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明月皎皎 5.

2014.4.2 于 LFT


*有点儿喻黄。


5.

    第一次走出小庙所在的深山来到全然陌生的地方的第一个夜晚,蓝河窝在叶修的怀里睡得天昏地暗的香沉,直到第二日的太阳照到屁股上,才餍足地醒来。

    蓝河挨蹭了一下头壳儿下边软硬得宜的枕头,耳边传来咕咚、咕咚强健有力的心跳,才发现自己的大半个身体都压在了叶修身上,而对方矜贵的白色内衫上还残留着一小块自己的口水印子。干了坏事还留下铁证的蓝河偷偷抬眼去窥叶修,只见他似是为了不影响自己睡眠而采用了一个别扭的姿势,正抓着昨天那本书看得津津有味。蓝河虽小,却被僧人们教得品性极好,绝不娇惯,顿时不好意思极了,连忙把自己撑起来,“抱、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叶修见他紧张兮兮愧疚得不行的小模样,哈哈哈地就笑开了,笑得蓝河更加的无地自容,头都快埋进了被子里。叶修见好就收地敛了笑声,笑意却久久地滞留在脸上。他猿臂一舒,一收,一把将蓝河按在怀里,用力地揉了揉他柔软而散乱的头毛,又亲了亲他额角,也不说什么,放开他便下床拾掇自己去了。

    叶修指了指床头崭新的衣物,那儿昨晚睡前还没有东西呢,“会自己穿衣服吗?”

    “会的。”蓝河连忙点了点头,看着那看起来就特别值钱——蓝河倒是知道什么是阿堵物——的衣服,犹豫地问道,“这是……给我穿的吗?”

    “就是给你的!赶紧穿来我看看!”

    听叶修这么说,蓝河才抓起那叠得方方正正的衣物,抖开一看,是一套海蓝色的袍子,袖子和衣襟上用蓝白色系的丝线绣着精致的海浪纹,宽腰带上除了绣纹外更点缀着几颗剔透无暇的白玉,煞是好看。

    只穿过最便宜的素色棉麻的蓝河得了漂亮新奇的新衣裳,喜欢得不得了,手脚麻利地穿了起来,杏仁儿大的眼睛笑成两弯尖尖的月牙。

    叶修看着那甜甜的笑容,顿时觉得花翻倍的钱请小妖怪们连夜赶出蓝河尺寸的衣裳真是再值得不过了。

    两人洗漱完毕,叶修便带着蓝河前往指定好的园中凉亭用膳。蓝河不爱被人整天抱着,想自己走走。叶修便迁就着蓝河的步子,和他一起慢慢地踏过碎石小路、穿过柳荫、步上长廊。走着走着,迎面撞见了两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几岁、身量相似却各有风华的男子跟着家养小妖姗姗而来。

    其中那个头上张扬地顶着两根嶙峋的鹿角一般的金色长角的男人一见到叶修和蓝河便张开了口,明亮清脆的嗓音与这阳光和煦微风宜人的早晨特别配衬,“哎哟快让我看看!这是蓝桥?嗯感觉是有点像。这可终于找到了,都三四年了!你在哪儿给找着的?诶,我说你们不会是才起床吧?叶不修你禽兽不如啊,蓝桥才这么点儿大呢你都干什么了!赶紧自裁谢罪!”

    蓝河虽然无知无畏没有“异我族类”的概念,可毕竟是第一次见到头上有角的人,这还没消化完呢,便被面前的男人完全不给人插话或回答的间隙的滔滔不绝惊得目瞪口呆。不想这话还未完,走近了的男人弯腰凑到蓝河面前,一边仔细地打量他,一边说道,“你现在叫什么来着?小蓝河?哎,眼神好茫然啊,连身为蓝雨海英明伟大帅气非凡气质出众的龙王的我都不认得了,看来确实是没有记忆了。小蓝河啊,我黄少天可是你前一世最憧憬仰慕的人哦——”

    被吵得脑仁疼、深刻了解越搭理他越烦人而闭嘴不答的叶修听到这里,终于忍无可忍地强行打断了他,“你够了啊,我警告你别给我家小蓝灌输什么奇怪的念头。陆地上空气太丰富了是不是,话越发多了!”

