过去敲了敲他的脑壳儿。跟在他身后牵着蓝河的叶修朝那白发老爷子颔首而笑,“陈太傅。”两人倒是认识。

    “叶庄主。”老爷子波澜不惊地回礼,打量了一下他身边的蓝河,“想必这就是喻相提及的蓝河了。”

    “文州已经和你说了?他说了我就不说了,总之蓝河以后也跟着你念书就是。”黄少天也曾从陈太傅念书,陈太傅为人严肃治学严谨教学严厉,给年幼爱玩的黄少天留下了不少阴影,导致他直到现在在这老爷子面前也难得地没什么说话的欲望。

    陈太傅应道,“臣遵旨。”又对蓝河说道,“蓝河,你便先在此旁听,待今早课业结束,再行拜师礼吧。”

    蓝河听着现下立即就要离了叶修单独留下,有些害怕地看向叶修。

    黄少天给那一直旁观着的锦衣小少年递了个眼色,少年心领神会,赶紧开口招呼道,“小蓝河?过来过来,来我这边坐!我叫卢瀚文,以后我们就是同窗了!”

    叶修朝蓝河鼓励地笑了笑,把他推向卢瀚文,“去吧。我待会来接你。”

    蓝河转头看了看卢瀚文灿烂的笑脸,终于朝叶修点了点头,特别认真地应承道,“我会好好努力的。”

    叶修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脑袋,见他在卢瀚文身边坐下,才与黄少天一起离开了。


    黄少天喜欢与人比拼法术武功,更喜欢一边打一边说,话题百花齐放不着边际。他自己倒是不受影响犀利如常,却吵得人实在头疼,是以大多数人一听到要与他比武都避之不及——或者说,除了喻文州,所有人都避之不及。

    叶修自然也是其一,但他难得地自己送上门来,黄少天又怎肯轻易放过。于是被捉着在后院比武的叶修只恨没有带两截碎布在身上好塞住耳朵。

    好不容易熬到蓝河那边的课业快结束,叶修赶紧扔下黄少天蹿回了厚德殿。

    叶修在妖界也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小孩子们听多了传说故事,难免对他有些崇拜。此时散了课也不离开,纷纷留在教室中围观他,更有希冀能得他眼缘好讨些指点的。

    叶修浑不在意身上钉着的各种视线,径直往蓝河去了。蓝河一见他便高兴地笑了,露出几颗小小的洁白的牙齿。

    卢瀚文据说是黄少天从零落的旁支认养的,可算是龙宫中的太子。叶修和他也熟,上来就问蓝河,“怎样?小卢没有欺负你吧?”

    蓝河实诚地摇摇头,“小卢哥哥很好。”

    卢瀚文跟黄少天久了,对着叶修也成了那个调调,“看吧,叶神!你就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小蓝河这么可爱,你舍得欺负吗?你都舍不得,这么尊老爱幼的我自然更舍不得了!”

    叶修直接就转头看终于可以坐下休息的陈太傅,“太傅,你听听这话,他好意思管自己叫‘尊老’爱幼呢。”

    陈太傅扫了卢瀚文一眼,下了逐客令,“好了,如无要事,你们就各自散了吧。”

    卢瀚文被叶修“找先生告状”的必杀技打败了,长叹着“人善被人欺,好人没好报”蹦蹦跶跶地走了。他一走,其他人就更没资格留下看戏了。殿中终于只剩下了陈太傅、叶修和蓝河三人。

    蓝河跪着给陈太傅端上敬师茶,陈太傅接过喝了,便算拜了师。

    陈太傅端详了蓝河一会儿,似是看出了什么,却也不说破,只道,“天道酬勤,勉之勉之。”

    蓝河似懂非懂,却也学着叶修教他的朗声应道,“是,谢太傅。”

    陈太傅点点头,让他起身,又和叶修交代了要准备的笔墨纸砚和书本,便让他们回去了,明天再来正式上课。

    

    叶修带蓝河在蓝雨海驿站旁的小镇上吃了午饭,又逛了会,才回到了兴欣庄。

    叶修吩咐小妖怪准备蓝河上学需要的东西。蓝河坐在凳子上玩昨儿从兴欣仓库里找来的九连环,越折腾越乱。

    小妖怪记下名单应声下去了,叶修转头看蓝河,就见他苦恼地皱着一张圆圆的小脸,活生生像个包子,短短的手指勾着铁环掰来掰去,不由笑了起来,“怎样?拆不出来可以求哥教你啊。”

    蓝河停了手,却奇怪地抬头瞅了他一眼,“为什么叶爹爹你总叫自己‘哥’?”

    叶修顿觉一道天雷劈在头上,他僵了好一会,才从牙缝里问道,“你刚叫我什么?”

    “叶爹爹……”

    “谁说我是你‘爹爹’?”

    蓝河见他凶气四溢的样子不由缩了缩脖子,却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小声回道,“小卢哥哥说的……”

    卢瀚文你个小混蛋给我等着!叶修抽着嘴角在心里啪啪啪地将卢瀚文打了一通屁股。他那本是反问,以为蓝河自己胡乱猜测的,谁知却是有人误导。叶修板着脸瞪着蓝河,认真严肃地纠正这个十分要紧要命的问题,“我不是你爹!以后绝对不能这样叫我!知道没有?”

    蓝河见叶修一脸不由分说没有商量的余地的样子,忽然一扁嘴,哇地一声哭了起来。手里的九连环也不要了,跳下凳子扑到叶修身上,抓着他的衣服不放。不一会儿就满脸眼泪鼻涕,哭成了个小花猫,配着抽噎的样子特别的可怜。

    叶修手忙脚乱,连忙掏了手帕给他擦眼泪。他倒没觉着自己有多凶,再说如果是被自己吓到了又怎还会扑过来?

    “怎么了?这是怎么啦?”叶修索性把他抱到腿上来,别扭地放柔声音问道,“谁欺负我家小蓝了?”

    蓝河得了哄,总算歇了些哭声,断断续续地控诉道,“你又不要我了……”

    叶修苦思了半晌,才明白:蓝河因着无别和尚的话和叶修这几日的表现根深蒂固地相信了小卢说的自己是他父亲的话,叶修不让他喊“爹爹”,他还以为叶修不认他这个“儿子”,自己继婴孩后“又”一次要被家人抛弃了。叶修哭笑不得,看着小孩这么依赖喜欢他的样子又觉得心口热热的。他一下一下地抚摸着蓝河的脊背,吻在他发顶,低声说道,“我虽然不是小蓝的爹爹,但是永远都不会不要你。”

    蓝河用手背擦了擦哭得泪眼朦胧的眼睛,艰难地从叶修紧固的怀里抬头看他,“真的?”

    “真的。”

    “那……你不是我爹爹,是我的谁?”

    叶修特别温柔特别真诚地笑了笑,咬字清晰地说道,“相公。”



tbc.


2014.4.8

最初和基友聊养成的时候就是这段,我居然为此写了那么多废话→ →||||小孩子的思路真的很难懂诶……

这几天看独闯天涯去了。看完了。一路坚决否认和女主有暧昧关系的男主居然在最后一页忽然默认了关系→ →+最后一章还爆了男主基友的真名!真是完结大礼包,又给BG发糖又给BL发糖,蝴蝶真会做→ →……和基友吐槽的时候,基友说了句,似乎预见了全职的结局……真是西斯空寂啊orzzzzz雅蠛蝶?!?!?!?(尔康手

 
评论(6)
热度(85)
  1. 猫影子长铗已古 转载了此文字
    mark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