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已古

ID: 拂衣/稻荷/(马甲太多


积累黑历史用。纯个人见解,走过路过谨慎防雷。
除特别说明外本lofter所发皆为po主原创/原创同人,谢绝无断转载。
不定期会原地修文。女性向。可逆不可拆。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Tips:归档—>TAG;浏览器缩放功能—>125%-150%爱护眼睛(づ ̄3 ̄)づ╭❤~)

 

[全职高手][叶蓝]明月皎皎 1-4.

2014.4.1 于 LFT


*架空

*人物形象……大家懂的……



1.

    “总算找到你了。”叶修目不转睛地盯着从门缝中露出来的小半张好奇的脸,如是长长叹息。


2.

    打有记忆起,蓝河就生活在这间山中小庙。山是没有名字的山,庙是没有名字的庙。

    蓝河是还在襁褓时被住持——虽然统共只有四个大和尚和三个小沙弥,庙中仍坚持要有一个主持——从寺庙门口捡来的。和尚们虽然和他毫无关系,养育他却是尽心尽力。日子在四季轮转中如流水一样地过,蓝河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地从臂长的婴儿长成了膝高的小小人。而就在第四个看起来也将平凡度过的年头里,小庙迎来了一个叫叶修的男人。

    叶修的来到很是突然。

    那日恰好是和尚们出门化缘的日子。山中岁月惯来平静,和尚们放心地只留下了一个十来岁的小沙弥守着寺庙并照看小蓝河。小庙后边开垦出了一片菜圃,小沙弥便按着每日的功课在那里打理。而蓝河则一个人留在庙里玩耍。寺庙条件简陋,蓝河自然也没有什么精致奇巧的稀罕玩意儿可游戏。不过是自己捡一根小树枝,胡乱地在佛殿前夯实的黄土空地上比划。

    蓝河正画着主持那花白的长胡子呢,就听见了敲门声。

    因为寺里没有大和尚在,平日里敞开的庙门虚掩了起来。虽然没有锁,那人既没有自行推门进来,也不曾高声呼唤,只一劲儿不急不缓地敲着门。

    蓝河犹豫了一下,摸到了门边。

    “谁呀?”他问。

    “我自行邟周城来,有要事请教无别主持。”门外的男人答。

    蓝河年纪小,又生在深山,对人没有戒心,听对方这么一说,不但全然相信,还有些好奇——要知道小庙几乎从未有过香客或者其他讨教的僧人拜访。

    主持虽然眼下不在,不过既然是来找他的,总之可以先放对方进来嘛。这么想着的蓝河努力踮起脚尖,用小小的手抓住木门上的栓子,使出吃奶的劲儿向里拉开,一边开门一边从渐开的缝儿里往外瞧。他沿着眼前柔软下垂看起来十分丝滑细腻的黑色布料一路往上看去,最后落入一双如夜空般深邃的黑色眼睛,内中一点寒星璀璨。

    ——真漂亮啊……

   仿佛被席卷进那弯夜幕苍穹的蓝河情不自禁地感叹着,直直地出神,耳畔隐约飘过一声长长的叹息。

    “总算找到你了。”  

    

3.

    叶修将蓝河拐走了。二十年后的蓝河更愿意使用“拐”字,尽管叶修一再强调是“领回”。

    其实叶修完全可以采取粗暴手段将人直接劫走,不过考虑到小孩子的感受和心理承受力,他还是乖乖地等到无别和尚回来,两人猫在房间里密谈半晌后才正大光明地将蓝河牵走了。

    叶修接过小沙弥帮忙收拾好的行李,就看见他家小孩正紧紧地捉着无别的袈裟,紧张而害怕地躲在老人家后面。

    “小蓝,来。”叶修让自己尽量装得亲切些,可惜将他那天然嘲讽腔强行扭曲的效果着实不太好。

    蓝河又往老和尚身后缩了缩。

    主持慈祥地笑了起来,抚他发顶,和蔼地柔声劝道,“去吧,回到你的来处,去你该去的地方。”