    黄少天不屑地斜了他一眼,“什么你家的!蓝桥明明就是我大蓝雨海的人!想和蓝桥在一起?赶紧带着你的兴欣庄来嫁进来呀!嫁妆至少得有五百箱,少了没门儿!”黄少天感觉这话题好多年都没机会提了,顿时十分地怀念,更加地想多说两句。

    叶修伸手捂住了蓝河的耳朵,皱起的眉头能夹死苍蝇。他向黄少天身后一直安静从容地微笑着男人抬了抬下巴,“大热天的,文州你怎么就将他放出来增加暑气了呢,赶紧牵回去关着啊!”其实不过初春的天气,他自己都穿着长袖呢,又哪里会热,可叶修仍说得煞有介事痛心疾首。

    终于被点着名字拖入战局的男人笑了笑,直如清风拂过漫山洁白的风铃花,两瓣色泽清凉细润的薄唇吐出来的话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好了少天,你就少说两句真话吧,我看叶神多年的老伤依旧疼得很,经不起你这样一戳再戳啊。”

    “合着你们夫夫档特来求虐八百回合的是不?行啊!吃了饭再来战,小蓝还饿着呢。”叶修见这不过是个招呼就快扯得没边了,赶紧将话题转了回来,“你们也别往前堂去了,都跟我来吧。”说罢为了提高离开的效率而抱起蓝河,率先走了。

    “还没吃?!你们不会真睡到刚才才起吧?!看错你了!”黄少天跟了上去,说道。

    “你想什么呢!就算你每次君王不早朝都是因为前夜文州太努力了也不等于所有人都是如此啊!”叶修头也不回。可趴在他肩上总算缓过来了的蓝河却十分好奇地盯着黄少天的龙角看。

    “胡扯!明明是我批奏章批得太努力了!”黄少天敏锐地察觉到蓝河的视线,看着稚子天真的脸庞不觉翘起了唇角。这一笑,既是愉悦纵容又是傲然的自信,当真神采风流叫人目不转睛,确有几分帝皇气度——如果不计较他嘴上的不着四六的话。

    “啧啧啧,还批奏章呢,我看你桌上的文书还没文州十分之一的多吧!”

    几人这么瞎扯着很快就来到了已布置好餐饮的凉亭。兴欣庄中的小妖怪很是得用,此时已机灵周到地给两位来客也加好了座位和餐具。

    叶修虽宠蓝河,也有着独占欲,却并没有打算趁机将他培养成一个完全依赖自己、仰自己鼻息生存的人。他喜欢的蓝桥,是一个独立自主的人,既不是他叶修的宠物,也不是附属物。因而有些力所能及的事他仍放手让蓝河自己去做,比如吃饭穿衣。一行在凉亭坐下,叶修便放开了蓝河,让他自己坐一张凳子自己吃。

    蓝河嗅着文火熬出的姜丝香菇鸡肉粥的香味,眼睛都发亮了,肚子立刻咕噜噜地响了起来,惹来大人们莞尔一笑。

    兴欣庄的茶点都是自制的,口感精细,造型也雅致,重要的是味道偏甜,却清甘不腻,很合黄少天的胃口。他虽是吃了早饭才过来的,见到仍忍不住拿了一个,第一千零一次旧话重提,“你这儿做点心的厨子,分我一个吧。”

    “想都别想。”叶修一口回绝。

    这做点心的厨子是个竹子化的精怪,欠了叶修恩情,便一直呆兴欣干着。当年蓝桥最喜欢吃的就是她做的点心。叶修老用它们来吊蓝桥胃里的馋虫,勾其主人过来玩耍。又怎可能将她让给蓝雨去?

    “小气!”

    “过奖。”

    倒是那个让人如沐春风的男子还记得他们收到叶修找到人了的通知急匆匆赶来的目的并不是扯皮吃点心。他轻啜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便放下了茶盏,笑道,“叶神不予我们介绍一下?”

    叶修见蓝河吃着饭仍十分感兴趣地偷眼打量两位客人,才有点儿不情愿地说道,“小蓝,头上支俩树杈的那个,叫黄少天,是南方的蓝雨海名义上的当家,本体是龙。”

    “你才俩树杈呢!这是龙角!多么高贵的龙角你知道吗!没见识!”

