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明月皎皎 6.

2014.4.4 于 LFT


6.

    人看到了,点心也吃了,喻黄两人稍坐了会便告辞了,毕竟打理一个广袤的海域也不是那么简单轻松的活儿。

    蓝河放下空碗,用备好的帕子擦了擦嘴,转头看向叶修表示自己已经吃完了。胡乱吃了点算数后便饶有兴味地支颐围观他吃饭的叶修摸了摸他微鼓的小肚子,闷声笑了一下。

    蓝河不太好意思地扭了扭企图脱离他的魔掌。

    蓝河吃得是有点多了,可谁让兴欣庄的餐点这么好吃呢?殊不知这些饭菜是叶修特意按着他上一世的口味准备。说实话,看到它们仍旧如此受青睐,叶修都有些意外,旋而又感觉欣喜——虽然轮转一世失去记忆,蓝河身上到底留下了很多他熟悉的东西。

   “我带你在庄子里转转吧,顺带消消食。”叶修提议。

   “嗯。”蓝河没有旁的事干自然也没有异议,跟在叶修后边像个小尾巴一样,在兴欣庄里溜达起来。他今天穿着新衣服,显得格外的精神,瞪着圆溜溜水灵灵的大眼睛东张西望看什么都新奇的样子当真十分可爱逗人,一路上遇见的小妖怪都忍不住瞄着他偷笑。

    叶修带着蓝河往兴欣其他人的独院挨个窜门,有一茬没一茬地给他介绍兴欣庄的事:

    漂亮俏皮、本体是银狐的苏沐橙,所有人里她认识叶修时间最长;

    样貌纯真、行为泼辣、实际却很善良无害、本体是樱桃树的陈果,又因为她负责打理兴欣对外的产业,所以大家也喜欢管她叫陈老板;

    短发飒爽、举止文雅却不失亲切、本体是白虎的唐柔,虽然一副安于兴欣这小庄的样子,实际家族背景十分厉害;

    以猥琐为荣纯良为耻、本体是鼯鼠的方锐,平时最爱和叶修嘴炮对掐的就有他;

    沉默寡言、本体是灰毛野兔的莫凡,对顺走别人的猎物很有一套;

    温柔礼貌、本体是燕子的乔一帆,茶艺很不错,还送了蓝河一个飘逸着清淡的花茶香的小荷包,说是凝神静气;

    理性冷静、本体是一只因被得道者长期使用而被后世供奉得灵的药碗的安文逸,屋子里堆满了医书和药草,是兴欣庄的专用大夫;

    还有魏琛、包荣兴和罗辑三人出门在外,为的是搜罗各种灵芝妙药法宝名器——这些稀罕物的买卖便是兴欣庄主要的营生,人就等见到面再作介绍。

    如此逛了一圈,蓝河总算认全了昨晚餐桌上的人物,而且终于又有机会询问叶修的本体了。

    “我是世间唯一的九尾猫,天生擅长吃鱼。”叶修如此回答。

    在见过的野猫的基础上手动添加了八条尾巴的蓝河觉得屁股有点挤,似乎为叶修觉得痛苦地皱起小脸,“哦”了一声,完全不能领会叶修后半句的深意。

    “那我也是‘精怪’吗?我的本体是什么?”

    “现在不是了。”

    “哦……”蓝河听见自己和叶修不一样,很是遗憾,应声也有些无精打采的。

    兴欣庄占地广阔内容丰富,比小庙要有趣千倍,让还是小孩子心性的蓝河暂时忘记了与和尚师傅们的离别之情。不过庄子大也有坏处。这会出了安文逸的院子,不时跑跑跳跳的蓝河已露出了些许倦色。叶修见状便俯身将他抱了起来。

    蓝河坐在叶修的手臂上,软软地靠着他,无聊地玩叶修披散下来垂到胸前的长发。

    “好玩儿吗?”叶修感觉头皮被牵扯,笑问。

    “嗯!”蓝河以为他在问兴欣庄好不好玩呢,遂用力点头。

    叶修也不纠正,“喜欢兴欣吗?”

    “喜欢!”小孩子的嗓音脆生生的,像是翠柳枝头雀跃的黄鹂。

    “那喜欢我吗?”

    蓝河抬头,看见叶修正挂着清浅却盈盈的笑意,用那双深邃漂亮得像深海漩涡一样的黑色眼睛看着他,不由更加用力地点了点头,“喜欢!”

    虽然蓝河说的“喜欢”和叶修问的“喜欢”并不是一回事,叶修仍被小孩认真的模样会心一击,萌得心花怒放。他努力克制着意图上扬的嘴角,装着一脸不信,指了指自己的脸,“真的?真的话就亲一下。”

   “‘亲’?”

   “就像这样。”叶修在他像蒸蛋一样嫩滑的脸颊上啄了一下。

    蓝河眨了眨眼,不太明白这两件事之间的关系,不过还是伸长脖子仰着小脸在叶修指的地方响响地吧了一口。

    “好吧,我信了。”叶修完全没有蒙骗纯真稚子的罪恶感,又在他脸上亲了亲,“我也最喜欢小蓝。”

    蓝河被叶修的刘海搔得有点痒,咯吱咯吱地笑着向后躲了躲,歪着脑袋,瞧着叶修的眉眼弯弯的,特别甜,特别的无邪。

    叶修微微一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摸了摸小孩的脑袋,哑声说道,“所以啊,快点长大吧蓝桥……”

    蓝河有点不高兴地鼓起一边腮帮子,觉得叶修记错了他的名字,“我不叫蓝桥!”

    很快整顿好心情的叶修笑了笑,趁机给他分解,“蓝河是无别主持给你起的吧?其实蓝桥春雪才是你原来的名字。无论是‘蓝河’还是‘蓝桥’,都是你。”

    “‘原来的名字’是你帮我起的吗?”蓝河还一直以为叶修是他的家人。不过他在寺庙中长大,出家人连俗家姓名都不提起,毋论红尘关系。所以虽然蓝河知道自己原先该有一个“家”,却并不清楚家中除了父母该有哪些人,之间又是什么关系,也不知道叶修算是他什么关系的“家人”。

    叶修摇了摇头,“你原来生在蓝雨海,蓝桥春雪是上一届的龙王的赐名,就是黄少天他老爹,给你起的名字。”前世今生的事太复杂,叶修不欲在他年纪尚幼时与他多说,抢在他再发问前说道,“兴欣庄有一处专门堆放稀奇玩意儿,我们去玩好不好?”

    蓝河果然立刻转移了注意力,“好!”

    


tbc.


2014.4.4

叶*不要脸

今天好多4……

 
评论(7)
热度(84)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