    “他……真的是我的家人?”小蓝河怯生生地冒出眼睛来瞅了叶修一眼,小声地问老和尚。其实在无别回来前,蓝河已和叶修玩了好一会,对这个懂得多放得开的玩伴很有好感,却不知自己被套去了多少话,又被吃了多少豆腐。可玩得好与跟叶修走,却是两回事。

    老和尚点了点头,“他是你的有缘人。”

    蓝河见无别颔首,自然而然地将“家人”和“有缘人”划上了等号,脸上终于涌上几分雀跃,旋而又转为踌躇,“可是……我不想离开主持和师傅们……”

    老和尚侧开身子把身后的小蓝河暴露出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吧,蓝河。有缘自能再相见。”

    蓝河看向坚持向他伸出手的男人,又看了看老和尚和善而没有任何动摇的神情,终于小步小步走走停停地蹭了过去。他稍稍举起手去够叶修的手,爪子就被对方眼明手快地牢牢捉在了掌心里。

    叶修低头看着蓝河抬着小脸、怯怯地抿唇朝他讨好地笑了笑,心里变得又松又软。他将蓝河稀少的行李背在肩上,弯腰一把将小孩抱了起来。蓝河吓得赶紧死死地勾住了他的脖子。

    叶修被箍得呼吸艰难,不得不拍着小孩的背让他放松点,喘过气来后对无别点了点头,“多谢大师。我们就此别过。”

    叶修说话的神情仍是漫不经心的懒散,可抱着蓝河的手臂却如磐石般坚定稳固,姿态中的珍惜与爱护满溢而出。老和尚放心地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

    叶修利落地转身离去。蓝河趴在他肩头看那破旧的庙门越来越远,不久就隐没在了重重叠叠的茂密树林里。鼻头突然一酸,蓝河放声大哭了起来。

    叶修抱着他的手紧了紧,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低头不停地亲吻他哭得一颤一颤的小脑袋上的发旋。


4.

    叶修是个千年老妖,虽然没有干过什么坏事,但与佛庙道场的磁场总归不太和谐。无名山的无名庙虽小,里边的无别和尚却十分了得。他的前因是个什么叶修也没算出来,总之是个天上下来的。虽然没有刻意施法,无别掩上的庙门仍冥冥中缠绕了咒力,若非蓝河自行从内中打开,叶修想破门而入也需费些功夫。

    当然这些蓝河都不知道。离开寺庙那天,他趴在叶修肩上痛哭流涕,哭得累了就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已在千山万水之外。

    身下的垫子柔软厚实,散发着似有若无的清香,从未睡过这么舒服的床铺的蓝河顿时惊得弹坐起来。转头便瞧见那个自称叶修的男人坐在窗边的罗汉塌上,左手一卷在握,右手托着根木色黝黑的烟袋,麻布制的烟袋包随着动作一晃一晃,吞云吐雾的好不惬意。灰白色的烟雾不自然地逆着风袅袅飘向窗外,是以蓝河并不觉得熏闷。

    见到叶修,蓝河便安下了心。他对这个才认识半天的男人有着似乎天生自来的信任。

    叶修随手将书卷抛在桌面上,侧头看着头毛乱翘、似还沉浸在睡意中有些愣怔的蓝河笑,“醒了?许久不见,怎么变得跟头小猪似的这么能睡?再睡可就连饭点都要错过了。”却不说蓝河此时只是个四岁的小娃娃,自然比大人要嗜睡得多。

    蓝河闻言,这才注意到洒在叶修身上的光散发着夕照别致的橘红,顿时讷讷地脸红起来,却道,“‘小珠’是什么?”