    叶修才懒得理会黄少天的叫嚷抗议呢,继续说道,“他隔壁那个笑面虎,叫喻文州,蓝雨海的丞相。打起架来就是个手残,不过却是蓝雨海实际上管事的,有点厉害。本体也是龙。”

    “‘丞相’?‘本体’?‘笼’?”蓝河歪歪头,疑惑不解地看着叶修。

    “丞相是管家的一种,干活的。我们,这两只和兴欣庄的,都是或天生、或由其他生物和物件化成的精怪——这只是一种称呼,实际上我们和人类一样也只是天地万物的一员而已。我们其中能力好的,便可以变形。人的外观比较方便,所以我们通常都化成人的模样。而原来的模样,就叫做本体。”叶修见蓝河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便继续说道,“至于龙——蛇你知道吗?比蛇多四条腿,头上支俩树杈的,就是龙。”

    蓝河又点了点头,刚想问叶修的本体是什么,便被黄少天的连篇累牍打了茬而失去了开口的机会。

    “放屁!”尊贵无匹的龙身遭侮辱的黄少天完全没有“堂堂一个龙王爆这种市井小民才用的粗话是十分不稳妥的”的自觉,顿时拍桌骂道,“叶不修你个老不死活这么久还如此不学无术你爹当年怎么没将你射在帕子里结果让你在人间浪费资源祸害社会上千年真是上对不起天下对不起地中间还要对不起黎民百姓!我告诉你叶不修龙就是比你帅气一千倍一万倍你再怎么花言巧语妖言惑众痴心妄想地企图扭曲我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形象也不能改变这个铁一般的事实!蓝桥就是死心塌地地喜欢龙怎么着了这是多么积极向上健康正常的审美你就在旁边空虚寂寞冷嫉妒羡慕恨吧!”说罢立刻狠狠地吸了一口空气。

    “说。继续说。看不没气憋死你。”叶修冷冷地睇了他一眼,夹了一个煎饺。

    “呵呵,其实少天说的也没错。”这时喻文州赶在黄少天回嘴前开口了,免得他再说下去真把自己给说缺氧了,“叶神你这样教育孩子,孩子学了说出去会被人笑话的。”

    “嫌我教育的不好,那你们蓝雨来教啊?我听说给小卢上课那老爷子就挺不错的,当年是不是也教过你?”

    喻文州一愣,原来叶修打的是这种主意。他看了看乖巧地坐在一旁努力接收信息却明显有听没懂的蓝河,微微一笑,“蓝河本就是我蓝雨的人,想回到蓝雨来,自然没有问题。”

    “是在你那儿读书而已,住还是住我这儿。”叶修纠正。

    他俩并不是真的要和叶修抢人,喻文州点点头,便算应下了,“不过正式上课前还是先来蓝雨一趟,老爷子讲规矩,得正式地拜个先生。课程和时间的安排,也到时再详细地谈。”

    “好。”

    见他们三言两语间已将蓝河读书的事给敲定了,黄少天这才问道,“诶,你还没说呢,人是怎么找回来的?”

    “之前不是说过,连土地老翁都找不到人,那很可能气息便是给故意掩盖了吗?我就沿着那谁逃跑的路线挨个找这些神隐的地方,终于在一个山间小庙给找着了。那庙藏在山里,位置很灵,自然而然就神隐了。再加上庙中还有个老和尚,佛缘和道法都很深厚,那股高僧的酸气也将小蓝的味道给掩盖了。”叶修顾忌着蓝河在场有些闪烁其词,不过知道不少内情的黄少天和喻文州立刻就听明白了。

    “哎,一般人都撞不进这种神隐的地方,那谁的八字也确实够硬啊!害我们一番好找。还是说幸好如此——”黄少天感叹了一句,见叶修摇摇头不欲多说,便也闭上了嘴。

    气氛一时有些沉寂,一直唧唧喳喳的一桌人忽然变得安静起来。


tbc.



2014.4.2

我觉得虫爹一定很爱黄少天,因为他实在太占字数了(看我真心粉的眼

 
评论(9)
热度(85)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