    叶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蓝河从未出过那山头,庙里又茹素,想是未曾有机会见识这最常见的家畜。他呵地一笑,将烟袋放了,起身过来坐在床沿,将蓝河抱到了自己腿上,“那群老秃驴!自己不吃肉还不让我家小蓝吃。不吃肉怎么长脑子?”叶修勾勾手指,床边地上的小鞋子便飞到了他手中。

    蓝河惊呼,瞪大了双眼,却并不害怕。

    叶修替他穿上鞋子,又在他额头亲了一口,“哥厉害吧?还有更厉害的!慢慢你就知道了。”他将蓝河抱在臂弯里站了起来,“走走走,今晚哥带你开荤去!”


    叶修的“开荤”自然是字面意义上的“开荤”了 。他还不至于那么禽兽对一个四岁的小孩子做什么,更不可能让他去做什么。

    蓝河坐在特地架高的椅子上,腮帮子塞得满满的,起劲儿地嚼着。口中那新鲜细嫩的牛肉粒裹在醇厚咸香的酱汁中,怎么吃怎么下饭。而饭粒也是颗颗洁白饱满,盛在碗中像个小山包,香飘四溢,比庙中掺着糠、颗粒扁瘦的米饭不知可口几倍。

    叶修也端着一碗饭坐在他身旁,优哉游哉地偶尔才夹上一筷,一边吃一边给蓝河介绍桌上琳琅满目的菜肴。

    如此丰盛的餐宴若是只有他们两人吃,可就太浪费了。此时红木嵌贝的八仙桌边堪堪挤了九个人,除了蓝河外没有小孩,个个长得高挑,战斗力极强。

    据叶修介绍,这些人加上另外三个出门在外的都是他的亲友。不过这其中当属他最厉害,所以也是众人的老大。他们一群人都住在这个偌大的府邸里,府邸在邟周城旁的兴欣山上,所以外边儿都管这个宅子叫兴欣庄。

    人名蓝河还没记全,不过兴欣庄的男男女女态度都颇为友善,被陌生人各种围观的蓝河别扭了一会,便被香喷喷的吃食彻底勾走了注意力。

    大人们看他吃得狼吞虎咽跟被虐待了几百年似的都有些于心不忍。最不忍心的是一个扎着高马尾的大妹子,尤其是听叶修说完“鸡就是俩翅膀俩腿搁地走的,鸭就是俩翅膀俩腿往水里游的”的时候,终于不忍心到了极点,开口打断了叶修,“我说叶神,你这教得也太粗糙了吧,鸭子也有上岸的时候啊……”

    ——其实我知道鸭子是什么……和尚们打水的小河边就有……

    蓝河张了张口,还没来得及说话,坐在妹子旁边的风姿飒爽的年轻男子立刻接了口,“陈老板说的是!我看赶明儿还是将小蓝送到山下去念念正经的启蒙学堂吧,你就别在这儿误人子弟了!”

    于是蓝河埋头嚼肉。

    叶修瞥了他们一眼,“我要是误人子弟,还有你们好好地坐这儿啊?”

    在坐的诸位在法术、武艺、各种方面基本都多少受过叶修的指教不假,不过,“术业有专攻啊,叶修大人!就算你好歹认识一箩筐的字,也不好意思管自己叫文采斐然吧?”那年轻男子说。

    “哥天生文采斐然。”叶修淡定地回复,“方锐大人不要太嫉妒。”

    叫方锐的年轻男子作呕吐状。

    叶修无视之,不过到底也闭嘴不再给蓝河上博物课了。没听见后续的蓝河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换来温柔地抚弄自己头发的大手一枚。蓝河乖乖地继续吃饭。

    ——就山下那群老学究能教好我的小蓝吗?那必须不能啊!

    叶修有些不甘心,不过还是很快做下了决定。


tbc.



2014.4.1

就是因为!昨晚!和基友!聊起!养成!觉得!叶蓝!好合适!(不)所以!……

其实就是一篇短短的没头脑的流水账(


 
评论(2)
热度(104)

© 长铗已古 | Powered by LOFTER